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列表 > 第65章
    说来也巧,这厢韩璟一行人因为带着两个孩子施展法术多有不便,商量之下决定租一辆马车欲从城门出去。

    熟料马车刚到达城门口,却惊讶的发现城门口已经被身披铠甲的fèng屿国士兵挡住了。

    “不会是外面出了什么事吧?”韩璟一撩车帘,伸长脑袋往外探看,入目的是一片黑压压的士兵队伍。

    “怎么了?”池绫坐在韩璟身侧,韩璟那一瞬间的微微色变自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城门口有好多士兵拦住了过往的百姓不让他们出去,看样子我们暂时是出不了城了。”韩璟一把放下帘幕,像是怕被外面的人听见一般压低了嗓音。

    “你可有看清外面的士兵都是什么装束?”fèng夕溟坐在马车的另一边,因而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黑色铠甲,头盔上面有金色的纹路。”韩璟仔细回忆了一下方才见到的场景。

    “是皇城的禁卫军,怕是来者不善。”fèng夕溟难得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可是有什么不妥?”一旁的莫青岚见fèng夕溟的面色不大好看,担忧的握住了她的手。

    “别担心,我好歹是这个国家的长公主,谅他们也不该对我怎么样。我且下车看看,你们安心在车上呆着。”fèng夕溟拍拍莫青岚的手背,示意她松开自己。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喊我们。”莫青岚还是始终无法安心,在收到了fèng夕溟安慰的眼神后,这才缓缓松开了握着她的手。

    “来者何人,快把城门让开。”fèng夕溟一把撩开马车上的帘幕。

    不一会儿,只见从一众士兵中走出了一名男子。

    “参见长公主殿下,陛下有急诏命下官在此等候长公主下山。”男子单膝跪地,头戴黑帽,穿一身玄色官袍,宽大的袖口处绣着象征皇室近卫的金丝线。

    “陛下能有何时见本宫?”fèng夕溟不太明显的皱了皱眉,她这位皇帝侄子可不简单,虽然当初的宫廷政变她未曾亲眼目睹,但多少也能从现在国内的平静状态猜测到他的血腥手腕有多厉害。

    “下个月初五是西盛国皇储昭阳公主的成年大礼,陛下有意请长公主殿下您作为我fèng屿国代表前往西盛国祝贺。”

    “你没瞧见本宫这里有急事要远行吗?”fèng夕溟言语间释放出的威压令男子不可逼视,可笑她一介修真之人今日竟然被一群普通士兵拦住了去路。

    “若是朕亲自来请了呢?不知皇姑可愿赏侄儿几分薄面?”戴着帝王冠冕,一身暗金色龙袍的fèng屿国年轻帝王在众多近卫的簇拥下走下城楼。

    “能够惊动陛下亲自来见本宫,想必定然不仅仅是命我出使西盛国一事这么简单。”fèng夕溟眯眼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从未见过面的fèng屿国新皇fèng央塬,她一母同胞的皇弟的儿子。

    “皇姑果然聪慧过人,不愧为fèng屿国久负盛名的长公主殿下。”fèng央塬抚掌而笑,一双与fèng夕溟有着六分相似的丹fèng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本宫不想听你讲这么多客套话,有什么事还请陛下直说。”

    “朕此行是想拜托皇姑向西盛国女皇提亲,愿与皇太女闻人泠缔结婚姻,从此fèng屿国和西盛国永为秦晋之好。”

    “你就这么笃定我一定会帮你?”fèng夕溟斜睨了这位年少气盛的新皇一眼,要知道她fèng夕溟可是素来与皇室中人不大亲近的。

    “若是叫那些修真者得知本该在十多年前就死了的莫长老复活了,他们会做些什么呢?”

    “你……你知道她是谁?”fèng夕溟目光如炬,直直射向fèng央塬,对方却不为所动的站在原地笑看着她。

    “朕自然不知道,但是启明镜的用处想必皇姑应当比朕更清楚才是。”

    “fèng氏一族流传的上古仙器,传说可以透过启明镜看到过去和未来。但是必须以fèng氏一族的嫡亲后人的血液为引,灵魂为祭方可开启。皇姑莫不是离开皇宫太久,都忘了这一祖训了吧?”fèng央塬扯扯嘴角,勾出一个残忍讽刺的笑容。

    听到fèng央塬把血亲献祭一事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口,fèng夕溟几乎是气的嘴唇都在颤抖,“你……竟然用血亲献祭了启明镜”

    “若不是有这启明镜指引,朕又如何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皇姑的踪迹呢?况且,自古成大业者不拘小节,朕仅用他们几人的血肉灵魂就可以铸就千秋霸业,何乐而不为呢?况且他们的死若是可以使我fèng屿国更加强大,也算是死得其所,不枉为我fèng屿国皇族一员。”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朕本还以为在这个世上唯有皇姑是能够理解朕的人,看来都是朕太过一厢情愿了。”

    “本宫怎会与你这种疯子相提并论”fèng夕溟抬手一道仙咒朝fèng央塬直劈了过去。

    眼看着即将伤到fèng央塬了,谁料另一道光芒自他胸口浮现,将fèng夕溟的攻击完全消除了。

    “……怎么会这样?”fèng夕溟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毫发无损的fèng央塬,不死心地又捏了一个仙咒砸过去。

    “溟儿你没事吧?”只见一袭靛青色的衣角翩然拂落,莫青岚已经挡在了fèng夕溟身前。

    “我没事,不是让你安心呆在车里吗?怎么出来了。”fèng夕溟将莫青岚拉到自己身旁,紧紧握住她的手,语气有点冲人。

    “我在车内感应到你灵力的波动,担心你受到伤害这才……”莫青岚面上虽是平静如水,话语间无不透露着对fèng夕溟的在意和紧张。

    “想必这位就是莫长老了吧?”fèng央塬很不解风情的打断了那二人的卿卿我我。

    “你是启明镜之主。”莫青岚只一眼便看出启明镜认了fèng央塬为主,他身上正萦绕着启明镜的能量波动。

    “莫长老好眼光,倒是皇姑真是贵人多忘事,偏要与我动手,岂不知这启明镜早已认我为主,自当护我周全。”fèng央塬向莫青岚一拱手,故作谦逊的说道。

    “既然溟儿不敌你启明镜主,不如让我也来见识一下启明镜的威力。”莫青岚话音刚落就径直朝着fèng央塬袭去。

    莫青岚毕竟是半仙之尊,一招一式间带动了周边的风云变色。

    fèng央塬被她这迅猛一击逼的后退三步,这才堪堪停下后退的身体。

    “多谢莫长老手下留情,不过我现在有些话想跟皇姑借一步说话。”说罢,fèng央塬毫不在意地抚平自己袍袖上的褶皱。

    莫青岚眉头紧蹙,满心戒备的注视着fèng央塬的一举一动,显然对他不大信任。

    fèng央塬清楚自己不被欢迎,也只是笑笑挥退包围着他们的士兵,并摊开双手。

    “青岚,放他过来吧。”fèng夕溟忽然开口道。

    莫青岚闻言诧异的看向fèng夕溟,后者抵了一个安抚的眼神,莫青岚有些不忿的让开了道路。

    fèng央塬勾起嘴角颇有些得意越过莫青岚,走到fèng夕溟身侧,靠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

    “我知道其实你也对整个家族恨之入骨,毕竟他们曾经害你失去了她。而我不仅恨它更是亲手毁了它。”语气里透着刻骨的恨意,fèng央塬一边说着,眼睛紧盯着fèng夕溟,果然在她故作平静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动容。

    他知道,这场谈判,他有了一大半获胜的把握。

    “……你想做什么?”fèng夕溟的脸色很不好看,恶狠狠的瞪着fèng央塬。

    “一切都要看你怎么选了。当然,你可以选择不与我合作,但是你千万别忘了,我也是fèng家的人。他们可以让你失去她一次,我就可以让你失去她第二次,第三次。”透着威胁的低沉嗓音,近在耳边。

    fèng夕溟眉头微皱,脚下一动,往旁边挪了挪。莫青岚也摆出架势,准备随时开战。fèng央塬无所谓地撇撇嘴,也不多言语,给足她们时间思考。

    果然,fèng央塬识相的举动,让fèng夕溟心里不那么抵触了,她与莫青岚对视一眼,终是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要我答应你可以,不过这事成与不成就不关我的事了,并且你还得帮我一个忙。”

    “姻缘天注定,不属于朕的,朕自然不会强求。只是到时候麻烦皇姑将联姻一说改为结盟罢了。就是不知皇姑想让朕帮你什么忙?”

    “我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启明镜,想必皇侄你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皇姑都答应帮我的大忙了,只是借用一下启明镜而已,皇侄又岂会不舍得。”

    两人相视一笑,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各取所需,就此达成了共识。

    当即,fèng央塬命令士兵坐上了fèng夕溟她们的马车,自己则登上了帝王专属的步辇,一起往fèng央塬在这座城里的行宫驶去。

    坐在马车上,莫青岚困惑地问fèng夕溟,“你跟他要启明镜做什么?”

    “你有所不知,启明镜是我fèng氏一族流传至今的上古仙器,上可知晓未来,下可了解往昔。但这只是其一,世人所不知的是,这启明镜镜身上的纹路是一种古老的符咒,主封印。”

    “你是要用它……”

    “没错,这启明镜之力虽然不及上古神兽余威,但在我们尚未集齐上古四神兽后人之前,暂时可以封印住两个孩子身上的混沌气息。”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