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 > 蜜恋小甜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离开
    可是,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样子,沐木就放弃了,因为她根本就睡不着,翻来覆去的,脑子里的那些个念头怎么都挥之不去。

    她从床上坐起来,心烦意乱的揉了揉头发,赌气似得对自己说:“睡觉!”然后又躺了下来。

    在床上躺了足有一个小时,她还是翻来覆去的折腾,就连睡个觉都觉得累,不行,她要给沈知安打个电话问一问,她终于忍不住了,此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一定要知道,沈大叔是不是还跟林筱婕在一起!

    她从枕头边把手机拿了过来,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滑动着,直接拨给了沈知安。

    手机里传来嘟嘟声,足足有一分钟的样子,没人接。

    沐木只觉得心正在被一双大手用力的揉搓,那种直欲窒息的感觉,快把她逼疯了,她再次打了过去。

    就这样打了十几分钟,她甚至都记不清到底打了多少次,最终的结果都是无人接听。

    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之前给沈知安找的各种理由,如今单薄的就像是一张白纸,被她自己给捅的稀巴烂。

    脸上的温热让她气的险些扇自己一个耳光,怎么就那么不争气,竟然又哭了,哭有用么?她真傻,傻到什么事情都相信沈知安,傻的被人蒙在骨子里还笑呢。

    觉得自己就像是沈知安的解闷花生米一样,她甚至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贱,贱的可怜,贱的都不值得让人同情!

    沐木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从床上走了下来,对着镜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着镜子中憔悴的自己,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不哭,你这个傻瓜!”

    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沐木推开卧室门走了出去,东誉已经彻底睡着了,整个人平躺在沙发上,电视还开着,隐约能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

    沐木走进了洗手间,身上还穿着衣服呢,就这样站在了淋浴头的下面,阀门一开,冰凉的水珠猛烈的拍了下来,沐木打了一个寒颤,毕竟是深秋,气温也就十几度的样子,没开热水的情况下,从淋浴头喷出的水流,简直就像是冰水一样。

    冰凉的水流流过全身,沐木觉得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或许是时候离开了,离开沈知安,离开这个花言巧语哄骗自己的男人。

    她想了很多,甚至包括离开之后,要找一份怎样的工作,她都已经考虑清楚了。

    当沐木从洗手间走出来的时候,表情出奇的平静,身上的衣服还在滴着水,她湿漉漉的走进卧室,把湿衣换下,穿上干净的衣服,看着衣柜里那么多衣服,她深深吸了口气。

    她从床底下把行李箱拽了出来,那么大,甚至能把她装进去,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取出来,放在床上满满的一堆,如果想要把它们都装进箱子里,估计装不下。

    第一次发现自己有那么多的衣服,多到让沐木觉得烦躁,她随意的拿了几件,一股脑的塞进了行李箱。

    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城市,找个陌生的地方好好的想一想,她同沈知安,同那个她深爱的男人,究竟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或许只有两个人远离了彼此,才有功夫仔细的审视对方,审视自己。

    她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站在房间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窗外凋零的秋色,她愕然发现,究竟要到哪里去?

    只要离开这里就行了,沐木在心里对自己说,她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把墨镜带上,免得被人看到红肿的双眼,拖着行李箱,几乎是做贼一样,从家里偷偷的溜了出去。

    她不想让东誉和王昕发现,如今的狼狈,还是自己一个人品尝好了。

    临走之前,她在卧室里留下一张字条:大叔,我走了,或许我们都该冷静的考虑一下,我们是否真的适合在一起,而你是否真的在乎我。沐木。

    她拖着行李箱从楼道里走了出来,虽然有轮子,可她依旧觉得吃力,从楼道到小区门口,这不到三百米的距离,她好几次想要把行李箱丢掉,为何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累。

    可是赌气似得,她又恨不得自己累死才好,嗯,对,死了才好,死了就不用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在门口等出租车的时候,沐木并没有察觉到,从她出了楼道开始,就有人暗中盯上了她。

    一辆出租车在她身侧停了下来,沐木走到车子后面,行李箱是那么的沉,她压根搬不上去,那出租车司机等了一会儿,这才有些不耐烦的从车里走了下来,很是粗暴的把行李箱扔进了后备箱。在这个繁华的都市,太大的压力使得大部分人的脾气都不怎么好。

    看着沐木坐上出租车离开,小区门口不远处,一辆看起来有些脏的锐志跟了上去,那名从沐木一离开楼道就远远跟着的男子,此时靠在小区门口的一颗树上,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沐木离开了家,她拖着行李箱,坐上出租车走了,老六在跟,”那名男子轻声说着,电话里很快就传来了回音:“知道了,告诉他们,一定不能让沐木出事!”听声音,竟然是陈辰。

    挂掉电话,陈辰紧皱着眉头,沐木怎么会独自离开呢,难道是跟沈知安吵架了?东誉也没跟着,她还拖着行李箱?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陈辰急忙给沈知安打电话,可总也打不通,陈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最后推门走出去,不行,无论如何他都要把沐木拦下来。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火车站停了下来,沐木自己把行李箱从车上拖了下来,朝着闹哄哄的售票厅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心里还在想,究竟要买去哪里的票呢。

    车站里人很多,十几个窗口前都是排队的人群,沐木找了一个相对较短的队伍,拖着行李箱站在了最后面。

    随着队伍不断的往前挪动着,眼看就要到她了,身边的行李箱猛地一动,似乎被人撞了一下,沐木急忙扭头去看,竟然是陈辰。

    “要走?”陈辰一脸疑惑的看着沐木。

    “你怎么来了?”沐木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竟然会在这里碰到陈辰,不对,看陈辰的样子,似乎是特意来找她的,根本不是偶遇。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沐木有些不悦的看着陈辰。

    “买不买票啊?不买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赶快走!”后面一个四十余岁的老男人很不客气的说道,沐木这才发觉,她面前的人已经买完票离开了。

    “闭上你的嘴!”陈辰不客气的瞪了那人一眼,那人刚想回嘴,看到站在陈辰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时,嘴里嘟囔了一句,声音小的很,根本听不清。

    “走吧,我们回去再说,”陈辰对沐木说道,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人走了过来,把沐木的行李箱提了起来,那么重的行李箱,在那人手中就像是玩具一样。

    沐木依旧站在原地,她不想回去,回去又能怎么样,“陈辰,你别拦着我,”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沐木,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事情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陈辰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只能模棱两可的说着。

    沐木看了陈辰一眼,最终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出售票大厅,她看了一眼帮她提行李箱的那人,总觉得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直到坐上车,沐木这才想了起来,她的确见过那人,就在小区里。

    “陈辰,那些人是沈大叔派来监视我的么?”联想到陈辰突然赶了过来,沐木皱了皱眉,已经是质问的语气。

    陈辰不知道该怎么同沐木说,总不能把海洛因那件事和盘托出吧,“别多想,店被砸了,boss也是担心你会出事,所以让他们来保护你的,并不是监视。”

    沐木不置可否,眼睛一直看着窗外,“陈辰,大叔回公司了么?”

    不知道沐木为何这样问,陈辰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难道他不在家么?”

    沐木笑了笑,“应该和林筱婕在一起吧,”语气淡淡的,就像是在诉说跟她无关的事。

    陈辰面色一僵,终于明白过来,为何沐木会突然收拾行李离开了,可是,如果沈知安跟林筱婕在一起的话,电话也不应该打不通啊。

    “boss就算是跟林筱婕在一起,也不可能手机打不通的,”陈辰随口一说,沐木听在耳中,心里有些着急,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明明很是生气,偏偏又要为沈知安找理由开脱,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前一秒还想着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开那个男人,此时却又因为陈辰的话,为沈知安担心起来,沐木看了陈辰一眼,语气坚定的说:“陈辰,你知道林筱婕的家在哪里吗?”

    陈辰知道沐木想要做什么,点了点头,“我们去看看吧,”最近这一系列的事情,使得陈辰对于沈知安的安危也有些担心。

    方向盘在前面的路口拐了个弯儿,车子直接向着林筱婕所在的高档别墅区驶去。

    当车停在别墅楼下的时候,两人都已经看到了沈知安的车,此时就停在一边。

    陈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回头看了沐木一眼,她仍旧坐在车里,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