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狼谷迷雾——见红姑

第二百三十七章 狼谷迷雾——见红姑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啧啧,没想到沐少主还有这能耐,古人云”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对你的崇拜犹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断。”灵儿故作夸张的赞道。

    “不用崇拜哥哥,为了过来帮你,我可是一接到衡王殿下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肚子早饿的前心贴着后背了,赶紧的给哥找些东西来吃才是正经”。沐晨风摸着肚皮抱怨道。

    “寻音楼做的可是全天下的生意,从来没有亏本过,刚进门就要吃的,你当我这是饭馆啊,小心把你扭送出去,让碧海天宫的姐妹们看看扒光了衣服的男人是什么样的!”灵儿比较喜欢看沐晨风出丑,和他斗嘴,其乐无穷,谁让这人脸皮就是如此的健康呢。

    “要看也等本少主吃饱了看,再说了你真以为这里住的都是一群贞洁烈女啊,指不定内里有些子什么勾当,所以还得哥哥我助你一臂之力,查出她们的老底来。”见桌子上还有剩下的葡萄,沐晨风顺手捏起来就吃。

    衡王头疼的看着两位,一个是红颜知己,一个是蓝颜知己,真是不知如何处理。见灵儿明显有些气恼,无论这碧海天宫如何的不招人待见,好歹人家现在是宫主不是,沐晨风这小子实在太不给面子了。“沐兄,你若是实在饿得慌就先回望月楼听听小曲,再找两姑娘陪着喝喝酒,晚间再来不迟。”

    衡王说话了,沐晨风可不敢轻易贫回去,呵呵笑着坐了下来,专心吃葡萄。

    灵儿这才解气的开门出去,嘴巴却仍是撅的老高。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宫主有何事要吩咐,看情绪好似有些不佳,要不属下给你把把脉,或许是近日劳累了的缘故。”红姑刚巧走过来寻灵儿,两人碰个正着。

    灵儿倒吸一口冷气,好巧自己这个点出来了,若是让她敲门进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转而笑道:“我房间里呆的烦了想出来透透气。红姑若是无事不妨陪本宫主走走。”

    红姑本也无事。不过是听云影说宫主觉得身子不适,是以特意过来看看,听灵儿如此一说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灵儿心里暗道。油嘴滑舌的倒霉蛋沐晨风,活该你没吃的,这可不能怪本姑娘记仇啊,实在是撞到枪口上了。

    灵儿便一路往前走去。有事无事的找着话说,“红姑姑。你觉得本宫主自担任碧海天宫宫主一位后,这里有什么变化。”

    红姑低头想了片刻,“往日的碧海天宫是世外之地,如今多了些人气。”

    “那你是觉得仙境好。还是人间好?”

    “都好,亦都不好,这要看环境中的人与事。若是大家和乐自然无关外物,但若是纷争不断即便是世外仙境也不过是个牢笼罢了。”红姑越说越低沉。好似突然勾起了她内心深处的悲伤,渐渐的就沉浸于自己的想象中,再无一点声音。

    灵儿看的入迷,这红姑到底是哪种人,老宫主对她不能不说还有几分不舍,而四位护法又都听令于她,如今自己也会和其说说心里话。

    无欲无求,与人为善,或许她想的是人人得以安然,事事得以顺畅,然而造化弄人,她偏偏就生在了这么个漩涡之中。若是双方有对立的那一天,不知她会站在哪一方,自己,老宫主,还是四个护法。灵儿忽而转移话题道:“我一直听说宫里有个狼谷,昔日我舅舅提起他曾养了只小狼看门用,没曾想那狼崽子十分的不驯服,每日夜间定然会有群狼来寻它,它也必拼死挣扎逃脱,无论待它何等优越,它只有一个心思逃离。”

    “狼之忠诚于自己的族群,毋庸置疑,实在不知白大将军为何会带离小狼,那是对狼做的最残忍的事情。”

    灵儿心下一惊,她如何能知道自己的舅舅是白大山,自己明明有意掩饰,自到来之日从未在红姑面前提起自己的过往。看来自己也是嘀咕她了,罢了,不和这样的老狐狸兜圈子,“本宫主倒是想去狼谷看看,若可能倒也是想抓个狼崽子回来养着,或许我能驯服一个也未可知。”灵儿这话特意用的轻松俏皮语气,只是为了试探一番红姑,倒也未有其他目的。

    “宫主若是有这个想法,属下倒是可以陪你一同前去,只是那里却不是个让人感觉开心的地方,您务必有个思想准备才好。”

    灵儿杏眼骨碌骨碌转了几圈,这人打的什么主意,既然同意了自己的建议。是要向自己摊牌,碧海天宫的阴暗面,还是另有企图,比如把自己往狼窝里一推,一了百了。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最大的可能还是想表达她的衷心吧,灵儿乐观的猜测。

    红姑便去取通往狼谷的令牌,这碧海天宫有一项规矩,但凡宫里弟子,出行至非自己所管辖的地方都得由通关令牌,任何人不得例外。

    通往狼谷的路灵儿倒是走过一段,不过当时觉得避的远远的才是正道,哪里料想今日既然费尽心思要过去。路途不是十分的平坦,毕竟是山间,饶灵儿这样的现代女子,走路惯了的也有几分不习惯。红姑乃自幼习武之人,武功又是极高,走起这路来自然是如履平地。好在有她一路扶持,灵儿才算是没有拉下太多。

    “宫主,这里便是狼谷的投食之地,往日有那触犯碧海天宫宫规之徒,屡次教导而不知悔改,便会从这里扔下去。”红姑停在一处山路边,顺着路边陡峭的山峦往下望去,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却又一种狼窝特有的骚臭味,和不时传出来的狼叫声。

    灵儿尝试着靠近山路的边缘往下面看去,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黑暗的洞里有数只眼睛在注视着自己,随时就会有一只手伸出来将自己也拉进洞里。

    “红姑姑,这狼谷哪里来的这么多狼,本宫主觉得这下面的空间并不是十分宽敞。狼又是食肉的动物,倒是不曾见它们过多的抢夺厮杀。”灵儿努力将话题引向狼,潜意识里她还是觉得红姑之所以带自己过来也是欲盖弥彰罢了。她以为自己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片子,上面有那么豪华阵容的出身,然后又嫁给了衡王,自然也是娇滴滴大小姐一个,即便有几分聪明。只要吓唬一下就回去了。实际上自己这些日子的表现也确实如此。想想也够丢人的。

    “自来有之,详细属下也不得而知,或许下面别有洞天。只是谁也不曾下去探个究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地方罢了。”红姑回答的明显有点不太自然。

    灵儿仍然不死心的趴在山石上往下面看,此时如果有个狼人跳出来,或许自己就不用麻烦那两位晚间过来了。可是看了半天。什么东西都没发现,心里有些失落。正欲转身离去。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身影从下面腾空冒了出来,灵儿被吓得呆住,那正是红姑。可是红姑不是在自己身后吗,怎么这下面还有一个红姑?

    灵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然是躺在了自己宫里的玉床之上。后脑勺疼的厉害,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搞不清楚自己这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宫主。你醒来了,快喝点水吧。你都睡了一天了。”云影端着杯子送到灵儿嘴边,体贴入微的说道。

    灵儿睁着一双杏眼,扫视了一番房间,又看了看云影,“我怎么会在这里,本宫主不是记得刚好和红姑护法一同出去了吗?”

    “宫主实在是糊涂了,你身子虚弱的很,赶紧躺下好生歇着才是。”云影急忙按住试图坐起身来的灵儿,示意她不要动弹,指着自己的脑袋给她看。

    灵儿这下觉得后脑勺更加疼痛难忍,便又重重的躺了回去,因为刚才的动作把伤后震的更疼了。

    “宫主让奴婢去取些果子来,谁知奴婢进来之时就发现你躺在了地上,红姑姑说是体虚眩晕导致,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奴婢以后再不敢离宫主左右了。”云影好笑的双手合十虔诚诵了句佛经。

    灵儿被她这副模样逗的想笑又不敢笑,指着云影的鼻子佯怒道:“你该出家做尼姑去,必然是个得道的姑子,瞧这神态倒也虔诚的紧。”

    “若是宫主恩准,云影倒是乐得去庵堂呢,就当给你祈福了。”云影笑呵呵的站起身来,灵儿安然醒来,她也放下心,端着清洗用的水出去换点干净的来。因着灵儿不喜欢热闹,是以虽然是宫主所在的地方,伺候的人却只有云影一个,凡事都得她亲自动手。

    “都出来吧,亏你们想得到,就不怕云影一个意外抓到,把你们俩叫出去。”灵儿对着床对面一副一人多高的衣柜喊道。

    沐晨风和衡王这才前后从衣柜里钻了出来,衡王忙关切的过来查看灵儿伤势,直到发现无碍这才放下心来。沐晨风却直嚷嚷,“我不过让你去给拿点吃食,你却跑去了狼谷,这次好在她们手下留情,只打了你个脑震荡,若是一个不慎,只怕......。”话说一半,正见衡王一副要吃人的脸色,忙将另半句硬生生吞了回去。

    “若没有你们两位在,只怕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状况,如今这脑子还晕的很。”灵儿眉头紧锁,大有不耐之意。

    衡王忙从袖中取出个小小的白色瓷瓶,瓶身上有个仙子的图案,想来也是珍贵的东西。拔下瓶上的塞子倒出两粒药丸来,乍看去却是晶莹透明状,闻着奇香扑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香料呢。“这是起死还魂丹,昔日我同师父游历西域之时,由西域王所赠,你被她们下了*散,这药可多人心智,若不及早治疗只怕后患无穷。”

    “好歹毒的心肠,既然使出这等阴招来,让小爷我抓住,必然一个个先奸后杀,不,应该是全部毁容,再卖到窑子里去。”沐晨风显然是恼怒非常,这次对灵儿下此毒药确实触动了两位帅哥的底线,只是衡王稍微内敛,不似沐晨风这般冲动罢了。

    服药后灵儿觉得头脑清醒了许多,但是白日到底见到了什么她却半点也记不起来了,看了两人半晌突然道:“你们没事跑这里做什么,既然这么鲁莽,躲在衣柜里既然露出一截衣物,好在我这里只有云影一个,若是有第二个早被人发现了。”

    衡王和沐晨风无语的对望了一眼,这人是完全不记得白天的事情了,接下来的事情可如何进展。

    灵儿见二人神色,突而嘴角一丝狡猾的笑意划过,打趣道:“二位也有被忽悠的时候,哈哈,老虎不发威当我病猫呢。”

    衡王安慰的看着灵儿,只要佳人无事,一切都不重要。

    沐晨风却鄙夷的坐下来,“说说吧,你白天都看到了什么,怎么就差点没被人打死?”

    灵儿不悦的下得床来,先走过去把门闩上,再回来盘腿坐于白玉床之上,“你们猜猜我看到了谁?”

    这话引起了两人的兴趣,衡王一边沉思一边自顾的给自己倒了杯水,沐晨风却有些不耐烦了,抓耳挠腮了片刻催促道:“快说,少卖关子,时间紧着呢。”

    “红姑。”不待灵儿闭上因惊讶张开的嘴巴,衡王掏出个女人的耳环放在了桌面.

    沐晨风拿起来看了一刻,“衡王殿下何时有这爱好了,没听说你又娶了新王妃啊?”

    衡王和另一人的眼神齐齐扫了过来,差点没把他就地处死,吓得这人脖子一缩,再不说话。

    “这耳环是本王在碧海天宫内一处山石后面偶尔捡到,当时并未留意是谁的,可是后来细作说过红姑在寻样随身物品,我才知是她的。”说到这衡王又倒了杯水,把个沐晨风急得将自己面前的杯子也摆到了他面前,省得他倒来倒去。

    “当你试图还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红姑的首饰盒里根本没有剩下的另一只,对于一只丢失的耳环尚且苦苦找寻的人来说,不可能这么快就将另一只扔掉的?”灵儿补充道。(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