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章 进退难舍——为宫主

第二百一十章 进退难舍——为宫主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灵儿揉着手背的手停了下来,这才是真的阿衡,是自己的幻觉吗?可是这感觉实实在在,她使劲的摇了摇脑袋,想将自己摇醒,不能再沉迷下去,否则自己当真会万劫不复。“请衡王殿下以后不要对灵儿说这些甜言蜜语,真心没必要,留着哄其他的女孩子,比如花花一类,以你的条件多的是。”冷冷的说完这些,灵儿索性翻过身去背对着衡王,不想听他说话,也不想看到他。

    衡王只当灵儿耍小孩子脾气,但是这次脾气确实比较大,无奈的回到墙角坐下。一时偏殿内全无声响,二人各怀心思,颇有点让人愁肠百结的凄凉。

    这样安静的过了两天,每日除了按时的吃喝拉撒睡,灵儿都一个人静静的。以往她一闲下来就闷的慌,不知为何这次躺在玉床上觉得心绪十分的平稳,心无杂念,而且一倒下便可以安然入睡。

    衡王的身体好似还有些没有康复,灵儿一直见他在打坐,偶尔会望向自己这边,再无其他。

    到了第三日,灵儿神清气爽的睡醒了,整理一下衣衫,这身白色的衣裙是小丫鬟送过来的,没想到穿着还挺合身,难得的是竟然为金线缝制。普通的一身衣服,做工用料都异常的考究,仔细闻着还有些清香味儿。转身看到衡王正站在身后,且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灵儿也没心思去猜测他想说什么,怏怏问道:“你手上的伤好的怎么样了,若是无大碍,我们赶紧办完事走人。”

    衡王终是未将心中所想说出来,轻轻点了点头便往外走。

    根据这几日的观察。只要两人有一个走出离偏殿五十米距离,红姑必然会出现。其他再无方法将这里的人唤出来,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固有的模式进行,绝无例外。

    灵儿紧随其后,走的心不在焉,她总是在琢磨这里是否还有其他的通道可以逃出去,是以每次出来的时候都一副左顾右盼神情。不知不觉走了很久。可是还未见红姑出来。“这次大概可以见到老婆婆了。因为他们放行了。”灵儿心里开心的想到,对着前面的衡王喊道,“别走了。我们直接去大厅吧,或许她们都在大厅等着呢。”

    “你知道大厅在哪里?”衡王温和的问道。

    灵儿这才意识到第一次两人确实从大厅转弯就到了偏殿,但是这次出来足足走了有之前十倍的距离,却一处房屋也未见。

    灵儿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复而重新打量了一番周围,隐隐有些不安。原本清新的空气好似飘来阵阵血腥味。

    再看衡王,眉头紧锁,手不自觉的按住宝剑剑柄,另一只手自然的将灵儿护在身后。高声喝道:“哪位高人,可否现身一见?”

    话音刚落,一阵阴风便扑面而来。灵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躲进衡王身后,衡王抽剑迎战。只听“当啷”一声脆响。灵儿已是随着飘了出去,衡王也摔在一旁。

    “老东西,想坏我多年心血,今日我老婆子便和你拼了。”

    惊魂未定的灵儿看刚才袭击衡王与自己的蒙面人已是和老婆婆打斗到了一起,那场景真好比武侠片一般,看的人眼花缭乱又心惊胆颤。

    “臭小子,还不快带丫头赶紧跑!”

    衡王吃力的从地上站起身来,灵儿好似比他伤的轻的多,这次倒自觉过去扶了衡王。二人正要离开,谁知那蒙面人死咬住不放,一掌推开老婆子就跟了上来。衡王只得拼命抵抗,眼见得力道不济明显处于下风。

    灵儿心中着急,忽而想到自己的玉箫来,掏将出来又见他们起起落落左左右右的转来转去,实在没有下手的空间,只能干着急。

    “臭小子让开,让我老婆子对付他。”话音刚落,只听“刷”的一章,那蒙面人一个不慎被打个正着。或许以为自己这次占了上风松懈了下来,谁知蒙面人反手一击,又正击在老婆子的前心。

    “婆婆,让红姑来对付他,你老人家先歇歇。”显见得刚激战完的红姑此时赶了过来,手执长剑冲向蒙面人。

    那人或许觉得自己寡不敌众,心中迟疑一下便虚晃一招跳出圈外,转眼便不见了人影,逃的极快,可见也是个极品的高手。

    灵儿这才安下心来,再看衡王,他本便未恢复功力,经刚才一仗消耗更大,此刻正盘腿而坐调整气息。灵儿不敢去打乱,转身又见老婆婆倒在了地上,便跑了过去。没想到刚才看着还不可一世的老太婆此时连眼皮都已然睁不开了,口中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灵儿撩开其眼皮看了看,瞳孔已是开始涣散,便对红姑道:“怕是没用了。”

    “谁说我老婆子就死了?丫头,若我死了,你可是得替我打理好碧海天宫啊,这是我始祖毕生的心血,万不可到了我这辈就断了。”

    灵儿见她病急乱投医,临死拉自己垫背,忙摇手道,“万万不可,婆婆您老人家也知道我是个至阴之人,不沾阳气的,怎么能担当起如此重任,况且我也不会武功不是。”说完,只得讪讪的对着一旁的红姑露出一脸的皮笑肉不笑,希望她赶紧的劝劝老婆婆。

    “我碧海天宫原本便只收女弟子,女子为阴,男子为阳,至阴之人方可统领我神宫,丫头不可再推辞,何况你也推辞不了,红姑,婆婆闭关期间按我之前吩咐行事,无需多言。”说完这些老婆子便恍如睡着一般靠在了红姑的肩膀上。

    灵儿用手试了试鼻息,当真是一点气也没了,伤心的站起身来,这老婆婆倒不是个坏人,没想到一把年纪送了性命,挺可怜的。“红姑娘,现在婆婆去了,我和衡王殿下将炽烈大帝的遗骨也还给你们了。你们自己安葬了吧,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如释重负的转身去搀扶衡王,便要离去。

    “红姑参见宫主,明日便是您荣登主位之日,还请宫主随红姑进去好好准备,也不枉老宫主一番苦心。”

    灵儿无奈的停下脚步,嘿嘿笑道。“这主位还是给你吧。你武功高,又是婆婆的得力助手,我觉得还是你来坐比较合适。”

    “碧海天宫没十年一个轮回。轮回之日,七星环月,届时便是宫主您返程之日,这不是您一直苦苦寻找的吗?难道您不想再回到自己来的地方?”

    再没有比这话更让灵儿倾心的了。如飞的脚步瞬间停了下来,她怎么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灵儿转身仔细看着红姑,可是一点熟悉的感觉也没有,或许说灵儿从她身上一点没看到能帮自己回去的“仙气”和“闪光点”。

    看到灵儿开始犹豫,红姑复又道:“宫主已然是至阴之人。可见绝非这世阳人,若红姑说的不错,你之前在相府中研究的五行八卦和修建的小楼都是为了自己返回原来的世界做准备。那么如今这机会就摆在你面前,错过碧海天宫绝无踏出玄幻之境的可能。宫主三思而行。”

    灵儿扶着衡王的手松开,转身朝着红姑走了几步。

    “灵儿,你我已然是夫妻,何苦听一个陌生人瞎说,我们此行是为了炽烈大帝夫妇的遗骨团聚,而不是听这些见不得光的妖人的妖言魅惑,快随本王出去。”衡王反手抓住灵儿,一个用力,受伤之处剧痛难忍,趔趄着差点摔倒。

    灵儿站在二人中间,口中念念有词,匆忙之间竟是无从取舍。然对衡王的怨恨终是压住一切,此刻哪怕有一点希望,她也不想放弃,思考一刻毅然道:“衡王殿下,你我夫妻名存实亡,何须多言,今日一别就当永别,从此陌路,不问生死。”

    衡王强忍伤处痛楚,伸手过来欲做挽留,若说剜心之痛此刻也不为过,可是见灵儿决绝之意,一时不知所措,扑通一声晕倒在地。

    红姑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人过来将衡王送了出去。

    按下衡王出去后的事情不表,只说灵儿这厢接下重任出任碧海天宫的宫主一位。第二日晨起,红姑便亲自送来一个锦匣,灵儿由着小丫头忙里忙外的给自己梳妆打扮,全不在意镜子中自己的形象,横竖这里与外界隔绝,恐里面的人一辈子也不出去的,好看与否又有什么关系。

    “宫主既是我碧海天宫的首领,理应为我宫中百余弟子考虑,授礼仪式过后,我会向您引见各宫的护法,您有何吩咐皆可以随时召见她们。且欧婆婆退位闭关之时曾祝福奴婢,每月初一日请您务必前去探望于她。”红姑一口气说出这些,见灵儿只是怔怔的出神,一句话也没有,知她心中还放不下过往之事,这也难强求,便做下慢慢督促的准备。

    穿戴整齐,灵儿抬起手腕看看自己这身碧海天宫最高统领的衣服,果然是个宝贝,晶莹剔透,蓝中透出碧色,碧色略显飘逸,当真是有种仙气飘飘的感觉。灵儿闭上双目,深吸一口气,正欲迈步出去,谁知衣袂生风,自己竟然平地飞了起来,掠过眼前的皆是白云蓝天,偶尔几滴云中的雨滴浸润皮肤,这感觉好生超脱。眨眼睛自己飘进了一座云雾中的宫殿,落座于殿中上首的座椅之上,

    红姑已是侍立在此,见灵儿过来,眼中满是赞叹之色,朗声道:“碧海天宫新宫主驾到,各宫护法见礼!”

    话音刚落,下面一众的角色女子纷纷跪下口呼“宫主康安,天宫百年”,气势之大,加之殿中仙气飘飘,云雾缭绕,当真如梦如幻。

    灵儿下意识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里到底是人家还是天堂,当真是傻傻分不清了。自己若是做了这群仙子的头,那么以后到底如何相处,就算自己来自几千年后的二十一世纪,毕竟凡夫俗子一个,当真没这般能力管理一群实力远远超过自己的人啊。心里发虚,眼睛却紧盯着众人,心里不停的打着小算盘,可惜红姑之前跟自己说的什么此刻一个字都不记得。

    “宫主,这是云宫护法飘渺,这是雨宫护法飘洒,这是雾宫护法渺渺,这是雪宫护法莹莹,四大护法皆由宫主您直接管辖,若有甚吩咐只管指派给她们皆可。平时每日辰时四大护法都会集结在宫外等待传唤,宫主若有事情也可随时召唤其中任何一人。”红姑向灵儿一一说道。

    “当真每个都是倾城倾国的女子,自己原本以为胡蝶衣就算是绝无仅有的了,今日看这四个,竟是不输其半分,唯一不同的是四个女子脸上神色都极为冷峻,不似蝶衣姐姐柔美多情的。”灵儿思忖片刻,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无从说起,只得形式上敷衍道:“本宫主新上位,很多事情还需要各位提点,但凡有做的不到的地方,几位只管告诉于我,我一定悉心听取各位的进言。”

    这番话说完,再看那四位,面上的冷色突然缓和了些,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四人相互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好生迷茫。

    “宫主今日无事要与各位护法相商,几位明日按时听召便可,退下吧。”红姑这话一出,灵儿方才松了口气,全身肌肉松懈自在了许多。

    红姑看在眼中,心中有些想法,口中却也不置一言,引着灵儿出了宫殿往外去。边走边道:“宫主初来,奴婢说句冒犯的,不知昔日你家姐妹几个可是相处的极好的,若是有事又当如何处理,是由你父亲抚平,还是各自私下里有冲突,只是面子上做好?”

    灵儿听红姑既然问起自己的家事,这实在不是她的做事风格,转念想了想,便猜出了其中的意思,这是指点自己别看碧海天宫一副世外仙境,实则即便神仙也有矛盾冲突。何况这里都是女人,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古今皆是,绝无例外。这么一捉摸,灵儿瞬间觉得脑袋有点大,想想在自己回去之前,还是该想想怎么太平度过余下不断的时日再说。(未完待续)

    ps:感谢大家一直对小妖的支持,继续努力就是最好的回报,我加油!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