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宗师风范
    “段岳见过莫前辈。”段岳上前去行了个晚辈之礼。

    莫前辈?天底下能让段岳称晚辈的人不多而姓莫的宗师级高手更是少之又少而常一把扇子在手的宗师级高手更是少得可怜只有一个——六大宗师之一阳星道道主莫修。

    六大宗师这无疑是一个震撼天下的代字。

    莫修挥了挥手笑嘻嘻地说:“你们落日庄什么都好嘻酒也好就是太客气了客气得让人浑身不舒服。”在六大宗师之中要数莫修最玩世不恭。

    段岳知道他的性情也没有在意含笑地退下了。

    “嘻嘻嘻安家主的礼我可受不起安家主可是比我长一辈应该我向安家主请安才对。”莫修拦着安自在说。

    安自在忙笑着说:“能者为先达者为师。自在向莫宗师行礼也是应该的。”在他的心里也是感到高兴毕竟六大宗师不是人人都能见得到今天能一下子见到了两位宗师级的人物就算是空手而归也不冤呀。

    “***老子认出你来了。”叶秋跳来起来他已经听得出来眼前的人就是那个林中人。

    莫修嘻嘻地笑着说:“这还差不多不冤我救你好几回。”

    叶秋撇了撇嘴说:“哼救我好几回你摔了我我还没同你算帐呢。”

    “好好好扯平扯平这行了不。”莫修一点宗师风范都没有大大地有损宗师形象。

    叶秋对莫修看了看对他手中的破扇子甚是留意。

    “怎么?是不是想拜我为师了?趁现在我还有好心情过了就没机会了。”莫修对叶秋笑嘻嘻地说。

    莫修如此一说不少人都拿眼睛看叶秋心里免不了羡慕能拜六大宗师这样的人物为师这是意味着什么?能不能成为下一代宗师先不要说单是这一身份都备受人敬仰可以说是鱼跃龙门。

    叶秋撇了撇嘴哼声说:“拜师你留着给别人用吧老子自己就是师父。”说着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破扇子忍不住地说:“这就是‘天机扇’?”话语中充满了怀疑。

    听到叶秋如此白白错过如此的天赐良机不少人心里恨不得把他给掐死这个笨蛋这么好的机会都放弃了真是个大蠢蛋。

    莫修摇了摇手中的破扇子笑着说:“正是不错吧。”

    “什么天机扇我知道你这天机扇的名字是自己取的见人就说什么一扇在手天机可测所以被被人称为天机扇列为了七种武器之一。”燕雯雯一点都不给面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莫修苦笑了一下说:“姑奶奶这么多人在这里好歹也给我一点面子。”

    燕雯雯娇哼一声向他扮了一个鬼脸。

    在一旁的破东风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们三人中一个是无法无天一个是古灵精怪另一个是玩世不恭若是他们三个人常常混在一起的话只把整个霜睛大陆给掀翻过来。( )

    叶秋表示明白了地点了点头。

    “呵呵呵莫老弟你可真不够意思了才喝了两碗就跑出来了。”一个人从远处走来只见他大衣飘飘一飘就是千里好像在他的足下十里是一步千里也是一步。

    安自在见如此的轻功心里不由大骇难道是又来了一个宗师?

    莫修见到远处的来人不由苦笑了一下对破东见说:“东风这个酒鬼就交给你应付了算我是怕了他了喝酒如同饮水就算我有海量都会被他灌醉。”

    微风轻轻地吹过远处的人已经是到了面前了。

    叶秋看了都不由吐舌头***这些家伙的武功不知道是怎么练的真不是人。

    这小子他哪里知道人家可是大宗师这样的轻功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这人走近大家才看清楚他的面容。

    一面的爽朗如同清风霁月面如古铜有着劲松之姿青柏之态他虽然是身材不是那般的魁梧但是他往那边一站如同是一座巍巍的高岳让人不得不以目仰视。他身上有着极大的亲和之力看到他心里不由一阵的温暖好像是看到了家中的长辈一般可是有让有着不敢走近去向他撒娇的感觉又有点像是对家的严父的感觉。亲和之中不失威严威严之中不失和蔼如此的长辈让晚辈在心里感到既爱又敬同时又是畏。

    这个人身穿着一件农衣可是一件农衣穿在他的身上一点都不见得老土相反更给一种亲切的味道有着一种很是说不出的韵味或者是古朴的韵味吧。一件农衣穿在他的身上是再适合不过了好像是这农衣是上天特地为他缝做的一般同他的整个人的气质、气度配合得天衣无缝。

    天底之下能有如此气质之人并不多能有如此气质之人就算不是一位大宗师也是一位仙流之人。

    “原来东风也在这里那更好了我正找不到陪我喝酒的人。”来人大笑说。话中充满了豪爽。

    破东风笑笑说:“看来龚兄的酒量又是大增了。”

    天底之下能让破东风叫龚兄的也只有一个人了——回龙山的山主朝龚!

    “伯伯你又找人喝酒了。”燕雯雯跑到朝龚的身上磨蹭着。这小妮子难怪是敢满天下跑原来是有这么多的宗师在护航这样的身份有谁敢惹呀就是皇帝都比不上她有权威了。

    朝龚拍了拍她笑着说:“若是有香醇液伯伯就不找人斗酒了自己一个人喝。”说着不由自己笑了起来。

    燕雯雯娇笑地指着莫修说:“伯伯我留给你的那瓶香醇液早就被他偷偷喝了。”说着向莫修扮了个调皮的鬼脸。

    莫修不由跳脚说:“喂喂喂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哪里有偷喝香醇液那是什么香醇液只不过是普通的白水酒而已。”

    “我说是香醇液就是香醇液。”燕雯雯娇笑一声耍赖地说。

    朝龚古怪地看着莫修大笑说:“莫老弟可不要忘了你可欠我一瓶香醇液。”

    燕雯雯也不由咯咯地笑起来。

    莫修只好是自认倒霉了惹上了这个小魔女不倒霉都不行。

    破东风笑着说:“在离这里不远的扬凌有一家广安楼那里虽没有香醇液但是据我所知道他们的老板藏有一、二坛烈日纯。”

    “烈日纯这最好不过了烈日纯在十八种名酒之中排行第六但是在十八种的名酒之中要数它酒性最烈了只所天底下都要数烈日纯的酒性最为刚烈。这正合我意。”说到美酒朝龚最是来精神了。

    在六大宗师之中要数朝龚最喜欢喝酒了而且他还是海量是千杯不醉。

    叶秋双眼一转笑着说:“那好老子也去喝上十杯八杯。”这小子一看就是想粘着他们走。

    这个小子一点都不知道烈日纯是天底下最烈的酒能喝三杯的已经算屈指可数了若是能喝上十杯八杯那能称得上是酒中仙了。

    朝龚对叶秋笑着说:“正好那更热闹了。”

    莫修对着段岳笑着说:“段小子你就不用去了嘻嘻嘻有你这个方方正正的人坐在那儿我喝酒都是浑身不舒服。”说着一阵怪笑。这个大宗师真是为老不尊呀。

    段岳也不在意也笑笑说:“晚辈正好有锁事要处理。”

    叶秋向段岳得意地扮了一个鬼脸段岳也不在意。

    其实叶秋心里打着什么贼心思段岳和三大宗师都清楚只是没有放在心上而已。

    扬凌是天华国北部最大的重镇之一是北部最大的最繁华的经济之地不单是天华国的北部只怕是整个大陆其都是有名。可以说扬凌的富裕和繁华都不逊色于天华国的人们都向往富人天堂帝都洛安。

    广安楼是扬凌最大的酒楼只怕乃至整个天华都是有名的。当然在广安楼上的消费也是高得吓人若是你兜里装的不是黄金之物只怕你还不敢进广安楼而且这黄金之物还要一定的数量才行。

    广安楼背后的老板就是苏家天下之富莫过于苏家苏家之富足可以甲天下reads;。

    在扬凌只怕是十间店铺之中有八家是苏家的而且还有一间是同苏家有着一定的关系。可以说苏家紧紧地掌握着天华国的经济命脉只要是苏家一有什么动静立即可以给天华国带来可怕的变动这也就是义军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力去把苏家争取过来的原因。有了苏家的支助那他们离成功就更加近了。

    朝龚看了看叶秋对莫修说:“莫老弟这就是能说的那位小兄弟吧。”

    “嘿嘿嘿就是怎么样我的眼力还可以吧。”说着不由一阵怪笑。

    朝龚点了点头笑着说:“若能再加雕凿能成大器。”

    这可是叶秋极大的荣幸能得到六大宗师之一的朝龚如此的肯定他应该高兴才对因为天底之下能得到六大宗师如此赞扬的不见有多少。

    可是叶秋这小子一点都没有把朝龚的话听入耳中拉着燕雯雯的小手不停地眉目传情不停地对俏人儿嘀嘀咕咕。

    朝龚上下地打量着叶秋点头说:“气走七脉另走蹊跷若能坚持下去将来又有着一大光彩。”

    六大宗师是什么等的人物只要是看上几眼就能把对方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好小子有情话以后慢慢地说听朝前辈说说话说不定朝前辈一时心血来潮能传上你几手绝招。”莫修不正经地拉了拉叶秋笑着说。

    莫修这次出来找下叶秋除了有别的用意之外还有着收叶秋为徒的意思可是叶秋这小子的个性野得很一点都不卖他的帐他也只好是无可奈何了。虽是如此不过还是对叶秋还是比较留意的所以才会出言提醒他。

    叶秋不由瞪了他一眼说:“***老子话还没有说完呢拉老子干什么。”

    破东风都不由苦笑这个小子个性野得很无拘无束无法无天若是将来他成了顶尖高手后不把整个天下闹得翻天覆地才怪。

    燕雯雯也不由月芽眼扑闪扑闪的说:“莫叔你又欺负人家了以后我告诉婶婶去。”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她同莫修不是一般的熟稔。

    莫修缩了缩头笑着说:“我们家的雯雯长大了向着郎君了。”这个大宗师真是没有宗师的风范宗师的形象都被他破坏了。宗师级中出了他这样的人真是莫大的悲哀。

    “你说什么!”燕雯雯狠狠地擂了他一下娇嗔连连小女儿露了出来。

    这惹得朝龚两人不由大叹年轻真是好无拘无束生机活泼。

    叶秋伸了伸头对朝龚垂涎三尺说:“朝宗师嘻嘻嘻你有什么利害的武功传我一、二手嘻、嘻、嘻最好就是能利害过冷木头的也让我把他打得像个猪头。”

    这小子也不想一想你以为朝龚的武功是什么花拳绣脚能随便传人若是没有机缘再怎么求他他都是不会传授的。

    朝龚看了叶秋一下说:“小兄弟的武功是另起蹊跷有着惮意而我的的武功是走刚霸之道不适合你修练若是练了对你以前的武道之路有着一定的阻碍。”

    听到这话叶秋也只好是吐了吐舌头了也没有十分的失望毕竟他不同那些武圈中人对武功有着炽热的追求。

    现在的他是心性还没有完全定型个性中还有着孩子气做事都是要看心情。

    在这个时候店伙记一一把菜肴端了上来。

    朝龚笑呵呵地说:“一切事都放在一旁先来尝一尝这排名第六的烈日纯。”说着自己拿起酒坛拍开封泥。

    看来这个大宗师真的是个嗜酒之人酒国的瘾君子。

    酒坛上的封泥一拍来一股浓浓的酒香传来出来这股酒香特别的浓郁传了出来只怕整个广安楼的人都能闻得到这浓郁的酒香不论你用什么去遮掩都无法遮得住。这浓浓的酒香让人一闻到就知道这酒是好酒让人一闻到这酒味就不由想喝上两口。

    朝龚都不由呼了口气笑着说:“烈日纯果然是名不虚传单是闻这酒味就知道它有多爽口。”说着不由用大碗斟出。

    叶秋不由深深地闻了一口拿上碗忙说:“给我一碗。”这小子已经不是那个不知道酒味的山中小子现在也算是一个小酒鬼了一闻到这酒香他就不由流口水。

    “好好有豪气。”朝龚笑着给他斟上了一碗。

    叶秋这小子不知道烈日纯的酒性极强所以一上来就说是要一碗等一下有他好看的。

    除了燕雯雯要了一小碗以外破东风两人都来了一碗。

    酒一斟出叶秋可就等不及了立即是仰头一灌模样是豪气万分。

    “噗——”的一声叶秋突然入口的烈日纯全都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酒像火一样!”叶秋不由扇着嘴巴呱呱地大叫。

    莫修笑嘻嘻地说:“这是天下最烈的烈日纯你不知道吗?”这个宗师话语中有着幸灾乐祸。

    叶秋不由呱呱地跳了起来叫着说:“水水水给我一桶水快给我一桶水。”他觉得这烈日纯一入口辣得不得了像烈火在喉咙中燃烧起来一般烧得喉咙都干裂了。这呛得他眼泪不由直流。

    朝龚把茶壶递给他笑着说:“第一次喝就是这样的多喝几次就习惯了。”

    “野小子这酒是用小口小口来呷的这下可烧死你了吧。”燕雯雯不由咯咯地笑起来。

    叶秋抓着茶壶狂灌直到喝了一大半才觉得好多了。

    “***这酒大利害了。”叶秋不由扇了扇舌头咋舌地说。

    破东风轻呷了一口笑着说:“这酒性烈若是能小口轻呷以口中的唾液浇压着它的烈性喝一下去如同是仙品感觉极好。”说着示范地轻呷了一口。

    叶秋也学着他的模样轻轻地呷了一口。

    这小小的一口烈日纯一下喉如同一条小火龙直窜入身子一般热得让人受不了可是正如破东风所说用唾液一压住它它的烈性立即是降了不少一股液得的暖流流入了体中。这热乎乎的暖流不由烫熨着身体内的所有五脏六腑热流烫熨过五脏六腑都不由觉得特别的舒服全身的毛孔都不由舒张开来让人觉得全身舒爽。

    “好酒!”叶秋都忍不住喝道。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