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绵里藏针——沐夫人

第二百九十六章 绵里藏针——沐夫人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话说灵儿被衡庆帝出面从刑部大牢里放出来之后,沐晨风遂接了她与花蕊进了沐府。

    沐夫人见到灵儿自是欢喜异常,几月未见,娘俩说的正是热乎,不防外头一人披头散发的闯将进来。

    跟着的婢女小莲深怕被主子责怪,哭丧着脸叫屈。沐夫人先是有些不快,不过她是信奉佛教的,最是个慈悲的菩萨心肠。那不悦神色只是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谁也未曾注意。“快把花姑娘扶到旁边坐下,可怜见的,怎么瘦成了这般模样”

    老夫人发话,下面原本看热闹的丫鬟婆子一拥而上,将花蕊半扶半抬的放到了靠墙放着一张太师椅上。只见她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桌上的东西出神,却不说话,一副畏畏缩缩,担惊受怕,柔柔弱弱的姿态。

    老人家最见不得这个,不由得又唏嘘了一通。灵儿忙拿了桌上的一应糕点到得花蕊面前,柔声安慰道,“妹妹快吃点,委屈你了。”刚说到这里,猛然间,花蕊一抬手将点心打落在地。灵儿猝不及防,一时间吓得不知所措,以为她要发疯,碍着沐夫人在,万一吓到她老人家可这么好呢?

    哪知花蕊却冲灵儿微微一笑,抬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后面的人看到只当是在安慰灵儿。

    “不妨事,没拿好掉地上就再让厨房去做,不是个什么稀罕东西,我老婆子大抵还管得起。”沐夫人见灵儿一副受惊模样,便安慰道。

    这下倒弄得灵儿茫然起来,加上老夫人一说话,那身后的婆子们也七嘴八舌的附和。吵的她脑袋嗡嗡作响,竟是闹不清点心盘子到底是她失手掉地上还是怎么的。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她转身便抛之于脑后,只要花蕊像个正常人一般,不惊扰了沐夫人就好。

    于是又重新上了新的点心,这次灵儿小心翼翼的扶着花蕊坐到桌前。伺候着她吃喝完毕,这才罢了。

    闹了一个上午,灵儿回房安心睡了午觉,这次睡得格外的踏实。竟是连梦都未有一个。一觉醒来日已西斜,心中惦记着花蕊,忙提了鞋出门到花蕊房中探望。谁知房间里哪还有人,急得灵儿一把抓住刚进门来的小丫头问道,“花姑娘去了哪里。她神志不清,你们竟是不知道好生照看这得?”

    她问的急切,倒是把小丫头也吓到了,过了好一刻方回过神来,忙道,“姑娘莫慌,奴婢们哪里敢轻易离了花姑娘左右,她此刻与少爷正在小花园里呢。”

    灵儿这才松开那丫鬟的胳膊,一颗心终是放回了肚子。随即出了门,穿过花廊也往小花园方向而去。待到得门口。她本想给里面的二人来个惊喜,转而又觉得这样似乎莽撞了些,何况花蕊那样的情况。是以反而放慢了步子,缓缓进了花园的拱形大门。

    花蕊正由沐晨风牵着手在花丛间漫步,她步履轻盈,时不时的蹲下身摘一朵小花把玩。因为离的远,灵儿听不到二人是否说话。但是看这状况,竟是大好了。不由得她又高兴起来,冲着二人便叫道,“秋色迷人。难得你们有这雅兴,我原是打扰了。”

    沐晨风见灵儿进来,便放开花蕊,朝灵儿走来。待到得近前。端详了一番方道,“你果然是强壮如牛,昨夜里接你之时已是面如菜色,今儿个便是容光焕发,莫不是有甚妙方,也给我来一些如何?”

    灵儿已是好久不见沐晨风这般言谈嬉笑。也由不得一拳打在了他的肩头,“张真人的九转还魂丹,你若是要就拿银子来,一千两一丸,断不还价。”一句话说完,二人皆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方这时只听身后扑通一声,待扭过头看时,花蕊已是晕倒在花丛之中。

    本来高兴了一会,谁知好景不长,花蕊究竟没有大好,一个不妨又病了。她这次病更是奇怪,一应汤药非沐晨风亲手侍候她必然是樱唇紧闭,但是一旦见到了沐晨风立刻乖乖吃饭喝药,和个正常人一般无二。

    对于沐晨风来说,这倒不算什么大事,他倒是乐于为花蕊做些事情。

    但是有一人却老大的郁闷起来,已是连着三日关门闭户,每日里只问少爷都在做些什么,问完便是一番唉声叹气,闷闷不乐。

    你道这人是谁?自是沐夫人她老人家。沐家闻名天下,家教一向严谨。眼前沐家惟一的少主子却和个失了贞洁的女子朝夕相处,耳鬓厮磨,这传将出去好说不好听的。沐夫人作为当家主妇,不得不为沐家的名声着想,不能不替儿子的婚姻大事操心。

    灵儿倒是未想到沐夫人这些心事,她早晚仍如往常一般的过来请安问好。这次进来正看到沐夫人由丫鬟扶着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便站住笑道,“伯母这是要去哪里,外面已是大黑,天冷的很,风又大,不如明日沐大哥回来后,让他陪着你一同前去,不是便意?”

    沐夫人尚未说话,却见一帮站着的小莲抿嘴一笑忽而又闭了嘴。灵儿方觉自己说的话好似哪里不对,但是又想不出不对的地方。

    “我就去花姑娘的房里看看,需要谁陪呢,你要是闲着没事,那就陪着我老人家一同好了。”沐夫人拉过灵儿的小手抚摸着,天确实冷的很,这只小手冻得冰凉的。又回头对跟着的小丫鬟道,“把我那件大红色狐狸毛的斗篷拿来送给姑娘,这大冷的天,穿的也太过单薄了些,瞧着瘦骨伶仃怪可怜见的。”

    灵儿被沐夫人说到心里好笑,自己先就原地转了个圈,佯作自我打量了一番,又抬头看了看众人,一副你们觉得我怎么样的神情。

    满屋子的丫鬟婆子被她逗得都捂着嘴巴不敢笑出声来,沐夫人却忍不住了,“说你可怜,你越发做出这样顽皮样子逗我开心,晚间吃的一点子鸽子肉原觉得窝在心里不克化,这会子倒觉得下去了。”

    一旁的婆子忙接道,“夫人身边就该有个这样的逗趣,您老人家没事多笑笑。自然也就长命百岁了。”

    “那岂不是成了老妖精?”沐夫人也接的调皮,一时又闹得大家哄笑了一通。

    狐狸毛的斗篷这时候取了过来,灵儿见小丫鬟手里的东西鲜亮夺目 ,原本以为不过是件斗篷罢了。此时看来。竟是一件宝贝。

    “这是我刚嫁过来的时候,番外一个王公落难,老爷行侠仗义施以援手,救了那人一命,他便留下这个东西以做感谢。别看着只是件扑通的物件。但是金丝银线织就的上等整张狐狸皮的斗篷,这世间恐也难寻第二件。”沐夫人抚摸着斗篷上的风毛,好似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既是这般贵重,那就请夫人收了回去,我粗野惯了的,怕白糟蹋了好东西。”灵儿推辞道。她也看出这东西不是个凡物,沐夫人既然收了这么多年,想来也是十分的珍爱,实在不忍夺人所爱。

    “给你就拿去,你救了我老婆子一命。送你件衣服还不是应当的?”沐夫人一半感恩一般愠怒。吓得灵儿连忙将衣服接了过来。她与沐夫人形容高矮相似,穿在身上竟是十分的得体。

    众人不禁啧啧的称赞,只见灵儿好比那九天圣女下凡,眉目如画,眼波流转,都在一件斗篷的映衬之下灿然生辉。也把个沐夫人欢喜的无可无不可的,“我原说放着白可惜了的,这样拿出来让人穿着才算是不暴殄天物,看来我老婆子没白活这么一把年纪。”

    众人又随着老夫人的话赞赏了一番,这才前呼后拥的搀着老太太出了门。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花蕊的院子里去。

    灵儿原是要求和花蕊同住一室,以方便照料。哪知自进了沐府,花蕊便不再认自己,大小事宜都指着沐晨风发呆。所以。灵儿便搬去了旁边的院子,留这个大些的她一人独住。沐晨风又挑选了府里的十来个上等的大丫头在这里听差,花蕊的一应饮食起居都做的极为细致。

    待进得院子,几个丫头没料到老夫人会在这个时辰过来,都忙过来见礼。沐夫人以手示意众人静声,她独自带了灵儿进了房间去看人。

    花蕊正端坐在床头发呆。见有人进来,眼睛中眸光一闪,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灵儿先上前将其扶着坐好了,“花姑娘,你看是谁来看你了?这是沐夫人,你还记得吗?”

    花蕊仍是一副痴痴呆呆模样,你摸她的手便摸手,你摸她的脸便摸脸,全无其他反应。惹得灵儿又是一番感伤,这病到底是个什么症候,可惜自己不是精神科医生,一时半会也摸不出其中门道来,如此一会呆一会笑的可怎么是个结果呢?”

    “灵儿,到伯母这里坐着。”

    灵儿回过神来,便挨着沐夫人坐下,二人正面对着床上漠然的花蕊。

    沐夫人又拉起灵儿的手来,“想昔日你同花姑娘一同进出我沐府,都是极为聪明漂亮的女子,如今我给了你这件宝贝斗篷,可是花姑娘只怕再没福分穿戴这些,心思淤结在内心,这不是个好兆头啊”

    灵儿明白沐夫人的意思,病由心生。只怕花蕊身体本来是极好的,但是她对往事耿耿于怀,天长日久,岂有不作病的?但是心病还得心药医,外人却是一点办法没有。

    “风儿这个孽障,若是当初不顾着那些子杂七杂八的事情,就娶了花姑娘进门,也不至于委屈姑娘落得如此地步”

    床上的花蕊身子明显的一颤,沐夫人却只做不见,又道,“眼下这两个孩子怕是没有这般缘法了,我看离这二百里地有一处“了然居”。那里面住着个最是超然脱俗之人,自称了然居士,听人说医术高明。明日我便让人将花姑娘送去治疗,也好过这样拖延下去。万一小病拖成了大病,岂不是白耽误了。

    灵儿心中一怔,花蕊本就没什么病,只不过精神受到了刺激,若要痊愈,势必要一天天的慢慢引导。送到一个陌生人那里算什么呢?可是她这话没敢说出口,因为沐夫人也是一番好意,且她老人家说出去的话,就是沐雷也得让三分,一直话不多说,但是如若出口便是说一不二。

    想了一刻,“多谢伯母为花蕊姑娘考虑,只是我原打算带着她到我那住处呆上一阵子,再送她去了然居如何?

    “何必如此,来回折腾又多费事,对花姑娘的病情只能有所贻误,就按我说的去办吧。”

    灵儿由不得暗暗吐了下舌头,好厉害的老太婆,自己原是轻看她了。一直当她是个事事不问,只管守在后宅享福的贵妇人。此时看来,那沐雷对夫人俯首帖耳,事事陪着小心是绝对不误道理的。

    灵儿不敢多说,便附和道,“伯母说的极是,我原是欠考虑了,那过几日沐大哥回来,便让他送花蕊过去,我也陪着住几日......。”灵儿话未说完,眼瞅着老夫人的脸色又有了几分不悦。连忙住了嘴,今晚真是见鬼了,自己总是嘴上没有把门的,得罪说不好,得罪这个主可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不必,明日辰时就走,治病这使宜早不宜迟,何况风儿近日辛苦,等他歇息些日子再去探望便是。”沐夫人说着话,一边漫不经心的吹着杯中飘起的茶叶,很是气定神闲的模样。

    灵儿再不说话,看了一眼安静坐着的花蕊。室内的光线并不是十分的明亮,尤其花蕊的脸被垂下来的一角罗纱帐的阴影隐了起来,看着越发觉得阴暗的很。恰在此时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正照在床帏之上。灵儿清晰的看到花蕊双拳紧握,嘴唇抿起,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这哪里像一个神志不清之人的神态?不由得心中大惊,这又是闹的哪出?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