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成为王最新章节 > 成为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悬于腰间的剑

第四十一章 悬于腰间的剑

作品:成为王 作者:真凝二三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把青髯散落,近乎无风的空缓缓飘向雪白的冰面。

    天空的寒月雪白。

    金不换保持着挥拳的姿势一动不动,这道切下他长长青髯的剑气,他很熟悉。

    那一抹剑光直到青髯落地,仍然金不换的脑海闪烁。

    那一抹剑光早已消失无的黑夜里,泯灭于宽广的湖面上。

    周羽愣,老头呆,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傻看,似乎是要将那道闪过的剑光重用眼睛看回来。

    那道剑光一闪即逝,只切断了金不换的青髯,但却那一瞬间好似划过了所有人的心田,不管是看没看到,不管是冰壁下,冰壁上,还是冰壁内,所有人都极为真实的感受到了那一剑,就像亲眼所见一般,但实际上只有极少的人真的看见。

    这是怎样的一道剑光?

    怎样的人才能出这样的一道剑气?

    金不换缓缓收回准备挥出的右拳,双眼自散落地上的青髯上飘过,他抬头看向西方。

    冰谷内,花缺月停止了镇压圣兽,他转身朝着西方站立,喃喃自语道:“来了?”

    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黑袍人躺地上仰天长笑:“啧啧哈哈你终于还是出手了哈哈你终于出手了”

    有一个身影从西方渐渐显现。

    周羽看着那处突然感觉到一丝熟悉的味道,他说道:“为何我感觉很熟悉?”

    老头怔怔的看着那个身影,看着那一袭白衣渐渐走近,忽然摸出怀的酒壶,用嘴咬开壶塞,左手不停的颤动着将酒往嘴里送去,“咕噜咕噜”的灌下一半,老头出一声极为复杂的叹息。

    老头说道:“柳无剑。”

    他一袭白衣,腰悬一剑,自雪缓步踏来,明明没有出任何声音,但每一步都像惊雷一般踏众人心头之上。

    这一刻,整个世界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仿佛能够听见风将碎冰屑吹得滚动而出摩擦的声音。

    周羽沉重的呼吸着,听见自己的呼吸,听见自己的心跳,听见冰屑滚动的声音,听见那个男人的踏雪声。

    “你居然敢来?”金不换的声音就像惊雷一般炸响众人耳旁。

    柳无剑没有说话,他仍然一步一步缓缓向前,悬腰间的长剑随着他的步伐不停摇晃。

    “你居然还有脸来?”金不换第二次出爆炸般的声音,这一次,终于将陷入某种莫名情绪的众人惊醒。

    柳无剑的嘴角微微上扬,脚下步伐仍然不变,他踏出的每一步距离都是一样长短,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样悠长,他腰间的那把长剑每次的晃动幅也依然相同。

    直到他悬于腰间的长剑第二三十七次晃动之后,柳无剑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站到了金不换的身前。

    “柳无剑,你真以为这天下没人能奈何得了你吗?”金不换问道。

    柳无剑看了他一眼,视线从金不换身上移开,落到了站金不换身后的玄战身上,他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转头对躺地上的黑袍人说道:“放了他。”

    黑袍人隐面具之下的脸不知什么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啧啧就听你一次。”

    黑袍人浑身散出黑雾,玄战有些痴呆着走进了浓雾,随即消失不见。

    金不换用手指着柳无剑和黑袍人,说道:“你果真和这些邪魔外道走到了一起,哼!当年我就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如今果然入了魔道。”

    柳无剑的嘴角微微上扬,他轻声问道:“何为魔?”

    金不换一时语塞,而后说道:“魔就是魔,就是你们这些邪魔外道。”

    黑袍人放声大笑:“啧啧哈哈连什么是魔都搞不清楚就嚷嚷着斩妖除魔。”

    柳无剑转身极为认真的看着黑袍人,双眼之的眸子里剑意涌动。

    黑袍人止住了笑声,面具之下出阴沉的声音:“你又对我动了杀意?”

    柳无剑点了点头,说道:“我是魔。”

    “神经病!”黑袍人骂道:“莫名其妙。”

    黑袍人说完之后飘身后退,向后掠出去了十几丈远,他说道:“啧啧既然你让我收手,那就该你动手收拾这些家伙了,这一次到现为止可都是我出手,也该轮到你了。”

    柳无剑对着黑袍人说道:“别废话。”

    说完之后转身看着从冰谷走出的花缺月,毫无表情的说道:“又见了。”

    花缺月苦苦一笑,说道:“我宁愿和你永不相见。”

    金不换看了一眼花缺月,原本想骂一句多管闲事,但终没有骂出口,因为他深深的知道柳无剑的强大,现金不换和花缺月两人联手对付柳无剑,金不换心仍然没有稳胜的感觉,方才那道剑气,如果不是自己感受到了并且强行止住了动作,那现自己的咽喉已被划开。

    “为什么?”柳无剑问道。

    花缺月一边将自己的左臂衣袖卷起,那条手臂之上满是疤痕,一边说道:“因为遇见你总要和你打架,偏偏我又打不过你。”

    柳无剑盯着花缺月的左臂看了一会儿之后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对不起。”

    花缺月知道柳无剑为何道歉,他笑了笑,说道:“谢谢。”

    柳无剑道歉是因为花缺月的那条左臂上的经脉就是被他所废,后来才留下如此多的伤痕。

    花缺月道谢是因为正是柳无剑废了他的左手经脉,才让他将左手的经脉重打通,实力上一步。

    “还有什么话要说?”柳无剑极为认真的向金不换和花缺月问道,仿佛是问死刑犯后还有什么遗言。

    花缺月愤懑的说道:“还是那副死相样子,你不这样会死吗?”

    金不换冷哼着表达自己的不满,自然而然的想要伸手抚一把自己的青髯,手伸到半空才想起那被自己引以为傲的青髯已被柳无剑一剑斩去,于是加愤怒,骂道:“真不知道师兄当年看上你哪点了?居然收你为徒,简直是瞎了眼了!”

    听见金不换骂灵悠子,花缺月瞪了金不换一眼。

    柳无剑悬腰间的长剑轻轻摇晃起来,似乎正不停的努力挣扎着要出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