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另一面
    沈知安把一筷子猪肚夹进沐木嘴里的时候,脑袋上面的水晶灯突然闪了两下,灭了,沈知安下意识的把沐木拢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冷静的拿出手机。

    “管家,启动备用电源。”

    “少爷,备用电源损坏了。”

    坏了?沈知安皱了皱眉,怀里的沐木似乎是没有适应,有些紧张的缩在他的怀里。

    “用应急灯。”

    “是。”

    周围刷得一下亮了起来,暗红色的灯光打在原地没动的几个人的脸上,显得有些骇人,沐木缩在沈知安的怀里有些紧张,王军则紧紧地抱着女儿警惕的看着四周。

    “梅姐。”

    谢凌梅一惊,吴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的旁边,手里握着一把军刃紧张的看着周围,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

    谢凌梅皱眉,她并不想承认这只手掌是真的就这样让她慌乱的心里安定了许多,一扭头对上恩泽意味深长但是很明显带着调侃的表情,谢凌梅脸上微微一红。

    不自然的摸了摸脸颊,还好光线太暗也看不出什么来,吴凡却是全身都紧绷着,那几年里他拼命的练习着格斗和枪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在心里想着或许谢凌梅还没死。

    而记忆里的那具尸体总在残忍的提醒着他,他心爱的人已经死了,把所有的悲痛拼命的发泄在拳脚上,慢慢的他也从一个细胳膊细腿的调酒师成了一个身上还是有点小肌肉的小伙子。

    感谢上天让他能够再一次在这里碰见她。

    吴凡紧了紧手心,原本关的严实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然后飞进来两个身影,正是在门外站岗的门卫。

    沈知安眼神一凌,这两个人是他手下中还算不错的两个,竟然这么容易就被悄无声息的放倒了。

    “东誉,季子期。”

    “知道了。”

    手中的枪咔咔两声上膛,对着空荡荡的门口丝毫不敢松懈,被沈知安紧紧护在怀里的沐木微微挣扎了一下,一抬头突然看到一个身影已经扑了下来,因为灯光太暗所以一时都没有注意到。

    沐木眼睛一眯,从小腿上拔出一直服服帖帖的待着的军刃,扬手斜挥,成功的打掉了那人手里闪着寒光的东西,沈知安反应相当迅速的朝身后就是一枪,顺利的击毙了跃开后想要逃跑的人。

    巨大的枪响声响起的时候,沐木有些发愣,带着腥膻味的温热液体溅到了脸上,沐木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她的面前,死人了?

    沐木有些陌生的看着沈知安略带抱歉的脸,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的慌乱,没关系的,大叔杀人只是为了救她而已,没关系的。

    恩泽有些兴奋的甩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蝴蝶刀,在指尖甩了几个花样之后朝一个墙角处掷去,噗的一声刀刃入肉的声音和一声闷哼让恩泽更加确定,他猜对了。

    又静谧了两秒钟,灯突然亮了起来,有几个人影飞快的朝门外窜去,却在到达大门之前就被关在了院子里,几个人面面相觑,看着门口惬意的笑着的季子期,没想到竟然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出了差错。

    “来了就别急着走啊,留下来玩玩吧。”

    季子期笑的很邪恶,松了松手上的骨头之后手里拿着一把军刃冲了过去,东誉把门关上之后也进去和季子期一起背靠背的解决剩下的这几个人。

    王昕看着被关上的大门是愣住的,她大概是知道为什么东誉要关上门,因为东誉并不想让她看到他残暴的一面,门外的惨叫声和隐隐传来的血腥味还是让王昕白了脸。

    见惯了东誉温润如玉的样子,突然之间变成这样,着实让她有些接受无能。

    吴凡没有掺和到外面去,他总觉得屋里还有什么人,只是一种敏锐的直觉,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

    僵持了良久,一直到外面彻底没了声响之后,所有的人都放松了的那一瞬间,桌子突然被掀翻了,铺天盖地的飞起来的菜和碟子让众人有些措手不及,谢凌梅站起来看到一个人影闪到自己的面前。

    刚想躲开的时候却对上了那对眼睛,灰绿色的瞳孔带着凶狠,谢凌梅僵在原地,一股恐惧感顺着脊梁传达到了大脑,此时那刀尖几乎已经到了眼前。

    吴凡眼疾手快的把谢凌梅拉到了自己怀里,然后扬手想要将那人挡下来。

    那人手中的刀刃诡异的一翻,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在吴凡的手臂上划了一个不浅的口子之后脚尖点地,飞快的从刚刚被东誉和季子期关闭的大门中逃走了。

    在场的人都有些愣神,包括谢凌梅,看着吴凡皱着眉捂着手臂上的伤口,突然反应过来,扒开吴凡的手,果然是一道不是很长也不是很大的口子,却一直血流不止。

    是那个男人,没错,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她不会认错的,亲手在自己身上留下数十刀伤口的人。

    谢凌梅朝后退了两步,恩泽将谢凌梅拽到了沙发上坐好,然后转身将自己插在墙角的人胸口上的蝴蝶刀拔了下来。

    “东誉,叫Lisa过来。”

    沈知安冷静的下达命令,就这么一会吴凡就已经脸色苍白了,鲜血不断的从他的指缝间流出滴在地上,沈知安看了一眼之后抱起怀里脸色依旧苍白的沐木放在了沙发上。

    “沐木,别怕。”

    沈知安伸手抹去沐木脸上刚刚溅上的血珠,低声安慰着,沐木僵硬的点了点头,只是眼神依旧空洞着没有焦距的看着不远处一具尸体,似乎隐隐有着惧怕的样子。

    沈知安叹了口气,看来是自己那一枪把这丫头吓着了,转身叫人把尸体清理出去,这边收拾完的时候,吴凡也已经缝好了针,坐在了谢凌梅的身边。

    “梅姐,今晚就在这睡吧,现在回去太危险了。”

    沐木终于回神,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谢凌梅,吴凡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对谢凌梅似乎也是可以看得出来有些过分的维护,所以沐木并不认为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恩泽?”

    “我没意见。”

    恩泽大大咧咧的吃着茶几上的葡萄,翘着二郎腿,看的谢凌梅微微皱眉,但还是没说什么,刚才的事情给了她不小的冲击,所以也懒得去管了,只是对着沐木微微点了点头。

    吴凡心中一喜,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还是在脸颊处浮上了几抹潮红,能够让谢凌梅留下来,这伤,受的值!不过……吴凡的眼神扫过谢凌梅依旧有些惊魂未定的样子,心里有了些疑惑。

    “梅姐,划伤我的那个人……你认识吧?”

    吴凡试探的问出口,这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谢凌梅的身上。

    “对,他……你爷爷身边的首龙,以刀法为精。”

    谢凌梅点了一根烟,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的狠狠的抽了一大口,然后斜眼看向吴凡的伤口,眼神中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他割下的一般都是血管极其丰富的地方,所以大部分遭他割伤后不及时处理的,会死。”

    说到会死两字的时候,吴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错了,他似乎感觉到谢凌梅微微颤抖了一下,恩泽沉默不语,当时谢凌梅一身的刀伤,现在想想就是那个首龙干的吧。

    很显然的吴凡也想到了那天谢凌梅一身血的躺在地上的样子,眼神冷了冷,伸手握住了谢凌梅的手,谢凌梅楞了一下想要抽回来的时候,又看到了吴凡发白的脸色和手臂上厚厚的绷带,犹豫了半晌还是没忍得下心。

    吴凡感觉到谢凌梅的动作,心中暗喜,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

    王军脸色不太好的抱着惊魂未定的王琳洁,皱着眉看着地上还未清理干净的血迹,伸手捂着王琳洁的眼睛不让她看,一直到屋里的血迹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了之后,才松开了手。

    王琳洁大概是被吓到了,到底还是个孩子,小手紧紧地抱着王军的脖子不肯放开。

    王昕坐在沙发上看着楼上的方向,刚刚东誉上去换衣服了,现在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在刚刚大门被推开的时候,东誉身上被血染红了一大半,散发着腥味,再加上那还未完全收敛起来的肃杀之气,不禁让王昕开始怀疑自己的枕边人真的是那个温润君子么?

    想想之前一直都是她朝东誉发脾气,而对方从来不会急眼,总是嬉皮笑脸的受着,等她气消了之后马上就蹭过来哄她开心。

    她根本就不敢相信刚才那个满身血腥的人,竟然会是以往在自己身边死皮赖脸的耍赖或者耍流氓的东誉。

    一直到东誉一身清爽的下来的时候,王昕还处于游神状态,沐木的情况好一些再加上累了,窝在沈知安的怀里睡着了,东誉看着王昕眼里一闪而过的惧怕,不禁有些无奈。

    苦笑一声,东誉慢慢的走近王昕,伸手想要将王昕略显凌乱的头发整理一下,王昕却下意识的躲开了东誉的动作,眼睛紧紧盯着在自己眼前的那双纤细修长的手,似乎在分辨上面还有没有污血。

    东誉一僵,收回手坐在了一边,只是和王昕保持了点距离,王昕慢慢放松下来,心里却还是有些不安,时不时的偷看着东誉,纠结的咬着下唇。

    她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是害怕还是嫌恶,是不是因为无法相信眼前那个谦谦君子有这么凶残的一面,还是说有其他的原因,只是现在她……非常排斥,东誉的触碰和亲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