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成为王最新章节 > 成为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一剑西来(今日第二更)

第四十章 一剑西来(今日第二更)

作品:成为王 作者:真凝二三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看着那抹黑袍飘下,南风浪突然想起了惨死冰谷外围湖面上的修行者,忽然想起了那个有着强大实力但似乎瞬间就变成了冰棍的灵境境守,想起了刚才被劈成两半的北辰晚,心升起一阵空虚无比的疲惫,伴随着疲倦的身体向她滚滚袭来。

    这实是一个极为糟糕的局面,从知道圣兽临世开始,南风浪便觉得这事有蹊跷,既然金不换和左噑达成了某种协议,而金不换又单方面撕毁协议命令花缺月捕捉圣兽,那他必然是有准备的。

    而且这里虽然已经出了灵境,但毕竟还属于灵境,怎么会出现实力这么强大的黑袍妖人?黑袍妖人的目的是什么?还有,灵境难道一点准备也没有吗?

    “小心!”周羽的提醒声传入耳,南风浪从疑惑惊醒,她感觉到身后一阵寒意,身体急转,化作一股旋风消散,就她刚刚消散之时,一道红色斧光划过了南风浪原本所处之地。

    风重另一处的天空聚拢,南风浪的身形渐渐显出,她脸色白大汗淋漓,剧烈的喘息着,原本就薄的轻衫全都被汗水染湿,玲珑有致的身体之上,额前的青丝也已湿透,杂乱的脸上。

    短短的一瞬间,她就狼狈万分。

    “风解之术对你来说还太过于高难。你这次能躲过,但你还能用几次风解之术?两次?还是一次?”玄战毫无表情的对着空的南风浪说道,然后他举起战斧,又一斧就将劈下。

    “啧啧小白狗,快醒来。”黑袍人就快落到圣麒麟身上,那根枯树般的手臂已经伸出。

    “妖人退散!”花缺月闪身挡了黑袍人身前,手出一道绿光打向黑袍人。

    绿光洞穿了黑袍。

    “啧啧很厉害的样子。不过你没打。”黑袍人阴笑着说道,继续向下飘落,他宽大的袖口出一阵黑雾卷向花缺月。

    黑雾去势极猛,一下子便将躲闪不及的花缺月卷入其,黑雾翻腾着将花缺月整个人不断压缩,又收回袖。

    “传言的灵境年轻一代强者就这种实力吗?啧啧好,我承认你为了捕捉这头小白狗耗了不少能量,但也不至于这么差劲,啧啧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黑袍人的话还没说完,他那袖口突然有绿光出,他惊恐的猛甩袖口,里面一团绿色光球刚刚被他甩出袖口就猛烈爆炸开来。

    “轰”黑袍人被猛烈的爆炸冲击得撞了冰壁之上,深深的陷了进去。

    成功了吗?花缺月的身形从雪地之慢慢浮现,先前他将本体隐藏于雪地之下,故意让分身前去,寻找机会自爆,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只是这黑袍人的反应也是奇快,居然爆炸的刹那便将分身所化的能量团甩出,但修为再高,**依然脆弱不堪,这是罗生道不灭的真理,那样猛烈的爆炸,距离又那么近,就算没有杀死黑袍人,也应该将他重伤了。

    “啧啧分身爆炸吗?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了你啊。”阴冷的声音从陷入冰壁的坑出,

    黑袍人刚刚从坑出现,就有两名原本冰壁上的修行者从上跃下,一左一右向他攻去。

    “嗤拉”一声撕裂声响,黑袍人两条手臂齐出,就像两条干枯的藤蔓一般延伸着射了出去,藤蔓前端有着两只干枯似厉鬼之爪的手掌,手掌毫无花俏的洞穿了那两名修行者的胸膛。

    黑袍人缩回手臂,双手之握着两个还跳动的心脏,放出一阵黑雾遮掩了自己后将两颗心脏塞入嘴咀嚼。

    “咕唧咕唧”的咀嚼和下咽声,让众人听着感觉通体寒冷,空气满是恐惧和血腥的味道。

    花缺月看着这一切不一言,黑袍人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圣麒麟轻微的动了一动,花缺月的心神被拉了回来,刚刚稍微一分神,输出的能量弱了几分,居然让圣麒麟有挣脱醒来的迹象,实际上,圣麒麟原本早就应该醒来,正是花缺月不断的输出能量推迟着它的醒来,好让其他人能够用能量锁链完全锁住圣麒麟。

    黑雾渐渐散去,黑袍人身上的黑袍被爆炸烧毁了一般,露出了半边身子,不止是他的手臂干枯如老树枯藤,就连他的身躯也是如此,干瘪的身躯根本不似人类,但却明明就是人类。

    “啧啧鲜心脏的味道真不错啊可惜他们的力量太弱小,还不够美味啊”黑袍人脸上带的白色面具仍然毫无损毁,他阴冷的声音从面具出。

    花缺月看着他那画了一头老虎的白色面具,眉头紧锁,问道:“你到底是谁?”

    “啧啧我是谁?啧啧你又知道你是谁吗?”黑袍人反问道,说着再次飘身而下。

    风从他衣服的破洞吹入,将他那身黑袍吹得鼓起。

    天空的寒月变得有些金黄。

    “啧啧看你还有什么花样”黑袍人阴笑着向着花缺月飘去。

    花缺月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不知何时变得有些金黄的弯月,极为认真的对黑袍人说道:“灵境一向斩妖除魔,所以灵境的人都非常讨厌你这种邪魔。”

    见黑袍人疑惑不解,花缺月又说道:“这些人,总有几个特例,他们对于你这种邪魔的厌恶程已经到了一种另人指的程。”

    “啧啧废话这么多,是想拖延时间吗?”黑袍人已经飘到了花缺月的身前,他那如老树枯藤般的鬼爪就将探出。

    就这时,一道金光以极强的势态从远处一闪而来,下一刻,已经狠狠的击了黑袍人,黑袍人被击得横飞而出,砸穿了冰壁,直接飞出了米之外。

    “我这是向你介绍有着嫉恶如仇之称,身为灵境大长老的金不换隆重登场啊,你居然误会我是想拖延时间,活该你被痛扁。”花缺月极为惋惜的摇了摇头,而后又对着出现他身前的金不换说道:“这个局,是你早就设好的是吗?”

    金不换冷哼了一声,丢下一句:“天行大长老带回的情报有提到会有神秘势力前来争夺圣兽。”

    “所以你就让我们做诱饵,让他们惨死?”花缺月质问道。

    金不换一拂衣袖:“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妖族入侵,想要击败它们就必须掌握一切强大的力量,这个过程,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你好好捕捉圣兽,其他的事不用管。”

    金不换说完之后化作一道金光,向冰壁之外飞去。

    “咳咳金不换你居然偷袭我咳咳”黑袍人从雪地爬起,面具之下有暗红色的鲜血溢出。

    “对付你这种邪魔外道,哪里还讲究手段光明不光明?”金光一闪,金不换出现了黑袍人身前。

    “啧啧用不光明的手段能够做成光明的事?这就是嫉恶如仇金不换?”黑袍人嘲讽道。

    “哼!少说废话,说出身份的话我给你一个痛快。”金不换冷哼一声。

    “啧啧你还真是把自己看的很高啊!你看你身后是谁?”黑袍人说道。

    这种事要是搁周羽身上,周羽肯定冲上去将黑袍人一顿痛扁,并且骂道:“这种老掉牙的手段也干小爷我面前用?当年我用这招的时候还是幼儿园呢!”

    但金不换不是周羽,所以他回头了。

    并不是因为金不换容易被骗,而是他真的感觉到了背后有个强大的存,强大到让他暂时放开身前的黑袍人而转身凝视对方。

    “玄战?”金不换问道。

    “小金?”玄战问道。

    金不换老脸一红,当年十几岁时,确实曾见过玄战一面,但两年后玄战这位当年的盖世英豪便悄然陨落,而自己现也已经一十几岁,而且已经是灵境大长老,居然就这么被人称为“小金”,虽然喊他的人确实有这个资格,但金不换还是感觉有些不舒服。

    “前辈你已经消逝,为何还要出现?”

    “我已经再次出现,为何还要消逝?”

    “你不该再出现,所以就得消逝。”

    “如果我不愿意呢?”

    “那我就只能送前辈上路了。”

    “小金你变了很多”

    金不换突然一拳轰出,打断了玄战的话,这厮难道是想讲我当年泡妞失败痛哭流涕的事吗?绝对不能让他说出来!

    金不换的双臂变得金黄,这种金黄并不是浮于表面,而是整条手臂变得就像是黄金铸造的一般。

    “砰”的一声,玄战举臂挡住了金不换的这突然一击,身体往后倒退了几步。

    金不换再出一拳,玄战再挡。

    两大绝世高手,打起架来居然就像市井无赖一般耍着王八拳,周羽看得目瞪口呆。

    老头解释道:“到了一定境界,技巧什么都没有用,拼的就是硬实力,所以一旦打起来便会难看了些。”

    周羽说道:“那他们和弱一点的打起来也这样打岂不是有很多漏洞?”

    老头白了周羽一眼,说道:“他一拳就能秒杀了你,你还想着抓漏洞?你没见刚才玄战随随便便就差点把我们三个轰成灰了吗?”

    周羽说道:“可是,后明明是你们把他轰成灰了。”

    老头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现玄战已经获得了不死之身,所以他并不乎我们的攻击,才会被击。那个黑袍妖人的秘法很古怪,居然能够复活死去的强者,而且复活出来的强者听他指挥,并且好像是不死之身。”

    “那金不换岂不是完了?”周羽说道。

    老头深以为然的看了周羽一眼,低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还是偷偷跑路,明显干不过的。”

    周羽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有机会,既然玄战是被黑袍人控制,那我们只要干掉了黑袍人就能让玄战摆脱控制。”

    老头看了看周羽,问道:“你觉得那个黑袍人可怕还是玄战可怕?”

    周羽想了想,老实回答道:“黑袍人,和玄战打多被轰成灰,和黑袍人干可是会被掏心挖肺活活被吞的啊”

    “喝啊”金不换大吼一声,一拳轰退玄战,转身扑向黑袍人,他也看清楚了,只有先杀了黑袍人才有可能击败玄战,玄战此时是一具死去的躯干,但偏偏还有着身前的实力,要想打败实是太难,金不换再一开始便抢先难为的就是能够占得一丝先机从而能逼退玄战给自己造出轰杀黑袍人的机会。

    黑袍人被金不换里突袭,一拳轰得差点死掉,现已经身受重伤,面前控制着玄战和金不换战斗,此时金不换以绝强的实力逼退玄战,转身对付黑袍人,嫉恶如仇金不换再次挥出自己的正义之拳,他的眼眸闪烁着疯狂的光芒,充满着兴奋,轰杀邪魔能够让他感到无比的舒爽。

    “啧啧想不到嫉恶如仇金不换居然是这样的一副嘴脸,简直就是一个变态!”黑袍人被轰杀的后出歇斯底里的喊叫,似乎想要用这尖锐的喊叫声来抵消死亡所带来的恐惧。

    然而金不换的这一拳并没有能够轰下,因为有一道剑光射过。

    一剑自西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