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叛徒
    东誉看着王昕不再躲闪,但是眼中依旧闪烁着排斥,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转身出门下楼,正好碰上了正在送粥过来的佣人。

    “把这份鱼片粥端进去,另一份红枣的送到大厅来。”

    “是。”

    佣人虽然奇怪为什么两个人不在一个房间,但是出于职责,还是点头应下,这些动静被屋里的王昕听了个一清二楚,眼眶不禁微微发烫,即使这样的情况,他还是能记得自己喜欢的味道吗?

    东誉又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没有任何动静,在心里叹口气慢慢的下楼,直到他已经放缓了的脚步到了楼下的时候,除了佣人进出的声音,他还是没有看到想看的影子。

    东誉自嘲的勾勾嘴角,还能说什么呢?

    这一晚就在各怀心事的人的思量中过去了,第二天一早,谢凌梅和恩泽告辞,吴凡发挥当年狗皮膏药的贱的本质死乞白赖的跟着谢凌梅和恩泽一块走了,恩泽后来还说吴凡不要脸。

    沐木因为受了伤所以睡得比较久,东誉在客厅抽了一夜的烟,王昕也没怎么睡好,这些日子以来已经习惯了在东誉的怀里睡了,猛地一下变成自己睡,有些适应不来。

    季子期和沈知安倒是神清气爽,没多大会的时候王军也带着妞妞出现了,沐木打着哈欠被沈知安抱下来,这一顿早餐吃得也还算圆满,沐木看得出王昕的心情不是很好,耍尽了白痴逗得王昕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微笑。

    还叼着一袋牛奶喝的沐木被沈知安送到了‘心语’的门口,沐木照例在沈知安的脸上吧唧一口之后愉快的蹦跶着进去了,沈知安温和的笑意在看到沐木进去之后迅速变得冷冽。

    “东誉,有人跟踪。”

    “知道了。”

    沈知安放下电话,将车子停在对面然后进了一家咖啡厅,选了靠窗的位置点一杯蓝山之后就静静的看着对面心语的大门,来来去去的有许多人,沈知安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这么多的人根本没办法顺利的分析出到底是哪个人对沐木意图不轨,就算是刚刚在车子上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但是这些并不妨碍那些人混在人群里钻到蛋糕店里伺机下手。

    “知安,怎么样?”

    东誉的脸色不是很好,大概是因为昨晚一夜没睡的缘故吧,沈知安轻轻地摇摇头,东誉瘫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看着对面人声鼎沸的心语,随意的点了一杯咖啡,苦涩的口感也让他清醒了些。

    “能进去吗?”

    “不行,那家伙手上肯定有我们的照片。”

    沈知安摇摇头,既然能够清晰的分辨出从没见过的沐木,就更别说是他们这几个‘老相识’了。

    两个男人在咖啡厅里眉头紧锁的思索着办法的时候,这边的沐木却是已经忙的不亦乐乎。

    虽然也只是会几样甜品,但是这几样偏偏今天卖的挺火,沐木就带着额头上的汗珠忙上忙下的,恩泽看着沐木辛勤的模样心情也莫名其妙的跟着好了很多,哼着小曲,手下的动作越来越快。

    谢凌梅倒是悠闲,在一边翘着二郎腿享受着吴凡时不时的送到嘴边的剥好皮的葡萄,整一个女王样,恩泽在心里暗骂懒女人,却又无可奈何,谢凌梅的手艺不是谁都能吃到的,就连他也就吃过一次。

    那味道真的是让人难以忘怀啊……只可惜都已经过了两年了谢凌梅也没有再露一手的打算,害得他现在吃自己做出来的怎么吃怎么不满意,都瘦了!

    沐木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专心的弄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如果不是外面突然传来的一声尖叫的话,也许她就是会就这样认真的忙碌着一直到人潮散去为止。

    林夏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个黑洞洞的枪管,周围的尖叫声在另一个人鸣枪示威下结束了,只剩下一堆低低的啜泣声,还有小声的求饶祷告。

    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其中那个已经在对面的沈知安和东誉赶过来之前跳进了柜台踢开了工作室的门,里面的四个人看着沐木被一把拽走,然后连一声惊呼都没有发出就被带走了。

    等他们三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口已经是一脸阴狠的沈知安和东誉,这也不能怪他们,对方矫健流畅的身手很明显的说明是职业绑匪,而且在这之前也已经将沐木的行踪和位置摸得一清二楚。

    沈知安狠狠把自己身后想要溜走的林夏摁到了墙上,从她的手中夺过一只精致的手机,上面刚刚发来一条得手的短信,还没来得及打开看,就被沈知安抓了个正着。

    “知不知道动我的女人的后果?”

    沈知安这次是真的发怒了,手下的动作毫不留情,林夏被吓到,只是呆呆的看着东誉手里的一把小刀在手上甩来甩去,沈知安太过恐怖的表情让她根本就不敢多看,只能梗着脖子大口地呼吸。

    “沈知安你干什么!夏夏!”

    恩泽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虽然他对林夏不是什么特别要好的感情,但是也是不错的朋友,现在看着林夏被沈知安掐着,怎么会不着急,而且在他的眼里林夏就是无辜的,是沈知安发泄的对象。

    “呵,恩泽,你还是别阻止了,让沐木这么顺利的被抓走你不觉得奇怪?”

    东誉哂笑着拦住了恩泽,谢凌梅和吴凡倒是很平静,对于谢凌梅来说林夏虽然是认识很久的员工,但是也绝不能够出现任何伤害沐木的事情,况且那晚在酒吧她就已经觉得奇怪了,怎么会那么准确的找到他们。

    即使是手里有沐木的照片,在那种环境下想要看清楚人脸上的五官长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那个男人就那么自然的在他们身边晃悠着伺机而动,只是她没想到,竟然会是林夏。

    “你是说,林夏?”

    恩泽惊疑不定的看着身上散发着肆虐气息的东誉,还有恨不得掐死林夏的沈知安,觉得有些不能接受。

    “怎,怎么可能呢?”

    恩泽看着林夏一脸求救的看着自己,有些接受不来。

    虽然和林夏并不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林夏的活泼和可爱他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才一只和林夏走的比较近,但是现在突然知道自己眼中善良的这个人竟然是他们的内奸?

    “放,咳,放开我!”

    林夏奋力的挣扎着,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活够,她也不能死在这样一个毫不相识的人的手里!

    “说,沐木在哪。”

    沈知安冷哼一声将胡乱挣扎的林夏扔在了地上,林夏扶着脖子喘息了半天才说了句不知道,沈知安眼神一凝,也没有耐心继续问下去,飞起一脚将林夏踹飞,然后转身出了大门,东誉看了眼瘫在地上的林夏也走了。

    “马上开始搜寻。”

    沈知安放下手机眼神阴冷的看着前方,那声枪响让很多人都像是凑热闹一样的围了过来,但是沈知安身上的气场太过骇人,所以沈知安和东誉的面前就这么让出了一条宽敞的路。

    “知安,已经开始追踪了,沐木的手机还在身上。”

    东誉的话让沈知安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点,但还是阴沉的吓人,想到刚刚的林夏,眼中滑过一份狠色。

    他沈知安并不喜欢为难女人,但是像这种不知死活的女人就另说了,敢伤害到沐木的人,不管是谁,他都一定不会放过的!

    恩泽看着被踹飞到墙上然后跌落,在地上咳出一口血就晕了过去的林夏有些晃神,林夏一直都躺在地上毫无声息,谢凌梅也只是走到门前道歉,然后关店,吴凡看着谢凌梅自然流畅的解释心里似乎有什么地方被触动了一下。

    恩泽还是楞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无法接受,却也不想去扶起满身是血的林夏,出卖朋友的人……脏。

    谢凌梅看着恩泽的反应无奈的叹了口气,费力的把店里的客人逃走时候撞翻的桌椅板凳扶正,吴凡也默默地搭把手,谁都没有去理会在地上还不知死活的林夏,大概是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吧。

    一直到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谢凌梅才看了一眼依旧昏迷的林夏,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吴凡,去把她抱到楼上。”

    谢凌梅说完就已经率先上楼了,楼上是一个小小的休息间,里面有一些急救用品,吴凡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想违抗谢凌梅的吩咐,只好嫌弃的皱着眉把林夏抱上了楼,放在沙发上,然后马上跑去洗手。

    谢凌梅看着吴凡孩子气的动作想笑,但是看到已经气息微弱的林夏,心情还是沉重下来,拿了急救箱,专心的检查着林夏身上的伤口。

    沐木醒过来的时候正被放在一个沙发上,身上甚至还盖了一张薄毯子,要不是还记得自己是被一个男人捂了一块带乙醚的白布才晕倒的,沐木都要怀疑自己不是被绑架而是睡了一觉了。

    腰上似乎被换了新的药,之前被拖走的时候腰上的伤口似乎就已经裂了,这会倒是被人重新上了药包扎好了,沐木撇撇嘴,这待遇还真的挺不错的。

    瞧着桌子上的新鲜水果,沐木也不介意,大大咧咧的拿了一个苹果赤着脚窝在沙发上啃,然后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装修很是奢华,但是又带了点古朴的气息,显得沉稳了许多,窗户被封死了,只是屋里的水晶灯很是明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白天,只是感觉现在似乎……不是在陆地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