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大厅调情
    叶秋不由张眼观望最后把目光落在一座名叫“重来居”的客栈上。他暗想***就这一间不找了。想毕就是提脚向这间“重来居”的客栈走去。

    熙熙攘攘真是热闹似乎是不受到战争的影响一般。

    这座客栈的结构是时下最为流行的回字型内井三层建筑像这样的构造是当今最常见的一种客栈构造。这一种构造有着很大的特点那就是明亮入眼一进来就能看清整个客栈的布局给客人很大的方便免得客人要找理想的位子都要找上一段时间更何况三层之上的雅位能把下面的一切收入眼底这样的雅位最是适应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官达贵贾们了。

    叶秋一进来就是目光扫搜先是看一下段小白脸他们的人有没有在这里。

    “小兄弟你现在才来呀姐姐等你好久了。”一个既娇又嗲的声音传来让在场所有男人都骨头酥了一半这真是**蚀骨。

    在这时整人客栈都不由一亮所有的男性都不由把眼睛望向二楼东面之处reads;。

    腰间紧勒的睡袍衣领低垂让人都能看得到那深深的乳沟腰间的紧勒完全是把她全身的曲线暴露无余曲线毕露让人看了都不由想入非非勾人神魂。一身睡袍是用轻纱所织这轻薄的浣纱哪里能遮得住那喷薄而出的春光。春光挡在轻纱之中显得是欲隐欲现蒙胧半遮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由觉得**蚀骨把人的魂都勾去了让人恨不得双眼跳脱眼眶跑到美人儿的身上狠狠地看个足够看个饱。

    那湿漉漉的长散披在肩上打湿了衣襟这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性感妩媚。她这一副刚出浴的模样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心头里不由泛起龌龊的念头。

    这真是诱人的尤物!这真是引人犯罪的尤物!

    除了阴星道的历双儿以外天底下还有谁有如此的性感如此的大胆。

    别人若是在这时受到这样的美人垂青一定是高兴得自己姓啥都忘记了但是叶秋受到这尤物的垂青一点荣幸的感觉都没反而是恨不得摆脱眼前的历双儿。

    “哟小兄弟不认识姐姐了。小没良心才分别几天就把人家给忘了。”历双儿以那酥酥的声音向叶秋娇嗲。

    这个尤物真是想引人犯罪单是她这娇嗲的声音就让在场的人都不由骨头酥了一半。

    叶秋立即是成了在场所有男性的公敌那射向叶秋的眼光既是羡慕又是嫉妒甚至少不了杀机。一下子之间整个客栈变得冷飕飕的。若是目光都能杀人的话那叶秋不知道是死了多千万回了只怕早就是体无完肤了被众人的目光分尸了。只怕是叶秋以后走路都要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家背后捅了一刀。

    叶秋对这个尤物一点都不敢起色心只怕自己色心一动就是被她废了。他不由伸手去摸了摸背后的泪痕整个人都进入了警惕状态怕历双儿突然出手。( )

    “冤家你好狠的心呀没几天就真的把奴家给忘了。”历双儿樱嘴一嘟秀目中泪光滚动一副委屈的模样就好像是受到丈夫欺负的小媳妇一般让人看了都不由感到心怜恨不得把美人儿搂入怀中狠狠地疼爱一把。

    接着在场人都以仇视的目光射向叶秋。

    “嘻美人儿既然人家不理你就来哥哥这里让哥哥好好地疼疼你哥哥可是最会懂得怜香惜玉了reads;。”突然有一个人流里流气地说。这个说话的人是五人共桌他们一桌的人都是流里流气的一看就知道是本地的痞子之流人物。

    听到这痞子一说他的同桌都不由大笑起来起哄地说:“对对对咱家的牛大哥可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美人儿你就从了我们的牛大哥吧做我们的大嫂。”

    叶秋这时已经是暗暗探出在客栈的外面伏有不少的阴星道弟子知道自己要逃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了。叶秋本就是无法无天、胆大包天的人物既然是一时间逃不了那就不如索性同美人儿玩个痛快难道老子会怕你不成。他不由大笑一声跨上二楼走近历双儿大笑说:“好双儿我怎么会把你忘了呢我可是日夜都想着你不信我就对天誓。”这小子也真是色胆包天竟敢同历双儿打起情骂起俏来了真是不怕死的家伙。

    万剑穿心若是在这时目光是剑的话那叶秋一定是被万剑穿心而亡。

    在场所有人都以仇视的目光狠狠地盯着叶秋大家都恨不得天上掉下一块巨石把这艳福不浅的家伙给压死。可惜天不如人愿叶秋这小子还是好好地站在美人儿的身边。

    “小子你是从哪里来的?见了本大爷也不来请安!”那个叫牛哥的家伙见叶秋同美人儿站在一起不由嫉妒心窜起借题挥想在美人儿面前一展威风。

    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只肯定是要倒大霉了这也是他平日里横行乡里的报应吧。

    历双儿就是要让叶秋有好受的装着一副委屈的模样可怜怜地说:“奴家以为你真的把奴家忘了奴家整天提心吊胆的想你想得茶饭不思奴家……”说着一模要哭泣的模样。

    这难怪是历双儿在外面是绯闻甚多就算她守身如玉也是流言满天飞这个佳人儿也是一个异类做事没有顾忌完全是不按理出牌。

    叶秋立即招来所有男性的仇恨有不少男性是恨不得叶秋喝茶咽死走路跌死被豆腐撞死。

    叶秋都不由心一酥***真是要人的命狐狸精。他不由心一狠一声大笑伸出左手搂住历双儿的纤腰大笑说;“美人儿人家也是想死你了。”他不敢用右手去搂她右手可是用来防备这个狐狸精突然偷袭的。

    就是历双儿这样的人也没有想到叶秋真的是如此的色心包天竟还敢去搂她不怕死的程度出了她的想象。( 广告)她不由身子一僵不习惯突然被叶秋搂住但是过了片刻她的娇躯又柔如柳枝整个人都不由贴在叶秋的身上娇喜的模样地说:“真的?不骗奴家?”她的右手指如同兰花一般点向叶秋看去是打情骂俏但是其中的危险不是高手是看不出来若是叶秋一不小心就是中了她的道。

    叶秋又不是刚出道的山中小子了现在不论是临敌经验还是智慧都已经是一流中的一流了。他的右手中指迎了上去大笑说:“当然了我怎么会骗你这样的美人儿呢。”他一点都不敢大意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一点保留都没有。

    剑光虽然是没有从手指中射出但是中冲剑是七剑中气势最帝霸的一剑这剑一出是势如破竹锐不可挡立即是化解住了历双儿的绝情一指。

    虽是如此叶秋还是闷哼一声整人右手臂麻胸口中是气血翻滚只差没有鲜血喷出。他心里都不由大惊***这个狐狸精真是利害只差一点就要了老子的命。

    历双儿心里也是很惊讶刚才的一指她已经是用了六成的功力了当今能安全无恙接下的人不过一百个而且这一百个中大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可是叶秋竟学武功没有半年就把她的这一指完全接下了。檀笑佛真不愧是七大奇珍之一!她心里更是贪念炽起夺取檀笑佛的决心更是坚定了。

    她可知道?叶秋有现在的武功不知道是受了多少的重创和痛苦换来的若是没有苦难的逃亡就算是檀笑佛再神奇他的武功都不可能进步如此的神。

    叶秋还没有待她出手就是一声大笑说:“美人儿让人家好好地疼疼你!”说着左手在历双儿的右乳玉峰上狠狠地揉捻了一把大有揉出春水来之势。这小子真是色胆包天竟然是敢在大厅广众之下调弄历双儿这样的人物真是不要命了。

    就算历双儿再是放荡也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当众被人如此调弄她还是第一次经历更何况她并非真的是人尽可夫的人如此的调弄她真的是从没经历过。她被叶秋这样狠狠地揉捏了一把身子都不由一酥麻心儿不由一颤既是羞涩又是感到刺激。

    叶秋还没有待她回过神来时就是左手抓向她的右手右手拢住她的左臂来个先下手为强想是一把把这个狐狸精制住若真的是动手相斗两人叶秋都不是她的对手。

    历双儿一失神就是双手被叶秋抓牢了当她回过神来时双手都落入了叶秋的掌中。她不由心大恨没想到自己屡次在叶秋手中吃亏。她立即真气涌射而出暴射向双臂想是一把叶秋的双手震脱。

    叶秋早就是用尽了全力加上他出身于猎户力大无穷而历双儿又是一个女子在体质上就是弱了叶秋。虽然是历双儿双臂真气一震可是还是没有把叶秋的魔爪震脱它仍是死死地抓住美人儿的粉臂。

    虽然叶秋还是抓住了历双儿的双臂但是他一点都不由好受体内是气血翻滚如同是海翻山崩一般直冲而上的气血点让他一口把鲜血吐了出来他的双手虎口被她震得出现龟裂只差一点是虎口断裂。

    在别人的眼里他们两人是在打情骂俏哪里看得出来他们两人是在生死相斗。不少男人嫉妒得双眼红恨不得叶秋死去。那几个混混更是不用说已经是捋起了衣袖打算狠狠地把叶秋揍上一顿把美人抢到手。

    “小子快给牛爷滚过来给牛爷磕三个响头把美人儿留下绕你一条狗命。”这个牛大哥在这个城里是横行惯了以为这个城中就有人敢捋他的虎须了所以**裸地把自己的**示现出来。

    叶秋现在正是进退两难听到这家伙的家不由双眼一亮大笑说:“好美人儿就送给你了。”说着双手一甩把手上的历双儿甩了出去。

    “啪、啪、啪……”那巴掌声是又响又脆在客栈中久久回响。

    历双儿突然着了叶秋的道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所以见这个牛老大迎面扑来也不客气顺手就是正反十几个耳光又重又快把这个牛老大打得昏天转地满嘴的牙齿都打落在地面上。

    “滚!”叶秋大喝一声双脚飞踢而出双拳狠狠地撞出。

    “啪、啪、啪、啪”那四人扑向叶秋的混混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叶秋打得趴下了。

    叶秋出手也是够狠的两个人被叶秋打断了鼻梁另两个人则是被叶秋踢断了双腿。像这样不入流的混混被叶秋塞牙缝都有不够当然是经不起他的拳脚相加了。

    叶秋见历双儿已经转过身来不敢怠慢双脚连环踢出大声说;“历美人儿接着!”一出就是四脚把脚底下的四人踢向历双儿。

    历双儿哪里会把这四人放在眼里双手轻舒一拨reads;。这四人如同是滚南瓜一样咕咚咕咚地滚下了楼梯。这四人是被美色蒙住了双眼像这两个这个的人物岂是他们这样的小混混所能惹得起的。

    叶秋把四人踢出手中的泪痕就是化作一道黑芒飞斩而上。

    紫黑色的刀芒飞斩而上四周的空气被它卷起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空气漩涡卷动起来。

    泪痕也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战意长啸一声光芒迸射破空而出。

    历双儿见如此的神器也不由双瞳一聚十指如同弹琴连连地跳动飞弹。

    “啵——”的一声罡气滚动把四周的桌椅都卷成碎片。

    叶秋连退五步也生生地站住身子他体内是气滚动像是要把他的内脏挤碎一般。

    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一个回合就是败在了历双儿的手中。同历双儿这样的高手相比起来叶秋还有一大段的距离。

    历双儿的双臂的衣袖被泪痕削下了两幅露出了胜雪欺霜的粉臂。

    历双儿气得要死就是正面同叶秋对敌都被他削去了两幅衣袖这怎么不叫她生气呢。当今天下能一个回合把她的衣袖削下的人是屈指可数除非是六大宗师这样的人物。可以说叶秋能削下她的衣袖有几分是仗着泪痕神刀之利。

    这一变化太快了一切的变化都只是在一眨眼间过去。

    当叶秋两人对峙时在场的人才心惊肉跳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有些有心里不由太大地感到庆幸幸好刚才没有昏了头向叶秋出手不然那四个混混就是自己的榜样。

    叶秋双眼如隼紧紧地盯着历双儿在这时只要自己一点点不留神那倒霉的是自己。

    历双儿可就是神态自然得多了面带笑容右手轻轻地拢了拢秀。

    一阵脚步声传来近几十人踏入这间客栈。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一声大喝声势威人。

    原来红冲天在城门口大开杀戒之后就窜入了城中所以这个城的守兵在城中展来搜索红冲天的行动三千驻兵誓非把红冲天抓到手把他五马分尸不可。

    “大胆竟敢在这里行凶!有没有王法?”这个领队的队长见叶秋手持泪痕不由想大展军威向叶秋大喝。

    可是当这个队长看到叶秋对面的历双儿就不由骨头都酥了不由色心大起。立即起了贼心。大声吆喝:“大胆乱党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恶把他们两个都给我带走。”说着自己先扑向历双儿他打定贼心以公济私把历双儿抓去成为自己的禁脔。

    那么士兵也是如狼似乎虎地扑向叶秋这些士兵满肚子的气无处可所以不由把叶秋当作出气筒。

    可惜这些人都是流年不利。

    “滚!”历双儿娇叱一声手指一弹射出扑来的队长。

    “来得好老子今天可就要开杀戒了!”叶秋大喝一声整个人如同下山猛虎狂扑而上。

    “啪”的一声那个队长被历双儿一指点翻。

    “大胆狂徒!竟敢出手拒捕!罪加一等!”这个队长是**昏心在这时还想把历双儿弄到手吆喝着手下齐扑了上去。

    这些人真是不知道死活竟然是瞎了双眼惹上了这对煞星。

    一时间整间客栈是鸡飞狗跳鲜血溅飞残肢落地。

    “***真是不知死活连老子的主意都打。”叶秋回刀站在一边手持着泪痕还警惕着对面的历双儿。

    历双儿右手轻拢秀好像刚才是闲庭信步一般。

    在这时地面上是一片狼籍鲜血满地。虽然是没有死人但是残肢断臂不少。

    “有种的等着我会回来报仇的!”那个队长连兄弟都不顾了抱着伤滚下楼丢一狠话跑了。

    那些士兵是被叶秋两人杀破了胆连爬带滚地滚下了楼逃之夭夭。

    历双儿两人谁都没有拦他们他们真正的对手是彼此。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