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六章 悲不忍睹
    有了刘怀他们五兄弟的加入那情况就是更不同了。疯狂的杀戮就是变得更加疯狂了。特别是刘怀五兄弟那简直就是杀人的机器一剑一个没有一剑是落空的在他们的剑下这些朱家子弟就像是家里的鸭子一般想宰就宰容易至极。

    看到这样的情况就是左问山这样的人物也是揪心这样戮杀下去只怕朱家是过不了今晚了从此在这个世上消失了。在他武道上也混了几十年了但这样的戮杀还是第一次的见到。这并不单是说血腥或者更适当是说必须是要有一颗残忍的心。

    “啊——”有些一剑未致命的被子痛苦悲惨地叫着呻吟着身子抽蓄甚至有的是在地上打滚。

    朱明觉和朱明悟两人持着长剑的手都不由是抖自家子弟那一声一声的惨叫声自家子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这可真的是让他们痛苦万分自己的一颗心像是被撕成了千万块一般。看到自家的子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自己动无能为力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倒下。

    有了叶秋督视着他们根本就不是能抽出身了去相自家的子弟只要是他一动手叶秋就出手把他们拦下了。叶秋就像他们的牢笼紧紧地困住了他们让他们无法出手相援。

    “不要杀了不要再杀了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杀就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看到自家的弟子是一个一个地倒下朱商绫是挥泪如雨满脸老泪纵横。儿子死在了自己的手里这把他整个人的意志推下了万丈深渊万念皆灰再看到自家的子弟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这个时候他痛苦不堪只想是用自己的死换回他们的活这样或者能减轻自己的罪孽。是自己这个做家主的为朱家引来了如此的祸端是自己给朱家带来了灭顶之灾这一切的责任应该如自己来承担。现在他在心里面只求是一死来减轻自己的罪孽。

    听到朱商绫的这话朱觉明兄弟两人都不由双眼湿了一颗心在颤抖。今晚真的是自家最可怕的噩梦只怕今晚是他们兄弟两最痛苦的一晚。

    “住手——”最后朱明觉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吼一声那声音震得在场的人都不由耳朵一聋过了片刻才能听清别的声音。

    叶秋望着他轻轻地一挥手说:“住手。”

    蒙面少年接到叶秋的命令立即收剑回身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动作是又快又准没有半点的紊乱极有秩序。

    朱明觉兄弟两人相视了一眼最后咬牙根一咬身子抖两人最后还是做了决定。两个人缓缓的跪下了动作是那么的铿锵有力他们双膝碰地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大家的耳中。这个声音带着极为悲壮的色彩。

    “叶公子老夫跪下为自家向你求饶一切的错由我们承担任由叶公子处置叶公子您就放他们一命生路吧。”说完朱明觉兄弟两人低下了他们那苍苍白的头颅。

    朱明觉兄弟两人想以自己的尊严自己的生命换来自家子弟的活路他们清楚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家子弟没有一个人能活得过今晚。无疑对于朱家来说这无疑是伟大的。

    “叔叔——”朱商绫挥泪如雨跑过来在朱明觉两人面前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过了片刻他抬起头来打叶秋说:“叶秋这一切错都是我一手做成的我就在这里要杀要刮任你你放过他们一条生路这一切都和他们无关这事是我做的我以我的生命抵偿我一切的错。”在这时朱商绫拿出了他一家之主的风范。

    “长老家主——”朱家子弟都不由流下了眼泪不愿意地看这一幕。

    这样悲伤的场面就是左问山也觉得心痛别过脸去不愿意去看这一幕。

    叶秋望着他们转过身去片刻后开口说:“既然两位前辈相求叶秋也不想太为难你们交出曼玉。至于朱商绫你就拔剑自刎吧。”

    “左小姐不在我们这里。”朱商绫只好说道。

    “你说什么——”叶秋大惊立即回过身来心里在大骇他想到一种情况那是他最不愿意相信也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段岳还是来迟了一步。”在这个时候一个忧伤的声音响起一个人从天缓缓的落下。

    叶秋放眼望去说:“段岳你有何事?”若是平时他会和段岳寒暄客气一番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心情。

    看到段岳到来朱商绫在心里面也是大喜。

    段岳望着满地的鲜血和狼籍的尸体苦笑了一下叹息地说:“段岳还是来迟了一步叶兄弟动作太快了叶兄弟你看。”说着向门外一指。

    在这个时候门外走进一个人儿来正是被劫走的左曼玉她既是惊喜又是渴望地望着叶秋秀目里面充满了深深的情意。

    段岳轻叹地说:“是段岳从朱家主手中要来左小姐后来想到叶兄会找朱家要人所以尽了过来没有想到叶兄的动作还是快了段岳一步。”他的确是一个仁慈的人。

    看到左曼玉到来朱家兄弟两人也在心里面松了一口气至少朱家有了转机了。

    “曼玉。”见到左曼玉没事叶秋在心里面惊喜万分忙是跑过去拉住她的小手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怕她是有什么损伤。

    “曼玉你没事吧。”叶秋紧紧地握着她的小心关心万分。

    在这么多人面前夫君这般的亲热左曼玉虽是害羞但是心里面还是甜甜的她粉脸绯红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我没事是段少主把我救出来的。”

    叶秋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向段岳拱手说:“段兄你这份情叶秋铭记于心大恩就不言谢了。”

    “叶兄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段岳也拱手道。

    左曼玉走到父亲的面前红着脸儿下蹲娇躯说:“爹爹。”

    左问山忙是扶起自己的女儿高兴地说:“回来就好没事就好。”女儿平安无事这当然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也是他最高兴的事了。

    左曼玉点了点头双眼深深地望着叶秋。

    左问山心里面叹了一口气愁怅知道自己的女儿一颗心已经是系在了叶秋的身上了。天下作为父亲的都是这样女儿大了都不由为她的婚事操心都希望给她找个好丈夫希望她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到了真的要出嫁的时候在心里面又是舍不得心里面愁怅万分。

    “叶秋现在左小姐也回来了我答应你自刎洗清我的罪过你放过我朱家弟子一条性命reads;。若你食言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朱商绫说完了最的一句话长剑在自己的一抹鲜血直喷而出是那样的鲜红是那样的鲜艳最后他心甘情愿地闭上了双眼也算是想得瞑目了身子缓缓的倒下。

    朱明觉兄弟缓缓闭上双眼老泪流了下来。

    左问山在心里面也叹息一声朱商绫虽是一个卑鄙的人自己也不齿他的为人但他还算是一条汉子勇于承担自己的错误为了自己的家族他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换。作为一个家主他的确是一个好家主。可惜他识势不清做事的手段不对树立了叶秋这样的仇人今天这样的下场也是常情。

    段岳也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结下了叶秋这样的仇人做出了这样的错事朱商绫这样的结果或者是最好的结局。

    叶秋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你这也算是一个汉子我答应你就是。我们走。”说着拉着左曼玉的手领头向外走去。

    左问山最后望了朱商绫尸体一眼领着左家弟子也跟着出去了。

    身后留下了朱家悲伤的子弟。

    出了朱家叶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回过身来呼着:“刘怀。”

    “属下在。”刘怀立即是出现在叶秋的面前跪下道。

    叶秋吩咐地说:“你领着他们先回去趁夜赶路天亮之前赶回去。到莫先生那里记一个功劳今天的表现很好每人按岛规领一份奖金。”

    “是公子。”刘怀接到命令立即整队领着这一群的蒙面少年消失在夜色中。

    左问山望着这些消失在夜色中的蒙面夜衣人在心里面都不由叹息若是自己左家有这么样的精英那该是多好的事呀心里面都不由是羡慕。

    “曼玉儿跟我到我那边去吧。”叶秋握着左曼玉的小手儿温柔地笑着说。

    左曼玉粉脸儿红通通的显得很可爱抬起头望着他又低下了轻声说:“问爹爹只要他答应就行了。”她在心里面是千百个愿意跟着夫君去不用再日思夜想但她还是个乖乖女当然希望能征得父亲的同意。

    叶秋笑了笑伸手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脸笑笑说:“好那我这就是拜见岳父大人reads;。”说着拉着她的小手向左问山那边走去。

    看到叶秋两个人走了左问山苦笑一下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小婿拜见岳父大人。”叶秋很正经很严肃地向左问天行了个女婿之礼。

    “爹爹。”左曼玉也是跟着叶秋下拜一副随夫的模样。她心里面是甜甜的夫君行如此的大礼无疑是给了她无限的荣耀。

    “呵呵呵都起来吧起来吧既是一家人了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左问山笑呵呵地扶起了他们两人看去很高兴。在他心里面又何尝舍得女儿呢但看女儿的神态就明白了她那一颗心已经是完完全全的系在叶秋的身上了若是自己留下她只怕会是让她痛苦心里面虽是不舍也只好随着她了。

    左曼玉含羞地低下头心里面当然是高兴了爹爹这话无疑是答应了他们了。

    “长大的女儿不由爹呀女儿长大了心也向外了玉儿有了心上人了也不告诉爹爹一声若不然到时只怕是爹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左问山打笑地说道。

    “爹爹。”左曼玉娇嗔地说。

    左问山哈哈地笑了起来心里面虽是不舍也为女儿高兴呀。

    叶秋拱手说:“岳父我想是接曼玉到我那边住些日子还请岳夫准许。”为了曼玉儿他也是循规蹈矩。

    左问山笑着说:“年青人有年青人的世界既玉儿都愿意了那就去吧。”说着他又意味深长地说:“我现在就把我家的女儿交给你了她可是我家的宝贝希望你能好好地待她。”每个父亲都是一个都是希望女婿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女儿。

    “岳父放心曼玉可是女婿心里面的宝贝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叶秋笑笑地说。

    左曼玉羞得粉脸儿通红把螓紧紧地低下不敢去看他们。

    “玉儿呀去了夫君家就要懂事了明白吗?”作为一个父亲在女儿出嫁之时也会不由叮嘱几句这个时候左问山不是一个咤叱一方的豪杰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左曼玉羞着脸儿最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望着叶秋和自家女儿远去的背影左问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reads;。

    “家主曼玉找到了如意郎君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何叹气呢?”左骢轻声问道。

    左问山轻叹地说:“叶秋的确是一个优秀的年青人前途的确是无量呀。我担心的是玉儿。叶秋身边一样不少别的女孩子苏千慧燕雯雯冷月心等等个个都比玉儿优秀我是怕玉儿受到委屈。丈夫优秀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错事。”

    “一切都看老天了看叶秋也不是一个薄情寡意之人看他模样也很疼爱曼玉。”左骢说道。

    左问山轻轻地点了点头说:“希望是如此。”作为父亲没有不担心儿女的那怕是他已经嫁出去了一颗心还是为她担忧着。

    “还有什么事吗?”叶秋抬起头来问道望着站在案前欲言又止的莫量。

    莫量搓了搓手他是一副紧张而又是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模样。

    叶秋不由是笑了笑这不像是莫量的性格笑着说:“莫先生你就说吧没有什么好为难的既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就尽管说那怕是不对我也不会介意的。”

    “公子你你还记不记得勾手指的事。”莫量搓了搓手老脸红了红。

    叶秋不由一愕说:“勾手指的事?”这是什么事?怎么自己想不起来。

    莫量忙是说:“就是和可儿勾手指的事答应去望她的事。”若是一般的情况他也不会拿这事打扰叶秋。

    叶秋听到这话想了起来脑海里不由浮现莫可儿那无邪纯洁的小粉脸笑着说:“的确记得记得怎么了?可儿还好吧。”

    莫量心里面苦笑了一下能好吗?这些日子来可儿是茶饭不思整日翘而望希望大哥哥能来看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病恹恹的昔日可爱的模样也不见了。看到这样的情况莫家兄弟可是急在心里面最后还是让莫量出面。他苦笑地说:“还可以可儿希望公子能去看一看他若是公子去看一看了她会很高兴的。”他也看出来了只怕可儿是喜欢上公子了。

    叶秋想了想笑着说:“好以后我有空一定去看看可儿。”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