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布衣老人笑笑说:“心性坚忍个性张扬不畏不馁机警灵聪只缺的是心思细慎若有朝一日必成大器前途不可限量。( )”

    叶秋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不过凭他的猎人直觉告诉他这人对他没有恶意。也不知是为何在他的心里对这个老人有着一种像是面对着长者的感觉。

    布衣老人和蔼地笑笑说:“小兄弟你可否愿意在我的门下呆上几年?”在他心中已动了爱材之心自从月雪落那丫头离开以后他已没有再收弟子的念头了没想到今天竟动了收徒的念头。

    叶秋不由一愕:“门下?我又不去你家我人你门下呆着干什么?”

    布衣老人不由有点哭笑不得知道叶秋没有读过书。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徒弟?”还是直白说为好。

    叶秋不由埋怨说:“收徒弟就直说嘛什么门上门下的我还以为你开妓院呢。”不知为何他竟会在这老人面前露出晚辈的嗔娇之态从他父母去世以后他一直都把自己当作是大人从不撒娇也无法向人撒娇。

    布衣老人不由觉得好笑除了莫修那小子以外再也没有人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不敬了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也有点像莫修那小子常常说话是无所忌惮。

    叶秋不由暗想怎么现在社会这么多人想收徒弟?收徒弟那么赚钱吗?他一想也是在镇上拜客栈的大厨为师时都要先交上三两银子。

    若是布衣老人知道他是如此想他一定会气得吐血身亡。

    布衣老人笑笑问:“想好了没有?”

    “只要你能让月霜荷做我的妻子我就拜你为师。”叶秋不由得意地说。这一下看你如何收我为徒原来捉狭心一起给老人出了一道难道耍了下小聪明。他也渐渐知道霜荷是个大大有名的人不是人人都能惹。

    布衣老人啼笑皆非这是谁要做徒弟?他双眼露出笑意地说:“月霜荷?是烟波阁那个霜荷小丫头吧?”

    叶秋也不知道什么烟波阁烟火阁的在他的心中月霜荷天底下只有一个。他点头得意地说:“怎样?办不到吧。”这家伙一点都不害羞把自己对美人的爱慕之心说给别人听。

    若是月霜荷知道他如此到处同别人说一定是后悔把名字说给他听。

    布衣老人不由悠悠地说:“烟波阁真是害人不浅每代所出的弟子都让男人神魂颠倒。清宁还在大陆上走动时让无数的年青俊彦心醉憔悴没想到收了个弟子也是让人痴迷疯狂。这真不知道是孽还是缘。”

    叶秋别的话没有注意到唯有注意到的是这个老人似乎是对霜荷很是熟悉。 他忍不住地说问:“你认识霜荷?”他对霜荷的消息可是关注至极。

    布衣老人笑笑想是回忆地说:“认识她还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她那时她得可爱粉妆玉雕般一看就知长大后是人美人。几年没见不知她长得怎样了。”

    叶秋以肯定的口吻说:“当然是变漂亮了。”他知道个屁月霜荷小时候长得什么模样。

    “你怎知道她小时候长得什么模样。”布衣老人打笑说。他已好久没有如此同晚辈如此开心有说有笑了。

    叶秋看了他一眼以肯定的口吻说:“当然是不怎么样了小时候她还流鼻涕能很美吗?”

    布衣老人不由莞尔笑笑说:“若是我有家室我的孙子也一定很你一样顽皮。”这只是打笑之语。

    叶秋不由翻了翻眼皮说:“你说话别坑我我可不是你的孙子。”这个小子个性就是这张扬一点都沉着正经。

    布衣老人和蔼地说:“若是你肯做我的孙子我一定帮你去追霜荷那小丫头。”这时他也不由老怀大开童心大起开起了玩笑。

    “谁要做你的孙子。欸老头不由我们做兄弟吧。”叶秋见他占自己的便宜也不由想占回他的便宜来。

    布衣老人不由啼笑皆非自己的年龄足足可以做他的曾祖父了这小子竟然占自己的便宜想做自己的兄弟。当今天下能同自己称兄道弟的人已经是不再有了没想到这小子竟异想天开要做自己的兄弟。

    叶秋见他不反对不由兴趣来了他热切地说:“老头我们来结拜兄弟怎么样?像古人一样来个什么桃园结义的我们今天就来个池边结义将来咱们兄弟一起去吃香喝辣的。待会咱们去找一间客栈咱们兄弟两喝个痛快。我请客!”未了他还加了一句。他从小就爱听说书的人讲英雄故事特别是古人结为金兰祸福与共的故事他是最爱听。现在他也不由来子兴趣想学一下古人来个结拜兄弟。

    布衣老人不由觉得好笑这小子以为这是办家家酒吗那么随便。不过他也兴趣来了他一生为人师表风范让天下人敬仰他还没有做过这样有点出格的事。不由顽心大起笑着说:“好呀咱们就来个结拜兄弟。”

    若是莫修、燕天南、月雪落这三大宗师听到这话大概是会把叶秋掐死吧。

    叶秋不由高兴地说:“好我就起来穿衣服咱们拜天地。”

    布衣老人不由暗笑莫小子以前你总是占师父的便宜今天师父就给你个莫名其妙的小师叔。想到莫修那副吃瘪的模样他心中就不由有了笑意。

    “小子这一下我看你怎样逃!”来人狞笑地说。

    他正是对檀笑佛志在必得的郭峰。

    这时布衣老人皱了皱眉头说:“郭峰你这是怎么了?”他神态仍是那来的慈和但他身上散出来的长者威严让任何人见了都不敢冒失。

    郭峰一看到老人不由大惊巨石挡着布衣老人的身子刚才他把一切心思都让在叶秋的身上没有注意到他。他忙恭敬地说:“原来老前辈也在这里晚辈向你老问安了。”

    布衣老人点了点头平淡地说:“唔百川还好吧。”

    “多谢前辈的垂询家师一切都安好。”郭峰不敢失礼眼前的老人可以说是当今天下最有声望的人就是六大宗师见到他都要执晚辈之礼。

    布衣老人点点头说:“我正同小兄弟说话你若有兴趣就坐下来听听。”

    郭峰知道这是很逐客令虽然他心中不甘但也不敢不从只好说:“晚辈还有要事在身就不敢打扰前辈了。”

    布衣老人和蔼地说:“替我向百川问好。”

    郭峰恭敬地说:“晚辈一定带到。”说完恭敬地鞠了一躬才离去。

    叶秋也不由大的诧异没想到自己的老哥那么威风几句话就把大笨熊打了。

    “小子我利害吧。”布衣老人开玩笑地说。他一生为人师表在别人面前都是一副尊长的模样今天能如此放开怀抱大开玩笑也是一件老怀大开的事。

    叶秋撇了撇嘴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把段小白脸带着满山都跑这比起你来利害多了。”逃跑也是利害?这个小子真是死了的鸭子——嘴硬。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