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情话绵缠
    对于这冲天而出的任督剑大家都不由心摇神曳。

    面对任督剑虎头也知道利害他即刻双拳一圈往怀里一揽紧拉着一个如半边天大小的拳圈暴推而出。

    高空耸立的任督任飞斩而下拖着一轮绚丽的光圈在圈就像天上佛祖的一般有着说不出的光彩似乎世间的一切在这之下都净化了。

    任督剑飞斩而下天崩地裂万物崩溃末日来临世间的一切都是无法承受得起这一剑就算是巍巍高山在这一剑之下也是成为齑粉。

    拳圈推迎而上这拳圈就像是天地法则天地万物都是无法逃得脱它的圈套就像是神是佛都是在这个法则之圈中。

    “轰、轰、轰……”可怕的爆破声在空中狂炸传下。

    在这可怕的爆破之下滔滔的逊罗江面立即冲飞而起十几道水柱水柱冲天而起足足有十丈有余水柱在空中散开落下满天都是水晶晶的水珠玉晶煞为好看。

    叶秋在内功修为上哪里比得上虎头这个家伙他的任督剑虽然是利害但他还被这可怕的真气震得冲天而起他在空中连打了几十个跟斗这跟斗都转得他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满眼都是金光闪闪的金星。

    接着叶秋被强大的余劲抛飞而出他整个人从高空中飞摔而下。

    一道影子冲天而起如飞鹤如仙女姿态动作优美万分。空中的人儿一舒臂接住被摔出的叶秋飞掠回大船中。

    出手救叶秋的正是美人儿冷月心。

    在这时虎头也回到了船上。

    冷月心嗔瞪一眼娇嗔说:“师兄你出手怎么不看分寸!”美人儿的一颗芳心紧紧偏向小情郎。也不看一下谁出手最无分寸没办法在恋爱中的女孩子一切事都是偏向情郎情郎所做的事都是对的别人的就是错误的。

    恋爱中的女孩子都是昏了头她们可都是不讲理的哟。

    虎头只好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呵呵地傻笑。

    叶秋有点头昏脑胀不过在这里他却是差点舒服得呻吟出声来悠悠的处子之香钻入鼻子头枕着柔韧的双峰感受着这温香软玉这真是要命了舒服得不得了。

    “你怎么样?”冷月心不由担心地问。

    叶秋这小子故作痛苦地呻吟一声其实是舒服得呻吟说:“好凶。”这小子真是心怀诡意。

    冷月心又是何等人物她一看他那眯着有着笑纹的眼睛就知道这魔星心里在打着坏主意了。她心里又是气有又甜这个让人恼心的小情郎呀你真是既让人心恼又让觉得窝心。她一挟起他向里面掠去丢下一句说:“我给他疗伤。”

    小玉不由恨恨地说:“坏人终于得到报应了吧。”虽然嘴里是这么说但是双脚还是忍不住跟上去。

    在这时小珠拉住她说:“别去打扰小姐给公子疗伤。”还是这个可人儿最细心不过她想到这个坏人儿又要作坏了她心里羞得抑止不住。( 广告)

    小玉只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停住脚步了。

    虎头也是想去但是也被小珠这个可人儿止住了这个可人儿心里是想成全小姐两人的好事也是偏向着坏人儿让他为所欲为。

    其他的弟子见没有好戏看都散去了各人去做各人的事了。

    冷月心挟着叶秋飞掠入自己的闺房没好气地把这个小魔星扔到那流苏床上。

    叶秋这小子还是装着一副重伤的样子赖在床上不起来。

    冷月心娇嗔地说:“还装再不起来就把你扔出去。”虽然是嘴里这样说心里还是把这小情郎疼入心里不然她又怎么会让这小魔星为所欲为。

    叶秋见自己的把戏被拆穿了也只好是站起来了他伸了伸手展了展腰说:“我好了。”这小子同小姐姐情人儿胡闹惯了脸皮也是变厚了说起谎话来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冷月心对这小情郎既是气又是爱恨恨地嗔娇瞪了他一眼。她这副小女人副样真是风采撩人风姿万千让人看了都不由双眼一亮。

    叶秋这个心怀贼意的小子更不用说了贼眼雪亮凑近脸去讨好地笑着说:“小姐姐你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想死你了日也想夜也想我最想小姐姐了小姐姐是我的好好妻子嘛。”这小子心无笔墨但是同美人儿胡混久了甜言蜜语也会说了直哄得美丽姐姐开心笑怀。

    女人是男人学甜言蜜语最好的老师。

    冷月心故作不屑哼了一声说:“哼谁想你这个坏小子了。”同情人一起一向恬和的冷月心也不由活泼了许多。虽然嘴里这样说但是心里甜密密的特别是那句“好好妻子”让她整颗心都飞了。哪个恋爱中的女人不喜欢自己情郎的甜言蜜言就算是假的她们都爱听。

    叶秋这小子同美人小姐姐胡混久也更是色胆包天了得寸进尺地把一双贼手插入美人儿的纤腰中一双贼手不由活动起来垂涎地说:“姐姐不想我那我想姐姐行了吧。我的美姐姐妻子我好想你哟。”这小子甜言蜜语的功夫真是飞跃进步若是刚出山的他一定不会说如此的甜言蜜语。若是这小子的武功有说甜言甜语这般进步的话就不用被人追赶得四处乱逃了。

    冷月心也是想小情郎想苦了不由让小情郎为所欲为心里只守着最后的一道防线只要是小情郎不跨越最后一道防线她都是允许坏人儿在她身上作坏的。她不由势地躺入小情郎的怀中刮了一下他的脸说:“羞不羞谁是你的妻子。”这时她特别的开心她心里愿一生都像这样同小情郎这般打情骂俏地度过。

    叶秋心里也是喜欢得不得了一双坏手尽是作坏。一脸垂涎地说:“好老婆你什么时候才同我成亲拜堂。我现在就娶你回去好不好。”想到这个想法心里不由大动有这样的美姐姐做妻子那真的是高兴得要死了。

    冷月心心里也不由愿意但是还是有些犹豫她是她师父一心培养出来的下一代接班人在一定程度上去说她并不单是为也自己而活着她活着还要为上万的本心斋弟子负担着。她也是十分想做情郎的小妻子尽受情郎的百般怜爱但是她心里知道自己一做了情郎的小妻子只怕是再也无心去理本心斋的事她不能辜负她师父对她的期望也不想负她师父对她的养育之恩同时也是不想负上万弟子对她的一片忠心。她不由歉意地说:“好人你能不等几年呀月心还有未完的事。”说着她不由挨着情郎紧一点。

    叶秋不由嘴说:“为什么?小姐姐是不是不想嫁给我?”这小子这嫁娶的话题说在嘴里一点都不脸红气喘。

    冷月心撒娇地说:“当然不是了月心当然是想嫁给你了可是月心有责任在身嘛。月心都是你的人了你还不满意吗?”可爱的女人都应会撒娇。

    叶秋心里虽然还不满意但也没有再强求他得意地说:“小姐姐当然是我的了除了我你谁都不准嫁不然我可要打你的小屁屁了。”说着在她的俏臀上揉了一把。

    冷月心被他挑弄得不由喘着气娇嗔地说:“哼自大。”

    同情人在一起无论是男还是女都对打情骂俏的事乐此不疲。

    叶秋高兴地说:“好妻子我们成了亲那你可给我生几个儿子女儿我可要做爸爸。”说到这里心里都不由陶醉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喊自己为爸爸的日了。

    冷月心虽然心里害羞但也是一片向往想到子女心里就不由乐滋滋的。她满脸醉人的红霞娇哼说:“谁同你生孩子了羞人。”

    叶秋哼声说:“好姐姐不肯我找另人生。”这小子真是让人无法可说。

    冷月心不由一扭着他的耳朵嗔声说:“你敢月心要你好看。”想到这种可能就算她这样绝世的人物心里都不由有些醋意但是她不是一般的女子。想到自己不可能一生都陪着情郎心里也是有歉意在心里或许对这事也是有一定的打算她对自己有信心凭自己的魅力当然是不怕小情郎冷落自己。

    叶秋得意地说:“现在该给我生儿子女儿了吧。”说着贼手在她的玉峰上再三搓*揉逗捻这一对玉蕾也不由胀挺起来在手中不安份地跳动。

    冷月心不由脸一烧呻吟了一声扭着情郎的手也不由轻了。

    坏人儿搂着她让她坐在梳妆台的边上一支贼手潜入了她的裙底摸向她的双腿深处。

    美人儿不由化作春水不由舒臂搂着情郎的脖子。

    叶秋这小子心里更是喜欢万分不由顶着美人儿另一只贼手在她的菊花之处作坏起来。

    美人儿如中电一般身子一殛不由在情郎的肩上咬了一下。

    坏在儿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高兴地说:“姐姐你好美哟老公好喜欢哟。”说着伸出舌头在美人儿的香唇边上游掠挑逗起来。

    美人儿心里不由一甜蜜坏人儿月心何尝又不是喜欢你万分呢reads;。她也懂事地轻吐丁香小舌迎向坏人儿的舌头。

    室中一幕香艳的**展开了……

    夜正轻轻地舞轻她是精灵以自己的夜舞诉说着自己心里的喜欢。

    天上的月儿正害羞地半遮着脸面不敢去看这空的情郎。星星调皮地眨着眼睛似乎是在偷看夜中坏人儿作坏。

    叶秋这小子贼兮兮地东张西望现没有人了就偷偷地向小姐姐的闺房潜去。

    白天是再三**可是好好小妻子就是紧守最后一道防线这坏人不由心里痒痒的。他心里不由贼笑小姐姐不肯我来偷行不。想到做采花贼的事儿他心里不由大感刺激一颗心不由怦怦地跳。

    看这小子是有做坏人的潜质其实何止这小子只怕是所有的男人都有做坏人的潜质像采花这样的事只怕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做只是没有这个本领而已但是又是嫉妒有本领做这样事的人所以就是换作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说什么为民除害其实是心里嫉妒。

    所谓妻不由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但偷又不由采这是男人的劣根只怕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这调调的就算是圣人君子都喜欢只不过他们把这种**压抑在心里而已有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偷偷地想。若是你有纵横天地的本领天地间无人是你的敌手只怕你也想做采花之事吧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不想那你就不是正常的男人。这事换作是我那就不用说了反正我承认自己不是好人一个不是做君子圣人的料。

    叶秋想到小姐姐那俏模样可就是再也忍不住了再快了脚步。

    “叶小哥你也在这里呀!”一个打雷般的声音在叶秋的耳边响起。

    叶秋由吓了一跳只见虎头这家伙向这里走来。叶秋心里不由大恨这个老虎头迟不来早不来就在这个时候跑来不是破坏老子的好事吗?

    这或许叫做上天有眼。

    虎头不由憨厚地问说:“叶小哥你干什么呀?”

    叶秋想都不想说:“看月亮。”这小子哪里懂得这文雅的东西纯粹是胡扯。

    虎头高兴地说:“正好俺正好没伴。叶小哥咱们一边喝酒一边看月亮。”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和酒杯。

    叶秋在心里不由暗骂看你的死人头看!

    虎头不由分说立即拉着叶秋向船头走去。

    叶秋不由大恨把这个老虎头骂上千百遍。心里知道今晚偷香的行动失败了。

    虎头拉着叶秋在船边坐下把酒杯给他给他斟满了一杯说:“今晚咱们就喝个痛快看谁先醉。”这家伙不但是个武痴而且还是一个酒鬼。

    叶秋想来都不想一口就把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咳、咳、咳……”叶秋立即把刚才喝入的酒吐出来了不由拼命地咳嗽。

    虎头不由一怔问:“叶小哥你我怎么了?”

    叶秋不由大声说:“你这是什么马尿这么难喝!”原来这小子从不就没有喝过酒所以这酒一入口就觉得辛辣无比。

    虎头有点摸不着头脑说:“这是清溪河酒是大陆上好的的好酒一瓶五两黄金。”

    叶秋不由有点不可思议大声说:“这比马尿还难喝的东西竟要五两黄金不如把我绿岭的泉水卖给你一两银子一桶。它比这什么清溪河酒好喝多了。”这小子真是没有当过家不知米贵这清溪河酒可是霜睛大陆的一大名酒一般的人还卖不到若不是本心斋财力雄厚只怕还不可能有好几十坛带着出门。

    虎头用有点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叶秋说:“你不会喝酒?”一副你是不是男人的模样。

    叶秋可就受不了他这目光了大喝说:“谁说老子不会喝酒只是这酒难喝。来再给老子来一杯老子的酒量一点都比你老虎头差。”男人都是爱面子的没有一个男人不爱面子除非他是孬种了。

    虎头老实也不怀疑他给他倒了满了一杯高兴地说:“好今天咱们就比一比看谁的酒量好。”也不想一下若是清溪河酒都不好喝好天底下好喝的酒只怕是没有几种。

    叶秋只好是硬着头皮喝了下去这酒一下肚火辣辣的呛人极了他都不由想把它吐出来他强硬地忍着把欲升起的酒压了下去。

    虎头大喝一声说:“好酒量再来一杯。”又来他倒满了一杯。

    叶秋心里不由大苦妈呀不是要老子的命吗?但还是逞强忍着把它喝下了。

    虎头大喝好又是给他斟了一杯。

    三杯酒下肚就不同了这酒感觉也不再那么辛辣了有种香香的味道和麻酥的感觉在肠胃里游动。叶秋觉得这酒的味道还不错大喝一声豪气地说:“好酒再来一杯。”他早就是把刚才的话抛到脑后了当作是放屁。

    虎头大喜觉得是遇到了一个酒中知己立即给他上满。

    他们两人你一杯我一口地把清溪河酒当作清水一杯又一杯下肚。壶中的好酒也是如同河水一般流逝不见。

    清溪河酒的后劲本就不小叶秋这小子是第一次喝酒而虎头的酒量也不见得怎么样。当酒壶空空如野时他们两人也是醉薰薰的只怕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好、好酒量!”虎头的舌头打结坚了一个大拇指。

    叶秋也好不到哪里头昏眼花得意地说;“还还用说老老子的酒量可是天天——天下第一。”这小子喝醉了还不忘自吹自擂。

    虎头也不由受到他的感染也得意地说:“俺俺是天下第二喝喝——遍天下无敌手。”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那那还差我一点。”叶秋卷着大舌头得意地说。

    “唔。”这时虎头已经是醉和不可以了。

    叶秋心里还是记着偷香的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大舌头说:“我我走了。”

    虎头无意识地摆了摆手。

    叶秋踉跄向冷月心的闺房走去可是这小子竟是没有认对方向竟摸向小珠小珠这对姐妹花的闺房。

    这时他已经是醉得一塌糊涂了哪里还知道什么轻手轻脚一脚把门踹开糊涂地说:“老老子来了。”这模样嚣张得很一点都不像是采花。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