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灵儿被惑——险丧命

第二百五十五章 灵儿被惑——险丧命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深秋的风吹在人的脸上已是有些刺痛的感觉,尤其在这云雾缭绕,常年见不得太阳的山里。灵儿一袭大红色的斗篷随风飘洒,显得她小小的身躯十分的瘦弱。诺儿几次想上前劝小姐到山石后面躲一会再出来,可是看灵儿面容,大有一份决绝的表情。

    沐晨风和白云天静静的站在身后,三个人三双眼睛皆齐齐的望向山崖处。若是今日敖战没有出现,那么后果到底如何,谁也不敢预料。

    时间一点点的溜走,从日出到得日中,再到日落,灵儿已是站得腿脚如两根柱子般不能动弹。

    “小姐,你先坐下歇歇,这里风大,若是冻出毛病来,可不是又要受罪。”

    灵儿嘴角抽动,本想给诺儿一个微笑,可是终究是笑不出来。罢了,自己欠他们一条命,若是他们回来报复,自己只送给他们就是,何苦在此纠结。

    “都回去吧,不等了。”灵儿挥了挥手,自己却因腿疼的厉害而站不起身来。

    沐晨风十分郁闷的收回目光,若是自己当时坚持即刻解决了那两人,或许也没有今天的麻烦,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转过身来的沐晨风与白云天同时将手伸到灵儿面前,皆欲将其搀扶起。看着面前的二人,灵儿转悲为喜,“难得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我是死而无憾了,你们也不必为我担心,明日就回京城做自己的事情去,我横竖欠他们的,就由他们索命好了。”

    一语既出,惊得诺儿紧张的抓住小姐的衣袖叫道:“若真是这样,小姐何必放他们走。敖青之死与你何干,你杀老妖婆乃是替天行道,又与敖青何干?”

    灵儿很是无奈的转过脸去,敖青将死之时的那一抹微笑好似还在眼前浮现,自己是无论如何过不了心里这关,若是杀了敖战再杀老妖婆,只怕这一辈子也走不出阴影了。

    “让几位久等了。”

    一声幽幽的道歉从身后传来。灵儿微微的松了口气。他终于出现了,自己的赌注没有下错。一个轻快的转身,使得身上的斗篷仿若片红云一般闪过众人眼前。“敖伯父,你老人家终于信守承诺如约而至,只是......。”

    敖战怀里的人儿好似睡着一般,只是那张脸虽然一下子变得狰狞恐怖。但是大致轮廓仍然能认得出这是老妖婆。她果然气数已尽,不过好在死在了自己儿子的怀中。也算是得了善终,比起碧海天宫的另几位便是几辈子修德了。

    “熬伯父是打算将她带走?”灵儿指了指敖战怀里的人儿,口气有点不太自然。

    老妖婆曾经说过,若是要扫除碧海天宫的银魂。就必须由自己和衡庆帝在她的主持之下一同安葬炽烈大帝的银魂。如今她死了,那么接下来自己还要在此处呆两年,于情于理都必须将那二人安葬了方才心安。

    “我娘临终时留下了这个。她说姑娘你或许有用,你且看看。”敖战说着递给灵儿一个小小的锦盒。

    灵儿接过来打开一看。这不是自己那颗夜明珠吗?何时到了老婆子的手里?急忙伸手往衣袖里掏去,可是自己的那颗夜明珠明明还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姑娘手里的可是雌雄夜明珠?”白云天见灵儿望着两个珠子发呆,也好奇问道。

    额?夜明珠还有雌雄之分?不过好像是听说过珍珠有雌雄的,母珍珠还可以生出许多小珍珠来。

    至于自己手里的这两颗珍珠是公是母就搞不清楚了,不过公母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是用来做什么的。

    “我倒是听家父提过,南海数年之前出的一对夫妻夜明珠最为辟邪,可使妖魔鬼怪望而却步,携带这珠子久了,主人便可用信念指挥珠子,当年为了得到这样的珠子,江湖上可是起过一阵子的血雨腥风。”

    灵儿怀疑的看了看手里的两颗珠子,有这么邪乎吗,跟了自己这么久,也没见到它做了啥特别的事情。看来江湖上也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都是些瞎跟风的主,还血雨腥风,真是被他们蠢哭了。随手将两夜明珠塞进袖子,拱手道:“多谢敖伯父,.......,和你的母亲。”

    “灵儿姑娘不必客气,我还要麻烦姑娘一件事情,你看我该将母亲葬于何处最好?”

    灵儿脑子飞速运转,你娘死了问我葬哪里,这是什么意思?哦,明白了,“敖伯父是打算将老宫主安葬于碧海天宫?如若这样便随你寻个风水绝佳的地方,我自然是没有意见。”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敖战仍然一脸询问的望着灵儿。

    额?难道自己说的哪里有不合适的地方?不能啊,都说了让他随便了,横竖这里也是人家的地盘,自己也就是个后入者,说的难听点是雀占鸠巢。

    “若是按照碧海天宫的规矩,但凡老宫主去世,新继位的宫主都要主持下葬仪式,及守灵三日,不知姑娘可曾听说?”敖战见灵儿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只得一一解释道。

    灵儿顿时一头的黑线,主持下葬仪式也就罢了,至于这守灵......。

    沐晨风与白云天不约而同的看了看灵儿,眼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看来这次是得自己解决了,就是个打下手的都没有,哦,还有个诺儿。

    ”小姐,诺儿天生胆小,你也知道的,再说奴婢还要去照顾清溪,如今你事情也已经解决了,奴婢这就去了。”

    看着诺儿仓惶逃走的背影,灵儿无奈的又望回沐晨风与白云天,眼睛里的希冀与可怜,不信自己就不能博得那么一点点同情心。

    “本公子倒是可以为姑娘尽些绵薄之力。”白云天到底没有抵挡住灵儿的装可怜攻势。

    好吧,一个人够了,不过是壮壮胆子罢了,撑三晚上。也算是为敖青尽孝了。想到敖青,灵儿心里略微为自己做的事情找到些安慰,如果他在天有灵,或许会欣慰吧。

    灵堂设在碧海天宫最大的议事大厅之中,因为如今已是无人在此办公,所以显得格外的安静。除了门外守着的两位负责香火的侍卫外,厅内灵儿默默的往盆里放纸钱。不管是心里是怎么想的。悲伤的样子还是要做出来。

    敖战静静的守着另一个火盆,抽抽噎噎,一直没有停过。灵儿从来没有想过敖战这样的大老粗既然会哭的这样。看他那擦一把摸一把的形态,真是好笑。

    不知不觉到了夜半时分,敖战起身往外走去。

    灵儿看了看身旁的白云天,白云天亦是回了灵儿一个微笑。笑得灵儿小心脏猛然跳了跳,从来没有发现这家伙如此帅。所谓患难见真情。沐晨风那小子说不定正躲在房里睡大觉呢,真是个白眼狼。

    灵儿心不在焉的将身边的几个男人一一对比了一番,完全忘记另两位这些日子陪伴自己奔波劳累,而只把全部重心放在了白云天身上。此刻觉得这人就好比救世主一般。就差跳起来抱着亲一口,再大声向世人宣布,我的最爱——白云天。可见人都是目光狭隘的。尤其像灵儿这样的姑娘。

    “白公子,外面有人找。请你出去一趟。”

    白云天愣怔了一会,又不自禁的看了看灵儿挽留的目光,“我去去就回,这里有人在外面守着,你不必太过担心。”

    刚才还欢呼白云天你最可爱的人现在如泄了气的皮球,顿时瘪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白云天随着侍卫出去了。大厅也随即更加阴冷起来,若是放在往日,诺儿都会送衣服过来,可是那丫头今日连个影子都没有。

    灵儿开始默念‘阿弥陀佛,南海观世音......,”试图想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可是越是如此,越是有种想抬头看看棺材的冲动。黑檀木的棺材,足足有一人多高,要十六个壮年男子才能抬得动。棺盖又是用一尺长的铁定固定了的,一定不会发生诈尸的现象,自己好歹也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医生,怎么自己吓唬自己起来。

    如此乱七八糟的东想西想,就是不能不想面前的东西,灵儿便将手里的纸钱多放了几张进火盆,试图用钱来贿赂一下死人。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低垂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双红色的绣花鞋,好秀气的一双鞋,鞋面上鲜艳的牡丹开的正盛。

    灵儿只觉浑身的肌肉瞬间绷紧,额头上的汗珠开始一点点滴落,手也不由自主的抖起来。

    没有鬼,不要怕,没有鬼,一定是他们故意变着法子吓唬自己的。

    “我要走了,你不送送我吗?”一个温柔的女声。

    灵儿慢慢的抬起头来,面前一个身穿大红色嫁衣,头戴凤冠的娇俏女子正含羞带怯的望着自己,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厉鬼模样。

    灵儿傻了,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女子,可是再仔细看了一会,便发现其中蹊跷,看起身高与外形与那老妖婆颇有几分相似。莫非是那婆子灵魂脱壳,来向自己道别了?那这站在自己眼前的就是鬼啊!

    “我一生的心血都在这处人间仙境,不想被你数月就毁的干净,你实在是我命理的天煞孤星,走吧,陪我去见青儿,他还在那头等着你呢。”红衣女子说着便柔柔的伸出手来。

    灵儿开始觉得神智有点模糊,但是灵魂更深处仍然有个声音在向自己呼唤,别跟她走,别跟她走!

    “你走吧,你这世作孽太多,我也不过是替天行道,毁了这魔窟方能助你免受阎王爷的炼狱之苦。”

    “哦?”红衣女子脸上一抹凄美的笑容。

    “灵儿姑娘,我在那边过的好苦,你为何不肯过来陪我,你快来吧!”

    刚恢复了一点神智的灵儿突然听到了敖青的声音,再向这红衣女子看去,只见敖青一脸灿然的微笑从其身后现出身来,仍是那样的温和,永远对自己露出会心的笑颜。

    “敖青,你回来了!”灵儿高兴的伸出手去。

    只这一瞬间,面前的红衣女子和敖青全不见了,灵儿看到的仍是那个老妖婆丑陋的脸。她一身寿衣,好似刚从棺材里起来,正得意洋洋的看着灵儿,“丫头,随我去地府见青儿吧。”

    灵儿还想尖叫,但是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小姐,你醒醒,小姐。”

    灵儿从昏睡中醒来,看到诺儿一脸的惊恐,伸出手来想抓住自己,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

    灵儿下意识的伸手过去,冰冷的黑色棺木一下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啊!”惊悚和恐惧一下子全部席卷而来,自己难道真的已经死去了,这是在哪里,诈尸吗?

    “出来吧。”话音刚落,沐晨风已是将灵儿平稳的放在了地上。

    灵儿一脸恐惧的望着沐晨风,手却怎么也不敢放开,深怕一松手又只剩下自己了。

    “我就知道他们在捣鬼,借尸还魂的说法你们大概都听说过,但是借活人的尸体还魂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老妖婆这次诈死恐怕是早有预谋。”沐晨风嫌恶的看了看躺在脚边的尸体。

    灵儿这才注意到老妖婆果然躺在自己脚下,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变成自己躺棺材里,而她又出来了?真是满头的雾水,她不由得盯着沐晨风想问个究竟。

    “敖战良心发现,临阵脱逃,所以你才侥幸保住小命,若是他们母子联手,只怕我和沐少主都不是对手。”白云天很有点后悔刚才自己一时大意,轻易就离开灵堂,让灵儿独自一人受如此大的惊吓。

    敖战呢?灵儿无意识的往门外望去,一瞬间好似看到一个人脸从门边消失,想要追出去,最终也没动。

    老妖婆的尸体又被放回了棺材,这次她终于彻底的离开了这个她无比留恋的人间,而灵儿也终于得以安心。

    下葬那天,灵儿一直注意到远处的峭壁上有一个人的身影,待得众人散去,她才慢慢走了过去。

    “敖伯父,谢谢您的相救,没有您提醒沐晨风与白云天,只怕我......。”

    敖战抬手示意灵儿不必再说下去,潇潇秋风,一抹黑色的背影渐渐远去。灵儿看得出神,这一生注定要欠这对父子的人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