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 > 穿书之阴阳调最新章节列表 > 第64章
    “请问安小碎安公子住在这儿吗?”一道陌生的男声响起,汉子穿一身粗衣大褂,憨厚的笑着。

    “我就是安小碎,敢问这位大哥是有什么要紧事找我吗?”安小碎今天换了一身绣着墨竹的月白色长袍,梳着男士发髻,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前拉开篱笆。

    “安公子,这是我家少爷寄给您的信。”那汉子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笺,恭敬地递到安小碎手上。

    “你家少爷是?”安小碎接过信笺,眼角扫了一遍信封上的“安小碎亲启”几个大字,不由纳闷的问道。

    “我家少爷姓越,与安公子你有着三年的室友情分在。”

    汉子回的倒是巧妙,安小碎道了声谢便放他走了。

    临走前汉子还憨憨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小心翼翼地偷瞄了一眼安小碎的表情,见她没什么表示才略显失望的离开了。

    啧,还想从安小碎这儿讨到赏钱?还是趁现在天还亮着回家蒙头大睡吧。

    安小碎把篱笆门拉好,揣着信笺便急匆匆地往书房里走去。

    这厢安小碎刚在书桌前落座,房门吱呀一声,跟着就有一截黛色裙角扫过她的身侧,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清浅香风。

    “瞧你那副火急火燎的模样,可是越礼给你来信了?”心里知晓安小碎关心越礼的现状,蘅玫挑了挑眉,倒是也没再多问些什么。

    “我这不还没来得及拆信封,你人就进来了。”安小碎已经懒得翻白眼向蘅玫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了,她随口埋汰一句,手底下动作也不停歇,不一会儿就将信纸取了出来。

    “……好家伙,真是走运,此次赴京赶考倒叫她见识了一下京城第一美人,□□馆的楚偲姑娘。”安小碎不无羡慕的感慨,完全把身边的某位危险人物给忘记了。

    “哦?你看上去也很想亲自去见识见识的样子,是吗?”蘅玫眯起一双狐狸眼,似笑非笑的俯视着坐在案前的安小碎,最近牙好像又开始痒了呢。

    颈间有痒痒的热气,安小碎经不住侧目看去,却见蘅玫正弯着腰,低头凑在她颈间,凝视着她的眼眸笑中透露一丝警告。

    安小碎暗暗吞咽了一口口水,不慌不乱地继续往下说,“这信上还说,那位楚偲姑娘的模样自然是远远比不上咱们蘅夫子的。越礼那家伙还在信里一个劲的表达对我的羡慕嫉妒恨呢,哼,我就是要让她对我羡慕嫉妒恨。”

    “小碎你……真是这么觉得吗?”蘅玫略一踌躇,看向安小碎的眸中似乎充满深意,再开口时语气已经带了一丝蛊惑意味。

    “……啊?”安小碎被蘅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的愣住了,她呆呆的凝视着蘅玫注视着她的眼眸,半晌才回神似的点点头。

    眼见安小碎乖乖点头了,蘅玫勾起嘴角,眼底掠过一丝狡黠,指尖爬上了安小碎的面颊,双手托住她的脑袋,在安小碎动弹不得的同时,低头将唇印了上去。

    安小碎还未来得及想清楚蘅玫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里蕴含着怎样的深意,就被蘅玫按在椅子上强吻了。

    “……唔。”别突然这么热气啊,我信还没看完呢安小碎唇齿在蘅玫横冲直撞的掠夺下溃不成军,很快就缴械投降,主动放弃了挣扎,全身心的投入到眼前的这场唇枪舌战之中。

    安小碎双臂环在了蘅玫纤细的腰间,手上稍一使劲就将蘅玫抱了个满怀。

    蘅玫心满意足的依偎在安小碎怀里,与她唇齿相依,津液互递。

    至于信什么的……还是得她们亲热完再看吧。前提,如果她俩还能记得信没看完这件事。

    “啊嚏”远在京城的越礼毫无形象可言的打了一个打喷嚏。

    “少爷,少爷您不要紧吧?您这要是病了,老爷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小厮在一旁担忧的询问。

    “……没事,刚刚只是鼻子痒痒,不妨事。”越礼吸溜了一下鼻子,觉得不怎么痒痒了,这才继续问道,“让你打听的事儿查的怎么样了?”

    “并未在京中查到有关韩璟和池绫两人的任何线索,除此之外倒是弄清楚了那两人与现今国师之间的纠葛。他们原来是……”事关重大,小厮为防隔墙有耳,附在越礼耳边轻声说道。

    “国师崇光吗?一会儿我写封信,你把信寄回府里,再命他们亲自送到一个名叫安小碎的人手中。”越礼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眸,着手吩咐后续任务。

    据说最近城里信件往来的相关排查尤为严格,官方消息称是为了防止国家机密泄露,然而事实究竟是什么,又有几个人关心呢?

    为此越礼只好在开头和结尾处扯些有的没的,再三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部分这才命人送去了驿站。

    这卧底的工作还真不好当啊,越礼瘫坐在榻上右手食指拇指并用按捏着自己的鼻梁与眉骨交接处。

    想来她也是个悲催命,越礼小小年纪便没了娘,她爹可怜她年幼丧母,且他本人对妻子用情之深,自是不愿再娶。

    所幸女儿从小由他爹一人带大,自小穿一身男装,脾气又淘气爱惹事生非。于是在越礼鸡飞狗跳的那些岁月里,坊间一直把她当作男孩看待。

    再加上越礼他爹还有一大笔家业需要个一个继承人来继承,若是给了未来女婿,他又担心自己女儿的脾气会受欺负,干脆拍板定下了自家女儿的男子身份,越礼小少爷自此诞生。

    越礼长到十五岁上下的时候,因为性格太过顽劣,成了镇上有名的恶霸少爷,人人避而远之。

    为此越礼他爹更是愁白了头发,天天唉声叹气的骂自己造孽。若不是他当初一意孤行要让女儿扮成男子,越礼又怎会变得如此顽劣不堪。

    “阿礼她娘啊,你告诉我,这孩子该如何是好啊?”

    半夜因为睡不着而偶然路过庭院的越礼听到了自家父亲对着月亮哭诉的话语,头一次身心里生出了悔改的念头。

    恰逢有名的嵩岳书院来镇上招生,越礼便开始琢磨着去书院学学那些读书人的规矩,也好叫她爹不再那么操心了。

    于是,当第二天越礼气势汹汹地跑去找她老爹讲了要去嵩岳书院求学的事情后,越老爷差点没被她吓傻了。

    “爹,我要去嵩岳书院读书”

    “阿礼乖,爹爹不是已经在府里给你请了那么多先生了吗?何必再跑到那么远的书院去受罪,爹又不指望你去考取功名,老老实实的呆在府里不好吗?”越老爷大为头疼,拉着越礼就是一通好说歹说。

    “爹爹不是希望我给您找个上门女婿吗?”越礼故意压低嗓音,小声说道。

    “……这跟你去书院有什么必然关系吗?”越老爷闻言也是一愣,不过他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我好去书院给您物色物色人选啊。”越礼煞有介事的盯着她老爹,就差没往脸上写俩字“严肃”了。

    最终越老爷还是没能磨得过他家宝贝女儿,还是让人给跑了,而越礼则在她老爹一边提心吊胆,一边焚香祷告的过程中踏上了前往嵩岳书院的道路,并在后来结识了很多朋友。

    接下来,远的不谈谈近的,就说说这越礼究竟为何会出现在京城里。

    原来啊,当初毕业以后,越礼回家了一趟,还没和越老爷一叙离别之苦,就有不速之客找上门来了。

    来人是一个自命清高的穷酸书生,据说还是她爹的远房亲戚,为了参加此次科考不远千里跑来越府借钱来了。

    你说这借钱就该摆出点借钱的孙子样来,这个穷书生反而一副你们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的模样。

    甚至扬言说,要是越老爷不借钱给他,就是瞧不起他这个穷亲戚,是个嫌贫爱富恃强凌弱的地主老爷。

    彼时,在安小碎身边耳濡目染三年之久的越礼自然一眼就看穿了穷书生的弱癌本质。

    为了不让此等弱癌损坏她老爹在镇上的名声,只好忍气吞声给了他点银子打发走了。

    本以为这样就算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三天两头往越府跑……真是姥姥能忍,舅舅不能忍

    说好的进京赶考呢盘缠都给你了,怎么人还不滚?

    命令下人把弱癌患者扔出越府后,越礼好不容易舒了口气。

    然而没等几天,越府门口就聚集了些围观群众,也就是弱癌患者用同情骗来的帮凶。

    在他们的一通道德绑架之下,越礼掏了掏起茧了的耳朵,不耐烦的吼道,“你们种的地都是我越家的,身上穿的,家里用的无一不是产自我越家商行,你们凭什么命令我们越府接济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呵,说我是个废物,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我起码是个读书人,而你只是个商人之子,士农工商,商人最贱,难道你还不懂吗?哦,我差点忘了,你一个商人之子又怎么懂得这些道理呢。”

    “好啊读书人,我们不妨在此次的科举考试上比试比试,届时就一见分晓了。”顺便进京帮小碎打听打听她那两个故友的下落。

    “……好,比就比”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