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衡王机智——识狼人

第二百三十六章 衡王机智——识狼人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看的怎么样了,可有甚破绽?”灵儿坐起身来,懒洋洋伸了个大大懒腰,昨晚睡的相当舒适,既然连梦也未做一个,这算是她进到这鬼地方来睡的最安稳的一觉。

    “没有丝毫头绪,恐这次帮不了你。”衡王将手中的图纸放下,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啊,不是吧,既然连你也没找出症结所在,当真这碧海天宫就是个雷打不动的铜墙铁壁了。”灵儿颇为意外,站起身来很是自然的趴到衡王背后看他手里的图纸。

    衡王突然感觉到背上的温度,扭过来来见灵儿一脸的懊恼,显见得为这图纸的事情十分的头疼。

    “看什么看,做不了夫妻以后做朋友,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灵儿打破僵局,指着里面的屏风示意衡王躲进去。

    云影按时将饮食送了进来,灵儿只说自己饿了,让再多加一份,云影乐得看宫主吃的多点,这些日子事情又多又杂,很少能见她有心情吃饭的。是以,这丫头乐呵呵的跑了出去,送了比原来一份还要多的饭食。灵儿很是无语的看着这丫头殷勤的摆好,还特意的把葱油鸡蛋饼切成了小块,让她吃起来方便点。

    “你出去吧,再到议事厅告诉几位护法,就说今日放假一天,各位都回去休息,明日再议。”

    云影得令出去,灵儿便自顾自的开吃,昨晚睡的好,今天胃口也好,好在这吃的确实丰盛。后厨的几个厨娘是自己当了宫主后挑选的,她们感激自己慧眼识英才,都对自己巴结着呢。自己没事的时候交了她们些做东西的手艺。这不,如今都做的比自己还好上许多。且说这葱油饼,里面的小葱都是她们清早去山里采的最嫩的那种。这样的饼吃到嘴里,当真是香甜无比,比皇宫里的御膳房都还要好吃。

    “你这待客之道实在不对,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朋友之间是否该以礼相待?”衡王说的调皮。那面上却仍然是一副正人君子的风范。仍是潇洒的撩起长衫颇有皇家风范的坐了下来。

    “啧啧,说句实话,有些东西真是骨子里的。比如你这通身的气度就很是与那凡人不同。”

    “不妨说来听听。”

    “譬如沐晨风,他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但是他的帅气是江湖的,是豪门的。而你呢,你流露出的是皇室的气派。是皇家的尊严,就这都够迷上一大帮少女了。”灵儿捡起个山芋丸子放在鼻子边闻闻,摇头晃脑的点评道。

    “也包括你吗?”衡王边吃着小米粥边淡然问道。

    “绝对不包括姐。”灵儿务必坚定的将手里外焦里嫩的善于丸子捏成泥。

    “说来听听为什么,本王好改正。”衡王也将碗放下。认真问道。

    “因为姐已然从对你的迷恋之中迷途知返了,这是一条黑漆漆的路,而且路上有妖魔鬼怪。我也奉劝那些想要踏上这条路的姐妹们未必看清楚面前这人丑陋的灵魂,千万不能上当受骗啊!”灵儿一副仿佛看到鬼了样缩成一团。瞬间又无比放肆的伸手朝衡王面门抓去。

    衡王反手将灵儿小手抓住,务必淡然的,又无比从容的道:“做不成夫妻,那么就还是好朋友,你说的,不许反悔。”

    灵儿气的只差吐血,这人真是死性不改啊,自己都损他到这地步了,不拂袖而去自己就当他宽宏大量,可是还要继续做好朋友,真是自己好朋友那么多,却又多他一个。

    这一日灵儿过的特别没意思,用她的话是大敌当前却爱莫能助,真心有点崩溃。

    衡王却始终坐在桌前翻来覆去的看图纸,或者说即便两国交战他也不曾如此用心过,然而今日这份心思某人貌似丝毫不领情的说。

    “你要真没看出来也没有关系啊,大不了我给她们放点药,一锅端了省事。”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的人格外的悠闲。

    “若是她们没被端,那下一步你是不是就该进墓室与炽烈王妃为伴了?”

    “不会的,她们对我没那么好,我最多和那老婆子作伴,或者直接扔狼窝。”灵儿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看来这招还是谨慎用的好,那几个女人都不省油的,说不定早提防起自己了,自己还去自投罗网,万万要不得啊。

    “你说的狼窝是何模样,我来几次倒是从未见过一只狼,也未曾听人提起。”衡王无意问道。

    经衡王这么一问,灵儿不觉也有点奇怪,狼窝她是知道的,因为碧海天宫的弟子都传说有犯错的婢女给扔进狼窝的事情。只是自她当宫主后还从未见有谁犯那么大错误,是以也就没有发生仍狼窝的事情,自己就没有注意过真实的狼窝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转念想想,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和抵抗敖寨真是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实在不知道衡王问这话的目的何在。

    “喂,你不是想把她们都扔进狼窝吧,这样是不是比下药来的彻底点,可是那几个的功夫绝对不在你之下,就是算上沐晨风那小子,你们俩联手也未必是她们的对手,我可是不会去自讨苦吃的。”灵儿没良心的剥着葡萄皮,这半天她已然吃了小半篮子的水果,胃口相当不错。

    “如果那狼窝里不是狼,而是人,你猜会怎么样?”衡王补上一句。

    刚放进嘴巴里的葡萄一下子咽了下去,噎得灵儿好歹没翻白眼,咳咳咳,咳的肝肠寸断。

    衡王没想到自己随便说了一句就引得她这样,慌忙过来给她一番好拍,直到把灵儿拍顺了气方才助手。又从桌上倒了杯水递了过去,无语的看了看,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看什么看,都是你干的好事,说话都不经过脑子的。狼窝里怎么会是人,真是吓死我了。”这话说完,灵儿也有点回过神来,“狼人”就是在现代社会都是存在的,莫不是?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不觉心里又是咯噔一下,碧海天宫到底还有什么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她不敢再往下去想了。

    “当初我随师父游历西域。亲见西域王将人施药加以训练,并让其与狼为伍,日久天长。人便有了狼性,佐以教导武功,便是狼人,其凶猛残忍。可以一敌十。”衡王解释道,这也是他刚才听到狼窝之时为何顺理成章的想到狼人的原因。

    苦苦研究了这么多天。半点破绽都没有发现,如果衡王猜测没错,那么就是她们几个隐瞒了碧海天宫中这支庞大的力量。看来她们确实也只当自己是个摆设罢了,一旦老婆子妥协。自己将炽烈大帝夫妇合葬,那么也就是自己的死期到了。好险,好在老家伙对自己仍抱有希望。希望借自己的手除掉几个护法,而红姑几个还需要自己将炽烈大帝夫妇合葬。收掉萦绕在这宫里的戾气。

    然而她们千算万算最终还是失算了,自己没有看起来那么傻,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天真无邪。要是她们知道现在自己正在宫里和一个男人商讨如何消灭她们,不知会是怎么样一副嘴脸,灵儿腹黑的想象着看到那几个女人一个个气的变形的脸。

    “今晚我便带你去狼谷看看,不过我要去取一下令牌,那里有个关口,没有宫里的令牌谁都别想过去。”想到什么就去做,雷厉风行是灵儿一贯的作风。

    “你此刻去取,恐引起她们怀疑,不如再想办法。”衡王仍是有点不放心。

    “我虽然有点傻,但是也一直好好的呆在这里,这点你放心,忽悠的那几个女人团团转对于姑娘我还不是什么大问题,何况这牌子也不过找个管事要就可以,你不必担心。”有个同舟共济的朋友真好,这感觉棒棒哒。灵儿安心的开门出去,云影不在外面,这丫头最近听话多了,越来越偏向自己这边,这是个好现象。

    刚走了几步,灵儿开始动起了脑筋,自己这么明着去要牌子总得有个借口啊,可是这碧海天宫着实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自己亲自动手的。看来做个名人确实是有烦恼的,灵儿回想起某人的一句话“做女人难,做个名女人更难”,以前还觉得这是人家矫情,如今看来好像确实有她的一定道理。

    转身往善堂走去,如今这个地方自己倒是可以三五日的自由行走,打着看望孩子的幌子,和诺儿说几句心里话。

    刚进了门,诺儿便从里面迎了出来,恭敬的行了礼,便将灵儿带到了内室喝茶。

    这善堂里诺儿不知使了何种法子,那一旁的小丫头们从来不过多的干涉堂主行事,尤其在宫主过来的时候,全部自觉走开。想当初自己打发云影还磨叽的许久,这一点灵儿不得不佩服诺儿的驾驭和掌控能力,这丫头有领导的范。

    “我需要通关令牌,今晚就要,但是我去拿怕招人耳目。”

    诺儿会意的摆了摆手,示意灵儿不用再继续说下去,又轻轻走到门边听了听,这才走了回来。“小姐不必跟我说的太过细致,您认为对的事情只管去做即可,诺儿做这些算得了什么,即便是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

    灵儿感激的看了看诺儿坚毅的脸庞,或许进了这鬼地方后,这丫头便饱了随时赴死的心。不由得又想起了清溪,希望她在里面呆着想开点,一定要等到自己去救她出来。

    “只是你一定要找个合适的借口去拿令牌,不然被她们怀疑上,怕会找你的麻烦。”

    诺儿笑笑,“我说小姐是个福星,吉人自有天相,你还不信,昨天孩子们出去玩儿,其中的一个捡了块牌子递给我,我就收了起来,等着人来寻呢,谁知这半日也不见人来,我也忘记送过去,你正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用了,等明日再还给我,我又做好事送还给她们,岂不是天衣无缝。”

    灵儿兴奋的接过诺儿手里的令牌,果然是通关所用,看来自己不算是个倒霉蛋,忙告辞离去。

    衡王正于室内着急等待,见灵儿轻轻松松回来,打趣道:“果然是碧海天宫宫主,这牌子来的倒也轻巧。”

    灵儿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他以为他是王爷就可以一切东西伸手即来,那么自己这么个一宫的宫主就也可以什么都不顾及。也不想想若是那样她还会帮着敖寨打碧海天宫,真当自己是观世音菩萨,专门救苦救难呢。这里的人面子上对自己毕恭毕敬,实际上没谁对自己说实话,如今清溪还不见天日,诺儿也是深陷囹圄,今日不知明日是何样,想想都是愁啊。

    “快别想了,若是搞清楚碧海天宫的秘密,我们离胜利就不远了,到时一样推举你做宫主,正经的那种,岂不是逍遥自在。”衡王看灵儿满面愁容,不由得开解道。

    “你忘记了,我还是逍遥小王妃呢,倒是从来没有逍遥过,唉,人的命啊,真是天注定,半点不由人啊!”

    “灵儿若是也这番感叹,那我等俗务缠身之辈不是得愁死。”沐晨风从屏风后面转过身来,仍是一副嬉皮笑脸模样。

    灵儿惊得杏眼瞪的像看见了鬼一般,她倒不是怕沐晨风,只是这大白天的,能进入碧海天宫,实在是胆子够大。不说别的,就是万一被发现给扔进狼窝,那么碧海天宫岂不是又多了一员狼将。不过她这种想法可不敢说出来,此时可是自己用人之际,多个人跟着觉得安稳些。

    “不必替你二哥哥我担心,我还不至于傻到大白天的进来和那些女人们起正面冲突。”沐晨风说着朝身后指了指,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灵儿朝身后看去,果然见屏风上面几件女子的衣衫,没想到堂堂寻音楼少主既然也会这些下三滥的手法,装女人可不是正人君子或者说他这样的豪门少爷应当做的事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