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病倒
    “好吧,那就这样吧,”沈知安的沉默寡言,使得东誉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能草草的挂掉了电话。

    东誉刚挂断电话,猛地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回头一看,王昕正站在阳台门口,一脸愠怒的看着他。

    “给沈知安打的电话?”王昕满脸的不高兴,要不是沈知安,沐木怎么会“离家出走”,嘴里明明说着喜欢沐木,背地里却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这种男人,即使再有钱,她王昕也不会有好脸色对待。

    “那个……”没想到王昕的反应会如此的剧烈,东誉讪讪的笑了笑,“不是,是子期,”不管王昕信不信,走为上策:“我上个厕所,”没等王昕反应过来,东誉人已经躲进了厕所里。

    王昕跺了跺脚,总不能冲进洗手间里去,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没有一点儿睡意,看着外面秋雨连绵,心里不免为沐木担心。

    东誉在洗手间并没有待太久,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轻轻的打开一条门缝,偷偷的瞄了一眼王昕,然后走了出来。

    正要走过去,脚边突然传来喵喵的声音,低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咖啡,这小家伙似乎是饿了,抬头看着东誉,爪子不断的在他的裤脚上挠着。

    东誉把咖啡抱起,王昕自然也听到了咖啡的叫声。

    “唉,可怜的孩子,去找你后妈吧,”东誉把手里的咖啡抛到了王昕的怀里。

    王昕白了东誉一眼,“怎么我就成后妈了?”她不满的嘟囔着,却是站起身来,给咖啡倒了一些猫粮出来。

    咖啡明显是饿坏了,一边吃着,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时间不早了,你回房间去睡吧,”东誉笑着看了王昕一眼,而后指了指沙发,“我就睡这里好了。”

    王昕点了点头,心里还在纳闷,怎么东誉一说要住下来的时候,她脑子里第一反应,竟然是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这“龌龊”的想法让她脸上有些发烫。

    “我去给你拿床被子,”生怕东誉着凉,王昕说着就进了房间,不一会儿就抱着被子出来了,没有扔过去,而是细心的在沙发上铺开,因为沙发是那种长条形的,把抱枕当作枕头,倒也很舒服。

    “那你就睡在这里吧,”王昕看着已经铺好的床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站了一会儿,东誉正等着,王昕扭头就往卧室里走,“今天沈知安不回来了对吧?”

    东誉点了点头,刚应了一声,王昕已经回到房间了。

    当她从卧室里换了睡衣出来,准备去洗澡的时候,看了客厅一眼,只见东誉这家伙已经卷在被子里了,上半身露在外面,竟然……竟然还穿着衣服。

    “你……你不脱衣服睡觉啊?”王昕有些无语的看着东誉,说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东誉眉毛一挑,“你要让我脱衣服么?”这么反问了一句,王昕的脸不自觉的又红了。

    “随便你!”她扔下一句话,忙进了洗手间。

    东誉只是笑,现在已经过了零点,但他从来没有早睡的习惯,把玩着手机,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跳了上来,原来是吃饱了的咖啡,沐木不在,这小家伙似乎只有黏着人才能睡觉。

    它喵喵的叫了两声,也不管东誉同不同意,就在他的肚子上蜷缩成一团,自顾自的睡着了。

    咖啡这一点儿都不认生的样子,东誉笑了笑,伸出手去,在它的脑袋上揉了揉,然后一只手就把它给提了起来。

    小家伙正想睡觉,被东誉这样一折腾,明显有些不乐意,嘴里不满的叫着,伸着小爪子就要去挠东誉。

    王昕很快就洗完澡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东誉正把咖啡放在脸上,咖啡不断的伸出小舌头,在他的额头上舔着,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你这家伙,倒挺有禽兽缘的。”

    东誉瞥了王昕一眼,“那是,本人从小就属于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哥,征服一只小猫咪,自然不在话下,”他一脸得意的样子。

    王昕没有和东誉继续贫下去,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走进了卧室,在把门关上的一刻,探出头来对东誉说道:“晚安了。”

    东誉只是把手伸出来,摆了摆手。

    沈知安和东誉一样,如今也睡在了沙发上,毕竟是办公室的沙发,怎么可能有家里的舒服,不过即使睡在再舒服的地方,他也不会轻易睡着。

    外面淅沥的秋雨吹打在正面的玻璃墙上,发出轻微的碰撞声,他看着那一条条的雨渍,脑子里总是回荡着沐木的声音,她的一颦一笑。

    他把手机放在耳边,似乎这样沐木就会打来电话,他就这样穿着衣服,什么东西也没盖,静静的在沙发上躺着。办公室里的灯已经关上了,因为楼层很高,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光亮透进来,一切都如漆黑的夜空一样。

    一夜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随着天边的鱼肚白慢慢的从黑夜中显现出,这座城市终于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大街上的喇叭声,公交地铁等各种交通工具发出的声音,齐齐的冲上天空,似乎在呼喊着太阳的升起。

    陈辰一大早就醒了,田小甜还在身边熟睡着,因为海洛因的事情,市场部和其他的几个部门,早已放了大假,田小甜也终于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

    陈辰蹑手蹑脚的起了床,并没有吵醒她,简单的洗漱后,从家里走了出去,他要去公司,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他知道,因为和沐木之间产生了误会,沈知安现在烦得要死,很多事情只能由他来处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来到CJ,走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刚一开门,就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沈知安。

    他蜷缩着身子,因为中央空调在晚上是关闭的,所以办公室里有点儿冷,比外面的温度高不了多少。

    能够看到沈知安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两只胳膊紧紧的抱在胸前,面色苍白,很是憔悴的样子。

    陈辰怎么也没想到,沈知安竟然会在办公室里睡了一晚上,他拍了拍沈知安的肩膀,想要把他叫醒,奈何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陈辰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他伸手在沈知安的额头上摸了摸,烫的厉害,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在救护车还没来的这段时间里,他费了好大劲儿才把沈知安叫醒。

    沈知安对于陈辰的呼喊并没有丝毫的反应,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陈辰身上,看起来虚弱的很。

    陈辰先把沈知安放回到沙发上,单靠他一个人,想要把沈知安弄到电梯里,还是有些困难的,别看沈知安体形不胖,但以陈辰这种“文弱书生”的体格,还是有些费劲。

    他把楼下的保安叫了上来,两人合力之下,这才把沈知安夹进了电梯里,救护车应该很快就到了,两人夹着沈知安,刚从一楼的电梯口走出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

    陈辰把沈知安架上救护车,自己也坐了进去,而后车子快速的向着医院驶去,一路上,已经有护士为沈知安做了一些相应的措施。

    发烧发到四十度,当护士把体温计拿出来的时候,也被这高温吓了一跳。

    在医院安置妥当,陈辰看着沈知安的呼吸逐渐的平稳下来,这才松了口气,要是沈知安这个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公司这一大摊的事情,他一个人可吃不消。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沈知安昏迷的样子,总觉得要给沐木打个电话,告诉她一下才好,可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打给了东誉。

    东誉这家伙明显还没睡醒,甚至那么早就被吵醒,语气有些不高兴,这种所谓的起床气,似乎每个人都有。

    “怎么了?”

    “boss发高烧,现在在医院,”陈辰说道。

    “嗯?”东誉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沈知安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在办公室待上一晚,这还发高烧进医院了?

    不过他也知道陈辰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问道:“哪家医院?病房多少号?我马上就过去。”

    陈辰把病床号等等都告诉了东誉,这才挂断电话,回身看了沈知安一眼,叹了口气,什么时候不能生病,怎么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看起来不太妙啊。

    东誉掀开被子,直到一个身影滚落在地上才想起,咖啡那家伙还躺在他身上呢,低头一看,咖啡晃了晃脑袋,正迷糊自己怎么突然就摔下来了。

    他走进洗手间,胡乱的洗了把脸,快速地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客厅里找了纸和笔出来,留了一张字条给王昕,这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因为晚上睡的比较晚,所以开车行驶在路上,东誉还是不断的打着哈欠,国庆节刚过,加之又是清晨,路上的车并不多,他也就把速度放的很快,不到半小时的样子,人已经来到医院。

    他找到陈辰所说的病房,推开门,陈辰坐在床边,沈知安正在打着点滴,还在昏睡中。

    “怎么回事?”东誉在电话里一直没问,所以看了一眼沈知安之后,把目光转向了陈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