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成为王最新章节 > 成为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归去来兮

第五十八章 归去来兮

作品:成为王 作者:真凝二三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转过一个个曲折的走廊,周羽跟南风浪的身后,目光停留她那丰腴匀称的背影之上,心忍不住赞叹,真是妖娆至极。

    一座建小河之上的水榭上,南风浪停了下来,她站素色栏杆旁,洁白柔嫩如葱根的双手撑住木制的扶手,背对着周羽轻轻问道:“他走了?”

    “他?”

    周羽一愣,没有明白过来。

    “他的手”

    南风浪的语音之有着一丝颤抖。

    周羽恍然大悟,原来南风浪问的是柳月明,但事及柳月明,周羽怎能透露?于是他说道:“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南风浪转过身来,靠住背后的栏杆,目光直直的盯着自己露出裙底的白色鞋尖,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问道:“他的手是不是真的没了?他没了手就不能用剑,不能用剑他又能去了哪里?又能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要去找他。”

    周羽向来认为女人这种生物是这世上会演戏的一种生物,但此刻南风浪所流露出来的担心不掺半点水分,这甚至还是她拼命压制自己之下才表现得如此镇定。

    周羽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小河之上的碧道:“他的右手,确实被柳无剑斩了,他走的时候我昏迷着,所以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突然一声抽泣声出,周羽向南风浪看去,只见两串晶莹如珍珠般的泪水已经顺着她的脸庞滑下,虽然南风浪紧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终究还是出了一声抽泣。

    这一声抽泣出,听得人心里一纠,同时南风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蹲了地上,抱住自己的双膝,将脸深深的埋入自己的衣裙之抽泣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妖娆至极的女人越抖动得厉害的身子,耳听着她断断续续,但是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的抽泣声,周羽微微动容,眼角竟然也有些湿润。

    时间已经初夏,小河上的荷叶漂浮碧水之上有如一个个玉盘,碧水之上有一座木制的素色水榭,水榭之有一个如花般的美艳娘子正哭泣

    周羽从南风浪处得知,此次的圣兽事件可谓是灵境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圣兽没抓住,还损失了多名优秀弟子,而花缺月重伤近废,则将这种损失提高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上限。要知道,像花缺月这般精通治疗的修行者,本就少见,何况花缺月还是两只脚都踏入了b级门槛的猛人?可以说,如果不是遇到柳无剑,花缺月绝对是年轻一辈耀眼的那颗明星,也会是强大的那个人。

    但是没有如果,花缺月,废了。

    双手之的经脉毁,骨骼碎裂大部分,虽然灵境有秘药仙丹,但是这种伤势实是有些不够用,直到半年之后,花缺月的双手才稍微能做一些正常范围内的动作。

    这半年里,生了许多事。

    周羽回到灵境的第三天,老头回来了。

    老头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加上他那满头白,看起来活像一只大白兔。

    刚回来便像一阵风般径直奔向屋内,对站屋门口的周羽视而不见。

    周羽手拿着一张大大的素饼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头一闪而过的背影,心想师傅你见到了徒儿居然连看都不看一眼,还是说你屋内藏了什么比你徒儿重要的东西?

    不一会儿,便听到屋内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接着是老头的一声欢呼,周羽掉头朝屋内看去,只见老头冲了出来,此刻他不止是双眼血红,而是满脸通红加上脖子粗红。

    “找到了啊奶奶的,幸好我有两个酒壶啊。”

    老头拔开壶塞,仰头便往嘴里猛灌,喉结一上一下,就像是喝水一般。

    周羽看着老头渴死鬼般的样子,有些无奈的说道:“原来是酒啊那确实比我重要。”

    一口牛饮半壶酒,老头将酒壶放屋外的石桌上,伸手擦了擦衣袖,抢过周羽手里的素饼,风卷残云般的吃了起来。

    周羽起身走入屋内,托出了一大盘的素饼放到了屋外的石桌上。

    于是师徒二人的重逢便是一场没有观众,没有言语但格外激烈的吃饼大赛过去。

    当后一张素饼被吃掉之后,师徒二人都是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相视而笑,一切不言。

    又过了些时日,灵境派出的寻人员也渐渐全部撤回,各大门派和势力再次齐聚议事厅。

    已经完全恢复了的金不换披着一个金色大袍,坐议事厅上正央的位置上,单手支着下颚,目光一直盯着照进屋内的那道阳光看,已经座无虚席,他居然没现。

    这些日子以来,关于争夺圣麒麟之战的经过和后续的一些事,已经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兽宗是指责灵境背信弃义,继而愤而离去,据说将不会再出兵帮助抵御妖族,莫里森也随着兽宗的队伍离开了。

    花缺月废,柳无剑隐,据说就连天行大长老也受伤不浅。

    柳无剑斩了自己亲生儿子柳月明的胳膊,而柳月明竟然意外的获得了圣麒麟的认主,成为了圣麒麟的主人。

    还有年前的那个强者玄战居然被召唤出来,据说还出现了一名诡异至极的黑袍妖人

    种种流言,人们的交头接耳互相交谈之一个个被提及。

    突然,一声咳嗽打破了金不换的沉思和使者们的议论之声。

    一个极其肥大的身影出现了议事厅的门口,天行大长老缓步走入屋内,两名身穿灵境白色服装的弟子第一时间内给天行大长老搬上了座椅,随后退出了门外,并且将沉重坚固的红木大门关上。

    随着门轴出“吱呀”的声音,天行一屁股坐了那张特质的红木椅上,椅腿竟然微微弯曲,但终究没有折断。

    天行肥胖的身子就像是堆椅子上一般,但却让人生生感觉到一股如山岳般的气势。

    “诸位有什么想法?”

    天行以一句问话开始了这场会议,期间金不换没有表任何意见,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

    终,会议进一步确定了共同抵抗妖族的同盟关系,不场的灵境境主灵悠子被推举为盟主,柳无剑柳月明被下了天下通杀令,所有与会势力均被要求负责一方责任,其南风家因为地处南方,距离战场较远,并且其驭风术能够加快速,于是负责后勤,顺便监视和制约已经背弃了联盟隐隐有反意的兽宗。

    当会议正进行的时候,周羽正花缺月的房间内和他交流,大体上还是一些关于修行方面的事宜,花缺月虽然废了,但其本身的实力和修行经验绝对是顶尖的。

    结合周羽的实际情况,花缺月为周羽制定了一套完整的修行方法,走的自然还是刚猛路数。

    因为通了双臂,加上体内能量巨大,所以周羽目前强悍的还是双臂,虽然等级还是f级,其实短时间内双臂上所能爆出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级。

    此外,还有老头的血剑术,也可以双臂爆之后继续使用,这样的话,就增长了周羽获得级攻击力的时间,再加上娘的电流攻击,遇到一般的级敌人,周羽还是可以一战的,如果再使用分身术,那就赢面大于输面。

    “如此,你已经能够达到一个很强的水平,如果继续修行,将你爆的时间增长,那你的实力就完全可以算是下妖将了。”

    花缺月躺床上,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他的精神状态却非常好,丝毫看不出一点因为被废而产生的落寞颓废感。

    “真是多谢了。”周羽诚恳的对着花缺月说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是周羽崇尚的人生信条之一。

    “不用多谢,说起来,你算是得了比试的第一名,按照以往的惯例你将会成为我的小师弟,所以我这也不算什么。”花缺月温和一笑,淡淡的说道。

    “你的伤怎么样了?”周羽对花缺月的表现感到有些疑惑,按理说,如此强大的人物被废了双手之后,应该是消沉才对,怎么会像是丝毫不受影响?

    花缺月举起缠满绷带的双手,说道:“我说过,这世上知道我左手秘密的人很少,所以别人看来,我只是受了伤,但没那么致命。我这话不是说我真的就是多乎别人会不会把我当强者看待,我只是想说,既然我打通过一次左臂上的经脉,并且获益匪浅,那么我就能再打通一次,这一次,是双臂。”

    周羽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是你的帮助下才打通了双手经脉,你想必也能再次打通。”

    “虽说如此,但其的风险与痛苦,说实话的话,我真的不愿意再经历一番。”

    花缺月动了动身子,说道。

    有些疑问,如同乌云一般盘踞周羽的心头,面对花缺月,周羽欲言又止,但他的神态全都落了花缺月的眼。

    花缺月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有些事,还是不要太过于深入了解的好。”

    听到这句话,周羽心没有一点生气,反而释然,好奇害死猫,自己先前就是因为好奇和一时冲动而跟着南风浪去捕捉圣麒麟,结果差点害得老头挂掉,这件事让周羽明白,实力如果不强,那这个世界上面真的是很危险,所以还是要快提高实力才是王道。

    如花缺月所说的那样,现的周羽短时间之内已经拥有了相当于下妖将的实力。但是不能持久,所以战斗时必须速战速决,另一方面,没能升级之前,周羽决定还是把修行的重心放如何将自己的爆时间延长上,这就需要熟练的控制体内能量的流通,和用少的能量达到大的效果,这无疑是难修行的两个方面,但周羽向来就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又和花缺月聊了些别的话,周羽便起身告退。

    看着房门被轻轻拉上,花缺月的嘴角微微下拉,锁紧了眉头,他轻轻的叹息一声,说道:“太过于聪明很不好啊”

    而门外的周羽,也是神情严肃,他后背有些微湿,他刚才想要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居然感觉到了花缺月身上有股凛然杀意升腾,所以他终没有问出口。

    就这时,一个声音传来:“你应该相信自己的判断,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不然老娘这么为你牺牲岂不是白费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