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喜得相识——又相知

第二百二十八章 喜得相识——又相知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河对岸想必就是传说中的敖寨了,今夜算是到了本少主稀罕的地方,我倒要看看这敖寨的寨主到底是人是鬼。”沐晨风显见得此时真正来了兴致,抽出长鞭做戒备状便提气飞身形转眼间即已然到了对岸。

    “本王带你过去,这桥身宽度,以你的内力很难跨越。”

    灵儿本是想让沐晨风帮忙,没想到这小子先跑了,便斜眼瞅了下衡王,有心再高傲些,可是总不能到这会了再打道回府吧。

    衡王轻揽灵儿腰肢,或许在碧海天宫里养尊处优惯了,再者活动范围有限,她平白的丰腴了不少。衡王刚要提气起身,不由得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儿,灵儿本还无意,被衡王这么一看,又是甩出一串的白眼去。

    好在终于平稳落地,灵儿挣出衡王怀抱,昂首挺胸的往前走,全然不见身后累的满头大汗的人。

    “姑娘来的好快,难得我敖寨数百年无一外人可以安然无恙的闯将进来,今日倒是遇见了高人。”一个爽朗清脆的男声从高高的灌木丛中穿了出来。

    灵儿甚感欣慰,刚才被那个水鬼吓了一次,此时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听着这声音,想象着这人必然不会十分的难看,便也抱拳行礼道:“小女子不过是听说寨主的大名前来拜见一二,并无其他企图,还请寨主不吝赐教。”

    话才说完,三人都暗自捏了把汗,这么个地方会轻易放人进去也是奇怪,完全没想到自己本以为十分隐蔽,其实一举一动早已是在对方掌握之中。此刻一旦打将起来,恐怕三人很难全身而退。

    灵儿一边佯作等着开门。一边前后左右的打量,看看这里是否埋有伏兵,自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真是不值得一提,恐随便出来个会武功的都能把自己活擒了。

    “姑娘来的真是凑巧,今日是我吵着要与父亲换了当值的时间,若是遇见他老人家,恐三位就没这样的好运气了。”说话间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从高高的灌木丛上露出脸来。他手中提着个松枝的火球。正好照的他面如冠玉,星眸熠熠生辉,当真是个人中龙凤的模样。

    “阁下想必是这里的少寨主吧。敢问如何称呼?”

    “在下敖青,几位赶紧回去吧,若是待会被我爹发现了免不得一番是非,到时候即便我说话也未必管用的。”敖青一脸的焦急。看着倒不像是在说谎。

    灵儿见这少年生的潇洒俊朗,为人又如此善良。倒是十分的喜欢,想着这或许是个契机,便低眉顺眼的央求道:“少寨主,我们既然辛苦来了。你多少让我们进去看看,也不枉我们白跑一遭,或许日后我们也可交个朋友。这样岂不是更好?”

    敖青歪着脑袋揣摩灵儿的意思,他自幼生活在敖寨。只知道大家对自己皆是十分的宠爱,从来不知道朋友是何意思。此时见灵儿生的娇美可爱,一副祈求模样让人望之生怜,不觉动了恻隐之心,踌躇一刻道:“看你们也是良善之辈,想来必是无意闯了进来,若是不嫌进来坐坐也不是不可以。”

    灵儿不由得大喜,原本想的很复杂的事情,突然就这么迎刃而解了,真是意外之极。

    敖青启动机关,原本高高耸立的灌木围墙上露出一个圆形的大门出来,原来是做假的灌木,从外面看竟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灵儿第一个跨进门去,却看到面前还有一道墙,和之前那个一模一样,若不是自己刚进来,还真有些糊涂。

    “小心有机关。”衡王小心提醒。

    灵儿懒得理他,她完全不信敖青会放自己进来却想害自己,凭直觉,他实在是不像会藏黑的。“你以为天底下都是坏人吗?还是都像王爷这般,几番朝令夕改,风云变幻?”

    衡王被灵儿这么一番反唇相讥,虽有几分生气,到底也觉得自己理屈,只得生生咽下,然眼中却是不敢放她离开半步。

    “小兄弟,我们进来了,你也该现身了。”沐晨风冲着一棵苍天大树喊道。

    不一会,敖青果然从那树端爬了下来,身形利索的如同只猴子,一骨碌便落到了地面。只见他也不看沐晨风,却对着灵儿呵呵笑道:“这只是我敖寨第一道防守,我也只有这个能耐,再要放行就得我父亲他老人家同意了,是以姑娘不妨随我先找个地方坐坐,用点东西再说。”

    灵儿没想到这家伙放自己进来,却又不能让看到敖寨内部情形,或者可以引见去见一下寨主。转念想想走一步算一步,这总比还站在门外,或者被人团团围住当贼打的好。

    敖青在前,引着灵儿往旁边不远处的小屋走去。说是小屋,实际十分的敞亮,屋子全部是木头砌成,里面放了松子油灯,味道也挺好闻。几人进去落座,不一会便有人送了果子与水进来,灵儿看这侍候的人连头始终都未敢抬一下便猜出这里的规矩必然十分严格。

    “这是我敖寨特制的果茶,对女孩子最是滋补,姑娘尝尝看可还合口味吗?”敖青指了指灵儿面前的红木做的水杯,杯身上雕着一簇蔷薇花,虽然粗朴倒是别致。

    灵儿端起杯子闻了闻,淡淡的清香,杯子正中一颗白色的果子被水泡发开来,显得格外的可爱。尝了一口这果茶,入口清爽,甘甜爽腻,当真是个好东西。可是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可不是喝茶,欣赏完茶,便将被子放下道:“少寨主此次放外人进来不怕老寨主知道了找你麻烦?”

    敖青为难的抓了抓脑袋,那神情了然,不怕爹找麻烦好像是假的,但是好似也不会十分的为难。

    灵儿便顾左右道:“这里风景宜人,可惜我好不容易来一次,既然没机会赏玩。”

    沐晨风会意,接话道:“若是如此。我们也不好为难少寨主,灵儿便赶紧的歇息了随兄长们出去,事物繁忙,岂能事事随你胡闹!”

    两人一唱一和,煞有介事,只有衡王默然不语,暗自观察这里的情形。刚刚进来之时门外便到一人。虽离着五米的距离。但是仍能感觉到那股气息,此人绝不是个等闲之辈。

    “这,你们来已是来了。就先住两天,尝尝我敖寨的吃食,姑娘既然叫灵儿,不知姓氏是何?”敖青又转向灵儿。显然他对面前这位娇美伶俐的姑娘更加有兴趣。

    “父亲姓姬,是以小女子全名姬灵儿。算不得名副其实,只是也不是个十分糊涂的。”灵儿打趣自己道。

    敖青看的发呆,自己身边的女子都是不言不语,哪怕自己哪日生气踢上几脚也无人喊痛。好像她们都是无血肉无灵魂一般,还是眼前这位有趣。

    “哦?我看姑娘倒是十分的可爱,我倒是有一个妹妹。为人被母亲惯坏了,最是刁蛮任性。想来她又姑娘一般谦逊有礼就好了。”敖青掩饰不住的爱慕之情,把一旁坐着的另两位男士生生憋出内伤来。

    衡王见那门外之人不愿进来,遂向灵儿道:“妹妹已是了了夙愿,如今少寨主也不能放你进敖寨游玩,不如赶紧随为兄回去,再过打扰可是我等失礼了。”

    灵儿见两个家伙都催自己回去,心里也怕寨主出来之后见到自己几人生出甚意外来,如今行踪已然暴露,躲是躲不了,若是硬斗真是一分逃脱的把握也没有。虽有些不情愿,还是站起身道:“多谢少寨主款待,灵儿告辞。”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想起一声爽朗的笑声,“青儿,听说你有客人来,这可是我敖寨百年一见的贵客,怎也不知通知为父一声,为父也好拿出些家底子的好货来款待。”

    敖青见父亲来了,急忙起身迎了上去,扶着父亲的一只胳膊送到自己原先坐在的位置上。

    灵儿见这传说中的敖寨寨主身高七尺,相貌堂堂,颇有些气宇轩昂的风范,举手投足皆透着睿智,想来也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

    “几位冒昧来访到底所为何事,总不至于当真到我敖寨之中讨杯水喝吧?”果然是快人快语,老寨主一坐下便直言相问。

    “灵儿见过寨主,实在是小女子淘气,央了两位兄长陪着我四处游玩,没想到就跑到您的地盘上来了,若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好汉不吃眼前亏,好女也一样,灵儿针扎屁股般一下子跳将起来,满脸的谦逊与自责,外带可怜与委屈。

    这招当真对一个说话如打雷,做事如行风的男子有用,先是敖青见灵儿这样就已经受不了,手不由自主的在后面捅着自己的老爹。

    老寨主已然有个千娇百媚的女儿,平日里也是捧手心里的,只是无奈这灵儿看着确实是娇憨可爱,莫说再继续说些恐吓的话,就是咳嗽一声也怕把个小人儿吓到了。“咳咳,你既是来也来了,就让青儿陪着四处逛逛,只是切记不可随意乱走,否则出了岔子谁也救不了你们。”

    灵儿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对着老寨主连连行礼,只差扑通一跪喊声爹了,还算有点理智。看得沐晨风在一旁连连咋舌,平时就看这丫头一副是不杀不可辱的刚强模样,今日竟是也有给人点头哈腰的时候。

    衡王却是看在眼里,以往自己只当她性格高傲,不肯屈就于自己,今日看来实则是自己误解了她,佳人乃是个至情至性的,不觉又后悔起当初对她的猜疑起来。

    再出来时已是日上三竿,敖青看着仍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不止如此,他甚至刚刚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衣衫,月白色的长衫,上面绣了绿绿的竹子,越发衬得他英俊潇洒。

    灵儿看着这俊美少年,心中暗叹,自己只当跟着的这两位便已是世间极品,没想到与世隔绝的敖寨中还藏着这么一个极品中的极品,不是自己好色,跟他们比自己的美色都好似逊色不少。

    沐晨风冷眼旁观,忍不住提醒一旁的衡王,“王爷可是遇见对手了。”

    衡王被沐晨风这一激将,懒得说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沐晨风识趣,紧走几步到得灵儿身后,不经意的将灵儿与敖青隔离出些距离,自己夹在中间指着路边的花花草草随意的乱问。

    敖青几次有心想重回灵儿身旁都未得逞,郁闷的连连皱眉。

    “哥哥,父亲说你带了客人进来,人在哪里?”一声清脆的如百灵鸟般的喊声,众人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从竹林中闪身出来的女子身上。

    只见这女子不过十多岁年纪,明眸善睐,巧笑兮兮,眉宇间透着灵气,却又不似十分的清澈,想来也是个难缠的。

    灵儿猜测着这一应该就是敖青的妹妹了,他已是说过自己有个被惯坏了的妹妹,此时看来这女子言谈举止都十分的洒脱,倒确实是极少顾及他人想法的娇娇女。

    “哎呀,这便是你的客人啊!”女子不等敖青答话,转过脸来将目光投到了灵儿身上。“你这衣裳是哪里来的,我喜欢,若是送我,我便随意你挑选敖寨中的物件可否?”

    “蓝儿,万不可放肆,灵儿姑娘是父亲的贵客,你若是得罪了,小心父亲不饶你。”敖青有点怒色,但是又奈何不了自己这个妹妹,只好抬出父亲来。

    “哼,我不过是想要她的一件衣裙罢了,不给就不给吧,我也不稀罕。”敖蓝撇开灵儿和敖青向衡王和沐晨风走去,“啧啧,这二位都是这位灵儿姑娘的兄长吧?”再想说些什么,突然打断了,抬眼不屑的扫了下沐晨风。沐晨风也没闲着,一副纨绔*丝样的将不屑给重抛了回来。

    本以为这敖蓝会生气,谁知一瞬间的愤怒后,这个古怪的丫头既然转怒为笑,手捂着嘴巴咯咯的大笑着跑了。“我去让爹安排好盛宴,你们游玩可要记得赶紧过来哦!”

    看着自己这个刁钻的妹妹一时生气,一时又如此盛情相邀,倒弄得敖青糊涂起来,对着灵儿陪个笑脸,几人便又往前继续逛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