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章 群芳起舞——人惊艳

第二百六十章 群芳起舞——人惊艳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曲悠扬的笛声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也算是一招制胜的法宝。让人忍不住想看幕后之人到底是个如何的仙姿,皆放下了手中的茶水,引颈相望。

    “好妙的曲子,既然比宁贻衡昔日的笛声还要生出许多去。”灵儿忍不住真心惊叹道。

    沐晨风微微扭过头去看了灵儿一眼,敢指名道姓直呼大周皇帝名讳的恐怕也只有她了,还说的异常自然,真不知她长了几个脑袋够砍的。

    “看什么看,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好了,他反正又不在,难不成你还能去告密?”灵儿得意的笑了笑。有时候让一个嘴上功夫了得的人哑口无言是很有成就感的,就如此时。

    进门处袅袅婷婷走过来一位妙龄女子,一身的月白色缎子衣衫,上面绣着翠绿的竹子,红唇轻启,手里的一只绿玉的笛子吹的让人如入幻境。正当众人陶醉于笛声之中时,女子突然停了下来,走至大厅正中向坐于上首的沐雷夫妇躬身一礼,“小女子太医院李子夫嫡亲的侄女,小名陈欣拜见沐老爷、夫人。”

    原来是李子夫的侄女,看着身材瘦削,但是举手投足又透着精神气儿,且身上有股淡淡的药香,想来平日里也是与草药多有打叫道,论家世人才都是个好女子。沐雷满意的挥手道:“起来吧,代老夫问李院正好。”

    陈欣听沐雷提到大伯,心里甚为得意,到底太医院的名头大,济世救人,天下谁人不尊重。

    沐晨风先被陈欣身上的药香所吸引,接下来看她与父亲说话不提自己的父母,偏捡了李子夫说事,也就懒得再看一眼。

    “双亲为大,此女太过世俗,不要也罢。”灵儿果断的往桌子上一只碗里丢了颗花生。

    “你这是做什么?”沐晨风纳闷的看灵儿坐的端正。一副判官架势。

    “待会完事了你就知道了,我这都是为你考虑,有了你这样的朋友,我也是操碎了心。记得报答我的大恩大德.”灵儿说这话,眼睛却没有移开厅中间的歌舞表演。

    陆续的有女子上场,无论是唱歌跳舞表演乐器,其技艺都是极好的。灵儿觉得和她们比起来,自己就是个半吊子。她们个个生在名门大家。从会说话会走路就开始学这些个琴棋书画,名师指导,应该是除了吃饭睡觉每天用功,就为了嫁个好夫婿。而自己学的那些也不过是兴趣罢了,使命和兴趣,其结果便是云泥之别。

    灵儿面前的碗里又多了几颗花生,沐晨风注意的看了一下,没放花生的目前也就二三人,看来不止自己挑剔,女人对女人也挺挑剔。

    又一曲歌舞结束。奇怪的是过了好一会不见后面有人上来,灵儿心中算计了一下,刚才大致也不过才上来一半,莫不是后面出什么事情了?

    沐晨风闲情的很,横竖上面有爹妈二老四只眼睛看着,自己也走不了,索性正襟危坐,闭目养神。下面人看着还以为他在认真欣赏,却不知人家早和周公约会去了。

    “喂,沐大哥。你家后院着火了!”灵儿趁着迟迟没有人上场,下面的人微微有些骚动,便借机吓唬一下沐晨风。

    沐晨风从睡梦中醒来,无聊的看了看下面的人。无精打采道:“有好戏,这次你估计不必扔花生了,只怕此女子做个皇后都绰绰有余啊!”

    灵儿不屑的翻了翻白眼,皇后是那么好做的?宁贻衡那家伙不知道选了谁当皇后,想想正要改造的相府,“芳菲苑”。这名字实在让自己很不爽。

    “那更好,我们就推荐给他做皇后,一国之母,母仪天下,绝非一般女子可以胜任的。”灵儿也忍不住期待起接下来要上场的人来,连沐晨风都另眼相看的女子实在不多,目前除了蝴蝶衣,这还是第二个。

    这时突然见几个小丫鬟拖着一副长长的白纸进来,摆放在厅内的中间位置。白纸足有五米长两米宽,看的人人一头雾水,这是铺设舞毯?好像只有红色的,谁家用白色的,还用纸张啊!若是要做字画,这样子是否也太不合适。

    “啧啧,果然是大手笔,看来你猜对了。”灵儿激动不已的赞叹道。

    “沽名钓誉的东西,不过是为了博人眼球罢了,你有闲情看下去便看,记得提醒我什么时候结束。”说完又闭上双眼养神去了。

    这么大的美女都不看,我看你干脆出家当和尚得了,省得你爹娘为你操心,灵儿心里这么想,可没敢讲出来。不过一刻间就被下面的场景惊呆了,不止是灵儿,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忽然从大厅的进门处飞身进来一个衣衫飘洒的白衣女子,容颜绝丽,气质脱俗。最为难得的是如此一个绝世佳人既然有这等了得的轻功,相比较之下,之前的那些个跳舞、乐器表演实在是逊色许多。

    女子飞至大厅正中的白纸之上,一个漂亮的下落,如个睡美人般的软软伏下身体。此时厅内乐声骤然而起,女子亦是随着乐声的起落开始翩翩起舞,长长的水袖挥洒自如,窈窕的身姿如白云一般的轻柔,一举一动之间说不出的妩媚与灵动。

    灵儿被这女子的舞技所折服,暗叹此女莫说是皇后,即便是王母娘娘也做得了。偷眼看了下沐雷夫妇,知觉沐雷倒是一如既往的泰而处之,看不出是否喜欢,但是没有黑脸是否可以判断这便是喜欢了。沐夫人却是一副欢喜的表情,可见对此女甚是满意。

    看来今天果然有戏,沐晨风这小子跑不出他爹娘的五指山了。灵儿腹黑的想象着万一沐晨风被逼婚会是个什么情形,到时候自己要不要帮他踏上漫漫逃婚路,就算报答他几次搭救自己的恩情。

    **完毕,下面传来一阵的喝彩声,灵儿忍不住起身看过去,只见刚才丫鬟铺的白纸之上,赫然一副山水的素描。一边跳舞一边作画,既然还能有这般的技艺,灵儿也为此女的才能折服了。

    再看沐晨风,此刻也已是被众人惊醒。待看到厅内情景,一双星目亦是流露出欣赏之情。

    “怎么样,她便是我刚才说的花蕊姑娘了,可还配得上你不。依我看接下来也不用再比试了,你现在便去跟伯父、伯母提一下,也省了余下众人的。”灵儿调侃道,她还真不信沐晨风面对如此这般的绝世女子仍不动心。

    “美女易得,知己难求。我若是想要幅画,什么样的名画弄不来的,还稀罕她那个。”沐晨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好似铁了心要忤逆父母之意。

    灵儿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女子才算是合你大少爷的心意,我怕伯父、伯母非被你气死才肯善罢甘休。”

    沐晨风望着门外,幽幽的一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然而声音太小灵儿并未听到什么。待再想问时,便见沐雷携沐夫人急急的走了下来。待她一眼望了过去,正看到衡庆帝正站在大厅之中。一袭蓝衫,蓝色丝带将头发束起,其余随意散落在身后,身边只跟着两个便衣侍卫,饶是如此也掩盖不住三人的尊贵。

    “听闻沐老爷今日大开盛宴,小爷我也来凑个热闹。”宁贻衡在沐雷夫妇跪拜之前抢先拱手行礼道。

    沐雷神情一震,复而也还以礼数,随即将其迎到上首位置。早有人加了把椅子,三人一同坐下。

    这人怎么来了,自己才回京城一日,又不曾出门去。论理不该有人知道啊。灵儿看了看沐晨风,那意思是难道你通知了宁贻衡?

    沐晨风却是看也不看灵儿一眼,反倒坐正了身子,神情淡漠的看向厅内。

    众人先是为沐雷的举动感到诧异,后来见这来人并无甚架子,便也不以为意。此刻关心的也只是自家闺女的才艺是否能胜出。甚至有些人开始考虑即便做不了少夫人,那做个侍妾也是好的。

    不一会的功夫余下的表演继续进行,灵儿心里估摸着宁贻衡怎么会捡这个点到来,如此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进到寻音楼。虽寻音楼不是那一般的百姓之家,但是沐家人并无官阶,也与那普通人家一般无二。即便朝廷大小事找了寻音楼帮忙,可是青天白日的只身进入还是太过冒失了些,就是他为王爷之时也是于理不合的。

    接下来便是灵儿之前看到的那个练家子红衣女子表演,她并未换衣服,只是手中多了跳赤金的三米多长的鞭子。厅里的众人忙将桌椅又一起凑了些,以防遭了无妄之灾,看这姑娘浓眉大眼,眉宇间煞气十足,把一些书香之家震住几分。

    “这个也是极好的,夫妻俩没事还可以在院子里切磋一番,算作是夫唱妇随。”灵儿被红衣女子一通长鞭飞舞的来了兴致,忍不住叫好起来。

    沐晨风脸上却没有了刚才的轻松之色,正襟危坐,好似心事重重。“已然有人来找你切磋了,不知姑娘感觉如何?”

    灵儿被沐晨风一句话说的好心情瞬间飞的无影无踪,这厮就喜欢和自己较劲,哪天非亲手把他打趴下再指着鼻子问他服不服才算是解恨。然,这个还能打两下子,上面的那位是打不得,骂不得,偏偏几次三番的离不得。

    好不容易热闹的歌舞才艺表演结束,灵儿轻轻的松了口气,上面的人倒是挺有功夫,坐了这半日,难道做皇上也这么清闲的?

    丫鬟过来请沐晨风过去,说是老爷找他有事。沐晨风抬头看了一下,宁贻衡一双眼睛也正望向这里,二人四目相望,继而又各自错开目光。

    灵儿忙拉住沐晨风道:“你且记住,只对第二、第五、第八,三位姑娘有兴趣,其他的都不喜欢。”

    沐晨风不知灵儿此话何意,明明她也知道自己今日过来也不过是为了双亲开心,不想拂了众人的面子,如是就真的应承了下来,这岂不是自寻烦恼。

    灵儿见沐晨风迟疑不定,便重重点了点头让他未必相信自己。

    上面的人见这二人嘀咕半天,不知说了些什么。沐夫人心里欢喜,到底儿子和灵儿姑娘最有话说,沐雷却是冷的不能再冷,恨不得即刻下去一把将沐晨风抓过来。

    宁贻衡来了这半日始终不见灵儿瞧自己一眼,心里已不是滋味,此刻见他二人聊的甚是投机,更是百般酸醋。早起有人进宫禀报说她已进京且居住于沐府,本该将人约出去相见,不知为何,突然又有消息沐府今日要大宴宾客。思前想后,实在是猜不透沐家的心思,便急匆匆赶了过来。可是没有自己想见到的惊喜,那人儿好似和自己陌生人一般,只是初来之时看上几眼,余下便自顾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把心彻底沉到了谷底,抑郁至极,默然不语。

    沐雷将儿子召唤到近前,一张脸上全无笑色,倒是先冷哼一声,怒骂道:“这半日未见你睁眼,你倒是敷衍老子呢,贵客在此还不跪下!”

    沐晨风在宁贻衡进来之时已然随父母跪拜过,此刻算是过来见父母,自然没想过还要跪他。

    倒是沐夫人不知究竟,护着儿子道:“你越发的老糊涂了,人家公子过来做客,难道还在意风儿的三拜九叩,又不是皇上来了,风儿快起来吧。”

    沐雷被夫人的几句话说的无从开口,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沐晨风,见宁贻衡并未说什么,这事也就算是过去了。

    “孩儿看了半日,这些姑娘小姐里可有合意的,爹娘并不强求,只是有看着顺眼的先处着,成与不成还是看日后二人的造化。”沐夫人说的甚是随和,唯恐儿子一个不快甩袖子走人,也算是为了这个儿子操碎了心。

    沐晨风站起身来,故作思考了一刻方道,“孩儿仔细看了半日,都是极好的,但是第二、第五、第八,三位姑娘却是更好,不知娘的意思如何?”

    这话一出,上面坐着的三人,沐雷及夫人以及宁贻衡皆是脸色大悦。

    沐夫人连连点头道:“孩儿眼光甚好,我也觉得她们几个不错,你且去吧,我与你爹自会安排。”

    办了这最重要的大事,余下宴席齐开,宾客尽欢,这一日的热闹不在话下,京城里街头巷尾更是将沐家选少夫人一事传的神乎其神。其中自然包括一位慕名而去的公子,但是此人到底是谁却无定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