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母子现身——费心思

第二百五十四章 母子现身——费心思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见沐晨风就这么潇洒的扬长而去,灵儿寄希望于比起沐晨风看似厚道些的白云天,一双明媚的眼睛流露出无比期盼的目光,看的人好不心动。

    “这里风大,灵儿姑娘还是赶紧回去吧,小心被风吹的头疼。”白云天一副谦谦君子样。

    “额?”这关心好像很到位。灵儿阴转雷霆,两手掐腰,眼见得要爆发。

    “小姐,我们赶紧回去吧,沐少主与白公子都已经走远了。”诺儿拉了拉还在生气的灵儿。

    回到寝殿后灵儿郁闷的直接躺下,这些人是在是不厚道,真是越想越生气。心里担心敖战的安慰,让诺儿在外面守着,一有消息就过来给自己汇报。

    这样不知不觉睡到半夜,门外一阵响声,灵儿从床上惊坐起来,便见到诺儿与沐晨风几人一同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白云天和敖战。

    “好好说说,你这么长时间都干什么去了,”沐晨风围着敖战转圈,眼里一抹邪魅,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灵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正看到敖战被双手反剪着五花大绑站在房屋正中,急忙上前道:“不能对敖伯父如此无礼。”说着就到跟前要帮其解开捆绑。

    沐晨风一把抓住灵儿双手,“不可,他背着我们干了什么事情,不审出来,你就别想抓住老妖婆。”

    灵儿看了看沐晨风,又看了看敖战冷若冰霜的面容,心里终究不忍将其这般捆起来,坚定道:“如果敖伯父不愿意说,那就随他好了。”说完。仍然将敖战的绳子解开扔到了一旁。

    敖战没有料到灵儿会如此对自己,直到双手恢复自由仍不信任的等了一刻,这才推门出去。

    沐晨风早已气的无可无不可的,继而也推门而出。

    “沐晨风,这是我的地盘,我说放了他便放了他,你不许乱来。”灵儿唯恐沐晨风又去追敖战。隔着窗户大喊道。

    这一夜不欢而散。灵儿心中郁闷,本以为这次多了几个人帮自己找老妖婆,没想到突然间分崩离析。就连沐晨风也被自己得罪了。

    又过了几日,这些时日里灵儿仍然在明察暗访碧海天宫各处宫殿,试图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沐晨风虽然也帮着一同寻找,但是却不似往日般嬉皮笑脸。好在白云天还是如以往一样的。

    直查了一月有余,眼见得碧海天宫但凡能藏匿的地方几乎都被灵儿翻了个遍。仍是没有任何发现。

    “小姐,依奴婢看那妖婆子肯定还是躲在后山的山坳里,白公子的猜测是对的。”诺儿悻悻的与灵儿并肩坐在山石上晒太阳,深秋的太阳温和的光芒落在两个女孩儿的身上。晒的两人小脸红扑扑的。

    灵儿失神的捡起一个个小石子扔进山涧里,扔了半天连个响也没听到,“这个我自然想过。可是那里我们去了无数次,却是一点破绽没有。就是金属打磨的声音夜间也消失了,或许是白公子当初听错了也未可知。”

    “如果能将那地方翻开来看看就好了。”诺儿很是不甘心的说。

    经诺儿这么一提醒,灵儿猛地站起身来,自己怎么傻了,如此简单的事情,自己既然苦思冥想了这么多天,白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碧海天宫的后山里,灵儿找了数个工匠过来开凿,每五人一班,一个时辰轮一班,日夜不停开凿。

    这下不是夜里传来金属打磨之声,整个碧海天宫都能听到敲打石头的声音,而且无时无刻不在响,吵的人头昏脑胀。

    “这丫头看来是铁了心肠要掘地三尺挖出那老妖婆,沐少主有何看法?”

    沐晨风望着天边徐徐升起的一轮明月,嘴角微微的笑意,“这才是灵儿的处事风格,宁愿自己花费更多的心血,也绝不会做出亏欠于他人的事情。”

    “走吧,我们过去看看,也许今晚会有结果。”白云天亦是十分的赞许,便拉着沐晨风前去帮忙,心里对灵儿还是有些放不下心来。

    灵儿让诺儿给自己在山坳中找个偏僻的地方打了个地铺,不在这里守着她不安心,到今日已是打到深约三米的地方,不出所料,今夜或者明天应该会有所发现。

    “小姐,你先歇着吧,这里有奴婢看着呢,你放心好了。”诺儿给灵儿掩了下杯子,劝说道。

    诺儿这丫头实在是太贴心,白日她不放心清溪,事事都得自己料理了才让别人打个下手送去。还要抽出时间来照顾自己,晚上说了几次让她回去歇着,她哪里肯干,仍是和自己窝在这山窝窝里吹凉风。灵儿感激的握了一下诺儿冰冷的小手,“天凉了,你也多穿些,小心栋着凉了,那我与清溪可就惨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哦。”

    见小姐打趣自己像个老妈子,诺儿也好笑起来,看来自己平时是够啰嗦的,但是只要三个人都能好好的,就是真的变成老妈子又如何?

    两个女孩子相互依偎着靠在一起,用彼此的体温取暖,在这个深秋的夜里,即便是深山之中也不觉得有多寒冷。

    忽然间山石开凿的声响戛然而止,灵儿一下子从昏昏沉沉中惊醒过来,有新发现?掀开被子便要绕过山石出去。

    可是不对啊?如果有新的发现,那么工匠们应该会知会自己一声,此时此刻突然一点响声没有了。难道睡着了?灵儿胡乱猜测着,脚下的步子不知是进是退。

    “敖战,你到底想干什么,那老妖婆和你什么关系,你如此的包庇于她?”沐晨风手持宝剑与白云飞一起将敖战围于正中。

    借着朦胧的月色,可以看到三人一触即发的态势,高手对决,一旦发力这次就不一定是某一方被捉的结果了,势必会拼出个你死我活来。

    灵儿有心想劝说些什么。但是嘴巴张张合合几次都未能发出声来。

    “灵儿姑娘,我敖战并非那妖孽之人,所做之事自问也对得起天地良心,还请你看在青儿的份上,放我出去。”

    “敖伯父此言差矣,我一直都未有要加害你老人家的意思,你随时可以带着红姑的尸体离开碧海天宫。我绝不会有一丝阻挠。”

    “我还要带走一人。她对我的重要性绝不比红姑轻,还请姑娘成全.”

    灵儿傻了,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这里还有谁和他扯上关系。难道是想让自己去给敖青陪葬?可是看着也不像是要自己的小命啊?那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未等灵儿想出来,沐晨风却开口道:“你是想把老妖婆带走?”

    敖战手中宝剑险险落地,复又稳住道:“臭小子,不该你管的事情少管。上次是看在你巡音楼老主子一世行侠仗义做过不少好事的份上才放过你,这次再过招老夫可不会轻易输给你。”

    灵儿诧异的看着敖战。这是闹的哪出,自己也被他们搅糊涂了,索性挥手道,“你们都把剑收起来说话。道理说清楚再打不迟,横竖这碧海天宫没有我的吩咐,谁也别想轻易的逃出去。

    白云天听灵儿如此说来倒是可以信服。便收了剑站住,看敖战如何行事。

    沐晨风也将剑收回。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敖战,这次势必要追查个水落石出。

    “你们随我过来。”敖战颓然的低下头来,转身朝山崖处走去。

    “你少耍花招,我等绝不会上当。”沐晨风警觉的拦住即刻便要跟上去的灵儿。

    “信不信随便你们,我言尽于此。”说完,只见敖战一个飞身跳入山崖,随手扔出个锁链来。

    灵儿掰开沐晨风抓住自己的手腕,上前去蹲下身形拉了拉那条链子,这明显是敖战给自己留的,那么他到底要引自己过去看些什么?

    既然走到这步,那也无需想太多,灵儿算是拼了,手拉着锁链就往悬崖下攀爬。

    沐晨风还想再去阻拦,白云天却伸手拦住了他,朝其摇头表示不用。

    二人便也随着灵儿慢慢跟着下到了山崖之下。

    这山崖高有十来丈,但是锁链却在半空中没了,灵儿拉着锁链,脚踩着山石四周看了看,黑漆漆的,这里是月色也很难照到的地方。

    “赶紧上去,那老东西肯定是骗了我们。”沐晨风脚踩着山石不放心的劝说灵儿。

    “进来吧。”敖战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的响亮。

    灵儿借着夜明珠的光亮,看到自己脚边一米的地方果然有个外形溜圆的石头,看来是经常被人踩踏所致,否则这悬崖峭壁的何至于会有这种形状。

    一个用力踏上石头,随即钻进了半壁山崖上的山洞。沐晨风和白云天紧随其后,也相继进了山洞。

    “死丫头,还是被你找到了,看来我老婆子命该绝啊,不过你也替我除了那几个贱人,我们一报还一报,值了。”

    “你错了,是你自己作恶多端,天理难容,我与你之间倒是无甚仇恨。”灵儿看着打坐于石床之上的老妖婆,铮铮有词道。

    洞中浓烈的血腥味,沐晨风顺着石壁各处查看了一番,这里原先打造兵器的匠人已然全部被杀,尸体虽然未见,但是各处散乱的工具,燃烧的火盆,以及满地的鲜血早已说明了一切。

    “这些匠人少时便被你们强掳至此,一辈子不见天日,你又如何下得了手?”沐晨风抽出长剑指着仍然紧闭双眼的老妖婆,气的面上煞白,直恨自己没有早点取了她的老命,否则也不会白白断送了这些无辜匠人的性命。

    灵儿听沐晨风如此一说,方才注意到山洞里的一切,看来老东西妖性大发之时便杀了这些匠人取血供自己饮用,实在是恶毒至极,不杀她不能告慰那些死在她手下的冤魂。

    “你们饶了我娘吧,她没有几日可活了。”敖战双膝跪地,老泪纵横。

    这是闹的哪门子鬼,老妖婆、敖战、红姑、敖青,一连串的名字在灵儿脑海中急速的旋转,她开始发晕,一时半会实在是无法想象他们之间的点滴纠葛,傻在了原地。

    沐晨风与白云天也傻了,他们原以为敖战与老妖婆之间或许有所勾结,那也是为了彼此间某些不正当的利益,可是眼前的情况明显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范围。

    “少拿这些来糊弄我们,老妖婆你做的恶事只怕死上十次也不能偿还你欠下的血债,还是束手就擒吧,本少主或可保你留一条全尸。”沐晨风眼见得挥剑便要上去寻战。

    “你们信也罢,不信也罢,她确实是我的亲娘,当初她允许红姑生下青儿又送回敖寨,便能看出我同她的关系非同一般。”

    灵儿仔细想了一刻,这话倒是有几分可信,依照她对老妖婆的了解,还真没有见她对谁如此仁慈。

    “哈哈哈,那四个贱人到死也没有想到我会留有后代在这个世上,她们以为可以掌控我,但是我偏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背着碧海天宫上下几百人怀疑生下战儿,为了留下战儿,我向当时的敖寨寨主保证不再侵犯敖寨,让他帮我养育孩子,但是他也不知道战儿是我的亲生骨肉。后来我又让红姑替我生下青儿,没想到她们既然杀了我的孙儿,我就是做鬼也必然会到阴间找她们偿命。”

    灵儿无语了,没想到世间还有这等意想不到的事情,饶自己是魂穿两界的人儿也没见过这么揪心的剧情。看着一旁跪着的敖战,真不知道是心疼他还是该同情他,还有敖青,若不是他去了,不知面对这样一个奶奶会有何想法。

    “我娘已经气数将尽,你们就容我这个做儿子的再多陪她几日,这一生对她爱恨皆有,但是到了这一步,我只求能送她终老,我保证不会让她离开这里半步,至于她欠下的孽债,她死后,我必然找各位谢罪,到时候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灵儿回过头去看了看沐晨风与白云天,那两位一时也未做出甚反应。灵儿便叹了一声,无奈道:“我且信你一回,还望你信守承诺,我们十日后与山崖之上相见。”(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