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章 伤与不伤——混沌事

第二百五十章 伤与不伤——混沌事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本王死后,麻烦你们将我与坠儿同葬,代我向父皇说声孩儿对不起他老人家。”

    灵儿欢快的脚步像是被谁施了定身法,她想要赶紧逃脱,两日间接二连三的生离死别,她实在是看不得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如此白白葬送。

    衡庆帝转过身去走向瑞王身旁,眼泪无声的流下脸颊,如果自己不做这个皇帝或许皇兄就不会死了吧。然而没有如果,一切都已经晚了,匕首插入胸膛,鲜血湿透了衣衫,一阵微风吹来,浓重的血腥味刺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敖战知趣的走开,此情此景他何尝不是万分心痛,然而一切都已是于事无补。

    灵儿双手放于衡庆帝肩膀,双膝跪在地上的宁贻衡此时不是大周的君主,只是一个弟弟在为死去的哥哥默哀。“让他们入土为安吧,这一生瑞王爷也算是死的明白,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他的安乐与自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三人就地掩埋好瑞王和坠儿,此处地处荒野,倒不失是个安静的所在。瑞王一世虽然短暂,但是纷争不断,算计不断,如今不过一捧黄土埋尸,让人看尽世间沧桑。

    敖战解了韩勇和韩猛二人的昏睡**,待得起身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发麻,皇上和灵儿的脸色都十分的沉重,全不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行人又继续往碧海天宫赶去,秋日清晨的朝霞微微带些寒意,但是四射的光芒里又让人看到了无尽的希望与温暖,灵儿将斗篷展开把自己包裹的紧些,冷的不是身子。而是一颗尚未复苏的心。

    “碧海天宫一事完结你有什么打算?”

    灵儿没料到衡庆帝会现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抬起头来看了看那一夜之间憔悴许多的脸,一双星目仍然炯炯有神,浓浓的眉毛,薄薄的嘴唇。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一袭蓝衫看得自己心旌摇曳,虽然极度排斥皇室。但是最后还是嫁给了他。然后一路来分分合合。真是搞不懂二人是天作之合还是天生相克。

    “留在这里,等待九星连珠之日的到来,我不属于这里。”

    衡庆帝星目微闭。他有些无奈和彷徨,如果她不在,那么自己活着的意义到底何在?这一路走来,自己虽然对她有猜疑。有怨恨,但是心里某个角落。无时无刻想的还是她。她的一颦一笑,喜怒哀乐,都会拨动自己的心弦。不问天长地久,不论海枯石烂。有她便好。“朕不想你走,要怎样才可以不走?”

    第一次低声下气的求自己,他不是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吗?即便偶尔的顺从。那也不过如个兄长般的宠溺罢了,几时是这般的对自己不舍起来?灵儿心中一动。苦笑道:“这个世界太复杂了,我还是想去一个简单的环境,没有杀戮与争斗,每天勤奋工作,赚钱养家,跟着老妈和姐姐逛街吃饭,节假日就出去旅游,不过以后再不去荒郊野外了,尼玛,穿到这种鬼地方我也是够了!”

    衡庆帝呆呆的看了灵儿一会,灵儿不屑的扫了回去,天天为了符合周围的大环境,自己真是没少揣摩身边人的言谈举止。嫁给这个劳神子帅哥后,更是苦心积虑,就怕丢了他的脸面,现在想想到底图的什么,不过过眼云烟罢了,实在是不值得。

    “你说的那些东西,朕也可以给你。”好像是经过一番周密的思考,衡庆帝说的很是肯定的说。

    灵儿惊的睁大了眼睛,自己不是听错了吧,从来都是自己服从他,看他皇家的规矩和他身为王爷的性格做事。现在仔细想想,虽然看着自己很是被宠爱,其实哪件事不是自己争取来的,不是觉得对他无害后才做的?

    “你给不了,即便你现在是皇上,你敢说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朝廷上下文武百官,你或许可以选择无视他们的意见,但是你的心不会让你这么做,还有大周的百姓也不容许你这么做。”

    “你还是不能容忍我做这个皇上,就如当初不希望我是个王爷。”衡庆帝眼中明显有了些许愠怒。

    “你错了,在以前,或许我会觉得你是王爷阻碍了你我一同幸福生活的自由,但是现在你已经是皇上了,你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吗?就是说当困难大到一定程度就不算是困难了,因为我已经完全放弃。”说完这句,灵儿已是没有耐心同这人继续围绕这个问题说下去。为什么两个人内心明明都有对方,而一旦谈到共同生活的话题就会各种不快,这种不快让灵儿只想速速逃离。

    “是你一直在回避朕,朕其实是可以尽力的,为什么不能考虑我的感受和处境?”衡庆帝软下声来,他实在不想失去她,但是每次和她说话又会忍不住发火,虽然这火已然是被自己极力克制,但是还是明显伤到了眼前的佳人。

    “沐晨风,你怎么下山来了,不是让你好好看着那两个妖女吗?”不想再搭理车里的人,灵儿欣喜的看到山腰处明显站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无疑那就是沐晨风了。

    “当然是为了迎接当今圣上和这碧海天宫的宫主,沐某人也就是一客人罢了,可不敢怠慢二位。”沐晨风仍然一副油腔滑调,却不知即便灵儿一两句的打趣,也嫉妒的某人心头未酸。

    “啧啧,好子民,不过就不用拍姐姐马屁了,我充其量就是个看山的,然后落得这么个大宅子,算是个规格比较好的看山人吧。”灵儿故意兴高采烈的跳下车,看也不看身后人一眼。

    一行人先后进入宫中,各人且去梳洗,灵儿也回了碧海天宫宫主的寝殿,待得坐定,却没有看到习惯性马上送茶水过来的云影。回想起来她应该也被押解进京了吧。还想再向某人求个情,但是转念想想也罢了。

    “小姐一路奔波,快尝尝这银耳莲子羹和梅花糕,味道可是老好的呢。”诺儿已是换回昔日的衣衫,发鬓上特意插了枝开的正艳的梅花,显得整个人格外的娇媚。

    好久没有见到诺儿这般的开心,灵儿亦是被感染的心情明亮点。捏起一块梅花糕放入口中。眼睛不自觉的朝其身后看去。

    “清溪,你还躲着小姐,小心她一会发起脾气来让你将这一碟子的点心都吃了。”诺儿捂着嘴巴‘咯咯’笑道。

    “小姐才不会。就你最会挑拨了。”清溪从座椅后面闪身出来,还是以前的样子,只是经过那一事后眉宇间明显多出点沧桑,但是谈笑倒是还好。或许随着岁月的洗涤,一切都会过去。也或者恶梦永远都在心底沉睡。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来,一样会惊醒。

    灵儿很是欣慰的伸手招手让清溪站到跟前,“是我太慢了,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楚。赶紧下去歇着,别再忙着做这些东西了。”

    诺儿连连摇头,“她可歇不住。碧海天宫之中窝藏的婴儿现在都被溪儿留了下来,就连我现在都成了老妈子了。”

    “以后就我们三人在这里。那么多的婴儿你们如何照顾的过来,依我看不如送入京城,由朝廷统一安排最好。”灵儿向清溪劝解道。

    哪知清溪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泣着央求道:“奴婢知道小姐是心疼奴婢,但是那些孩子生来便无父无母,奴婢也是看着她们一日日长到这么大,就如她们的娘亲一般,你若要我现在送她们离开,好比剜肉一般疼痛,就求求您留下她们吧。”

    清溪说的声泪俱下,灵儿听的也好不痛心,她本是出于实际情况考虑,可是现在看来是否不是十分行的通。罢了,暂时留下,待得日后清溪果真应付不了再由她自行决定去留。便点头道:“那你就辛苦些吧,有甚困难只管向我说了,横竖吃喝都是有的,只是人手上我不想这里多出太多人来,就只能难为你们自己了。”

    清溪急忙叩谢了下去,诺儿却连连向灵儿摇头叹息,二人皆为清溪此番情景惋惜,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家既然落得这般,实在是这群妖女可恨。

    “敖伯父,这两个妖女就是杀死青儿的帮凶,怎么发落悉听尊便!”灵儿厌恶的怒视着飘洒和飘渺二人。

    虽然被结结实实的绑着,但是嚣张气焰并没有在两人身上少去丝毫,反而一个个横眉立眼的蹬着灵儿,那情形只恨不得即刻跳过去将其生吞活剥了才能解恨。

    敖战踱步上前,对着二人已是满脸褶皱的老脸就是结结实实的两巴掌,顿时打的两人口吐鲜血。

    飘洒噗的一口血水吐到敖战脸上,一颗牙齿随即也被吐了出来,“哈哈哈,当初我碧海天宫血洗敖寨之时,只怪一时心慈手软没有斩草除根方才酿此大祸,杀剐悉听尊便,给老娘来个痛快的。”

    “痛快?没那么容易,我敖战会让你一点点死去,然后再挫骨扬灰,方能解我心头只恨。”

    碧海天宫大厅的正中,飘洒和飘渺被高高的绑在架子之上,下面放了一堆的木柴,好似要做烧烤一般。

    灵儿额头的冷汗阵阵,本来把这二人留下就是一时冲动,后来想着为了弥补对敖青的愧疚方才给了敖战处置这两人的机会。此时看来这也实在太过残忍,大烤活人,只要想想接下来的哀嚎就够撕心裂肺。

    “还我天宫弟子!”

    还在沉浸在无限畅想之中的灵儿直觉一阵阴风扑面,便看到一个黑影朝自己飞了过来,‘不好,老妖婆怎么出来了!“

    众人一阵惊呼,沐晨风、衡庆帝原本坐于宫主宝座两边,此刻齐齐飞身上来阻拦,可是哪里有这婆子速度之快。

    只一瞬间灵儿已是被老婆子抓在手里,“都别过来,走近一步,我就掐死她!”

    老妖婆长长的指甲陷入灵儿白嫩的脖子,灵儿可以感觉她若再多使一分力气,自己即刻就可以去见阎王了。无法呼吸,喉咙堵的难受,呛的她想咳又不敢咳,难受至极。

    “你也是被这两个妖女祸害成今天的样子,又何必帮她们,再说你不是让灵儿帮你除去四人,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还你碧海天宫也罢。”衡王立于面前,一副王者风范,字字掷地有声。

    “哈哈哈,连大周的皇帝也来了,真是好生热闹,没有我碧海天宫几百弟子,要我老婆子一人何用?你个死丫头,我让你除去四大护法,并未让你灭我天宫,你还我弟子!”

    灵儿被她掐的喘气都成了困难,眼见得要一命呜呼,忍不住伸出双手去抓老婆子的脸,气的老妖婆一把将她扔在脚边,抬脚踩在她的胸口。

    不过这下倒是感觉舒服了些,灵儿缓过气来勉强说道:“婆婆你误会我了,那些成年的弟子都已经被飘渺几个收买,要她们何用,我碧海天宫不是还有婴儿几十吗,干嘛不将她们抚养长大,这样岂不是干净?”

    “你们怎么会没有赶尽杀绝,当我老婆子是三岁的黄口小儿糊弄是不?”老妖婆抬起脚就要踩下去。

    “哇哇哇”的哭声响起,清溪狠狠的掐了一下怀中婴儿的小屁股,向着老妖婆叫道,“宫主都是替您老人家考虑,否则这些婴儿早被送回了京城,您实在是误会她了。”

    老妖婆这才停了下来,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丫头你不会骗我,我老婆子看人从来都不会错。”

    “老东西你得意的也太早了,你被这个丫头骗了还不自知,他们联合敖寨灭我天宫,眼前这位就是敖战,他就是过来索你老命的,哈哈哈。”

    敖战听到上面的两个死性不改,到死还不忘记挑拨离间坑害他人,将手中的火把一扔,木柴随即腾腾燃起。

    老妖婆再想去抓灵儿,沐晨风与衡庆帝早双**身形到得跟前,二人双管齐下,与其混战开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