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顺流而下
    香艳旖旎刺激万分。

    靡靡艳媚的气氛弥漫着整个空间彼此是烈火干柴只需一点就是烈火冲天。

    正在沉沦于欲海中的两人完全是不存半点的理智一切都是由着人性最基本的**所支配。

    天雷勾动地火若是再如此下去那就是艳情靡天。

    可惜上天就是不让某个心怀色意的家伙得逞。

    “喂你们躲着干什么?还不出来。”一个娇喝在遥遥的树下面响起。

    就是正点燃的干柴被冷水一淋地火遇到幽水一下子就漏*点成空。

    叶秋和左曼玉都醒过来而左曼玉更是害羞得恨不得天空裂开一道缝隙钻了进去她一眼都不敢去看心肝郎君。

    叶秋可就是太恨了真是恨不得把下面的家伙剁成肉酱仍到逊罗江去喂王八。

    叶秋顺着那密密树叶的缝隙向下面望去只见那狡黠调皮的燕雯雯正站在下面正仰起头向密叶里搜索想看一下叶秋究竟藏在哪里。

    叶秋对这小魔女可就不想理她了反正这小魔女来找他就不会有什么好事的了。这个坏人儿仍是色心不死伸出贼手在曼玉儿身上肆意妄为。

    曼玉儿既是害羞得不得了又是心里担扰着下面有人她的一颗芳心可真是受尽了煎熬娇躯不由浑身抖。她既是渴望又是不敢她不由伸手去抓住那在作坏的贼手声如蚊纳一般说:“郎君不要下面有人。”她说完又差点儿就惊呼出声不由想顺着坏人儿的贼手呻吟起来她立即紧紧地咬着贝齿不让那羞人的声音逸出来。

    贼人儿那坏手儿在佳人的蜜处再三蹂躏。

    “野小子再不出来本女侠就点火了!”下面的小魔女已经失去了耐心大声地娇喝。

    叶秋不由大恨心里不由把小魔女骂上千百遍恨不得让这小丫头片子立即就滚蛋。

    这时左曼玉也是握住机会求饶了轻声说:“郎君就饶妾身一遭吧若是被人看到了叫妾身如何见人呀。”这时她也是香汗淋漓了她真的是被小郎君调弄得动了**。

    叶秋虽是心里百万个不愿意但是他知道下面的小魔女说得到做得到若是她真的是点起火来就是糟了他仍是意犹未尽贼手不由在曼玉儿那已经是肿胀灼热不堪的乳峰上揉捻了一把才肯罢手。

    曼玉儿只能是咬着贝齿让这小郎君再三蹂躏了。

    叶秋抱着左曼玉从藏身之处飞跃下来。

    小魔女燕雯雯见到叶秋被自己逼下来了不由得意地说:“野小子本女侠就不怕你不出来本女侠就来个火烤野山羊。”

    叶秋不由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你跑来干什么?”他心里不由把这个破坏自己好事的小魔女恨得要死。

    小魔女不由恨声说:“野小子你真是不得好死本女侠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就不来了。”

    叶秋撇了撇嘴心里可不这样认为这小魔女会有这么好心不来捉弄自己就算好了。

    小魔女一瞪眼看了左曼玉一下一副捉奸在床的模样说:“好呀野小子连逃跑都带着美女是不是又作坏事了?”

    左曼玉差得粉脸火辣辣的想挣脱叶秋的搂抱可是那坏手儿却搂得紧紧的。

    叶秋不想去理她反正这小魔女找来就是没有什么好事的了。

    燕雯雯手里的马鞭突然一扬如同毒蛇般噬向叶秋那搂着左曼玉的坏手儿。

    叶秋立即一跳躲过小魔女突然而来的长鞭不由大声说:“你想干什么!”

    燕雯雯扬了扬手中的马鞭哼声说:“还不放手想占便宜不是?本女侠今天就为民除害!”一副女侠的模样。

    瞧她的模样叶秋真的好像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一般。

    左曼玉也趁这时开口低声说:“快放开妾身。”

    叶秋只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那贼手他知道若是这小魔女真的是要捉弄人那没事也变成有事了。他没好气地说:“你来干什么?”他实在不明白这小魔女怎么会跑到了段小白脸他们的前面。

    燕雯雯哼声说:“本女侠可是大慈悲来救你的。冷木头和我师兄他们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了。若是没有本女侠来救你只怕你是再劫难逃了。你看本女侠有多善良本女侠可是安良除暴、锄强扶弱的千年少有的大女侠。”这小魔女一副自鸣得意的模样。她这自我陶醉的本领足可以同叶秋这小子有得一拼。

    叶秋可不认为这小魔女这么好心她不来捉弄自己就是够谢天谢地了。他撇了撇嘴说:“你不会打什么坏主意吧?”

    左曼玉心地善良可就觉得过意不去了忙说:“燕小姐一定是心地善良想救你出去。”

    听到这话燕雯雯不由眉开眼笑说:“还是左姐姐了解我可不像野小子好心没好报本女侠每次救他都连谢字都不说一个。”她是一副遇到有慧眼之人的模样。

    叶秋心里可就不这样认为可是心肝宝贝曼玉儿说了他也不开口了。

    燕雯雯忙说:“野小子还不快不跟本女侠走若是再迟到就来不及了。”

    叶秋不由看了一左曼玉一眼。

    左曼玉虽然是舍不得同郎君分手但是也知道郎君现在是在逃亡之中而不是在游山玩水。说:“快随燕小姐去吧妾身也该回去了。”

    “野小子别磨磨蹭蹭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燕雯雯催声说。

    叶秋也知道再不逃就真是落入段小白脸他们的手中了他在曼玉儿的香唇上吻了一下说:“我走了。”这家伙就是胆大包天一点都不在意小魔女在这里。

    左曼玉一下子就绯红布满了粉脸直延到粉颈之上。虽是害羞得不得了但是心里还是甜滋滋的。

    燕雯雯心里无由地一阵烦躁连忙说:“别婆婆妈妈了还不快走。”

    叶秋也忙转身离去。

    燕雯雯拉起他的手立即向森林深处纵去。

    左曼玉望着郎君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能回过神了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她不由怅然一叹心里怅然得很一颗芳心紧紧地系在郎君的身上。

    叶秋随着小魔女东走西窜瞧小魔女的模样是对段岳他们包围的方向是极为了解。

    叶秋也是极力展开听力以防段小白脸他们突然窜了出来。

    “喂野小子你同左姐姐是什么关系?”燕雯雯突然问reads;。

    叶秋刁难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们斗嘴斗气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

    燕雯雯也不由气来了一摔开他的手恨声说:“哼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就不说。”说着不再吭声地在前面赶路。

    叶秋不由觉得有点奇怪若是像以前这小魔女一定会给自己排头吃可是这一次她的反应太是奇怪了。

    两个人都不吭声地向前奔走。

    过了一会儿叶秋真的是忍不住这小魔女不说话的情况不由开口说:“小丫头片子怎么生气了?”

    燕雯雯也是学着他的模样撇了撇嘴哼声说:“哼谁说我生气了。”

    叶秋不由翻了一下双眼说:“好了算我怕你了行不?”反正同这小魔女斗自己从没怎么赢过。

    燕雯雯突然展颜而笑得意地说:“算你识相。”真是有点莫明其莫。

    叶秋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也不是怎么在意反正这小魔女整天都是鬼兮兮的(他自己认为)。

    “好了快点再慢就被冷木头从这个方向堵住了。”燕雯雯显得很是开心再次拉着他的手向前奔走。

    左穿右插东拐西弯叶秋不由走得都有点头昏了。

    这时一阵潺潺的流水声传入耳朵。

    燕雯雯双眼一亮高兴地说:“到了!”说完加向前奔去。

    展现在眼前的是一条足足有五丈宽的大河。

    在河边正是停着一个小竹排。

    燕雯雯高兴地说:“你就坐这小竹排顺流而下不久就能到逊罗江了出了逊罗江他们就追不上你了。”看来这小魔女不是一天二天注意这事了。

    叶秋也不由认为这个方法很好。

    “野小子你会不会撑竹排。”燕雯雯惊声说。这时她才想到一个很大的问题。

    叶秋得意地说:“撑竹排有什么难我三岁就会了。”这小子可真会吹牛不过撑竹排他的确会在绿岭就有一条大河他没事时就到那里玩耍。

    燕雯雯没有注意到他自吹自擂的话拍了拍还未完全成熟的小酥胸说;“幸好本女侠百算而无一遗漏。好了野小子你快坐竹排快点离去过一会儿他们主会追到这里了。”

    叶秋在这时哪会犹豫立即跳上竹排。

    燕雯雯得意地说:“野小子你又欠我一次救命之恩你可要记着了以后可不要忘了本女侠对你的救命之恩。”这小丫头不知道打什么主意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没有好事了。

    叶秋不在乎地向她扮了一个鬼脸一排竹排顺流而去。

    燕雯雯高兴地一跳一跳地消失在深林之中。

    这大河的河水颇为湍急就是不用叶秋去撑竹排的度也是快的惊人就如一匹快马一般顺流直奔而下。

    幸好叶秋的撑竹排的功夫还过得去不然就竹排散架落入水中了。

    河水渐渐地变缓了竹排驶入了一段平缓的河流之中。

    大河拐了一个弯突然一排长长的竹排出现在眼前。

    一排长长的竹排连接横在大河面上挡住了河流的去路颇有铁锁横江的架势。

    在竹排上站着十几个人。

    叶秋见到领的人心里不由暗骂***这个跟屁虫真是会做事段小白脸的本事学了不少。

    这些人的领正是一直跟着段岳的威子。

    原来段岳现这二天来燕雯雯有点反常整天都是鬼鬼祟祟的他不怎么放心就派威子暗暗地跟着她。当威子现燕雯雯在这河上藏起竹排时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叶公子我们又见面了。”威子笑着说。

    叶秋一翻眼哼声说:“谁想同你这个跟屁虫见面。”

    威子颇有段岳的风范听到叶秋这话也没有生气笑着说:“就算威子不想同叶公子见面都不行。”

    叶秋不理他的废话突然弃竹排踏江飞奔向对面的威子。

    叶秋突然飞纵而起大喝一声:“接招。”手中的黑玉刀狂劈而下。

    黑玉刀劈下有风雨大作之势四周都卷起了一股股的刀风。

    威子见一刀气势如虹地狂劈而来心里不由泛起见猎心喜的心情手中的长刀直迎了上去。

    长刀一出如同是高岳耸起破云而出直逼青天气势浑凌。

    “铿”的一声兵刃相接的声音如同焦雷一般在众人的心里响起。

    长刀虽然是注满了威子的浑厚真气但是在断金切玉的黑玉刀下崩出了一个缺口。

    威子颇为心痛这把长刀从他学刀法起随他到现在。在他的手中这把长刀不知道会过多少高人它一直来都是丝毫不损今天竟是损了一缺口。

    叶秋被这强大的反震之劲震得在空中连翻了好几个跟斗。他突然是腰一折倒跃飞纵而出。他在空中大笑说:“跟屁虫多谢你这一刀。”说着飞纵入深林之中。

    威子不由一惊但也不觉得意外叶秋的狡猾他又不是没有领教过。他立即飞身而起喝声说:“快追。”他话一落身子已经消失在深林中了。

    他身后的弟子立即飞身追去。

    从叶秋出刀到他逃走也只不过一瞬息而已让人真是有点能于反应过来。

    河水仍是在流它一点都不为这些事生而改变。

    突然一道人影飞纵而来落在竹排之上。

    这人正是刚在逃走的叶秋。

    原来叶秋逃入林中后并没有立即逃走而是躲在树上他是要让威子产生以为他要从密林中遁逃的错觉。看来这小子越来是越会使用脑子了。

    威子还是不及段岳若是段岳在这里的话叶秋的这计谋一定不能成功毕竟段岳已经是熟悉叶秋的思考方式。

    叶秋立即一撑竹排顺流而下若是再怠慢那说不定被跟屁虫现追了上来。

    竹排顺流而下大有一泻千里之势。

    竹排已经是行了近有五十里的路程了河岸也是开始变宽了。

    放眼望去是波光滟潋水波荡漾。

    叶秋一计算也认为摆脱了段小白脸他的追踪了所以就不再去撑它由着它随着河水慢慢地向下漂去。

    叶秋深呼了一口空气觉得这带有淡淡清凉水气的河风吸入肺中是舒服极了整个人都不由为之一清醒。

    “小兄弟度不慢呀。”一个声音悠悠传来。

    叶秋一看不由心抽了一口凉气***这家伙的轻功真不是盖的的。

    这时敖少在后面踏水追来他的动作有着说不出的潇洒有着说不出的清逸。他一跨步就是十丈轻功真是高的吓人。瞧他的模样不是在江上飞行反而更像是在他家的后院中信步。

    敖少聪灵这话真的是说得没错呀。

    叶秋立即抽出长箭搭上弦。

    箭没有人看清他的飞行轨迹就像天地间一切都慢了一拍一般一道晶色的飞光如同一停一飞般一节一节地破空而去。

    当你的眼睛捕捉到飞箭的轨迹时而飞箭早就是飞过了那过地方了你所看到了只不过是飞箭飞过时所留下的残影而已。

    敖少没有去看那飞箭因为他清楚这飞箭是无法用肉眼捕捉的。他是用灵觉去感觉飞箭上所带着的杀气他凭着感应这杀气而捕捉这飞箭的飞行轨迹。

    敖少的身子突然好像失去骨头一般整个身驱一软在空中对折而纵。

    就是他一折飞箭刚好从他的上面飞箭而过。

    叶秋看到这一幕都差点合不上嘴他真的有点怀疑这冷木头是不是一条蛇身子竟然可以像蛇那样扭折。

    敖少突然一跨步就是这么一跨步几十丈的距离主像一张薄薄的纸一般被他一跨步而穿破。

    叶秋觉得冷木头一跨步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好像这几十丈的距离就像一步一般。这时他要出箭都来不及了他立即是食指一弹商阳剑直刺而出。

    在七剑之中商阳剑的度最快就是流光闪电都是没法比得上。

    商阳剑一出剑光飞纵如同神光有灵性地飞奔向敖少。那根本就是无法用肉眼来捕捉剑光一过就留下了一串串的残影一看去好像是满天都是剑光一般然而事实上只有一道剑光在飞纵。

    “来得好!”敖少大喝一声身子一阵可怕诡异地扭动那灵捷快敏的商阳剑竟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啪”的一声竹排立即散架叶秋一震破竹排身子就如同巨石一般掉入水中。

    “哪里逃走”敖少凌空一掌想把叶秋压住。

    河水飞溅而起掌风所及河面立即出现了一个五丈大的圆型下凹。

    叶秋觉得高岳压顶身子竟如同是处于泥潭一般移动困难。他立即少商剑狂破而出。

    风雨大作石破天惊天开地裂。

    少商剑硬硬地把强大的真气撕开一道裂缝直驱而入。

    敖少直压而下的真气立即出现一道破绽这一道破绽就够了。

    叶秋立即觉得身子一松立即向河底沉去。

    敖少一怔心里也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叶秋的这种神功了。他大喝一声说:“想逃?没那么容易。”说着也飞跃入河中向水底沉去。

    看来他是见猎心喜了想亲身领教一下叶秋这种神奇的武功。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