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成为王最新章节 > 成为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全世界都战斗(求月票破处!)

第六章 全世界都战斗(求月票破处!)

作品:成为王 作者:真凝二三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章全世界都战斗(求月票破处!)

    夕阳如血,巨剑如虹。

    战场之上,命不值钱,何况是鲜血?

    一把巨大的剑横切而过,一名骑士和坐下的麒麟兽被一劈两半,鲜血如喷泉般洒出,染红了一方天地。

    老头不做丝毫停歇,将巨剑拖身后,仍然保持着高速的行进,他身体前倾,就快近地面,任凭野草的叶芒他脸上划出一条条血痕。

    南荒草原之上,身着各色服装的散修正和几十名统一身穿黑甲的兽宗骑士战斗,不断的有人杀死对方,不断的有人被对方杀死。

    然而,散修一方所修各不相同,又没经过系统的配合训练,传说四骑可敌妖将的兽宗精锐骑士面前,看似修为高超,人多势众的他们便如纸糊的一般,骑士的长枪之下被捅得破烂不堪。

    三轮冲刺之后,散修们已经死伤大半,骑士逐渐掌握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并且训练有素的他们,不需要交流,短时间之内便各自确定了下一轮的进攻目标。

    那名白须已被染红,拖着巨剑的老头已经斩杀了五名骑士,间接的使得兽宗损失了相当于一名妖将级别的战力,自然被当做了要目标。

    五把精钢铸造的长枪夕阳下泛着森森寒光,枪尖直指老头,骑士们胯下的麒麟兽越的狂躁,不断的刨地并出沉闷的嘶吼声。

    一名右边肩膀几乎被完全切下的骑士用一条布巾将自己的那条胳膊绑好,扔掉手里的长枪,用左手拔出长剑,端举胸口,背对着夕阳疯狂呐喊道:“为了天堂!”

    “杀!”几十名骑士这名重伤骑士的鼓舞之下,同时出大喊,脚下兽刺狂踢麒麟兽的腹部,吃痛的麒麟兽了疯似的冲出。

    散修这边,充满着绝望与无助,重伤未死者呻吟,轻伤者畏畏缩缩的后退着,几名实力勉强达到了妖将级别的散修下意识的聚集了一块,希望强强联合之下能多一线生机。

    数名散修,能战者只剩下三十来名,五十名骑士,未伤者仍有三十几名。

    兽宗精锐骑士的联合冲击所具有的威力可见一斑。

    老头眯起眼睛,紧紧的盯着再次冲来的骑士们,他已看出,至少有五名骑士是冲自己而来,看来自己的待遇还是很不错的啊,老头叹息道。

    一阵晚风吹过,野草顿时低俯下身子,草原之上荡起了绿色的草浪。

    老头微微一笑,似有解脱之意,出一声叹息:“想不到后居然会死同类的手里。”

    借着风势,老头拖着巨剑冲出,势若惊虎。

    巨剑与长枪相触,巨剑崩掉了一个口子,长枪抛飞。

    一片热血洒下,一名骑士死去。

    一柄长枪又至,巨剑横移,随着长枪点巨剑之上所产生的金属碰撞声的出,老头松开了巨剑,俯身欺进那名骑士,纵身一跃,一拳将骑士的头盔打瘪,瘪烂的头盔乳白的脑浆混着鲜血飙出,骑士跌飞而出。

    两侧有长枪点来,老头暴喝一声,双手各向一把长枪探去,握住长枪的一霎那,双臂之上的衣袖便如雪花般崩裂飞舞。

    雪一直下,天空仍然厚云密布。

    花缺月沉默着心点着人数。

    “一。”

    “二。”

    “三。”

    “三十。”

    花缺月的眼神扫过带着满身伤痕,疲惫不堪的穿越者们,眉头紧锁。

    这一个多月里,算上周羽,穿越者的阵亡率已经过了一半,这还是疯狂使用符和法阵的情况下。

    剩下的一半穿越者,能战者已经凤毛麟角,大多都是靠着强烈的求生**和渴望为同伴报仇的心念坚持着,便是花缺月自己,也受了好几次伤。

    天狼已经看出花缺月受了伤,不能结印,妖兽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疯狂,也许还只要一次,穿越者们就将崩溃。

    防线已经退守到山腰,然而居高临下的妖兽们加猖狂,它们不吝于牺牲,它们不畏惧伤亡,它们是妖兽。

    看着天空降下的片片雪花,花缺月下达继续撤退的命令,撤入山腰处的树林当,有树林作掩护,应该会相对有利一些。

    阿不力走队伍的后端,原本就高高瘦瘦的他显得加瘦,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沮丧,虽然伤心于同伴的离去,但经过一场场惨烈的战斗,阿不力的实力不断飞涨,对于自身的信心,他越来越足。

    天空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杰克那对吸血鬼翅膀已经破破烂烂,他从空降下,喘着气对花缺月说道:“妖兽又开始追击了,大概会一个小时后追上我们。”

    花缺月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带队继续前进,进入树林稍作休息之后便准备伏击,且战且退的往灵境而去,相信到了山脚下就会遇到接应的人。”

    杰克盯着花缺月的双眸,说道:“我愿与你同战!”

    花缺月摇了摇头,说道:“你们的牺牲已经足够大,接下来,就让我来为灵境正名。”

    杰克看了看山路上满身伤痕疲惫不堪的同伴们,咬了咬牙,说道:“我山下树林等你。”

    一个多小时之后,天狼带领着后援的数头妖兽经过此处。

    冲前面的天狼突然嗅了嗅鼻子,停下身形,竖起了右臂,示意妖群止步。

    转弯处的狭窄山路上,站着一名男子,男子身侧便是万丈深渊。

    花缺月对天狼笑了笑,说道:“可敢一战?”

    天狼沉默不语,将右手猛的挥下,说道:“上!”

    群妖向着那条窄道蜂拥而上。

    但凡是高山峻岭,常有瀑布或者河流贯穿其。

    迷山也不例外。

    有一条河,从迷山上流下,蜿蜒盘旋,延伸出去不知多少万里,其无数的支流是惠泽着整个罗生道的人类。

    被罗生道人类亲切的称为母亲河的这条大河,人类就将遭受灭顶之灾的时候,再次挺身而出,拯救了整个人类世界。

    这一次,它不是灌溉了万顷良田,也不是滋养了千里草原,而是化作一道天堑,将妖军行进的脚步阻挡了下来。

    当然,光是有河肯定不行,必须还有人,各大国和各大势力的联军依河而驻,这场关乎人类存亡的战争面前,人类已经几乎倾全力,各色旌旗飘飘扬扬绵延开去不知多少里。

    而整条防线的关键,便一处河流相对平缓,河滩宽广的叫做平江渡的地方。

    “平江渡,平江便可渡。”

    灵悠子轻轻的说着这句话,他单手摩擦着他那把从不离身的茶壶,看着坐他身前不远处的玄明国大将军玄绝。

    “玄绝大将军,我不管你有何困难,或者是有什么难处,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整个人类的存亡,你的军队,若是再保留实力,以至于丢掉了平江渡,那整个人类可就真没有退路了。先人的荣耀,或者万世的耻辱”

    玄绝阴沉着脸默不作声。

    刚刚结束的会议上,各方势力纷纷谴责玄明国出工不出力,故意保留实力,以至于联军节节败退,第一次反击失利。

    军帐内一片安静,只有灵悠子抚摸茶壶所出的沙沙声和油灯爆出油花的声音。

    良久之后,玄绝起身,走到军帐门口,他伸手掀开帐门,外面还未落山的夕阳将整个江面印成了血红,玄绝看着夕阳呆立帐门口良久,终咬了咬牙,转身对灵悠子说道:“我明白了。”

    是夜,妖族动渡江偷袭,玄明国大将军玄绝身先士卒,亲自披挂上阵,力撼五大妖王之一的青牛妖王,身五箭而不退,玄明国将士玄绝的率领下,一战斩妖五千,大败妖军,将妖军赶回对岸。

    黑竹林,央地带的空地这些日子以来几乎扩大了一倍。

    “轰隆”的一声巨响,周羽将色猴一拳轰倒地,飞快的压到他的身上,对着他又是两拳,将色猴打得直翻白眼。

    “神经病!”周羽气呼呼的骂道:“没事总偷袭老子干嘛?今天你不把事说明白了,信不信老子一直揍你揍到天亮?”

    色猴用尾巴缠住周羽,将他甩出,爬出坑,摇了摇头,站稳了身形,对周羽龇着牙说道:“你这个“妖怪”!你吃野鹿,吃野兔,吃野猪,天知道你什么时候就想吃我了?有机会我不杀你我难道是白痴吗?”

    周羽爬起身来,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色猴,说道:“你果然很白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吃你了?难道我看起来真的像无所不吃的吃货?”

    “你本来就是!”色猴尖叫着扑向周羽,两人又是混战一团。

    这些日子以来,色猴和周羽几乎天天打架,所以将周围的黑竹林空地扩展了将近一倍,两人互有胜负,然而却都碍于对方变态的抗打击能力和绝强的恢复能力,谁都没能奈何谁。

    周羽一拳轰出,色猴向后一个纵跃,跃出去了十丈。

    周羽收回拳头,骂道:“妈的!蹦的越来越远了!”

    色猴气喘嘘嘘的说道:“我擦!你的拳头也越来越厉害了!”

    “我擦!居然又学我说话!”周羽愤怒着捏着拳头冲向色猴,心想着要一拳将这只可恶猴子的脑袋打爆,不自觉地喊道:“吃我一招!天马流星拳!”

    这话刚出口,周羽的脑海好似有一条闪电划过,一个身影眼前浮现。

    **着上身的男子,他满身伤痕,背着一个大铁盒,大铁盒上雕刻着一匹飞马,他说:“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

    他那一拳便是万拳,拳拳好似流星。

    一个名字周羽心越来越清晰。

    “坑爹啊!圣斗士星矢?!”周羽大喊道。

    色猴可不管周羽想什么,他只知道周羽莫名其妙的了呆,于是一拳轰出,轰了周羽的腹部,将周羽轰得跌飞而出,撞折了好几根竹子,又压坏了好几株花,许多颗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