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七夜白日
    叶秋瞅了瞅眼前的少年人满脸的憨厚好实身子很是结实有着像一头牛的味道好像是打一百拳都不会死一般reads;。看去第一眼就是让叶秋心里面有着好感最少不像他口中所说的小白脸草包什么的。

    “雯雯怎么了?”叶秋虽是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在心里面也是猜得到这个小妮子又是在捉弄人了。

    燕雯雯笑嘻嘻地说:“他把我打的肥雁烤着吃我要他赔我呢。”

    原来燕雯雯不服气地追那被她射伤的南雁时现那南雁竟不见了影子以这小妮子的个性焉会就是如此的罢休所以就是在林子的找了起来当她找到时这南雁已经是被少年人架在火架上烤起来了只差一点就是入了他的口中被他吃了。

    叶秋瞅了瞅那只被烤半熟的南雁心里不由暗笑嘻这小子也这般的老实若是老子死都不承认雁上又没有刻有字满天的都是南雁我说不是你又能怎么样现在被这小魔女抓到了不捉弄你一番才怪呢。他笑嘻嘻地说:“你的动作还挺快的嘛。”

    少年人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说:“我不知道这雁子已被姑娘打伤了若是知道也不敢把它抓来烤了。”

    “嘴馋就是嘴馋什么那么多的理由。”燕雯雯那月芽眼是扑闪扑闪的叶秋一看就知道这小妮子正是想着鬼主意了。

    少年人也是一个老实人不由摸了摸头说:“那么该怎么办?”一副是任由宰割的模样。

    叶秋看了看他笑着说:“报上名来若是名字好听就放过你一次不计较。”这个小子这是什么话那有这般的原由。

    少年人是一个老实人也没有想到其他的老实地说:“我叫白日师父叫我日儿。”老实人就是老实人若是叶秋这个小子遇到这事一定是推得一干二净说不定还会被他倒打一耙。

    这人正是七夜楼远百川最小的徒弟白日。

    叶秋不由一怔然后是笑着说:“白日?怎么不叫黑夜黑夜更好听。”这个小子纯粹是在胡扯。

    白日想了想也不明白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师父他取的。”

    燕雯雯在肚子里面早就是笑翻了天这个白日真的不是一般的老实。

    “嘻这只雁就不用赔了我大人有大量reads;。”叶秋这小子磨着拳头心里面正打着鬼主意。

    白日一听也不由高兴笑着说:“真的?真的多谢了小哥真是好人。”这个小子还不知道他无意中又是得罪了人。

    “喂白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这么说本女侠就是坏人了大坏蛋了。”燕雯雯那月芽眼是扑闪扑闪的。

    白日不由一怔一时哑然不由有点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我是说这个小哥是好人姑娘也是一个好人。”好不容易他才把这话说完。

    燕雯雯撇了撇嘴说:“鬼才信本女侠看你是口是心非。”

    “没有真的没有我说的可是真话。”白日一时间可就是急了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

    叶秋笑嘻嘻地搂着了搂可人儿说:“雯雯当然是好人了是天底下最好的好人我这样好人的老公才有这样好人的老婆。”这个小子说起这样的话来还大气都不喘一下这份功夫真是叫人不佩服都是不行了。

    白日这一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聪明立即点着头赞同地说:“对对对小哥说得没有错。”可是这话一出又是觉得不妥不由又是立即闭上了嘴。那神态古怪得很。

    看到他这上模样叶秋在心里面都笑痛了肚子。

    “哼谁是你的老婆了以后不准再说。”燕雯雯狠狠地捏了一下叶秋的耳朵让这贼人儿立即是大大的讨饶。

    见到燕雯雯再没有去追究南雁的事白日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觉得不由出了一身的汗好像燕雯雯比洪水猛兽还可怕一般。

    “嘻南雁就不用赔了不过呢老子正是手痒痒的正好看你也是高手一个那就陪老子打一场架吧。”叶秋这个小子贼笑起来对着白日摩拳擦掌的。

    白日不由一怔有些结巴地说:“我我我不会打架。武功是用来扶弱铲强强身壮体不是用来打架的。”

    叶秋拿着眼睛上下地打量着他笑着说:“这话是谁说的?不会是你自己编出来的吧。”

    白日忙说:“不是不是书里面都是这样说的侠士之人都是用武功来扶强铲弱的。”

    叶秋这小子可是大大地反驳他的话了说:“这就是你不对了书是死的人是活的这话也不一定的对你看皇帝老儿算不算强?他怎么老是叫弱小的百姓做事呢?你怎么不去把那皇帝老儿给揪下来狠狠地揍他一顿把他打得像猪头?”

    “我我皇帝老儿我……”白日本就不是檀长于言辞叶秋这话虽然是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可是一时之间找不到言辞来反驳所以一时之间不由结巴起来。

    叶秋这小子可真的是会教坏人他对白日大大地灌注他那野蛮的思想说:“武功武功武也就是吾也就是我的意思。武功这两个字的意思是说看哪个人不顺眼就用它来打得他叫你为阿公也就是说我是阿公的意思。”这个小子读了两天的书就会如此的扭曲是非若是他十年寒窗苦那还得了跑到朝庭当官那绝对是一

    个大奸臣指鹿为马说黑为白绝对是把朝庭搞得天昏天暗。

    “可是可是……”白日还是想反驳。

    叶秋这小子当然是不会给他机会了继续地传授他的野蛮思想说:“比如一个少爷在欺他家里的的女婢少爷欺负女婢是很正常的嘛人家有钱请来女婢让他欺负这也是合情合理呀一个愿挨一个愿打你说是不?可是你看不过眼人家可又没有做什么坏事那你这个大侠就不能教训他了像老子就不同了你说是不老子把他打得像猪头。你这个大侠可就是只能瞪着眼看着了。那你不就是成了帮凶?你看一下是不是?有时候大侠也是个坏人。”这个小子瞎扯胡缠完全是想迷惑人家的思维。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可是可是……”白日哪里能说得过人家。

    叶秋不给他机会一摆手说:“好了废话少说了总之呢你就是跟着我学包你一学就会。好现在就从打架开始嘻只要你学你就会觉得打架越打越过瘾了。”这个小子真是带坏人家。

    若是远百川知道这小子带坏自己的小徒弟不收拾他才怪。

    在一旁的燕雯雯看了都不由娇笑起来肚子都笑痛了不由弯下了腰。

    白日忙摆手地说:“不要不要我不同小哥打架打架不好。”他是一个老实人哪里同叶秋从无数的混战中活了下来视打架为吃饭而白日最多也是同派中的弟子切磋一下还没有打过架。

    叶秋怪笑地说;“不打架也不行老子动手你总不能等着挨打吧。这一个你的大侠可就是做不成了。”说着也不客气一拳直轰而出。

    叶秋这小子出手也是没有留情了一拳轰出声势惊人沙飞石走落叶卷动这个小子就算是没有用上十成的功也是用上了八成的功力。

    白日也是不由一惊这一拳真的不是开玩笑的还好虽然他没有什么临敌的经验但毕竟是出于名师一身武功造诣也是非凡虽然是比不上他的师兄凌七夜但是

    同叶秋相差也不是见得很远。他立即是狂退三步先是避开其拳势最巅峰之劲然后也是一拳奋力悍然击出一拳击出其声势是可想而知了。

    拳劲卷起的风声是呼啸过而在呼啸声之中有着山崩海摧的声势。

    破山拳正是远百川的破山拳。

    白日虽是年纪轻轻为人是憨厚老实但并不是说他是一个笨蛋相反他的资质和悟性都是极高只比凌七夜差上一点而已。加上他对远百川所吩咐做的事十成是做到了十一成所以破山拳在他的手中一点都没有辱其威名一拳使出中规得很法度适是到好处完全是能体会其中的精髓。这一拳使出这已经是体显出了他的造诣。虽是小小年纪但那所显示出的法度又已是隐隐有着大家的风度了若是假于日时那又将是一位宗师。

    白日是大智若愚个性憨厚老实是没有错但是他的天赋极高特别是在武学上的天赋或者是说他是一个学武的料子。

    破山拳到了白日的手中又是有着不同的风范。凌七夜所使出的破山拳在霸道之中又是有着灵动有着飞舞还有着丝丝的邪魅。郭峰所使出的破山拳又是有着不同于凌七夜霸道中有着刚烈同时还有着无情以及刁钻。而白日所用的破山拳就是霸道中有着中规霸道中有着方正纵横捭阖攻守适好法度自然完全是继承了远百川破山拳的精华而凌七夜两个的破山拳都加入了自己的见解和创新可以说已经是不再是纯正的破山拳了。

    “轰——”的一声巨响泥土是冲天而起飞溅得四周都是。

    叶秋后退了两步而白日是后退了四步无疑在修为上白日还同叶秋有着一点的距离那只是一点点的距离。

    叶秋拿眼睛紧瞅着白日说:“破山拳七夜楼的弟子凌七夜凌大美人是你的什么人?”对于破山拳叶秋是一点都不陌生在凌七夜的手中已经是见过无数次了那霸道刚烈的气势让人是印象极深。

    白日怔了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师兄为凌大美人的别人都是叫他凌公子凌少主这样凌大美人的称呼还是第一次听到而且还是很特别。他说:“是我二师兄你认识我的师兄?”

    叶秋心里贼笑说:“正是怎么不认识还是熟得很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呵呵以前听凌大美人常说起你说你是乖巧听话做事认真为人勤劳。凌大美人说以后你出来行走时要我好好地照顾一下你。呵我又没有见过你没想到见到面都不认识现在好了以后有我罩着你就是放宽十二个心吧。”这个小子编起谎话来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如同是吃饭喝水那般的正常。

    叶秋的这番谎话也不是毫无根据说出来的他见白日是个性老实憨厚就知道他是一个乖巧听话、做事认真、为人勤劳的小伙子所以就毫不吝啬地夸奖他一番。

    被叶秋这么一夸奖白日都觉得不好意思向来都是很少人夸奖过他师父对他总是微笑地点了点头而大师兄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二师兄又是一个大忙人整天都难见得到影子就算是有一、二次跟着师父外出别人都因为他是六大宗师的弟子对他是恭恭敬敬的甚是拘束。他不好意思地说:“二师兄夸奖我了我没有那么

    好的。”他很少在外面走动经历甚少听到叶秋那种很是熟稔的口吻还真的以为叶秋是他二师兄的好朋友而没有去怀疑他的话。

    白日哪里知道叶秋这小子称呼谁都是那般的不客气天下少三都被他安上了一个花名让他们自己听到了都不由觉得是哭笑不得又是拿这个小子无可奈何。

    在一旁的燕雯雯听到这话肚子都不由笑痛了不由捂着肚子弯下了腰。这个小魔女也是不甘寂寞的人走上来笑着说:“嘻正好七夜小子也让我来照顾你我比你高一辈来叫一声师姐。”这个小妮子摆出一副师姐的模样。

    白日同燕雯雯年龄相近可是对燕雯雯那刁钻是怕得很刚才是领教了她的手段哪里敢是怀疑她的话立即是乖乖地叫道:“师姐。”

    白日这一声师姐也叫得不算是冤燕天南同远百川并列为六大宗师而燕雯雯的年龄又是比白日大上一点点所以叫一声师姐也是理所当然的。

    白日这一声师姐叫得燕雯雯这个小妮子是眉开眼笑的笑嘻嘻地说:“真是个听话的好师弟来让师姐给你见面礼reads;。”这个小妮子身上所带的东西还真的不少许多都是一些小巧而又是古怪的小玩意所以她是抓出了一吧塞给了白日。

    叶秋这个小子也不落后于人身上没有东西向小魔女讨了几件珍贵的笑嘻嘻地塞到白日的手中笑着说:“来拿好师姐有东西送我这个做师兄的也有。”这个小子什么时候成了人家的师兄了燕雯雯是白日的师姐还能说得过去可是你同七夜楼是八杆子都靠不到边竟是成了人家的师兄这个小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脸皮厚。

    这反而是弄得白日不好意思不由是脸红耳赤的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礼物心里面也还是挺感动的忙真诚地感谢说:“谢谢师兄谢谢师姐。”

    叶秋这个小子摆出师兄的模样摸了摸他的头笑嘻嘻地说:“没关系以后有时间就跟着师兄混包你是吃香喝辣的嘻你要什么有什么就算是皇帝老儿用的饭

    碗老子也是把它抢来给你。”这个小子心里面不由想嘻若是再带着一个师弟满天下跑那也是挺威风的。嘻老子行走天下几十年了还是孤身寡人的若是带上一个师弟那还挺威风的。想到这个主意这个小子不由贼眼大亮***若是老子也是能拉一些人来搞一个什么门派的说不定也是赫赫有名将来说不定是八大道派成了九大道派老子也成了一个宗师嘻这一来那可就是大大地爽一把。

    这个小子心里面是想得美开宗立派你是以为玩家家酒想建就建。

    不论如何说叶秋的那颗心已经是开始有了变化开始会想这样东西了现在他已经不再那么单纯不像以前只想做绿岭中最有钱的老爷了。那一颗心已经是渐渐地变化了开始有着不同于以往的色彩了。

    “谢谢师兄。”白日心里的确是很感动长了这么大还第一次感受到一种亲切感。在七夜楼中是他最小平日又是紧跟着师父学武所以同年长的弟子有着一定的距离感。

    “嘻这是师兄该做的这师兄也不是白叫的。”叶秋笑着说。

    燕雯雯也是娇笑起来。

    白日这一声师兄也的确是没有白叫这本是一件半认真半开玩笑的事可是后来叶秋同白日的交情真的是好得很白日从叶秋的身上也是受了不少的益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