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一夜未归
    看到有人在暗中保护着沐木和王昕,东誉一下子觉得安心不少,当车子驶出小区门口的时候,他把车停在了路边,总想着多等一会儿,或许就能够等到沈知安,然后问一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公司货柜被查出了海洛因,旗舰店被砸,这已经够让人心烦意乱的了,难道沈知安还有闲心去勾搭林筱婕?

    勾搭这个词,东誉本来不想用,可是一时间又觉得这个词语是那么的贴切,他把车窗打开,任由外面的风灌进来,点燃一根烟,刚吸了一口,吐出的烟被秋风猛地拍了回来,他连连咳嗽了好几声。

    小区门口的亭子里,两名保安不时的看上东誉两眼,对于这个把车子停在门口,不知道要干什么的家伙,他们的警惕性一下子就提了上来。

    懒得去理会他们,东誉把椅背调了调,使得能够向后躺下去些,他的眼睛看着街道的另一端,如此大的风,街道上的车辆少得可怜,大多数都是出租车,只有他们,在这恶劣的秋风肆虐下,依旧满大街的兜着圈,赚着不多的钱。

    有人说,越是搞艺术的人,越容易多愁善感,东誉以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是微微的笑上一笑,作为一个在摄影上颇具造诣的人,很多时候他都刻意的把自己跟艺术家区别开来,艺术两个字,他自认为配不上,只是这种多愁善感的情结,如今在这个秋日的夜里,如同宣纸上的水墨,不经意的就浸染开来。

    朦胧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喊自己,那声音近在咫尺,东誉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车窗外站着一人,揉了揉眼睛,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定睛一看,原来是小区的保安。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那保安目光闪烁着警惕,语气显得很随和。

    东誉用力伸了个懒腰,摇了摇头,“几点了?”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先生,你真的没什么事吗?”

    东誉笑了笑,“没事,”,他把还没吸完的那盒烟拿了出来,递了过去。

    那保安接在手里,似乎说了句什么,东誉没有听清楚,外面的风依旧很大,他发动了车子,笑着对那保安挥了挥手,离开了。

    没想到这打了一个盹的功夫,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东誉知道,沈知安肯定还没有回来。那么唯一的可能,他还在林筱婕那里。

    街道上的车少得可怜,这个繁华的都市,还是第一次让东誉觉得有种萧条之感,车速不由得更快了一些。

    他回到家中,洗了个澡就睡下了。

    在这个城市里,貌似失眠的人,只有一个。

    沐木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头疼的要死,就像是要裂开一样,房间里那么的暗,窗户虽然被关上了,可还是有风钻了进来,吹起的窗帘如同鬼魅,吓了她一跳。

    她摸索着把床头的台灯打开,当房间里变得明亮起来,心底的恐惧总算是消退了下去,喉咙很干,像被火烤过一样,她咳嗽了两下,只有沙哑的声音传出,微弱的几乎听不到。

    看着床头柜上放着的那杯水,沐木端起来一口气喝了下去,嗓子总算是舒服了好多,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揉了揉太阳穴,隐约还记得在酒吧里的事情,那她应该是被昕昕接回来的。

    一旁的床头柜上,还放着她临走时留下的纸条,沐木还没从恍惚中清醒,便一下子想到了沈知安,那股揪心的感觉瞬间弥漫开来。

    她强忍着头痛,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她知道,她的沈大叔依旧没有回来,想到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有那么一瞬间,她心里突然就兴奋了起来,应该是沈大叔把水放在这里的吧?

    她忙从床上下来,浑身不由的一阵战栗,这才发现只穿着内衣,她胡乱的把睡衣裹在身上,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开门的一瞬间,她心里还想呢,或许沈大叔已经回来了,或许正在浴室冲澡,可是当她推开门,看着黑漆漆的客厅,心里那唯一的希望一下子就破灭了。

    她无力的靠在门框上,心里的苦楚,呛得她简直无法忍受。

    她静静的靠在门框上,任由自己沉浸在黑暗中,隐约可以听到外面呜咽的风声,头疼,一阵阵的隐痛让她紧咬着牙,喉咙又开始难受了,只是此时的她,一点儿都不想哭,她眼眶红肿的,似乎干涸的不会再流出任何一滴泪来。

    累了,也倦了,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沐木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不难过,不高兴,那种近乎白开水一般的情绪支撑着她。

    她在黑暗中摸索着,借着外面射进来的光,接了一杯水,带着一丝寒意,一杯水下肚,甘冽的清爽自喉咙滑过,一下子觉得舒服了许多。

    “好好照顾自己,”她低声对自己说着,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慢慢的走回了卧室,把门反锁,再次躺回床上。

    她把咖啡从枕头边抱了起来,放在怀里,这小家伙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又把身子蜷缩起来,呼呼大睡,没心没肺的让人羡慕。

    沐木弓着身子,把被子盖在身上,还是觉得冷,只能如咖啡一般,也把身子蜷缩起来,甚至把头都埋在了被子里。

    她探出手去,把床头柜上的台灯灭掉,房间里的一切再次被黑暗覆盖,似乎是错觉,那被子中蜷缩的身体,偶尔会颤抖几下。

    沈知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房间里很暗,不过借着外面的光亮,还是能够看清吊在头顶的那盏水晶灯,一连串的水滴状玻璃珠,折射着外面的光亮,使得整个房间并不是漆黑一片。

    看着头顶水晶般的吊灯,他一下子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在自己家里,脑子沉沉的,就像是还没睡醒一样,他坐了起来,右手一下子就触碰到了一抹异样的柔软,诧异的向身侧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林筱婕熟睡的脸。

    沈知安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昏睡前的一幕幕很快浮现在脑海,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自己仅穿着底裤,至于林筱婕,可以用一丝不挂来形容。

    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沈知安从床上下来,脑子里用力的在想着,试图能够回忆起昏睡之后的一切,明明知道自己昏迷了什么都不清楚,却偏要从中找出没有跟林筱婕发生什么的证据来。

    看着林筱婕脸上挂着的那一抹微笑,沈知安从未觉得这个女人是如此的让人讨厌,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种慌乱在心底快速的滋生,一定不能让沐木知道,他必须尽快赶回去。

    可是,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赤条条的自己,一下子又犯了难,在房间中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的衣服。

    他知道林筱婕的衣柜就在隔壁的房间,直接走了过去,他在房间里翻了翻,总算找到了自己的衣服。

    没有心思顾及她会不会被自己吵醒,如果她此时醒来,沈知安恨不得一巴掌打上去。

    还好车钥匙还在,沈知安最后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林筱婕,一脸阴沉的离开。

    到了现在,他怎么会不明白,林筱婕根本就没打算告诉他,背后主使这一切的是谁,之所以用这个当作幌子,不过是想要拆散他跟沐木。

    林筱婕是个聪明的女人,这一点沈知安并不否认,只是她跟尹羽不同,她的聪明,用的不是地方。

    从来不知道Z市也会刮起这么大的风,沈知安发动车子,此时的他,迫切的想要赶回家去。

    轮胎快速的滚动,在地面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就在沈知安的车子离开的那一瞬,别墅中,林筱婕卧室所在的那一扇窗亮了,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窗口,目送着沈知安的车子消失在远处。

    她扬了扬嘴角,虽然心里有点儿不舍,但还是很高兴的,她知道,当沈知安回到家里的时候,面对的是已经心灰意冷的沐木。

    她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趴在床上,从枕头下面掏出一部手机来,看着上面的几十个未接电话,她脸上的笑意更甚,这么多的未接电话,其中有沐木的,也有陈辰的,还有一个,不知道是谁的。

    她看着沈知安遗落在这里的手机,手指在屏幕上不断的滑动着,外面呜咽的风声在她听来,就像是一首激昂的交响乐,让人心潮澎湃。

    “知安回去了,他很累,需要好好休息,”林筱婕打出这么一行字来,正要给沐木发过去,而后想到了什么,慢慢的又把这一整条信息删去了。

    她很想知道,当她站在沐木的面前,把沈知安的手机递过去时,沐木脸上究竟是怎样的一副神情。

    她不怕沈知安恨她,实际上,他早就恨死自己了,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什么都不怕了,她唯一的目的只是为了拆散沈知安和沐木两个人,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她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

    既然得不到,不如把他毁掉好了,而且,说不定当沈知安一无所有的时候,他会重新投入自己的怀抱呢。

    幻想着沐木跟沈知安吵起来的样子,林筱婕第一次睡的如此香甜。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