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神秘来客
    又是一年的春春的来临是那么的突然又是在意料之中。

    春的气息是充满了整个大地就是大地也是吐呐着芬芳的气息。

    春意盎然在这样的季节里若是能呼上几个朋友或者是同情侣到效外去散散步踏踏青什么的那可真的是一件浪漫之事。

    不知不觉之中叶秋已经是在绿岭中又是度过了一年。在这一年之中他可是勤勤恳恳除了教那些小伙子们练武功以外就是勤练自己的武功不然就是读读书什么的日子过得挺是充实。

    “好棒极了这一招‘回眸百态’练得棒极了。”叶映珠收剑回身后叶秋这个家伙不由是拼命的鼓掌大大地喝采。

    这些小伙子们的资质都是很不错再加上叶秋的全力调教他们的进步可真的是神这可是让叶秋这个小子陶醉了好几天心里面不由是暗暗地得意***真的是看不出来老子还真的是有传业授道的天份。看来老子比起古时候的圣人来也不见得是差得很远。

    这个小子取得一点成就就是这般的洋洋自得也不拿镜子照一照也不看一看你是什么样的德性竟同古时候的圣人相比。

    其他的小伙子也是跟着叶秋卖力的鼓掌这弄得叶映珠那小脸儿都不由是红红的不由意思地低下了头颅。

    叶秋长笑对着叶虎说:“小虎子该你了。***你可不要偷懒被小映比下去了。”

    的事叶秋可以是不正经可以是漫不经心可是对于传授小伙子们武功的事他一点都不敢马虎就是在传授武功之前他都是要再三地把这种武功练上好几遍确定

    完全没有问题了他才是敢传授给他们。他可不敢做他们的性命来开玩笑若是真的是出了什么事这叫他如何向村里人交待。

    听到点到自己叶虎可就是浑身来劲了立即提着他的宝剑踏了上来。

    在这些小伙子中叶虎、叶鹰以及叶映珠三个人的武功进步最快可以用神来形容。隐隐之间他们三个人成了这些小伙子们的小头头。

    叶虎这个小子学着大侠的模样向四方拱了拱手那模样可真的是有点儿搞笑。

    “好了好了别耍动作了。你这个动作耍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大家都看烦了快点练吧。”叶秋不由是挥了挥手***这个小子真的是脑子有点问题什么都不做偏想着要做大侠大侠有什么好每次先死的都是大侠。

    大伙们都是轻轻地抿着嘴暗笑起来很次叶虎出场时都会有这么一个动作可真的是让人觉得搞笑万分。

    听到叶秋都这么说了叶虎也不敢怠慢慢是宝剑出鞘寒光飞掠而出。

    叶虎所学的是“霸王书之兵诀”中的剑诀。剑诀之中除了霸道以外还是有着猛疾。叶虎这个小伙子不要是看他是虎头虎脑的可是领悟能力一点都不差每次都能把叶秋传授得东西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领悟透彻再是加上他练武特别的勤所以在小伙子中他的武功可是数一数二的。

    剑光满天卷起了落叶飞舞随着身形走动剑如蛟龙飞凤。

    看到叶虎的演示叶秋都不由是点了点头也不由是对小虎子大赞三分。

    身停剑收剑光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各位兄台敝人献丑了雕虫小技不足挂唇。”叶虎学着那些书上的大侠风度向大家拱了拱手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叶虎这一举动惹得大家不由是哄堂大笑。

    叶秋也是无可奈何不论你怎么说这个小子每次上场都是要来这么一套。

    “好好一群朝气勃勃的小伙子。”一个声音幽幽地传来。

    叶秋不由一惊忙是循着声音望去。他不得不惊因为来人到了他的附近他竟是一点知觉都没有这能不令他大惊吗?以他现在的武功修为十丈之内就是银针落地之声也也是能听得一清二楚。

    个中年男子站在离叶秋不远之处他正是负着手望着叶秋他们。这个男子身躯颀修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他是有着如临深渊而不变色的气度那神态给人一种

    大家风范的感觉。最有特色的是他的双鬓白这白的又鬓更是使他整个人古意盎然一看去好像他是经历过无数的沧海桑田一般。

    到这个人叶秋先是在心头上一凛***好高的武功。叶秋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虽然说还不能窥宗师之道但也是当今的高手了。在年青高手之中只怕是

    只逊于敖少凌七夜他们了。可以看到这个人之时他觉得是看到大海一般无法看到他的深浅这一种情况也只有是在朝大宗师他们的身上才能看得到的。

    叶秋现在不比往时心里面是警惕大起盯着来人说:“你是谁?来干什么?”这话直来直往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来人看了看叶秋长长地叹息一声好像是满腹的心事了一般。似乎有着无限的感慨一般说:“传业授道那只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人所做之事真男儿因当是纵马天下驰骋沙场逐鹿四海创不世之功。”

    叶秋看了看他心里面是微凛摸不清楚来人的意向。现在自己可以说是天下热门的人物身负檀笑佛绝技使得天下人垂涎为了村里人着想他不得不能留意一些。他对叶虎他们说:“你们先回去。叶大哥还有事。”

    叶虎他们虽然是想看个究竟但对叶秋的话是完全顺从也只好是往外跑去。

    来人是点了点头说:“粗中有细有序不紊不错不错。”

    看到叶虎他们远去叶秋也是放了大半的心听到这来人是叼叼自语他不由是眼睛一瞪看着他说:“***不要掉文老子又不是听你说书的有什么事就是直接说不要是文诌诌的。”

    来人也不在意笑笑说:“难道来这里就一定有目的吗?”

    叶秋怪眼盯着他嘿嘿地笑着说:“***你当老子是个傻子绿岭有什么老子不知道?在这里除了飞禽走兽再也没有别的珍贵东西了。你这么一个高手跑到了这里来还跑到老子的面前吱吱歪歪能不会有事吗?哼这话说了鬼都不信。”

    来人听到这话是有点儿哭笑不得但在心里面还是点了点头。他没有理叶秋对着对面的树林说:“仙子驾临敝人简陋不知可有荣幸一观仙容?”

    一道幽幽的轻风吹过没有人看得清楚清宁已经是站在树梢之上了。

    见到清宁叶秋当然是大喜了飞纵而起落在她的身边高兴地说:“神仙姐姐你也下来了。”

    清宁对叶秋是轻轻地笑笑说:“我是来走走绿岭的风景还真的是错。”

    叶秋这个小子还挺厚颜的不无得意地说:“这当然了能孕育出我这样天才人物绿岭能差吗?”瞧他模样好像是绿岭都沾了他的光一般。

    听到这话清宁也是莞尔。

    看到清宁这一般的仙容来人也不由是惊叹不由长叹地说:“仙子仙容能见到仙子这一般的人物敝人不枉是来世上走一趟。”

    “喂吱吱歪歪什么没有事就走吧***在老子耳边吱吱歪歪烦死人了。”叶秋一点都是不客气对他打断自己同神仙姐姐的说话在心里面是特别的不爽。

    “小秋来者是客不得无礼。”清宁轻轻地说。

    叶秋倚着清宁的肩孩子气地嘟了嘟嘴说:“什么无礼我看这个家伙来这里是不怀好意我这样对他可是客气了若不是我早就是把他扔出了绿岭了。”

    听到这话来人都不由是笑笑很是含深意地看着叶秋。在他的心里面不由是轻叹:“神主你的抱负真的能实现吗?已经是一千年了可是千年过去都没有最适合的人选。”

    清宁是轻轻地拍了拍叶秋对来人很是淡雅地说:“为知道先生仙居何方。”

    若是别人这么一问很是显得突兀很是不合宗师身份但是清宁就是不同了配上她那淡雅的神态和自然的动作这一问完全是显得合情合理反而是使得他增加了不少的韵味。

    来人笑笑说;“敝人从何处而来就是居于何处。”

    “***掉什么文又不是才你读过说酸得要死去去不说就走***也不看一下这是谁得地盘。”叶秋眼睛一瞪没有好气地说。

    来人没有什么动气仍是神态自然没有在意好像是完全不把叶秋的话放在心上一般。

    清宁在心里面也不由是微微一凛她完全是能看得出来这人的武功是极高虽然是比不上六大宗师但只怕也不见得相差有多远。她淡雅地笑了笑说:“先生一般装着都是出于天华国又是有着天华国高地之口音先生一定是长居于天华国的北方幽山仙峰之中吧。”

    来人不由点了点头有所感叹地说:“不愧是烟波阁杰出的门人难怪是烟波阁能是屹立千年而不倒。烟波圣月若是烟波阁和圣月魔教联手那天下就是如同囊中之物。”说着很是有深意地看了清宁一眼。

    清宁在心里面更是一凛在心里面立即是知道这人来意不凡但仍是很自然淡雅地说:“逐鹿天下这不是吾辈之人所做之事。吾辈之人虽不敢说是悲天悯人但也不能做有难于百姓之事。逐鹿天下世上又是多出多少的孤儿寡母。”

    人是摇了摇头说;“仙子此言差矣纵观天下当然难有一个贤主三大王国天华杭西金苏三个王国的君王都非贤主就是南部联盟各小国也是貌合神

    离只要是有一那就是动全身只怕大陆风云将是再次涌起。若是两大派道联手一统天下还天下一个清平这是无限的功德之事……”

    清宁轻轻摆了摆手淡雅地说:“先生之话清宁已明白reads;。若是先生无别的事清宁先行一步。”这话中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

    来人也不介意淡淡地笑着说:“仙子慢行。”

    叶秋当然是最高兴了笑嘻嘻地说:“我大人有大量不同你计较绿岭风景不错那你就慢慢地看吧。嘻老子走了。神仙姐姐我们走。”说着拉着神仙姐姐的手飞纵而去。

    来人不由是莞尔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在心里面却不由有着怅然说:“他孩子性仍是未脱如此重任只怕是他无法完成。唉神主前途真的是很渺茫。这叫我该是如何做才好呢?若是你在上天有知就告诉你的忠诚者吧。”

    一个谜一个很蒙胧的谜……

    夜一片的黑暗在黑暗之中又是有着什么东西呢?这个没有人清楚没有人知道。

    黑夜本就是充满了神秘。神秘的黑夜是酝酿阴谋的最好时机是阴谋的最好温床。

    一片的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楚若是走进这么一间黑屋子里就会是让在觉得如走进了黑暗地无边地狱一般。

    在这黑暗之中有着一双闪光的眼睛似乎这对眼睛是天生适应于黑暗一般好像他就是为黑暗而生一般。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也是一双闪光的眼睛出现在黑暗之中。

    先前的那个人悠悠地说:“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他的声音好像是九幽之下传来的一般。

    后来之人不无嘲讽地说:“难让王朝第一杀手久等这真是我的荣幸真是三生有幸。”说着是无所顾忌地笑了起来。

    先前之人一点都不会怒仍是幽幽地说:“很好笑吗?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你是上司我久等是应该的。”

    “你还记得我这个上司这真是难得?我们的第一杀手的记性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后来之人在话语之中不无怒气。

    先前之人声音不变仍是幽幽地说:“这次来我是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的。”他的话充满了诱惑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reads;。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你把你的任务完成了那就是对我最好的消息。”后来之人说。

    先前之人很是神秘地说:“这个消息比那个消息更好你听了一定很是高兴若是你把这个消息带回去说不定皇上会提拔你。”

    “什么好消息?”听到这话后来之人也不由是觉得心动。

    先前之人幽幽地说:“那我就告诉你。”说着走了过去神态好像是神秘得很。

    寒光一闪一声闷哼响起。

    “你——”后来之人抓着刺入胸膛的长剑难于置信地瞪着眼前的人。

    先前之人很是平静地说:“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今天可算是不错的时机你安静的去吧我保证一定是没有人来打扰你的尸体的。”

    后来之人觉得生命在流逝他狠毒地盯着眼前之人说:“我早就是防了你这一手了只要我一死只怕你的身份将会被公开到了那个时候看你如何活得下去。你个王朝第一杀手也是失去作用到时你会比我更惨更惨。”

    先前之人幽幽地说:“这个你放心这一切我都为你准备好了。”说着拿出了一颗夜明珠。

    在这个时候一个人走了进来向先前之人恭敬地鞠身。

    后来之人不由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最后他脖子一歪死去了。他在死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同他一模一样的人他真的是很怀疑自己的眼睛。

    “以后你就是他明白了没有。”先前之人对来人说。

    “是。”来人敬恭地说。

    先前之人挥了挥手说:“那你就去吧要注意身份。”

    “属下明白。”来人退了出去。

    “王朝王朝你的命将不长了不出多少时日你就将成为历史。到时候海北墨就是九五之尊若是海北墨一死那天下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先前之人不无得意地大笑起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