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隐瞒
    车停在小区楼下的停车位上,东誉同沈知安一起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人并没有说话,直接按下电梯。

    站在家门前,通过门下的缝隙可以看到房间里透出的光亮,知道沐木和王昕都没有睡,沈知安从兜里掏出钥匙,刚插进锁孔,门突然被打开了。

    沐木站在门口,就这样看着沈知安,两人有那么一会儿的沉默后,沐木眼中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沈知安连忙把她抱进怀里。

    王昕就站在客厅里,怔怔的看着东誉,眼睛里面有泪花闪烁,不过并没有表现的如沐木那般强烈,也许是因为她还没完全的接纳东誉,在东誉的面前,还在刻意的掩饰着自己。

    “回来了。”张了张嘴,她嘴里蹦出这三个字。

    东誉点了点头,“让你担心了。”他柔声说着,想要伸出手去,替王昕擦掉眼角的泪水,王昕把头一偏,往里走去。

    东誉在心里叹了口气,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无话。

    门被沈知安轻轻带上了,他拨弄着沐木肩上的秀发,柔声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沐木已经平静下来,用力的在沈知安的怀里蹭了蹭,蹭去全部的眼泪后,抬起头来,看向沈知安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气愤,“你下午跑哪里去了?干嘛不接我的电话?”

    对于自己急需要沈知安的时候,他并没有出现,沐木显然很是在意。沈知安没回来的时候,她心里一直担心,是不是沈知安出了什么意外,如今看到他无恙归来,不用再担心的同时,心里对于沈知安的那丝哀怨又占了上风。

    沈知安张了张嘴,难道要告诉沐木,他们CJ的货柜里,被人偷偷放了一公斤的海洛因么?他不想让沐木担心,略微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手机忘记带了,对不起,丫头,下午让你受到惊吓了。”

    仅仅是这样一个蹩脚的理由,沐木还真就信了,她揽着沈知安的胳膊,生怕他会跑掉似得。

    两人也来到客厅坐了下来,王昕看着东誉和沈知安疲惫的样子,开口问道:“你们还没吃饭吧?”

    东誉点了点头,沈知安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看样子就知道,他也肯定没吃饭,下午三点多,几乎刚回到公司,他跟陈辰就因为货柜的事情,被叫到了海关,如今已是晚上十点了,现在被王昕一提醒,两人才觉得饿得慌。

    王昕向着厨房走了过去,她和沐木已经把晚饭做好了,只是两人没有胃口,一直等到现在,现在端出来,大家一起吃。

    看着王昕走进了厨房,沐木站起身来,也去帮忙,其实王昕晚上做饭的时候,故意多做了一些,一方面沐木说沈知安可能会回来吃,另外一方面,王昕本来还打算着,做好后给东誉送一些过去呢。

    热好的菜,就这样一一端了上来。

    看着桌上的饭菜,沐木和王昕没什么胃口,沈知安和东誉也是如此,四个人满怀心事的坐在那里,只是看着桌上的饭菜,手里的筷子动都没动。

    就这样沉默了足有十分钟的样子,东誉看了三人一眼,虽然他也没有胃口,可是总不能不吃吧,他先给王昕夹了一筷子菜,“快吃吧,有什么烦心事,吃完再说。”

    他自顾自的说着,沈知安她们三人还是没有动静,他只能往自己碗里夹着菜,“看上去就挺好吃的,快吃,吃完了好好想想,怎么整那帮龟孙子!”

    还是第一次听到东誉爆粗口,沐木和王昕被东誉的声音和表情逗得一笑,气氛一瞬间就缓和了下来。

    “吃吧。”沈知安也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放在了沐木的碗里。

    仅仅是十分钟的样子,四个人就都吃完了,王昕和沐木躲在厨房里洗碗筷,东誉和沈知安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如果子期分析的没错,看来对方来头不小啊。”东誉把胳膊搭在沙发的椅背上,这样能更舒服一些。

    沈知安颔首,“而且早有预谋,在Z市有这个实力的人,应该不多。”他微眯的眼睛中闪烁着寒光,无论是谁,一旦让他查出来,他绝对不会轻饶。

    对自己下手也就罢了,竟然敢去沐木的店里闹事,而且还伤了东誉,沈知安怎肯善罢甘休。

    “东誉。”沈知安弹了弹手上的烟灰,拿在手里的烟都已经快燃烧到尾巴上了,“这几天,要不你先回家住吧。”他总觉得这次要对付自己的不是一般人,他担心东誉在他这里出点儿什么事情,让他无法跟东誉的母亲交待。

    东誉闻言笑了笑,“先不说这件事跟你有关,那些家伙把我弄成这样,我能轻饶了他们吗?”在朋友和亲人眼中,东誉有时候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从来不会计较什么得失,可是对于外人,他绝对称得上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你伤我一指,我断你一臂,用这句话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

    看着东誉脸上的神情,沈知安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深深的看了东誉一眼,他没有再说下去。

    沐木和王昕此时洗好碗筷出来,东誉笑着对两人说:“以后我就天天在你们家待着了,可不要嫌我吃得多哦。”他说着,还对两人眨了眨眼睛。

    王昕和沐木相互看了看,还没说话呢,只见东誉扬了扬胳膊,还晃了晃脑袋,“我可是伤员,需要有人照顾。”

    王昕本来还想拒绝的,被东誉这样一说,只能点头,沐木则拍着手说:“好啊好啊。”在她看来,这样东誉就有更多的时间跟王昕相处了,或许能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也说不定。

    “不过,我们这里可没房间了,你只能睡客厅。”沐木吐了吐舌头,吃过饭后,心情多少好了起来。

    东誉摇摇头,“我可是伤员,就不能拜托某人委屈一下,跟我住一起么?”眼睛偷偷的瞄了沐木一眼,下巴微扬,却是对着王昕的方向。

    沐木会意,心里偷笑着呢,刚要开口,王昕说话了,“做梦呢你。”毫不客气的就把东誉的想法驳了回去。

    东誉很是委屈的摊了摊手,“好吧,那我每天一早就来,晚上吃完饭再走,这样总可以了吧?”

    东誉都已经这样说了,王昕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呢,于是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店里的事情,你们先不要管,我会差人去收拾的,店里先歇业半个月吧,至于什么时候再重新营业,我会通知你们的。你们三个就好好在家待着,尽量别乱跑。”沈知安这样说,是害怕背地里的那人再做出点儿什么来,他可不想沐木和东誉出事,作为朋友,王昕也不能有事。

    知道沈知安是为她们好,王昕和沐木并没有反驳,点了点头。

    看了东誉一眼,沈知安明白,东誉之所以要每天待在这里,实际上是为了保护沐木和王昕的安全,以他的身手,一般人倒还真的不惧,有东誉在这里,他也放心不少。

    “唉,我先回去睡觉了,明早见。”东誉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我送你下去。”沈知安跟了上去,王昕和沐木目送两人出门。沐木看着两人走进电梯,心里还在纳闷,这似乎还是沈知安第一次送东誉下楼。

    今天下午的事情把沐木吓得不轻,脑子里的这个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罢了,她把门关上,王昕已经去洗澡了。

    沐木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脚边突然有毛茸茸的触感,她吓得差点儿从沙发上跳起来,还好及时反应过来,应该是咖啡那小家伙。

    低头一看,咖啡这家伙正在她裤腿上蹭痒痒呢,沐木伸出手去,把它抱在了怀里,用手指在它的脑袋上轻轻的挠着,小家伙一脸享受的样子,眼睛都完全闭上了,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沐木挺羡慕咖啡的,不用有那么多的想法,不用担心那么多的事情,每天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就是在主人的怀里撒娇。

    她逗弄着咖啡,已经十分钟过去了,沈知安还没有上来,沐木跑到阳台上看了一眼,能够隐约看到楼下的车子里,沈知安正在跟东誉说着什么。

    不知道两人为什么不在家里说,难道是为了避开自己跟昕昕?沐木想了想,只觉得脑子就像是浆糊一样,越想越觉得烦躁,索性坐回沙发里,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流水声,一个人静静的抱着咖啡发呆。

    “这几天尽量别让沐木和王昕去太远的地方,最好在家里老老实实的待着。”车子里,沈知安嘱咐着东誉。

    “嗯,放心吧,我知道的。”东誉有些无语的看着沈知安,自己这个表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唠叨了。

    “明天我会派人来暗中保护你们。”沈知安看了一眼东誉身上的绷带,三四个人还好说,要是再多一些,东誉一个人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嗯。”东誉点了点头,他知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这样最好了。”

    沈知安刚要下车,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又对东誉说道:“对了,千万别告诉沐木关于洛因的事情。”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