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香吻风波
    “薛将军呵呵呵。”叶秋不由搔了搔头一点惧怕都没有。

    何进时当作是没有看到叶秋这小子真的是把事情闹得太大了竟然是敢当众亲吻阮教官这一次就算不死也是脱身皮。不过他心里也不由喝彩这小子真是为男人出了头敢做这样的事真不愧是八十三团的好男儿为八十三团争了光让其他的兵团都羡慕得要死。

    薛倩看了看叶秋这么不怕死的家伙她也还是第一次见到点了点头说:“你来一趟。”说完转身就走。

    叶秋不由拿眼睛去看了看何进时而何进过则轻轻地拍了拍叶秋的肩一副你自己保重的模样当然其中也免不了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可要知道阮兰闵可是军中有名了美女除去薛倩就是轮到她和韩柳咏了在军中暗恋她们两人的不知道有多少这小子前些日子同梨花护卫团的女兵打成火热已经是让人嫉妒了现在又亲吻男人们心目中的情人这样可恶的小子当然是让人想把他痛扁一顿了。

    而且王星他们可就好多了都不由齐握着拳头一副为老大鼓气的模样看样子他们是大力支持老大对老大甚是崇拜。

    叶秋摸了摸头嘿嘿地笑了笑也跟了上去。这小子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当然是不可能会害怕了。

    叶秋跟着薛倩一路走过都有人对叶秋指指点点现在叶秋可以说是出了名整个军营中的人都知道他亲吻阮兰闵的事。在军中不知道有多少的男人想把叶秋秋给宰了竟敢侵犯我心中的女神不想活了是不是?所以叶秋这小子以后走路可要小心点了说不定后面会有人突然捅他一刀一刀把他给结了。

    看来贪色惹祸呀。

    叶秋所经过之处都有不少士兵对他幸灾乐祸地露出笑容知道这个家伙死定了竟让薛将军亲自出马不死才怪reads;。大家心里都不由暗暗地企盼这小子受得重重的惩罚。

    叶秋跟着薛倩来到了一个军帐之中在这军帐之中放了不少的军棍之类的惩罚用具一看就知道是惩罚士兵之所了。

    薛倩看了叶秋一眼向两边的女兵吩咐说:“把新兵叶秋杖军棍五十。”

    那些女兵本就是梨花护卫团的弟子听到这话都不由暗暗地抿嘴轻笑。

    叶秋听到这话不由吓得一跳对着薛倩大声嚷嚷地说:“喂喂喂薛将军什么什么杖五十军棍我又没有犯军法怎么杖五十军棍?”这小子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薛倩看了他一下说:“以下犯上目无军纪这不算不算犯军法?”

    叶秋不由睁着眼睛说:“以下犯上?我可没有呀。嘿什么什么对什么爱情没界线对了就是这句话。我可是同兰闵姐姐什么什么两情相悦对对就是两情相悦亲吻一下嘛算什么以下犯上。”这小子突然想到说书的说过这些话就不由把它当作借口强词夺理。这家伙还不由为自己能说出这个成语而自鸣得意呢。

    薛倩不由气结这小子未免是无法无天了吧。( )对女兵吩咐说:“屡教不改态度恶劣再加二十军棍。”

    叶秋可就不由跳脚了忙说:“喂喂喂你讲不讲理才说一句话就二十军棍哪里有这么重的军法。”

    薛倩不理他缓缓地在大师椅上坐下。

    那些女兵最辛苦不过了欲偷笑又不敢只好是辛苦地憋着了。

    叶秋见美女将军铁定心不由双眼一转忙笑着脸说:“倩姐姐能不能减去这二十下呀?我认错了行不?若是七十下军棍打下去我的屁股就开花了就五十下吧好不好?倩姐姐我知道你是心地最善良的。”这小子真是让人恶心他这恶心模样让人看了三天三夜都吃不下饭。

    这小子的接受能力真是强在短短的时间内知道了什么叫做委屈求全什么叫做能曲能伸。

    那些女兵在这时都不由忍不住了那风铃般的声音轻逸出来不过在薛倩眼光下又不由变小了。

    薛倩不由看了叶秋一眼心里真的有点拿这个家伙没法子无法无天又是机灵得很若是真的用重手法惩罚他又可惜了这样的一个人材若是不罚他那又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可是罚轻了又不见得有起色reads;。她对女兵吩咐地说:“动手杖他七十军棍。”

    叶秋在这时心里不由念头转个不停***七十下军棍可不是好玩的事逃了吧***逃出了这里还怕他什么七十下军棍可是一想又不想逃***哼算了七十下就七十下老子又不是受不了心不如一横趴下身子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说:“动手吧打就打哼不就是七十下嘛老子受得了。”

    女兵看了这个家伙一下忍着笑拿起军棍打下。

    “啪、啪、啪……”军棍和肉帛相击之声响起。

    叶秋不由轻皱了一下眉头觉得不怎么痛。

    很明显是这些女兵手下留了情叶秋知道这事心里不由暗暗地眉开眼笑还是这些姐姐可爱嘻不像薛大美人一点都不留情。

    这样的把戏又如何瞒得过薛倩这样的人物不由眼中光芒一闪轻声说:“打重一点若是谁徇私情谁就同样受罚。”虽然说得那般的轻柔但是有着一股让人不能抵抗的威严。

    女兵也知道将军的治军手段虽是心里想打轻一点但又不敢徇私情只好是下下落实了。

    军棍一落实叶秋可就有好受了立即痛得他要死忙偷偷地把真气提起形成一层薄薄的真气护膜护住屁股。他心里不由暗骂***好个小娘皮也忒不留情哼若是把你娶回家哼一定家法侍候狠狠地把一顿你的屁股。可是想到贼手在美人儿的**上拍打又不由心一荡贼心大起。

    “啊啊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叶秋这小子不由装腔作势一副痛得死去活来的模样嘴里出的噪声是荼毒人家的耳朵。

    薛倩又是何等到的人物当然是也看出这家伙是有作态的成份。[ 超多好看小说]她不由轻轻地蹙了蹙眉头心里不由回肠千结这几天她是暗中观察过叶秋知道是个人材特别是对“梨花满天枪法”的领悟一点都不弱于她像这样的人只要是好好地调训两年以后薛家又出一个沙场猛将可是这家伙太是无法无天了就算是把他纳入薛家内帐子弟兵中也不见能把这家伙驾御好。这样的家伙真是让人烦心想放弃有一点不舍不让弃又是难于训驾就像是鸡肋一般reads;。

    薛倩在想着心事没有现叶秋这小子那双贼眼正是贼兮兮地往她身上直瞄。

    叶秋心里不由大叹***现在是什么世道呀怎么美女那么多镇上的刘小姐没得比在这时这小子已经是记不得那个刘小姐是什么样了。说实在的话那个刘小姐同他见过的女孩子来比起来没得比就是像小玉小珠都比不上。

    叶秋这贼小子心里不由啧啧有声薛倩姐姐看起来还挺美的嘛虽然比上不小姐姐也不差于曼玉儿呀就是老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嘻若是她常说说话什么的那就是更美丽了还有兰闵姐姐整天板着脸的真是不会爱惜自己的美丽。这小子一双贼眼上下打量着美人将军不由在心里评头论足的。

    七十棍过后虽然叶秋有真气护身但他又不得做那么明显所以这七十军棍是也是让他好难打得不好难受幸好前面的三十多下是女兵手下留情不然他就是被打得皮开肉绽。

    叶秋站起来不由吃痛地揉了揉屁股***真是狠心老子也好歹叫了你那么多姐姐也不留点情心里不由再三地嘀咕。

    “倩姐姐现在没事吧?”叶秋不由忙上前两步一脸的讨好。

    薛倩看了他一眼都不由觉得有点乏力。站起来说:“柳咏交给你了。”说完就离去了有时真的拿这小子没法子。

    那些女兵也懂事地退下了。

    在这时英美娇丽的韩柳咏从内帐中走了出来。

    叶秋不由双眼一亮忙跑上去笑着说:“原来柳姐姐也在这里。柳姐姐你也太狠心了看着我挨棍也不出来说一声。”说着不由抱怨起来。

    在梨花护卫团的三个领中要数这个韩柳咏同叶秋最好了就是在第一天他们就很熟悉了。

    韩柳咏不由瞪了他一眼说:“你惹得祸这么大谁能包庇你?不上禀大将军已经是算你命好了还想薛将军手下留情。”

    叶秋不在意地嘀咕说:“不就是洛老小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老子不做了这个士兵也没有什么好玩的拿的钱又不多哼连看一下美女都不行。”若是对薛倩他还有点惧爱对于洛常他就没有放在心上了***反正好老又不是来当兵的想逃就逃洛老小子又能怎么样reads;。

    韩柳咏不由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爆栗说:“你以为这里是你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若是逃兵那必须处斩。以后要注意了不要开玩笑这个玩笑可不是随便就能开的。”她真的是怕这无法无天的家伙有一天心血来潮突然逃了做一个逃兵若是到了那时期只怕谁都保不了他。

    叶秋不由笑嘻嘻地说:“我知道了听柳姐姐的话就是了柳姐姐的话当然是对了。”

    叶秋是自小缺少母爱所以对韩柳咏有着喜欢以外还有着对姐姐般的感觉。

    韩柳咏点了点头说:“知道就好以后可要乱开这个玩笑。”

    叶秋一副我知道的模样大力地点了点头可是心里一点都没有把这话放在心里***老子不想混当然是逃了难道为老子真的为洛老小子卖命不成。

    韩柳咏瞪了他一眼说:“看你竟然敢做出那事是不是不想活了?”她真的没想到这家伙竟大敢到会做出偷吻兰闵的事来这家伙真是色胆包天。

    叶秋不由嘀咕一声说:“不就是香一下吗?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我也可以给她香一下的。”这小子真是色性难改。

    韩柳咏听到这话都不由气结了说:“你知道你这样做会给兰闵带来多大的伤害吗?”

    “伤害?”叶秋不由摸了摸头脑他一向来都是随性而为没有想过别的一方面的事他常常都是同小姐姐她们亲热一番的从来不知道其中的伤害。

    说实在的话叶秋在某些方面是成熟了但是有些方面还同刚离开绿岭中一样没有什么改变。这主要是要为他个性随意狂野从来没有想过世俗方面的事而以前又没有人同他说过也没有人教过他世俗礼教之事常年是生活深山之中对世俗礼教还是一知半解模模糊糊并不是很清楚。

    韩柳咏不由没好气地说:“兰闵可是一个女孩子家被你当众吻了那以后她如何见人?人家可是待字闺中传出去了她如何嫁人?”说着不由气恼地狠狠地赏了他一个爆栗他们比较熟悉所以一点都不客气地赏了他一个爆栗。

    叶秋不由抱着头嘀咕地说:“嫁不出去那就嫁给我了。”心里想到这个主意也不由大感不错心里不由有着遐思。

    韩柳咏把他的话听入耳中不由杏眼一瞪说:“想得美再说就叫人打你五十军棍。”

    叶秋只好嘀咕地说:“那该怎么办?”心里也不由有点过意不去兰闵姐姐可是个美人若是出了什么事老子可就是作孽了。***以后有谁敢说兰闵姐姐的坏话老子一刀把他宰了。

    这个家伙真是个野蛮人什么事都想用武力来解决。

    韩柳咏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出什么好法子来她也是个黄花闺女呀也没有经历这样的事只好说:“去给兰闵道歉以后不准做出这样的事来还有以后要多听兰闵的话。”

    叶秋不由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我就去就去。”说着不由望了望眼前的娇丽英气的美人儿。

    韩柳咏见他贼兮兮的模样不由心里恼气。

    叶秋凑上脸去说:“柳姐姐你也好美哟我也想亲你一下。”说着一副垂涎的模样。

    韩柳咏不由被气结了不由手一摆拿到军棍就想揍一顿这个色性不改的家伙。

    可是叶秋也不傻忙一脚跳开向外跑说:“我去给兰闵姐姐道歉去了。”

    韩柳咏看这个家伙远去的背影心里不由气恼这小子真是欠揍不由拍了拍手中的军棍。可是一想到这臭小子刚才的话粉脸不由莫名其妙地一红芳心不由有点酥酥的……

    叶秋好不容易才找到阮兰闵。

    在这时阮兰闵正是站在山腰处的一个巨石看着西下的夕阳。

    “兰闵姐姐。”叶秋双脚一跳就跳上了巨石。

    阮兰闵别过脸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别过脸去继续地看着西下的夕阳。

    叶秋看到阮兰闵这眼神心里不由有点异样心里不由莫名地生起了无限的怜惜那冷淡淡的眼光那冷淡淡的眼光之中有着丝丝的轻愁有着丝丝的忧伤在这时他不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紧紧地揪了一下一般有着把阮兰闵搂入怀中怜爱一番。在这时他觉得阮兰闵身上有着一种很淡很淡的陌生气息虽然说以前她是冷漠一片可是并没有给他有陌生的感觉在这时他都不由觉得自己同她的距离拉开了一些心里不由有点慌慌的。

    “兰闵姐姐我我我——”叶秋不由有些不知道如何说才好他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向人道歉。

    阮兰闵淡淡地说:“若没事就离开。”

    叶秋不同莫名地一急忙说:“不是的兰闵姐姐那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偷偷地吻你我错了。”心一急这话说起来也不由流利了。

    阮兰闵看了他一眼神态甚是平静说:“那就好。”

    在这时觉得有点乏力的是叶秋可是他心里又由觉得很不平静不由说:“兰闵姐姐不开心是不是?”

    这家伙这话不是白问吗?

    阮兰闵没有说话继续地看着那西下的夕阳。

    “嘻兰闵姐姐你不开心可以打我的打了我你就好受一些了。来打一个。”没说几句这小子的本色又显出来了。

    叶秋这小子拿起美人儿的手扇向自己的脸。

    “啪”的一声阮兰闵一时没有防备真的是一巴掌打在叶秋的脸上。

    阮兰闵甩开他的手说:“你干什么?”

    叶秋讨好地笑着说:“兰闵姐姐打一下我就开心了再打一下。”说着又拿起美人儿的玉手。

    阮兰闵立即甩开他的手淡声说:“不用了我没有不开心。”对于这个家伙作为将军的身份在他的面前一点都没有用。

    叶秋贼眼一转笑嘻嘻地说:“兰闵姐姐是不是舍不得打我心疼我。”说着不由拿起美人儿的小玉偷偷地抚摸起来。

    这小子没有几句话就是露出色狼的本性。

    阮兰闵不由气结一把甩开他的贼手有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在这时不知不觉中她的心情也不由好了不少开朗了许多。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