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 > 箭穿万里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凌七夜柔柔地说:“小兄弟那我们可要来硬夺了。”

    叶秋得意地扮了个鬼脸笑着说:“你们来抢呀。小姐姐你好美呀我喜欢娶你做妻子。”说完向万丈悬崖纵去。

    段岳他们都不由一惊就是又恼又羞的冷月心都不由轻叫一声。

    “呜!”崖下传来叶秋长啸的声隐若地看到叶秋的影子在深渊的长狭中荡着山藤远去。

    原来叶秋早就知道这里有悬崖了他还知道下面还有长藤无数所以耍了个小聪明把段岳他们引到这里来套出一些消息后逃之夭夭。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reads;。好一个大胆聪明的人儿。”段岳不由自嘲地笑了笑如果传出去四大道派的少主领着几百名的弟子竟让一个在包围中不会武功的小伙子逃走了那可就是殆笑大方之家了。

    凌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枉他是聪明一世竟被一个不甚谙世事的山中小伙子摆了一道。

    就是表情如风化岩石的敖少的表情也不由柔和了下来冷月心的粉面上也不由有了笑意而郭峰则是恨得咬牙切齿。

    “呜!”一声长啸震得树叶瑟瑟地响。

    段岳他们都不由脸色微变听这啸声就知道来人的武力不见得弱于他们。

    “师妹你在哪里?”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如同打雷。一听就知道是个大嗓门。

    “师兄我在这里。”冷月心虽是恬恬地说但声音却是传得远远的。

    段岳他们都不由笑笑他们也听说过冷月心的师兄。v

    过一会儿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树梢上飞纵而来。

    走近了大家才看清来人的模样。好一个大块头单元是那强横的**都会令人看了害怕他长得又高又大段岳都算是高大的了但同他一比就如小巫见大巫。全身的肌肉贲起如同小山一样高谁都不敢怀疑他一拳能打死一头牛。他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一看就知道老实人一个。

    “师妹你走怎么不告诉我让我好找。”这个大块头气呼呼地说模样像个生气的小孩子。

    冷月心笑说:“事情紧急月心来不及通知师兄。”他这个师兄为人憨厚脑子有点不大光灵老实人一个不过一身横练武功练得出神入化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就是段岳之流的人若是不用计谋的话也是奈何不了他。

    冷月心的师兄虎头声如打雷一般轰轰说:“师妹有没有人欺负你?告诉师兄师兄一定打得他跪地求饶。”说完狠狠地盯着段岳他们大有段岳他们欺负他娇小师妹的模样。

    段岳他们不由笑笑他们也知道虎头有点傻气。

    “师兄你想到哪去了。这是段岳少主和七夜少主及敖少少主。”冷月心不由嗔笑一声。

    虎头盯了三少一会儿声如同打雷说:“你们就是三少我师父说我不是你们的对手。好你们在这里正好来来来看一下我利害还是你们利害。”

    段岳笑笑说:“当然是虎兄弟利害了虎兄弟的‘龙金护身神功’是刀枪不入段岳那能伤虎兄弟半分。”

    虎头不由高兴地摸了摸头但一想又不妥摇头说:“不对不对我师父是不会骗我的你怎会打不过我呢?”

    段岳笑着说:“这是侯前辈谦虚的说法以侯前辈的为人当然是自谦自慎了。”

    “对对对。“虎头大大地点头大有意到知音的感慨。

    冷月心柔柔地说:“师兄月心跑了一大天也累也你去给我也一个休息的地方好吗?”她是想支开他以免得同三少在一起闹出什么乱子来。

    “好。”虎头想都不想如飞鹰般纵起除了师父他最听这个师妹的话了。

    “段兄以我看我们如此联合追捕有许多不足这处。”凌七夜笑着说。

    段岳平和地说:“凌兄有何妙计?”他也清楚四大道派不可能长久如此合作下去毕竟大家都是人中龙凤所谓是一山难容二虎。

    凌七夜智珠在握地说:“不如我们就此分别各行其是看谁最先得到檀笑佛。这就算是我们四人的一次小比试吧。”依这个建议这无疑是他们四人的一次聪明才智的较量。

    “好!小弟正要见识一下段兄的绝伦才智!”一直没说话的敖少突然是战意焕如同一个入战沙场的战神。这股强大的战意逼得他身边的弟子不由后退。

    凌七夜也是立即战意冲天毫不多让地说:“小弟正是要领教下敖兄的聪灵。”

    三少都是人是之龙都不可能在对方面前示弱这不但关系着自已的颜脸同时也是关系到师门的荣辱。

    段岳稳重地说:“我们不能有过大的伤亡否则被人有机可趁。”

    “我赞同这一个协定。”敖少爽朗地说。

    “冷姑娘呢?”凌七夜问。

    冷月心恬恬地说:“既然三少都同意月心也不敢落他人之后。”他虽是神态恬静但那口气和散出来的战意完全不弱于他们三人。

    六大宗师的弟子没有一个是池中之物。

    叶秋不由大口地喘了喘气他不由狠狠地骂了句脏话。这群小白脸吃饱了不用做事老是在自己的屁股后面紧跟着跑。这个小子骂人就会也不想一下他自己手的檀笑佛可是天下人都垂涎三尺的东西。

    叶秋的双耳一抖听到了流水声他忙循着流水跑去。渴死他了跑了那么远的路嗓子都快冒烟了。

    孱孱的溪水水从高崖上溅而下下而积成了一个不上的水潭潭水幽绿幽绿一阵阵闵爽的水气迎面扑来。

    叶秋不由欢呼一声老天还是挺疼他的嘛还这个时候给他送来一潭清水让他爽一爽。

    “卟嗵”的一声他衣服也懒得去脱一下子跳入了碧潭之中。

    清凉的潭水从毛孔钻入体内这真是爽透了连骨头都是凉飕飕的。好舒服叶秋不由享受地长呼了一口气。

    这几天忙于逃命什么事都是糊乱解决像这样舒舒服服地泡上一澡真是莫大的享受。这几天来他已经是渐渐地走出绿岭的范围了但他一点都不害怕只要是有山他就不怕。无疑山是他的家园山能给他食物山能给他勇气。不论是在哪里只要有山他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因为他是山的儿子山中的大神会保佑着他这个在山里长大的儿子。

    叶秋静静地躺在潭中享受着清凉潭水的包纳和抚摸。在潭水的洗涤下他这几天来的一切疲倦风尘都被山泉冲涤干净整个人不由精神焕。这时他心里特别的静特别的安宁同四周的景物溶合在一起心随着溪水流淌随着树叶飘动随着小鸟欢跃……他似乎回到了母亲的怀中过着无忧无虑的时光这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呀。

    耳朵一抖叶秋立即睁开双眼他知道有人往这边来了。作为一个出色的猎人机警什么时候都不能丢失否则将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山里。他眼光四处盼顾想找一个藏身的地方。

    “有流水声去那边看看。”说话声隐隐约约地传来。

    叶秋知道要逃已经是来不及了忙深呼一口气一翻身潜入水潭中。

    过了不一会儿两个汉子向水潭真走来看他们的打扮是落日庄的弟子。

    “鬼影都没有一个这小子狡猾如狐狸也不知逃到那里去了。”其中的一个汉子说。

    “管他先喝口水喝死了。这几天来跟着这小子满山跑折腾得够呛的一点都没有休息好。”另一个汉子一屁股在潭边坐下。

    两个汉子舒舒服服地喝足了山泉也有点不恋地罢手。

    “听说小姐已经跑下山来了。”其中一个汉子说。

    另一个汉子听到这话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有些不相信地说:“不会吧庄主肯放他下山。”如果这个小魔女来了又不知道谁要遭殃了。他不由向上天祈祷希望这个小魔女不好找上自不然就死定了。

    其中一个汉子有点不自在地说:“哪里会假消息是福伯传来的。你没看到这几天少主半点都不敢在城里停半刻猛往山里钻这摆明是要摆脱小姐嘛。”想到小姐那狡黠的笑容他不由打了个寒颤整个庄里的人都知道小姐的整人法子多得无穷无尽就是少主这样的人物都要怕他三分。

    另一个汉子有点幸灾乐祸地说:“这次又不知道哪个倒霉鬼死定了。”

    其中一个汉子瞥了他一眼说:“说不定是你。”

    听到这话这个汉子就笑不出来了。

    “欸。”其中一个汉子不由诧异地叹一声。

    另一个汉子也望向水潭中。

    彼此相视了一眼笑笑。

    “走吧再不回去少主可要怪罪下来了。”另一个汉子说。

    其中一个汉子笑得很灿烂地说:“快回去迟了就不妙了。”说完站走来。

    不一会儿两人消失在树林之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