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戏弄安家
    香情的飘动带动了夜色的流动在这夜色里不但是有了暧昧还是有着欢笑。[ 超多好看小说]在风中夜色的因子在跳动暧昧的分子在歌唱一切都是欢快。

    叶秋这个小子的无法无天的令得月华仙子都羞得满脸通红躲在了云丛之间不敢出来了只怕月华仙子在心里面是在嗔骂叶秋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子吧。那星星们也是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也是闪开了不出来见人了。

    高氵朝的佘韵在久久地回荡在快感的浪潮之中两个相爱的人都不由是紧紧的相拥随着浪潮卷动在心里面有着万分的舒适和惬意。

    淡淡的香情在飘动着两个人相拥在一起静静地听着两颗心在跳动听着两颗心在炽热地相恋着最后是融为了一体。

    “夫君天早了该动手了。”过了许久左曼玉在郎君的耳边轻轻地说。

    叶秋轻轻地咬了一下娇佳人那晶莹中带着淡淡粉红的耳垂轻轻地贼笑说:“遵命亲亲老婆大人。”说着把娇佳人紧紧地搂在怀里面身子如同是鬼魅一般飘飞而落。

    安自在父子所住的是一座很是豪华的小跨院这是左家用来接待高级贵宾的。这小跨院的计调很费匠心有着三间的精舍围绕着那座小小的主楼阁。整天的设计给人众星拱月的感觉有着傲然鹤立的味道。

    安自在父子就是住在主楼其他的三间精舍所住的是安家随行弟子。

    在熟睡中的安自在不知道现在正是有着丝丝轻淡淡的白雾从窗口的缝隙中飘泄进来那白雾是越来越多最后那白雾看去如同是那天境上飘缈的仙云一般。

    这难怪安自在会中招。一来是出于过于放松粗心大意他们认为自己现在是身处于左家作为贵客左家完全会负责起他们的警戎所以在外面没有派弟子去巡逻守卫。第二就是叶秋的武功是远远的高于安自在特别是叶秋的轻功只怕叶秋就算是到了他的身后他都不能觉。第三个就因为左曼玉的迷药了这迷药不是烈性迷药药性缓所以在熟睡中的安自在完全是没有现外面有迷药飘泄进来。

    “吱——”的一声外面两个贼手贼脚的贼人走了进来这两个雌雄大盗动作很配合得紧看来两人是心意相通。

    看到床上睡得如同是死猪一般的安自在叶秋这个小子在贼兮兮地笑着说:“嘻嘻安自在不如叫安睡猪吧嘻嘻睡得还真是死。”说着这个小子竟是对着床上的安自在踹了两脚以泄心头之恨。

    ***竟敢打老子曼玉儿的主意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想到来这个死老头老是破坏自己同美人儿亲热的好事在心里面还不觉得解恨那贼眼不由是滴转起来想法子去整安老头。最后他眼睛是落在了桌上的笔墨之上看到笔墨他的贼眼是不由是一亮一个主意是涌上了心头。

    看到郎君这模样左曼玉是轻轻地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嘻嘻曼玉儿看着来让夫君在安老头的脸上画一个乌龟让他变成一只老乌龟嘻嘻嘻看他这个老乌龟怎么样见人。”叶秋拿起笔墨一阵贼笑。

    听到这话左曼玉不由是大惊忙是轻轻的抓住了郎君的手望用恳求的眼光望着郎君轻轻地说:“夫君怎么说安家主也是曼玉儿家里的客人能不能不要让他这么难堪若是这样他可真的是丢尽了安家的颜脸夫君能不能换个法子?”

    听到娇佳人的话叶秋不由是轻轻的搔了搔头贼眼一转笑嘻嘻地说:“嘻嘻嘻可以来换一个方法。”说着伸手取下佳娇人头上的钗。

    手指一揉金粉飘落钗的尾部立即是变得尖尖的像针一般的细小。

    叶秋这个贼小子扬了扬手中的钗贼笑地说:“嘻嘻嘻那好不在面上画只乌龟那就在屁股上刺一只乌龟吧。嘻嘻屁股上他自己也看不见嘻这一下可就好了谁都不知道。”说着是贼笑连连想到安自在屁股上有一只乌龟他自己都忍不住地要笑。

    听到这话左曼玉不笑都不行了她不由轻轻地娇笑起来看着郎君很是甜蜜地说:“谢谢夫君。”在心里面对郎君能为自己所顾虑而感到甜蜜。

    叶秋这个小子贼眼儿是一转上上下下地看着娇人儿贼兮兮地笑着说:“谢谢?那你怎么样谢谢夫君呀?”说着那贼眼儿是色眯眯的一看就知道这个贼小子又是在打着坏主意了reads;。

    在郎君那很具有侵略性的目光之下一颗芳心不由是怦怦的直跳她也知道郎君又是想着不堪的东西了她不由是轻轻地低着头害羞地说:“夫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说完了最后一个字她再也是不敢去看郎君。

    听到这话叶秋这个贼小子在心里面感到特别的兴奋心里面立即是想着一些特别不堪的东西在心里面不由是痒痒的贼兮兮地笑着说:“好嘻嘻等一会儿让夫君把事做完了嘻说我们家的亲亲曼玉儿好好地谢谢我。”这个贼小子把“谢谢”这两个字说得特别的暧昧。

    左曼玉虽然是害羞但在心里面还是喜欢得紧自己没有看错人有这样的夫君自己也是心满意足了。同夫君在一起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觉得特别的快乐特别夫君那喜欢逗人的性子不快乐都不行了。

    “嘻嘻嘻安老头你应该觉得荣幸才是要老子亲手给你在屁股上刺字嘻你可是第一个呀。”叶秋一阵贼笑一把拉下了安自在的裤子。( 广告)

    这吓得娇佳人惊呼一声急忙是转过身去不敢去看。

    叶秋这个小子可真的是难得如此的认真一点一点地在安自在的屁股上刺画起乌龟来他那认真的模样好像是在完成一件不朽的巨作一般认真得入神。

    过好许久许久。

    叶秋才泼上了墨看着安自在屁股上的那只乌龟很是满意太大地觉得特别的成就感不由是自我陶醉一番一阵贼笑说:“嘻嘻没有想到老子的手艺还这么好嘻嘻若是老子去刺绣那还真的是说不定能成为天下第一巧手。嘻嘻天下第一天才就是不同做什么都是能成为第一。”说着得意地轻笑。

    这个小子还真的是不害羞也不看一看他的作品是什么模样那个像什么乌龟?就像是一只大汤盆里面放着四支的汤匙一般不论是怎么样去看都是不像一只乌龟若是他这样的手艺都能算得上是天下第一那天下的女子不敢见人了。

    左曼玉看着夫君的贼笑心里面不由是柔柔的甜甜的夫君那贼笑看在她的眼中显得是特别的亲切特别的好看看得她都不由是入神了。

    “哇嘻嘻看来安老头手笔还不是一般的大呀带来了这么大的礼物。嘻嘻嘻那老子就是不客气了嘻嘻正好就送给老子吧。”叶秋看到放在一旁的聘礼不由是贼眼大亮又是打着人家聘礼的主意了。

    由于左曼玉的委婉拒绝所以左问山也是没有收安自在所带的的聘礼安自在也只好是把聘礼带在身边了。

    在香闺之内叶秋这个贼人正在分拆着每一个包裹这个小子也是胆大包天把安自在的所有聘礼一刮而空。

    “嘻看来安家财宝不少嘛嘻安老头人长得不怎么样嘻嘻出手还真的是大方。”拆出一个又一个的玉马金杯、宝珠白壁叶秋这个小子可真的是眉开眼笑。

    左曼玉托着香腮望着忙个不亦乐乎的夫君在心里面也是甜甜的只要是夫君开心她也觉得是特别的开心。

    “哇不是吧安老头这一次还真的是大手笔呀竟会这么大方地送上宝刀神剑。”拆开最后的一个礼盒叶秋这个小子都不由吃惊一番。

    这难怪叶秋会是吃惊一番最后的一个礼盒所装着的竟是两把宝刀这两把宝刀叶秋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两把宝刀正是凤刀和蝉翼刀。

    这也不得不让叶秋吃惊一番这一次安自在的手笔还真的是不小呀竟一出手就是两把宝刀这也是可以看得出来安自在的确是想为他的儿子讨个好媳妇。

    “嘻嘻亲亲曼玉儿喜欢什么呀?来喜欢就拿嘻嘻反正都是免费的东西。”叶秋是在大讨美人儿的欢心。

    左曼玉看着郎君摇了摇头心里面早就是陶醉不已了也不在意这些东西虽然说左家不是天下巨富但也是家财无数像这些玉马宝玉她也不是没有见过对于她来说天底下没有什么东西比眼前的郎君更重要了更珍贵了。

    叶秋这个小子凑近去讨好娇美人的芳心笑着说:“亲亲曼玉儿你喜欢什么?你说只要是你喜欢就是皇帝老儿所用的龙椅老子也是把它弄来。嘻谁叫我亲亲曼玉儿喜欢。”

    看着郎君左曼玉小脸儿红了红轻轻地说:“只要夫君送的妾身什么都喜欢。”说完是含情地看了郎君一眼。

    “真的?”叶秋这个贼小子听到这话是贼眼儿一亮特别的来神看样子这个小子又是想着不好的东西了reads;。

    左曼玉含羞地点了点头心里面是甜滋滋的。

    叶秋凑近头去免不了得意地说:“嘻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嘻既然曼玉儿喜欢那夫君就送给亲亲曼玉儿一个煽情的吻吧。”说着一双贼眼直盯着娇佳人的那傲然挺立的**瞧他那垂涎三尺的模样就知道他现在正想着一些靡靡的东西。

    “夫君。”左曼玉不由是娇嘤一声娇嗔地叫了一声。这个冤家整天都是想着那羞人的事真是让人又爱又恼。

    叶秋这个小子当然是属于厚颜无耻的人了一点都不在意色兮兮地说:“正好正好两件事一起做了嘻我送亲亲曼玉儿一个香吻嘻嘻曼玉儿也是要谢谢我嘻嘻正好正好。”说着是直流口水。

    “妾身听夫君的。”左曼玉声音如同蚊纳在心里面她是爱死了这郎君了这郎君在她身上如何的为非作歹她都是觉得喜欢。

    “嘻嘻曼玉儿**一刻值千金嘻来我们可不要浪费时间了。”叶秋这个小子踢下了莲花帐抱着娇佳人钻进了锦被之中。

    夜正浓着呢。

    锦被中的春色也是正浓着呢。

    长夜漫漫春光无限……

    厅内的气氛是特别的尴尬在尴尬之中又是有着几份的凝重。

    安东扬若是有点儿拘束地坐在座子上安在自是袖着手坐着无语脸上没出有表情若是能细心一点能看得出来他那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丝丝的铁青这完全是可以看得出来他现在心里面正生着气呢。

    这也难怪安自在心里面生着气这一次安家堡可真的是丢了大脸了。早上起来现安家堡带来的所有弟子都光着身子躺在了院子中天亮时吓得那些前来做事的丫环尖叫。最他觉得难堪的是让他身边的聘礼竟是被人一刮空他一点知觉都没有。这样的事怎么不叫安自在觉得丢脸呢。

    安自在在心里面也知道这一次的联婚完全是失败了现在就算左曼玉没有意见但是左问山也不同意生这样的事这使是左问山会在心里面对安家堡的实力会让他再一次考虑联婚的走向若是安家堡的实力不足那联婚就是成了没有必要了。像这样的问题谁都会想就换作是他也会是这样做的reads;。

    当然安自在也不会是认为这事是左家人所做的。因为这样做对于左家也没有好处在让安家丢了脸的同时也是让左家丢脸这显得左家无能。再者这样的事不是能人人都能做得到能不让自己现在左家只怕也只有左问天了。以左问天的地位和为人是不可能做出这样有**份的事来。

    一家之主就是一家之主所想所看都不是普通的人所能比的。

    在心里面觉得丢人同时安自在心里面又是不由有着丝丝的恐惧。昨晚的那个人是谁?凭那个人的武功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若是昨晚他心狠一点在自己的身上捅上一刀那自己就是一命呜呼了安家什么时候树立了这么一个敌人?想到昨晚的事他都现在都不由是觉得手掌冒汗若是昨晚那个人真的是狠一点随便是捅上一刀不但是他就是安家堡的所有弟子都是一命呜呼。他带来的可都是安家堡的精英弟子若是真的被捅上一刀那安家堡又是再一次衰弱了只怕是几十年之内是难有出头之日子。想到这事他都不由是后惊后怕。

    “安兄昨晚之事左某是万分的歉意是左家弟子失责没有做好戎防望安兄能见谅。”左问山在心里面也是觉得特别的尴尬贵宾在左家出了这么样的事那可真的是扫了左家的颜脸。他在心里面考虑昨晚的人究竟是冲着左家来的还是冲安家来的?这个他一时也猜不清楚。但可以看得出来昨晚的那个同他们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深仇大恨不然今天精舍里所躺着的都是冰冷的尸体了。

    安自在不自然地笑笑说:“左兄见外了都是世交了这点事不要放在心上。左兄安某接到家里来信有事回。”若是再在左家呆下去那可就是丢人现眼了他不得不走。

    左问山也知道安自在心里所想笑笑说:“既然安兄家里有急事左某也不好强行挽留。以后安兄有空不妨常来坐坐就把左家当作自己的家一般不用客气。”

    听到这话安自在心里面带有了几分淡淡的喜意他听得出来左问山是有同他交结之意看来这一次不算是白走一趟虽然没有联婚成功但也不算没有收获。他笑着拱手说:“一定一定左兄也不要忘了前来安家作客。”

    说着两人寒喧一会儿才辞别叶秋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一番胡弄竟做得左安两家交情大好使得左安两家在以后交情一直都不错。

    若是安自在在以后现他屁股上有一只乌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哈哈哈……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