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列表 > 第67章
    “我凤屿国皇帝愿与贵国皇太女缔结姻亲,两国结为秦晋之好。”凤夕溟立于西盛国朝堂之上,不卑不亢的直视着御座上的女皇。

    “若是朕的太女不答应呢?”女皇面上似笑非笑,略一沉吟道,下意识的曲起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轻轻敲在御座的把手上,产生细微的声响。她倒是要瞧瞧在对方听到自己的这番似是而非的话后,是否还能沉得住气。

    这一套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背后,是女皇深厚的心机,因为她的余光其实一直锁定在堂下之人的身上。

    “那么,我凤屿国同意愿与贵国联手共同抵御强敌。”凤夕溟谦逊有礼的朝御座上的女皇鞠了一躬,看不出有丝毫的不悦之色。

    “既然如此,还请长公主殿下在我西盛国小住几日,共商联盟大计。”看来对于凤屿国而言,联姻只是顺带的,联盟才是首要大事。女皇仅凭几句言语交谈,心底便有了计较。

    念及此,女皇当即命人带凤夕溟等人入住行宫,侍奉左右,以便传召,实则是暗地里监视她们的一举一动。

    “谢陛下恩典。”凤夕溟两掌交叠奉于额前,宽大的衣袖遮盖住了她的面容。敌明我暗,她在女皇看不见的角落,偷偷撇了撇嘴。

    “长公主殿下可别忘了朕特意在皇宫为你们准备的迎接晚宴。”

    “不敢有误。”

    凤夕溟这才在宫婢的带领下出了皇宫,临走之前,她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高高的宫墙,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长公主殿下可是有什么问题吗?”宫婢见她迟迟不走,便出声询问。

    “不”,凤夕溟摇摇头,讪笑道,“我只是瞧着贵国的建筑与我凤屿国的不大相同,略有些感慨而已。”

    “我国临海而建,地势多平坦。自是无法比拟贵国被群山环绕的天然优势,故而城墙多有加固。”

    “原来如此,是本宫浅陋了。”

    “长公主殿下初来我国,不了解这些也是情有可原的。”宫婢回答的十分得体,言语间也未见一丝倨傲神情。

    这一点倒是叫凤夕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未知大人是哪里当值?”

    “长公主殿下言重了,奴婢只是一介小小宫婢,岂敢算作什么大人。殿下若看得起奴婢,便唤奴婢一声‘彩衣’便是。”

    “彩衣,倒是个别致的名字。”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可到了凤夕溟嘴里,偏偏像是柔肠百转般带了一丝柔情的意味,叫一旁的彩衣听红了面颊。

    出了宫门,才行了几步路,便有一顶轿子停在那里,凤夕溟不由在心里感慨一句女皇的心思缜密,礼数周到。

    一路坐在轿子里,凤夕溟掀开一旁的帘幕,目光掠过西盛国的民间风景,一直到轿子稳稳的落在了行宫门口,才意犹未尽的缓过神来。

    这里的民风倒是比凤屿国开放不少,沿街竟然有男子与男子搂搂抱抱不说,凤夕溟还眼尖的瞧见了一对正在拥吻的女子……

    “殿下,我们到了。”彩衣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来,凤夕溟收敛了惊讶的情绪,一脸平静的走出轿子。

    “殿下请随奴婢来。”彩衣见凤夕溟出了轿子,便朝轿夫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自行离去后,躬身向凤夕溟行了一礼。

    凤夕溟点点头,跟在了彩衣的身后进了西盛国在京都的行宫。

    “殿下,您的几位朋友的住处早已在行宫中安排妥当。这里是您的房间,若是没有什么别的吩咐,奴婢就先下去了。”一路无话,彩衣领着凤夕溟到了她暂住的院落。

    “……等等。”凤夕溟终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惊讶,开口问道,“你们这里怎么不避讳男男女女之恋?”

    “殿下竟然不知吗?难道凤屿国内并非如此?”

    “……本宫久居山野,倒是未曾有机会上街看看。”

    “哦……那就不足为怪了。”彩衣恍然大悟,“其实我们西盛国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还是受了贵国的影响呢。”

    “……怎么说?”

    “早前,贵国有一名为‘世外客’的作者写了不少故事在市面上流传。一开始那位世外客还在写些正常的男女之恋,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他竟然在男女之恋的故事里穿插讲述一些同性恋人的故事……”

    “……竟是如此这般。”

    凤夕溟还未感慨完毕,对面的彩衣就像是说到了兴头上停不下来了一样继续侃侃而谈。

    “特别是最近的一本名为《九州异闻录》的小说,因为里面的某一主角名字与我国的皇太女相同,一时间大受追捧。但也正是因为那本书用了与太女相同的名讳,冒犯了皇族的威严,被女皇陛下列为了□□,在我国几乎成了绝本。奴婢曾见陛下勃然大怒,谓此书荒谬至极的场景。”

    “哦?竟有此等奇事,却又是为何?”凤夕溟挑了挑眉头,她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可以令那个城府比她还深的女皇陛下如此动怒。

    “因为啊……那本书似乎有预言一切的能力。”彩衣心有余悸的压低嗓音说道。

    “预言一切?”凤夕溟嗤笑一声,满脸的不信。

    “殿下您还别不信,那本书可是连咱们皇太女的个人喜好记载的分毫不差,更是连太女隐姓埋名在无双城求学的经历也写的一清二楚……”

    “本宫倒是真想瞧瞧那本书了,彩衣你可知道朝中哪位大臣有收藏书籍的习惯?”凤夕溟继续套话,若那本书真有这个小婢女说的这么神奇,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们也能从那本书上找到关于如何封印混沌之气的办法?

    “……大人们怕是都没有那本书,因为陛下曾经放言,任何大臣均不得私自收藏《九州》,一旦被人告发私藏就会被罢黜官职,子孙永不录用。”

    “那你还说几乎成了绝本?”看来女皇真是恨透了那本名为《九州异闻录》的小说……凤夕溟眉头紧锁,只是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什么消息也得不到了?除非她能回国从人海茫茫中找到那名作者,“世外客”。

    “是几乎啊,因为商人们并不稀罕入朝为官。只是因为那书在我国境内已经成了□□,因此只能在黑市中买卖,想必那价钱自然也是不低的,寻常老百姓哪里又买得起……”

    “那你可否告诉我黑市的地点和开市时间?”凤夕溟一把握住彩衣的双肩,眼神专注的凝视着她。

    “殿下……”彩衣红着脸将自己知晓的情报告诉了凤夕溟。

    彼时,凤夕溟还不清楚女皇陛下为何会下令禁了这本书,直到她在书中看到那名与西盛国皇太女同名同姓的女子到后来竟然抛弃了皇位继承人的身份,跟另外几个女人共侍一夫时,她才知晓女皇之所以会勃然大怒的缘故了。

    为此,凤夕溟还偷着乐呵了一段时间……然而,最令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

    房间的门微敞着,隐约还有清脆的笑声传出。凤夕溟到达这里的时候,里面的女人们正笑成一团,乐不可支。

    韩璟擦了擦被大女儿糊了一脸口水的脸,还没来得及纠正她的发音,就见不远处的小女儿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似的朝着门口爬去。

    “嘿呀!”小家伙很是神气,食指指着门扉,大叫着胡乱拍手,嘴角还残留着一大片晶莹剔透的水渍,缀着银丝差点滴落到地上。

    “哎哟,我的小卿卿你怎么趴在地上欢迎我啊。”凤夕溟嘴上说着,身子还是麻溜的蹲下来一把抱起了地上的韩卿。

    那边韩璟也把池伊嘴角的口水擦拭干净了,瞅见凤夕溟抱着自家小女儿,而自家女儿还亲昵的吧唧一口亲在了凤夕溟脸上的场景,顿时一阵心里不爽。

    凭啥她自己女儿对她还没对凤夕溟和莫青岚亲啊?!别忘了到底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着你们长大,谁才是亲妈qaq!

    幸好那两个白眼狼对池绫还是很黏糊的,不然她韩璟一定要好好的教训她们一顿,教做人!

    “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莫青岚走到凤夕溟身前,温柔地替她理了理有点褶皱的前襟,注视着她的眼眸里满是柔情。

    韩璟怀里那个小家伙也不安分,一瞧见自己的妹妹窝在凤夕溟怀里,莫青岚又走到了凤夕溟身边,更是不快地使劲挣扎,想要脱离韩璟的束缚转投莫青岚的怀抱。

    见状……韩璟一下子黑了脸。

    #我家熊孩子不喜欢我,喜欢干妈怎么办?!#

    #818辣两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孩子不听话怎么办,打一顿!#

    一瞬间,韩璟脑海中闪过以上弹幕。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女儿池伊已经不在她怀里了Σ(°△°|||)︴!

    韩璟刚想起身寻找大女儿的踪迹,就感觉自己的头顶被人踩了一脚……

    默默挪了一下位置起身看去,好家伙……大女儿正口吐着泡泡,拍着手笑的一脸得意忘形。再结合一下此刻窝在池绫怀里的奶娃娃的高度和自己下蹲的位置。

    韩璟几乎不用思考也能断定谁才是踩了她脑袋的罪魁祸首!这样放任下去,岂不是要长成熊孩子了!

    韩璟刚要有所行动,一旁已经把韩卿放到莫青岚怀里的凤夕溟开口了,“韩璟,晚上陪我参加皇宫夜宴,另外过几天我们有必要去黑市一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