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成为王最新章节 > 成为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长棍,山羊与老人

第十八章 长棍,山羊与老人

作品:成为王 作者:真凝二三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十八章长棍,山羊与老人

    周羽直愣愣的看着金棍变得血红,这已经是第二次蜕变,能够感受到金棍变得血红之后,上面的能量加疯狂,而这还不是让周羽愣的原因。

    让周羽愣的原因是那上面渐渐显出,出耀眼光芒的五个大字。

    这五个大字正是古朴至极,与象形字极为相近的“如意金箍棒”!

    因为看起来很像象形字,所以周羽一眼便看懂了这五个字,顿时震惊不已,难道心的猜想是真的?

    “如意金箍棒”忽然化作一道血红光芒,一闪不见,等再次出现之时,已经被色猴握了手,色猴定定的看着那上面的五个大字,眼神时而迷惑,时而清醒,像是回想什么。

    渐渐的,血红长棍之上的五个大字隐去,但有一股为精纯的力量从喷薄而出,进入了色猴的体内。

    那股血红色的能量一进入色猴体,周羽明显感受到了色猴的气势正不断的改变,从原来充满野性渐渐变得充满杀意。

    看着身前的色猴,不知为何,周羽脑海浮现出了那只敢于向天挑战竖指,一棍横扫十万天兵天将的绝世妖猴的身形。

    同样是杀意凌天。

    杀意似乎化为实质,将色猴笼罩,血红的能量罩,色猴正不断的吸收着这股能量,连泥巴吃下都能转化为能量的色猴,具有着极强的能量吸收能力。

    仿佛他的身体永远撑不满似的,那血红长棍上散出的庞大能量,全部被色猴吸收。

    对于能量有着强大的吸收能力和储存能力,这绝对是圣体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大螃蟹曾说色猴是圣体。

    然而当时周羽却沉睡,所以根本没听到,也许是大螃蟹不想他听到,或者别的,不然的话,他若能和大螃蟹交流,肯定会知道许多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由单纯的看和感受,渐渐的,周羽身上也生了变化,体内那浓缩到了极致,周羽几乎不能挪用的黑色能量变得躁动不安,由原先的圆形,不断改变着形态,就像那圆形的黑色小球变得活了过来一般,一会儿这边突出一些,一会儿那边突出一些,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想破球而出。

    而周羽的体表,渐渐也覆盖上了一层黑色能量。

    黑色能量仿佛正灼烧着周羽的皮肤一般,身上那件从死去的牛头兵身上扒下来的粗糙布衣被化为灰烬,皮肤有丝丝血迹溢出,转眼又被黑色能量蒸,悬浮身周,黑色的能量融进了这股淡淡的红色血雾,变得暗红,与色猴身上的血红色越来越相近。

    一人一猴原本就站得极近,而此刻各自身上都正生着奇异的变化。

    终于,两股浓淡不一的能量有了交集,刚一接触,便都如被咬了一口一样,互相向后猛然退缩,分了开来。

    然而没过多久,这两股能量又再次接触,这一次,反应却和上次截然不同,而是互相交融,纠缠到了一起,就像相互吸引一般。

    没过多久,两人身上的能量建立起了联系,互相缠绕,形成了一个大的能量球,将两人都包裹内。

    能量球,周羽正咬着牙坚持着,他能够感受到体内那股能量的躁动不安,心莫名其妙的生出想要毁灭一切的想法,而周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却知道一定要守住心神,所以苦苦坚持。

    另一方面,那黑色能量覆盖体表之上,便像是全身都被火烧一般,疼痛不已,幸好忍受痛苦这方面,周羽是绝对的强悍,不然此刻早已疼得晕了过去,被黑色能量控制,说不定就再次进入了那夜将黑竹林毁灭的狂暴状态。

    而色猴却好像没有察觉一般,正闭着眼睛一脸享受,他感觉到自己正不断的变强,体内能量越聚越多,越来越精纯,从未有过如此强大的感觉,身体之能够感受到的能量越来越多。

    不知过了多久,周羽感到那股能量正渐渐消退,退回自己的体内,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将两人笼罩的黑色能量球随着夜幕的降临而变得稀薄起来,能量各自疯狂的涌入色猴和周羽的体。

    夜风吹拂,谷的尘沙和一些搭建土屋所用的长草被吹得飞起,又远远的落地上,所谓尘归尘,土归土,地上的事物即使借了风力能够飞起,也终将落到地上。

    周羽出一声极为疲惫的叹息,一屁股坐地上,喘着粗气。

    色猴则是精神倍,一双眼睛黑夜有如两颗出红光的红色宝石,闪闪亮。

    “你有什么感觉?”周羽问道。

    “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强大。”色猴看着手变得血红的长棍,双手紧了紧。

    周羽伸出一只手凌空一甩,骂道:“干!我怎么觉得非常疲倦,是不是你把我的能量都吸去了?”

    色猴看了看周羽,他又伸手周羽身上到处捏了捏。

    周羽被他捏得虽然不痛,但是被一只猴子捏来捏去,心里总觉得非常怪异,浑身不由自主的起了鸡皮疙瘩。

    “你这是干嘛?吞了我的能量,还想要占我身体的便宜?”周羽一脸惊恐的向旁边挪了挪。

    色猴缩回手,他想了想,说道:“你说错了,你并不是没有收益,而是你的收益全部被用来强化你的身体了。”

    周羽却是不信,他说道:“我的身体本来就很强悍,和你打了那么多次你还不知道?为什么你不需要强化,我却需要?”

    色猴摇了摇头,说道:“你的身体确实很强悍,但是没有我强悍。”

    周羽忍不住对色猴比了比指,说道:“那么多架白打了,明明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你受伤比我重。”

    色猴认真的解释道:“其实我们打了那么多次平手,我靠的才是身体的强悍,而你虽然耐打,但实际上你的攻击你的抗打击能力之上,所以正常来说,你我拳拳互换的话,我受的伤要比你重,但由于我的身体比你强悍,所以每次打到后,通常都是平手。”

    周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说来,那就是我的身体进一步淬炼。等有你这么强的时候,大概也就够用了。”

    其实周羽心也知道色猴的防御力比他强悍,光是他那层不管怎样也弄不破的猴皮,就已经超出了周羽太多,想到这里,周羽忍不住伸手自己身上被野牛王用牛叉叉的地方轻轻摸了摸。

    如周羽所想,这个伤已经痊愈,不止是体表,就连体内也是如此。

    忍不住自己身上捏了一捏,周羽现,自己的皮肤变得确实变得有些不一样,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明明就像以前一样可以捏起,然而周羽却感到皮肤上有淡淡的能量覆盖,而这些能量似乎与皮肤融为了一体,使得皮肤的韧性极强。

    “好像确实有点不一样了。”周羽说道。

    “那是当然,我难道会骗你?你现自己拿刀子捅自己都不会有事。”色猴说道。

    周羽听得心里直怵,回道:“我只是感觉不一样,可没感觉到自己拿刀子捅自己都会没事,再说了,我难道有病?自己捅自己?”

    此刻牛谷之空空荡荡,只有色猴和周羽两人。

    两人交谈的声音空荡的谷显得极为响亮,突然,一声异响自不远处的一座并且被色猴飙砸倒推毁的屋出。

    周羽和色猴同时止住声音,向那处看去。

    那间土屋的门半掩着,借着月光,只能将里面极小的一处看清,其他地方却无法看清,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反正方才确实是有声音从出。

    两人互看了一眼,周羽手持牛叉,色猴手持血红长棍,便向那处压了上去。

    等走近了那间土屋,两人又蹑手蹑脚的将耳朵土墙之上听了听,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周羽朝色猴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让色猴冲进去。

    色猴不傻,看明白了周羽手势所代表的意思。

    然而也正是因为色猴不傻,所以他不愿先进入土屋,而是用手势假装自己看不懂周羽想要表达的意思,相反的,他却做着手势让周羽先进入。

    周羽心低低痛骂:“***,这厮居然如此无耻。”

    两人又互相争论了一番,终只得说定了两人同时进入。

    周羽伸出左手,伸出三根手指头,代表数目,接着换成两根手指

    “三”

    “二”

    “一”

    随着“轰”的一声,周羽和色猴都是选择了破墙而入。

    冲入屋之后,却并未现任何活物,屋一股子牛骚味,显然这是一头母牛兵所住的地方。

    “晦气!”色猴骂道。

    周羽却是小心翼翼的屋寻起来,刚才那一个声音是真正切切的听到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就这时,一声“咩~”的声音再次出。

    周羽和色猴同时动起撞破了屋里的墙,飞身而出。

    土屋后面,有一只山羊被栓一棵小树上。

    看来是这间土屋的主人跑得太匆忙,没有顾得上带上这头肥壮的山羊跑路。

    “咩~”山羊好奇的看了看周羽和色猴,大概是除了牛头人,它还没见过其他生物,所以它歪着头,出一声柔柔的绵羊音。

    色猴和周羽对视了一眼,互相眼看到了食欲,于是双双“嘿嘿”一笑,然后看向那头山羊。

    山羊也许是有些通了人性,看着周羽和色猴看向自己的眼神极为不善,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出一声带着惊恐和不安的叫声“咩”

    周羽握着牛叉,色猴握着血红长棍,步步逼近山羊,

    “小羊儿乖乖嘿嘿”周羽说道。

    “别怕,哥哥会好好疼你的”色猴说道。

    “咩”

    “咩????”

    “咩!!!!”

    牛谷的央,那片由碎石铺就而成,又由乱石堆砌而成的石台旁,升起了一堆篝火。

    那只惨遭周羽和色猴扒皮开膛的山羊此刻被串一根大木棍上,正架火上烤。

    油脂不断的从被烤得金黄的山羊身上滴下,落火,出“滋滋”的声响,又化作青烟飘散。

    色猴嗅着诱人至极的香味,不停的砸着嘴,篝火旁转来转去。

    “好香!可以吃了没有?”色猴催促道。

    烤着烤着,周羽不由得想起了老头,那时候,每当至极烤东西,老头总是坐一旁喝酒,不时的也会像色猴这样催促一下。

    “师傅你还好吗?”周羽心低低的说道。

    万里的万里之外,南荒草原。

    满地的残破盔甲和兵刃,慌乱一片的野草,被血染红的土壤,和那些倒伏的尸体,无不宣告着这不久前的惨烈战斗。

    一把满是缺口,剑身极为庞大的巨剑插泥地,黑夜之,月光之下,泛着冷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