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莫家王朝
    回到家里韩子玉是狠狠的把官服一扔一屁股坐在了大师椅上。

    下面的侍卫侍女也不敢吭一声了少爷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侍候了所以不吭声是最好的选择一旦惹了火了他说不定会受到一顿的重打。

    “那个小美人还在不?”在这个时候韩子玉想起了被关起来的少女。

    侍卫忙点了点头忙是说:“在小的把她关在少爷的赏月轩没有让她受委屈。”

    j韩子玉双眼一亮笑着说:“好做得好有赏。嘿我先去见一见那小美人。”说着站了起来他心里面是痒痒的。

    “不好了不好了少爷不好了。”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侍卫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急声地叫着道。

    韩子玉不由大喝说:“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坏了本公子的雅兴。”

    侍卫喘过气来急忙地说:“少爷不好了外面有人杀进来了。”他双脚软看来外面是把他吓得不小呀。

    好好的雅兴可是一听到这话也被扫光了他不由是大怒说:“是谁?吃了豹子胆了竟敢在尚书府惹事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小的不知他带着一群人杀进来了。”侍卫急忙是说。

    韩子玉一把的火怒声说:“带我去看看。”心里面可是怒火直冒非要把来人的骨头拆了不可。在阴星道生的事本就是让他觉得窝囊的了又被父亲连斥骂了好几次心里面早就是不痛快了现在竟有人送上门了他非要好好地出这一口气不可。

    叶秋望着尚书府门前那块匾脸上不由露出浓浓的笑容笑着说:“把它拆了挂在上面让人看了就不舒服。”

    “啪——”的一声对于这样的事扬星河当然是最喜欢第一个出手的了所以飞身纵起一个凌空飞脚踢到了匾上一脚就把这匾踢得粉碎。

    “岛主怎么样?”扬星河向叶秋邀功地说reads;。

    叶秋眼皮都不撩一下说:“一般脚功还没有练到炉火纯青之度虽是脚未到劲先到但脚劲没有控制好轻刚到匾已被你的脚劲惊动了。回去要多多练你的脚功。”

    本以为能得到岛主一句赞赏没有想到换来一顿的挨批这个让扬星河有得羞了他只好是呵呵笑的混过去。这惹得他身后的十个兄弟抿嘴偷笑。“干什么——”里面跑出四个侍卫恶狠狠地对叶秋他们大喝道。接着看到被踢碎的匾更是大怒了说:“好你个小子活不耐烦了竟到尚书府来找碴也不去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兄弟们把这个小子解决了看他们怎么嚣张。”说着先就先出手大喝一声长茅直刺而出如毒蛇出洞。

    可惜他们都没有成功他们的兵器刚递出了就被刘德他们给抓住了。

    抓住刺来的长茅刘德兄弟四人都望向叶秋很明显是听从叶秋落了。

    叶秋淡淡地说:“不分青红皂白诛之。”这话前面句是说侍卫后面一句是对刘德他们兄弟四人说的。

    “噗——”的一声这些侍卫还没有回过神来觉得喉咙一寒接着是热血喷射出来缓缓的倒下来。

    一剑致命好快的剑。

    跟在叶秋身后的莫量三兄弟都不由彼此相视了一眼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刘德他们出剑可是人已经倒下了最后兄弟三人又不由是相视了一眼眼中的意思也只有他们兄弟三个知道了。

    无疑叶秋一到来就突然杀人这消息瞬间是卷袭尚书府让那些侍卫都一惊。

    “杀人了杀人了快来人。”胆小的仆人立即就是往里面跑去想是躲在后面免得自己被殃及池鱼。“铛、铛、铛……”韩家的侍卫立即是挡住了叶秋他们的去路长枪架起森森的枪林指向叶秋他们。

    叶秋上前一步他们就不由缓缓的后退一步毕竟叶秋一上来就杀人的辣手在他们的心里面起了震慑的作用。

    叶秋悠悠地说:“你们逃吧今天我到来韩府也是要倒塌了你们呆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说着负手而立神态傲然。

    “放肆竟敢在尚书府大言不惭上杀了这几个黄毛小子reads;。”一个领头模样的侍卫大声喝道。

    随着领头的一声喝下其他的侍卫手上的长枪也直刺向叶秋他们了。

    叶秋拍了拍手悠悠地说:“既然你们要死那也怪不得我希望在地府的路上走好。”那份份悲天悯人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个大善人。

    “噗——”热血冲天喷射而起在天空上留下了很是美丽的一刹那很美丽。

    这些侍卫还没有喘过气来他们就倒下了一剑致命他们在临死之是没有任何的痛苦在那极的一剑之中还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出手的还是刘德兄弟四人在这个时候就是扬星河都不由咂舌了不但是惊讶他们兄弟四人的武功同时也是惊讶他们杀人不眨人的作风。杀了人他们还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好像是做了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一般就是他看了都有些难于相信。

    莫小小喘着气儿气冲冲的冲进了皇宫看她那鼓鼓的小嘴儿就知道好现在就是一腔的怒火。皇宫的侍卫也没有去拦她皇宫之内谁不知道这个郡主是皇上的心肝整天进进出出皇宫这已经是成了家常便饭之事了。[ 超多好看小说]再说了这个小郡主足够是让人头痛的了不论是王爷还是皇上都是对她头痛三分她不惹人已经是算好了去惹她?那真的是不想活了。在一处宫殿内莫修和交昭国的当今皇上正在品茗说笑呢。

    对于自己这个大宗师的兄长这个当今的皇上也是很尊重若不是他相让今天也不是他做九五之尊同时他也知道这个兄长对皇位一点都不感兴趣。

    见到莫小小冲进来先笑的是皇上他笑着说:“刚刚才说小小呢现在就到了这正好小小有什么中意的人说来听听我为你亲自主婚。”说着笑了起来。

    莫修也是笑着说:“这个小妮子刁蛮得很有谁会看得上。”

    “爹爹爹爹不好了那带来的那个叶秋大无赖刚才带着一群猪朋狗友去尚书府说要去杀人放火。这可是你带回来的人你可要管管。”这个小妮子在这个时候也不忙了耍刁蛮把一切的事都推到了莫修的身上了。

    莫修淡淡地笑着说:“这事我刚才和皇上说起韩尚书纵容儿子欺男霸女众目睽睽之下强抢民女他本人又私蓄卫兵有不轨图谋所以皇上已经是下令捕拿韩尚书父子两人reads;。叶秋部下的女儿就是被韩子玉抢去他是去为他部下讨回女儿这是很正常的事。”

    听到这话莫小小不由一呆回过神来不由大闹说:“爹爹哪有这事是不是你陷害子玉你不喜欢他也不用这样对他……”

    “小小这是国事岂能容你胡来别的事可以开玩笑爹可以纵容你这事关系到交昭国关系到王朝岂能儿戏。”在这个时候莫修脸一沉沉声地喝道。

    莫小小不由一呆她从小到大大家都疼着她护着她她在所有人的娇娇女父母从来都没有骂过她今天是父亲第一次的这样板着脸骂她一时之间她还真的是接受不了。

    交昭国皇上也略带歉意地说:“小小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事就是我也不能帮你。”

    “哇——”莫小小哭了起来冲了出去远远传来她的哭声说:“不要你们管我自己去自己去你们都不疼我都不要我了……”

    这事虽是莫修这样说但是背后呢?背后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吧。韩子玉曾是阴星道的弟子现在又是阴星道的弃徒再者他的母亲又是阴星道的弟子阴星、阳星几百年来的恩怨纠缠现在再加上了叶秋的介入以及六大宗师的打算看去一件简单的事变得就复杂了同时也看出了六大宗师的态度。

    望着莫小小远去的背影莫修这个大宗师也真正的叹了一口气了这么一个的女儿也真的是让他愀心呀。看去最为不正经的莫修只怕在六大宗师中最多恼烦的一个吧。

    “这一次只怕小小真的是伤心了听她哭声就知。”交照国皇上喃喃地说。

    莫修苦笑地摇了摇头说:“由她去吧让她哭哭也好。她也不小了同龄人都出嫁了。这么大人了还整天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将来受苦的一定是她。让她醒醒也好希望她能早些懂事毕竟父母也不可能陪伴她一辈子。”在这个时候他不是一个大宗师而是一个为儿女担忧的父亲。

    “或者给她找一个好婆家。”交昭国皇上建议地说。

    莫修笑了笑说:“这丫头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难弄不好这丫头会闹上你一辈子。”可以说这个女儿是最让他愀心的了。

    “你不是很欣赏那个叶秋的吗?看他人也不错reads;。”交昭国皇上说道。。

    莫修苦笑地说:“那个只怕是更难就算是小小这妮子喜欢他人家也不见得喜欢她。现在他们两个虽不是水火不融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说了叶秋这小子身边不乏美女没有一个不比我们家小小强这事……”最后他也只好是摇了摇头。

    交昭国的皇上也保持着沉沉默毕竟这事也不能勉强。

    大殿之内沉默下来彼此都没有说话或者彼此之间也是有着心事吧。

    过了好久莫修这才开口望着皇上轻轻地呼唤:“听到这个呼唤交昭国皇上不由一颤小弦这正是他的小名但从他登上了九五之尊之后再也没有人这样称呼过他了现在出于大哥的口。他也不由是轻轻地呼道:“大哥——”这也是他登上了九五之尊之后第一次这样叫他大哥往日的事是多么的让人怀念呀他的思绪一时间不由飘到了很久很久怀念着以往的日子。

    过了一会儿莫修开口说:“你登基到现在有多久了?”这话问得有些不明不白若是外人在这里一定是很不明白这话但是交昭国的皇上却明白小弦这个呼唤撩起了他的心弦想他想到了许许多多。

    交昭国皇上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记得登基那一天正是我十一岁月生目大臣来时我正临窗观雪那是就在红园。”

    “红园那时为兄任性还在北海钓鱼。时间过得还真快呀闪眼之时就过了二十一年了又迎来了二十一个年头了。”莫修不由轻轻地叹息道。

    交昭国皇上望着莫修许久许久最后也轻轻地叹息一声。

    莫修轻轻地说:“这二十一年来你辛苦你了这么偌大的一个家如此繁重的事都落在了你的肩膀之上。”

    交昭国皇上轻轻地摇了摇头说:“这也没什么我愿意谁叫我是生在莫家生于帝皇之家谁叫你是我兄长。这一切我都愿意承担或者这是宿命吧。”

    “在交绍国我们莫家王朝也有四百十六年了四百十六年也不算是一个短命的王朝了我们莫家也算是做得不错了。”莫修悠悠地说。

    “大哥想说什么?”交昭国皇上有一些敏感好像是感受到什么事要生一般reads;。

    莫修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一天你不做皇帝了你有什么想法?”这事很有玩味问起这样的话真的是很不适合出于莫修的口。

    听到这话交昭国皇上的反态也很出人的意料他先是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来望着莫修露出了笑容很灿烂说:“或者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或者这也是我所看到的二十一年来我也觉得累了活的不是自己。”这话也完全不适合他皇上的身边这实在是很让人费解。

    但是这话莫修能听得懂或者他的话也只有莫修才能听得懂也只有莫修也能了解他的心境。莫修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说:“这也是我害了你或者你不用走到今天这一地步。”

    交昭国皇上摇了摇头说:“不这是我愿意的当日大臣一来我就答应下来了或者对于我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莫修听到这话也没有说什么望着他沉默。

    “大哥以后是不是有什么事生?”交昭国皇上望着莫修这口吻不像是出自于他这个皇帝之中。

    莫修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说:“或者吧有些事也不是我们六大宗师所能掌握的一切都是到了最后才知道。你是不是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

    交昭国皇上只是笑了笑他笑得很特别很有韵味。

    莫修悠悠地说:“本来不可道前人之事说实在或者当初宜娘的选择就是一个错误若不是这样也不会害了你一辈子。”

    交昭国皇上摇了摇头说:“母亲这样做也是为了确立她的地位我不怪他。有你这样的大哥我这一生也算是无憾了。”

    听他们兄弟两人的谈话还真的是让人听得头雾水可能这关系以交昭国当今王朝的一个天大秘密吧。

    莫修站了起来笑着说:“小弦今年你生日为兄一定到。”

    听到莫修这话交昭国皇上双眼一亮高兴地说:“好我就只请大哥一人地点就在红园。”

    “红园。”莫修喃喃地说。最后是哈哈大笑走了。交昭国皇上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过了许久他才收回目光。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