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五六 清溪行踪——挂心中

第二百一十五六 清溪行踪——挂心中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忙活半天没有找到昨晚偷听的人,灵儿心里很是不舒服,可是转念想想诺儿已是在自己身边,又如吃了兴奋剂一般欢呼雀跃起来。可是要用个什么法子才能将其安排到自己跟前来,哪怕可以私下里说说话也是好的。

    灵儿郁闷的手托下巴,这时腕上的镯子正好碰到了脸颊,突然灵机一动想起诺儿指着镯子向自己说“丢了”时的表情。只觉五雷轰顶,镯子是清溪的,对着镯子说丢了,镯子仍在,那只能是清溪丢了,清溪在碧海天宫丢了,这就是诺儿要向自己传达的意思。那么清溪是如何在这里走丢的,诺儿又怎么改头换面变成了善堂的管事,所有这些如一团乱麻搅合得灵儿坐立不安。

    一定是哪里自己错过了,必须立刻搞清楚状况,否则清溪那丫头小命不知还在不在。

    “传话给各位护法,就说本宫主明日要前去墓室探望炽烈大帝的夫人,让她们务必做好准备。”

    见云影领命出去,灵儿这才放下心来。因着老宫主负伤闭关,是以当初自己与衡王未能即刻将炽烈大帝夫妇合葬,而这事一再拖延下来,宫里的众人皆知其一直耿耿于怀,今日想起要去探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且这碧海天宫皆对炽烈大帝夫妇极为恭敬,仿若宫里众人的生死皆为着夫妇二人,莫说灵儿前去探望,即便一般的祭日那也是极为的隆重。灵儿忖度着时间如此紧迫,那几人势必不会分神出来顾及自己,何况知道自己如此诚心,起码这一日应该不会怀疑到什么。

    换了一身衣裳,灵儿便躲开众人视线。独自赶往善堂。谁知路才走到一半,正遇见云影急急忙忙的往回赶,情急之下闪身藏于一块大石的背面。

    然才蹲下,只觉背上一只手搭了过来,心中警觉的转身刺出嗜血,却看来人正是诺儿。

    二人便又携手沿着山石猫腰走了半响,待得觉得已是极为偏僻了方才停下。诺儿屈膝跪下。“诺儿见过小姐。小姐恕罪。”

    灵儿心知不好,看来自己猜的不错,清溪必然出了问题。

    诺儿便哀叹一声长话短说。悲戚道:“清溪被抓进了这宫里,奴婢乔装进来寻找,谁知找了这些日子竟是得知她已是被关进了大牢,且已有五月的身孕。生育之后只怕性命难保。”

    灵儿听的云里雾里,这是个什么说法。这里又没有男子,如何清溪进来后就有了身孕。“碧海天宫素来不与外界接触,怎会抓了清溪进来,莫不是你弄错了?”

    诺儿冷笑一声从地上站起身来。“她们说是不会用外面抓紧来的女子,因为那是外族,她们用的都是那被抓之人的肚子。用她们肚子里怀的孩子教育成人,完完全全的成为她们的弟子。”

    灵儿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了。女儿国中如何生孩子,连连摇头道:“必然是你弄错了,断没有的事情,小姐我在此生活数月,几曾看到有男人出现。”

    “如何受孕奴婢也不知,只是这里确实有个囚笼关着许多孕妇,孩子一旦生下来,男婴皆溺死,女婴便留下抚养,饮食山间万物,接受教条管束,众生皆是生活在此。”

    灵儿虽嘴上一再寻找借口说不信,其实内心按照这些日子的猜测已是信了大半。自己几次三番的问过云影她父母在何处,都被其或者含糊其辞,或者干脆借故离开敷衍过去,想不生疑都难。牢笼、孕妇、孩子,几个词开始在脑海中发酵,浣衣院溪水通往的地方,那里有哭泣声,灵儿强按下激烈斗争的内心,不管自己多么的不敢不忍面对现实,但是现实还是会出现在眼前。

    “我知道溪儿被关在何处,你等我消息,一切安排好后自会想办法通知于你。”灵儿将诺儿手拿过来,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

    诺儿大喜过望,转而又担忧道:“这碧海天宫绝非一般的所在,小姐务必事事小心,万不可独自冒险。”停了一刻又补充道:“奴婢每次接幼儿之时都是由飘渺护法送来,如此揣摩,她必然是知道孕妇所在的位置,小姐或可从她身上入手。”

    灵儿心里隐隐的不安,飘渺在四人中最是个阴险狡诈的,平日里红姑尚且要依仗她几分,如今自己要想从她身上探到消息,真可比升天还难。

    “罢了,你先回去,在没有查到溪儿的消息之前你无比多注意自身安全,只是你是如何进得这里?”灵儿上下打量了一番诺儿,真真比往日有所变化,但是具体哪里又说不出来。

    诺儿黯然道:“当初小姐毅然离了清溪与奴婢,怎知我和溪儿的心思,我们猜测你必然又进了这里,是以日夜在外面守着,后得衡王及沐少主帮助混进了此处,只是......。”

    灵儿迫切问道,“你们两人皆易容冒充碧海天宫之人,但清溪被察觉,故进了牢笼,你一直守在善堂等候营救是不是?”

    诺儿懊悔道:“小姐猜的是也不是,当初王爷和沐少主只是查出碧海天宫有个善堂堂主和其贴身的婢女,故将我二人易容后送了进来,怎知溪儿刚来几日便得罪了飘渺护法,奴婢求了许久才没有即刻处死,但是今日看来溪儿被送进了孕婴堂,恐生不如死。”

    灵儿理清了头绪,心中好似通透许多,但又想起清溪的处境当真是感同身受,心痛难忍。

    “云影姑娘,这是往哪里去,宫主只你一个贴身使唤的丫头,莫一时寻不到你动了气。”不知哪个殿里的丫鬟问道。

    “松姐姐说的可不正是,我才刚出去传个口讯,宫主便独自出了门,我这正赶着找去,若让红姑姑几个护法知道。不知又怎么责备于我。”云影着急又无奈的说道。

    被称为松姐姐的急忙挥手让云影不必拘礼,赶紧去寻人,自己又站着嘟囔了几句也离开了。

    灵儿与诺儿又彼此又叮嘱了一番便各自分开,灵儿急匆匆回了寝宫,左思右想不得安宁。

    随意找了个借口敷衍了云影便将白日出去的事情带了过去,天刚黑下来,灵儿便说明日要去墓室祭拜。遂打发云影也早早的去休息。自己熄灯躺在床上等着宫里的各处安静消停下来。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灵儿起身换上黑色夜行衣,这次算是有备而去。各样装备都带的非常齐整。望着头顶琉璃罩上一弯朦胧的月色,灵儿暗暗运气,腾空飞至房顶,熟练的双脚倒钩在旁边的墙壁。用手抠开锁扣。

    谁知就在此时琉璃罩被人从外面掀开了,灵儿心中大惊。作势就要往下跳。一只大手便在此时伸了进来,一个用力不容灵儿有思考的余地便将其提了出去。

    待得灵儿看清来人,衡王长身玉立,身后的长发随风飘起。越发显得仙人之姿,虽看不清其面上神色,可是那淡淡的味道却最是熟悉不过。

    还要问些什么。衡王已是转身顺着房顶往前跑去,灵儿知他用意紧随其后跟上。二人走走停停。直到一处宫殿外才停住,灵儿已是跟的气喘吁吁,扶住门口的雕塑喘个不停。这才注意到自己手扶着的正是一对雄鹰,这里正是飘渺宫的门外,灵儿原想去浣衣院的溪水中寻找地牢,此时被衡王带到此处,难免有些不满。

    衡王却不等灵儿再问,拉着她顺着一处角门溜进了殿里,三转五转的到得正殿的后门。

    灵儿心中忖度,此时飘渺必然是在殿里歇息,自己这样送上门来,当真合适吗?可是衡王做事素来有分寸,断没有如此冒失的举动,遂两眼盯着衡王,只等看他行动。

    衡王站了一刻,伸手掏出一个小的锦囊,待解开那锦囊,从里面竟是飞出几只萤火虫来。灵儿奇怪的看着这虫子,实在猜不出衡王在卖什么关子,正想着,忽见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从殿门一侧走了出来。

    “主人,属下等候已久。”说罢递上一样东西。

    衡王接过挥手让其退下,便径自往殿门走去。灵儿一看,刚才那婢女给的正是这殿门的钥匙,心中顿时抽了口凉气,这不是羊入虎口吗?飘渺那人,别看一副斯文柔弱的样子,若是被她抓到,必然没个善果,看看清溪便知道。想起清溪,灵儿心中不觉又是一阵心痛,是以也顾不了太多,跟着走了进去。

    两人进了大殿,这碧海天宫中各个护法的宫殿也不过是三间大的房屋,正中一间便是寝殿,其余两间当作书房和客房。是以此时进来的这间正中便是一张宽大的石床,可是那床上却是空荡荡无一物,看着让人好不奇怪。

    “狡兔三窟,如此狡诈之徒怎么会光明正大的睡在自己的寝宫之中。”衡王不屑道。

    灵儿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前之人,不得不说昔日的仇恨并没有因为衡王今日的相助而减少几分,爱有多深,恨便有多深,尤其这种恨是发自五脏六腑。

    仿佛感觉到了灵儿眼中的恨意,衡王无奈的轻叹一声,上前去摸索起那张大床来。灵儿回过神来,想想自己现在已是和他断绝一切关系,何必在这自寻烦恼,赶紧办正事才是当务之急,遂也跟着走到床边摸索起来。

    这石床比不得自己殿里的,这个不过是一般的青石,但是打磨的倒还算精致,摸着手感不错。二人研究了许久,整张石床仿佛都被抚摸的有了温度,但是仍没有任何发现。“该不会找错地方了吧,这个看着一目了然,并无甚特别之处,好似藏不住机关之类。”

    “越是这样就越隐秘,岂是轻易便能发现的。”衡王也停下手来,开始重新打量起石床。

    眼见得折腾的累了,灵儿打着哈欠,“你先找一会,我休息一刻再起来换你。”说完懒洋洋的躺在了石床之上。

    衡王眼见得灵儿躺下的地方开始下陷,纵身跳了过去伸手去抓躺着的人,哪里还来得及,石床一瞬间分开,待得二人掉下去复又自动合闭,从外观看却无任何异样。

    灵儿被这一摔只疼的龇牙咧嘴,感觉浑身的骨头都给摔碎了,躺着一点动不了。

    “你怎么样了?试试还能动吗?”衡王蹲下看灵儿痛苦的表情,小心问道,目光里满是关切之情。

    “要你管?我和你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这次进碧海天宫到底意欲何为,我现在可是这里的一宫之主,你想乱来,先问问本宫主的意见。”既然老宫主将碧海天宫托付于自己,灵儿觉得不管它内里有什么勾当,自己都有必要拨乱反正,保持此处的太平,受人之托众人之事,何况自己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全部希望也只在三年后自己能安全返回二十一世纪。

    “难道你不想救清溪出去,若是再啰嗦,只怕被她们发现,你我也难全身而退。”衡王伸手去扶灵儿。

    灵儿本不愿被他扶起,无奈自己的身体不争气,试着动了两下都因为疼痛而作罢,只得由着衡王将自己从地上硬生生的拖了起来。

    衡王小心翼翼的将灵儿一点点的扶起,又架着其胳膊试着慢慢迈步。态度之温柔,言语之婉转,让灵儿不时侧目,这衡王也太善变了,可是不管他三十六变还是七十二变,自己吃了秤砣铁了心,断不会再对他存有期望。

    走了好一会儿,灵儿大着胆子使了些力气在脚上,好像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疼。于是放开了帮扶,自己试着慢慢走,不过一会便可行动自如。原自己不过是胆子小,被吓到了,胳膊腿都好着呢,或许一点皮外伤,不碍行动。

    灵儿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可是又不想让这人看到自己的窘态,或者觉得以他当初对自己的恶劣行径,今日自己就是摔坏了由他背着出去也不为过。

    二人便又循着这暗道往前走,灵儿手中拿着夜明珠,借着亮光看清这也不过是条借助山洞开凿的密室,只是能直通地上宫殿也算是意想之外的创意。

    前方隐约传来人的说话声,灵儿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你有武功,你走前面。”

    衡王也不以为意,越过灵儿往前走去,这山洞横着只能容纳一人,他本就想前面带路,无奈佳人一门心思的上下左右打量,几次他都未能越过身去,又不敢强行挤过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