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 义助莫家
    “说对了正是霸王刀法再接一招——”叶秋长声大笑奋身而起手中的泪痕神器直击而下那横空破天的气势那磅礴奔逝的声势可真的让人闻之变色。

    “铛——”的一声火星爆射铁心和梅芷两个人被硬生生地被逼得后退了一丈之远地面上被他们犁出了四道深深的沟。

    梅芷和铁心两人大骇彼此相视了一眼他们惊骇的并不是叶秋的武功之高叶秋的武功他们在叶秋大闹元帅府的时候那已经是见过了让他们感到惊骇的是叶秋竟会《霸王书》上的武功而且造诣远远高于他们只怕是可以同他们的师父一争长短。这让他们万分的不明白叶秋是怎么学得《霸王书》上的武功呢?

    梅芷和铁心两人心有灵犀两人相视了一眼身子突然暴射而出如同是离弦的狂箭。他们两个人一上一下一个是如同飞龙在天一个是如同蛰龙下潜。

    叶秋又是何惧于他们长声大笑手中的泪痕神器化作了万道的垂丝从天空上纵流而下直纵落到他的面前如同是一道墨色的瀑布一般把他和铁心两人远远隔开了。

    虽然说莫家的护卫都是有着很不错的武功但是毕竟铁心他们是有备而来如果没有十成愿他们的把握他们敢前来抢劫吗?双方混战了一段时间之后优劣也渐渐分了出来很明显莫家是处于下风了虽然说在短时间内莫家的护卫还不会败落但是时间长了那必是要败落无疑。

    “叶公子你快救救我们的兄弟。”看到这样的情形莫称急在了心头最后他只好向半是玩耍半是搏斗的叶秋求助。

    “滚开——”叶秋长啸一声身在半空长刀带着惊世骇俗之势横空而出刀势一出如同是瀚海之浪一波接一波无所止境地滚滚而来那滚滚而来的刀势可真的让人不敢以身撄其锋看到如此的声势也只好是选择退避。

    铁心梅芷不例外他们只能是退除了退再也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是直撼其锋那就是成了叶秋的刀下之鬼了。他们一退就是有三丈之遥叶秋的这一刀的刀势那实在是太可怕了刀势所过之处地面就是像被什么沉重的碾过一般平坦而光滑。

    长刀奋起无人能敌。这是多么豪壮的场景是多么让人心动的场景。

    “***老了就好人做到底吧帮你们一把。”叶秋长声大笑手中的泪痕神器归鞘他的六指伸出曲弹变换七彩真气化作剑气从六指上迸射而出。

    叶秋的手指跳动六道剑光在天空中飞舞交织这情景那实在是大好看了如同是六把神剑有生命一般在天空中飞舞一般。[ 超多好看小说]

    一再幻化随着叶秋手指的舞动那天空的六彩剑光是越来越多最后是六彩剑光是布满了整个天空六彩的光剑把太阳都给遮住了天地间只剩下了六彩。

    天空上有着一道六彩的瀑布六彩的瀑布飞纵而下直向地面俯冲下来。这样的景观煞是美丽让人看了都难于忘怀。

    可是瀑布所飞溅而起的并不是六彩的水珠而是血红的水珠。

    叶秋一出手就是六剑齐像叶秋的六剑齐威力是何等之大杀伤是何等之大像他的六剑齐就是天下三少到来也要小心的应付至于这些义军的精兵就不用说了他们根要就不必应付因为六剑一下他们已经是魂归地府了。所以叶秋的六剑一立把把二十多个的义军精兵杀死于剑下。

    “嗖——”背后传来两道呼啸刺耳声音传来。

    叶秋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是铁心梅芷两人杀到了。他长声大笑说:“其他的就交给你们自己了。”说着他反手一格划出了一个浑然的光圈。

    “铛、铛、铛……”铁心梅芷两人从背后偷袭而来的两枪立即就被叶秋所接下来了。

    或者海北墨亲自到来还能同叶秋一决高下但是梅芷和铁心就不是叶秋的对手了叶秋对《霸王书》上的武功太清楚了梅芷和铁心一招刚递出立即就是被叶秋一招克住了。当然这同海北墨的传教有着一定的关系。作为一代风云人物无可疑问海北墨这个人有着很大的野心像他这样的人绝对可以称得上一代枭雄以海北墨这样的枭雄人物的心思那是可想而知了一是多疑二对任何人都有防范之心。所以海北墨在传铁心两人《霸王书》上面的武功之时就是留了一手把一段精要的口决没有传给他们使得他们两个不论是怎么学都无法越过海北墨。

    被叶秋一招六剑杀了二十多个的义军精兵那莫家护卫的压力轻了许多再有叶秋这么一个高手压阵使得他们都是士气高涨不一会儿就把义军精兵给压倒了。也不知道莫称打什么主意并没有杀了这些义军精兵只是把他们抓获而已。

    “啪、啪”不论铁心梅芷两个人如何的拼命他们都不是叶秋的对手最后叶秋一刀横出再在背后送了他们一脚一脚把他们踢倒在地上。

    叶秋摩了摩拳头嘿嘿地笑着说:“***海北墨那个家伙欠我好几笔的债他本人不敢来那也好你们就代师父还债吧。呵呵不要说我拿你们开涮没办法谁叫你们师父欠我的债又躲在汉月城不出来。”说着露出一副很是慈悲的模样。

    铁心梅芷两个人紧紧地看着叶秋不吭一声叶秋的一脚踢中了他们的要害把他们体内的真气踢散若是没有上半个月的修养是难于恢复。现在他们既无能力反抗也无法逃跑只能是任由叶秋宰割了。

    “叶公子等等。”在这个时候莫称忙是跑了过来。

    “什么事?”叶秋拿眼睛看着他。

    莫称不由是搓了搓手模样好像是有点难于启齿一般。

    “说吧说吧说话都要忸忸怩怩的像个娘们reads;。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叶秋没有好气地挥了挥手。

    莫称咳嗽了一声搓了搓手说:“叶公了你能不能能不能看在敝人的薄面上放他们一马。”说着他不由有点紧张地看着叶秋。

    叶秋听到这话不由是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莫称这看得莫称都有点怪不好意思的。叶秋看着他说:“你是不是高烧了?放了他们?”

    “咳正是不知道叶公子能不能给敝人一点点的薄面?”莫称不由是搓了搓手。其实他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不论怎么说他都不想和海北墨成为敌人他们只是做生意只是想和气生财。如果今天铁心和梅芷两个人真的死在了这里那他就完全和海北墨结下了深仇大恨了若是海北墨以后没有一统天华国还好一点若是被他一统了天华国那他们莫家也不用在天华国混下去了。

    叶秋看了看他最后还是挥了挥手说:“好吧好吧看在那一顿饭的份上就给你一个面子吧以后不以为例。”他这人家伙就是这样只吃软的硬的对他一点都没有用。

    “多谢叶公子多谢叶公子。叶公子的恩情敝人一辈都不会记莫家上上下下都对叶公子戴恩戴德……”莫称很是感激地向叶秋说。

    叶秋一把跳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挥了挥手说:“好了好了不用再说了再这样说下去我掉满地的小疙瘩了。”

    莫称红着脸咳嗽了一声。他亲手把铁心两人扶起然后示意护卫把抓获的义军给放开。他对铁心拱手说:“铁将军我们莫家只是普通的生意人完全没有同大元帅过不去的意思你回去告诉大元帅说我莫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之家以后我莫家所力所能及的事若是大元帅有所需要我莫家也是尽力而为。”虽是闹到这一地步了他还是不想同海北墨撕破了脸。他们莫家不同于苏家可以同任何一个势力叫板。苏家有那个实力他们可以让一个地方富可以让一个地方穷但是他们莫家还不行。

    铁心没有说话看了看莫称就带着部下离去了。

    “辘、辘、辘……”在长长的官道上响起一阵阵的马车移动的声音。

    一条条的马车队像是一条长龙一般在官道上缓缓地移动。看那深深的车轮痕迹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经验的人就知道这个车队所运载的东西一定是不简单。

    叶秋翘着二郎路很是悠哉悠哉地小口小口地喝着美酒reads;。

    本来叶秋不想同莫称他们一起上路的但是莫称是一个精明的人又怎么会放过么一个高手保镖呢?所以他是厚着脸皮再三地请求叶秋。叶秋这个小子被缠烦了正拿他的话来说这个莫老家伙一现疯来就像是小姑娘一般哭哭啼啼地缠着人家。他这个小子就是吃硬不吃软正好他也是去扬凌就大慈悲同他们走上一段路吧。

    叶秋答应下来莫称兄弟两人当然是高兴了所以把叶秋当作活菩萨一般的奉起来一路是好酒好肉的要叶秋想什么就他们就弄什么。反正都不用自己掏腰包叶秋当然是不客气了。

    两边的树木在风中摇曳着随着风吹过落叶是纷纷的飘落像是天女散花一般。

    秋已经深了很深很深冬就要到了秋也应该离去了。

    “停——”叶秋突然收起酒葫对着车队大喝地说。

    随着叶秋的一声大喝莫家的车队全部停了下来。

    “叶公子……”莫称忙是跑了过来他也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妙毕竟他是久经商场所谓是商场如战场所以他对外在的事物很是敏感。

    叶秋缓缓地闭上眼睛然后是睁了开来悠悠地说:“前面的老鼠出来吧躲躲缩缩的不要把头颅缩进肚子里面去了。”

    “沙、沙、沙……”官道前面的树林中一下子跑出了三、四百号的人马来。

    一看这些人马立即就把他们同强盗联系起来个个都是长得彪猛一副无赖流氓样。不过有两个人特别的特殊他们用黑色的罩子蒙着自己的头脸。

    “运堂——”莫称是双眼一睁。

    运堂叶秋也听说千慧儿说过虽是说运堂来了四百多号的人马可是叶秋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他把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两个蒙面人。

    运堂其实是很特殊的组织在很久以前就是有了没有人知道他是创于什么时代。运堂很大时候他都是同官府打交道在各个朝代他们都不泛为朝庭做运送军饷粮草等等之类的事。他们一般都不怎么干涉武圈之事大部分都是从官府中谋取利益。尽管运堂是良莠不齐但是它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恶行同武道没有什么多大的关系所以尽管运堂常借贪官之手压榨百姓八大道派都没有特别的去留意他们reads;。虽然说运堂是一个不属于武圈的门派但是在其中也不乏高手在。

    “张堂主莫家同运堂没有过失吗?”莫称还算是客气地问。

    一个长得很是彪猛手持九环大刀的中年汉子哈哈大笑地说:“莫家是同运堂没有过失不过箱中的金银就同莫家有过失了。哈莫掌柜你也挺荣幸得使得我们运堂调出了四个堂的兄弟。”

    莫称不由是望向叶秋说句实在的话以他莫家的护卫队的实卫还是能应付这运堂的四个堂的人马不过他见叶秋没有出声让他拿主意。

    “嗖——”的一声接着“啪——”的一声一个人从树上掉了下来掉了下来的是一个全身罩在黑衣里面的人。

    叶秋箭一出没有人看清他是如何出箭的只听到了箭声接着就一个人从树上掉了下来。

    “看来这山里面老鼠还真的若是林中的老鼠再不出来老子就放火烧出来了。”叶秋双眼不离那两个蒙面人悠悠地说。

    那两个面蒙人身形是一震其中一个喃喃地说:“叶秋之箭。”

    随着那蒙面人手一挥“沙、沙、沙……”从林中开出了两队人来个个都是黑衣蒙面。

    莫称不由脸色一变望向叶秋虽然他的武功不是怎么样的高绝但他的眼力还是有的看这些黑衣蒙面人脚步轻盈就知道都是高手。

    “朱明觉朱明悟。想不到朱家用两个老骨头也跑出来做强盗了。”叶秋看着那两个蒙面人笑嘻嘻地说。

    听到叶秋这话那两个蒙面人身子剧震其中一个失声说:“你怎么知道?”

    “这点小问题能难得住我叶秋吗?”叶秋笑嘻嘻地说。其实刚开始他并不知道这两个蒙面人是谁他只是感觉得这两个蒙面的武功是极高若是他们中的一个出手自己完全是无忌于他若是他们两个人联手那自己就不见得有赢他们的把握了。可是当朱明觉说出了一句“叶秋之箭”这话时就把他们的身份就暴露了。

    既然朱明觉、朱明悟在那些蒙面人的身份是昭然若揭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