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强行出院
    沈知安皱着眉头,他何时被这样的小丫头片子教训过,论年纪,他都可以当这小丫头的叔叔了,“我有要紧的事,你让开。”他的耐心正在一点一点儿的被耗光。

    听出了沈知安语气中的不悦,但身为一个护士,她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病人走掉,要知道沈知安还发着高烧,看那苍白的脸色就能知道,此时的他,烧并没有完全褪去。

    “不行,病都没好,怎么可能让你就这样溜掉,”那一脸倔强的样子,在此时沈知安的眼中,竟然与沐木有了一丝的重叠,他刚要发火,却因为这一瞬间的错觉,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对不起,”他低声说了一句,抓住那护士的手腕,猛地一用力,把她给拽了进来,没敢用太大的力气,生怕伤到她,只是把她一下子推倒在了床上而已。

    “走吧,”沈知安淡淡的说着,下一秒,却是拔腿就跑,只听得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瞬间远去,东誉和陈辰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歉意的望了那护士一眼,小护士怔怔的没反应过来,陈辰和东誉已经跑到走廊尽头了,才听到身后传来的一声惊呼。

    沈知安有些狼狈的从医院跑了出来,此时正站在屋檐下躲雨,看到东誉和陈辰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不等他吩咐,东誉已经冲进了雨中,大踏步的跑去了停车场,很快车子就驶了过来,车门刚一打开,陈辰和沈知安就冲了进去。

    东誉身上已经湿透了,虽然暴露在雨中不过是十几秒的事情,可这雨实在是太大,如今开着车,头发上还不断的有雨水滴下来。

    脑袋上伤口处有些发痒,想到医生说,一定要注意,不要让伤口沾了水,东誉心里直打鼓,莫非只是淋了些雨,伤口就感染了不成?怎么那么痒。

    陈辰坐在后面,看着东誉不断的用手去擦脸上的雨水,也不知道在哪里揪出一块儿手帕来,扔给了东誉,因为雨下的太大,视线很不好,东誉都没敢用手去擦,而是等到路口红绿灯的时候,这才腾出手去,用手帕在脸上抹了抹,至于头顶的伤口,也是轻轻的擦拭了一下。

    “我来开吧,”沈知安瞥了东誉一眼,开口说道。

    东誉摇了摇头,雨那么大,这交换的话,岂不是又要被雨淋到了,头顶伤口的瘙痒让他不敢这么做,“没事,对了,地址?”

    听到这里,沈知安回头看着陈辰,陈辰只得掏出手机来,百度了一下,很快搜出地址,,然后把手机递了过去。

    沈知安看了一眼,而后在导航仪上找到那个位置,这时红灯已经变成了绿灯,东誉忙发动了车子,在导航仪的指引下,向着恒博安保所在的地方驶去。

    雨势太大,所以东誉没敢开太快,沈知安已经陷入沉默之中,他侧目看着车窗外,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那苍白的脸色让人非常的不放心。

    看导航仪就知道,恒博所在的地址极为偏僻,都到了城边上了,终于,在一栋看似毫不起眼的三层小楼前,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

    东誉透过车窗看了一眼,这三层的楼应该有些年头了,墙面看上去都有些斑驳,院子不大,大门紧闭着,门边的岗亭里似乎有人,在岗亭的一边挂着一副牌匾,上书恒博安保有限责任公司。

    应该就是这里了,陈辰本想先下去问一下,只听得车门被打开的声音,沈知安已经率先走了出去,大雨淋在身上,几乎瞬间就把他全身打湿,他却丝毫不顾。

    陈辰和东誉相视一眼,两人只能快速的跟了上去,一起冲进了雨势之中。

    岗亭里的家伙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烟了,因为外面在下大雨,窗户和门都关着,一开门,只觉得屋内烟雾缭绕,一股很呛的劣质烟的味道,陈辰咳嗽了几声,不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他跟在紧皱着眉头的沈知安身后,快速的走了进去,东誉则是最后进去的。

    那保安年纪约莫四旬,这么大的雨,想着也不会有人来,所以当沈知安他们猛地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嘴里叼着的烟也掉在了地上。

    本来不大的岗亭,因为沈知安三人的进入,一下子变得拥挤,那中年保安愣愣的看着三人,屋内太大的烟味儿使得他们的脸色都非常的不好,那中年保安警惕的看着他们,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害怕,谁叫三人的表情在旁人看来,足以用狰狞来形容。

    “你……你们干什么?”那保安颤抖的说着,手就往桌上摸去,在桌子上放着一根警棍,他的手指还没碰到警棍,东誉已经抢先一步拿在了手里,掂了掂,颇有些小混混的风范,不怀好意的看着对方。

    沈知安瞪了东誉一眼,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玩儿,在一旁简易的床铺上坐了下来,用手擦了擦从头发上滴落的雨水,“别害怕,你们经理在吗?我们找他有些事情,”他平静的说着,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

    那保安目光在沈知安三人身上不断的流转,东誉已经笑着把警棍放回到了桌上,这岗亭虽小,还真什么都有,除了简易的床铺以外,在一旁的角落里还看到了做饭的器具,以及洗脸盆毛巾之类。

    东誉自顾自的走了过去,拿过毛巾来,擦了擦头上的雨水,毛巾上有种奇怪的味道,看来很久没有洗过了,他也顾不得这些了,擦完之后扔给了沈知安。

    “你们……你们是来找我们经理的?”那保安有些反应过来了,看向三人的目光也不再是那般的恐惧。

    沈知安把毛巾拿在手里,刚要擦一擦头上的雨水,似乎是闻到了味道,皱了皱眉,看了陈辰一眼,陈辰眉毛一挑,看那毛巾的颜色就不想用,微微摇了摇头,沈知安也就把毛巾扔在了身边的床上。

    “嗯,”沈知安点了点头,看着那人,“他在吗?”

    那保安眼中的警惕之色反而更浓,细细的打量着沈知安三人,“你们找我们经理,究竟有什么事儿?”他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外地口音,应该不是本地人。

    东誉笑着走到那人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事情,难道你这个看门的能做得了主?”他扫了一眼窗外,继续说道:“外面这么大的雨,你觉得要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会选择在这个天气来这里么?”

    听到东誉这么说,那男子面上浮现出一抹犹豫来,显然东誉的话没说错。

    “别耽误我们的时间,要是真耽误了,”东誉叹了口气,有些同情的望着他,“小心你这饭碗就此不保。”

    陈辰在一旁背对着东誉,一直在憋着笑,他还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东誉,这严词利诱的,和街上的地痞流氓根本就没有什么两样,真是让人难以相信,他这堂堂的著名摄影师,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东誉的话起到了作用,那中年保安微微皱着眉,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秦经理,大门这边有三个人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他一边说着,目光不时的扫过沈知安三人。

    也不知道电话里都说了什么,那中年保安不断的点着头,嘴里发出嗯啊的声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通话就结束了。

    “经理让你们进去,办公室在三楼,走廊尽头就是,”他脸上讪讪的笑着,看到沈知安三人点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黑色的伞来,“只有一把伞。”

    东誉接了过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从大门到楼道口还有十几米的距离,一把伞,三个大男人怎么够,东誉正要把伞交给沈知安,门一响,陈辰已经率先冲了出去,很快就跑到了对面的楼道里。

    东誉和沈知安相互看了看,两个大男人紧靠在一起,好在这把伞也足够大,两人这样走过去,只是肩膀湿了一些。

    两人走到楼道里,陈辰正低着头,不断的把头上的雨水弄下来,“走吧。”

    沈知安看了陈辰一眼,率先沿着楼梯向上走去。

    来到三楼,因为楼梯是在整栋楼的左侧,所以三人来到三楼后,向着右边走去,按那保安所说,经理办公室就在这走廊的尽头。

    一路走过去,这里看上去就像是学生宿舍一样,每一间规格都一样,其中一些房间里还放着被褥等,看来是有人住的。

    走到走廊的尽头,看着门上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牌,沈知安没有直接推开门,而是站在门口敲了敲,直到听到里有人说了声:“请进,”这才推门而入。

    很是简陋的办公室,除了一张办公桌和椅子以外,紧靠墙壁的一侧是一木质的长沙发,还有一长条茶几,除此以外,屋里就只剩下挂在墙上的规章制度之类。

    坐在办公桌后的,是一很是精瘦的男人,一头短发,面孔是放在大街上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太过普通,看到沈知安三人进来,这人急忙起身,脸上挂着程式化的微笑,一边指着沙发,一边说道:“这么大的雨,三位,来来来,快坐下,这身上都被淋湿了啊,”他感叹着,又走回了办公桌后,只听得抽屉被打开的声音,这家伙竟然拎出几条崭新的毛巾,一一递给了沈知安他们。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