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九章 碧海天宫——云雾绕

第二百零九章 碧海天宫——云雾绕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喂,还活着不,要是实在走不动你先躺着,我找人给你捎个口信,让你府里的人过来抬你回去。”灵儿捉摸了一下,这里离京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自己走回去已是不易,再带着他是万万不可能。

    地上的人好像动了一下身子,随即又没了动静。灵儿也没心思慢慢等他醒来,一心想赶紧离了这里,好事多磨,别又闹起甚鬼来。

    四处搜罗了一堆枯枝烂叶将衡王围在正中,想想这样勉强能遮人耳目,就算拦不住人,起码不会被野狗叼了去。

    “灵儿,你要去哪里?”

    灵儿刚抬脚要走人,不想衡王突然出声喊自己,不由得又回过身来,探头看了看,衡王已是自顾的坐起身来,看神情不是人之将死回光返照的样子。

    “你醒了?我本打算回京城找个人将你抬回去,现在倒省事了,你起来看看还能走吗?”

    衡王双手撑地慢慢站起身来,灵儿又将堆起的树枝墙扒拉开,眼瞅着面前之人既然自己慢慢的走了出来。

    “你可记得自己是如何被人打晕的?怎么一点动静没有,就突然躺在了地上,以你的身手实在让我想不明白。”

    衡王懵懂的看了看灵儿,又看了看四周,“本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你可还好,有没有人欺负你?”

    灵儿撇了下嘴巴,把衡王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打量个遍,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一会红脸一会白脸的,真当自己唱戏呢。“有啊。你看姑娘我这脸,不还肿着吗?”说完,灵儿很不屑的瞪了衡王一眼,那神情摆明的写着少给我装蒜,别以为你现在身上有伤我就会同情于你。若不是为了送炽烈大帝夫妻团聚,我早走了。

    衡王伸手去欲摸一下灵儿的脸,面上的怜**之情立显。尤其那动作直如往日一般。再自然不过的。

    “你要是还能走就赶紧的。”灵儿不耐烦的扭过脸去,眼睛里的厌恶暴露无余,说完。自己大踏步先走开了。

    灵儿带着衡王又回到当初藏炽烈大帝遗骨的地方,这次比较顺利,二人轻易的就取出了东西,不敢耽误。马不停蹄的连夜赶路。

    刚至夜半时分,便到了山涧中的木屋外。这次灵儿多了个心眼从怀里取出夜明珠来,这东西她一直收藏着,来时特意放在了身上。

    “进来吧!”一声悠长的呼唤声从里面传来,好像已是等了好久了。

    灵儿顿了一下。想来该是那个老婆婆,这里也就她这么一个活物。可是她呆在墓室的底下能知道这里的事情,真是匪夷所思。灵儿心提了一下,该不会自己把炽烈大帝的遗体送去与其妻子合葬。就被活埋在此吧,那可就太冤枉了。

    正犹豫间,衡王伸手已把门推开,仍是那熟悉的清风与花草香,灵儿忍不住闭眼感受了一番。这感觉比那平时的花草别有不同,让人忍不住的沉浸其中。然而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灵儿不禁傻了眼,这里明明就是个会客厅,布置的异常大气,所有的摆设清一色的沉香檀木,怪道自己闻着不一样。墓室里的老婆婆就坐于大厅的上首,两边垂手而立两个刚总角的小丫头,都生的粉嘟嘟的,异常的可**漂亮。

    “你们总算来了,路上那点绊脚石未伤到二位吧?”老婆婆说话声也和蔼许多。

    灵儿暗道,真是厉害,这也知道,难不成自己两人脱险是被这婆婆所救。刚想开口问问,旁边的衡王却拱手敬道:“敢问婆婆何门何派,既然你老人家能救得了本王脱身,为何不自己去将炽烈大帝的骸骨取回,如此多费周折为哪般?”

    “哈哈哈,老生做事何时轮到你个后生晚辈过问,既然东西送来了,就赶紧将小主子与其合葬,也算了我毕生心愿。”

    灵儿松了口气,既然是这样,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看这老婆子说话阴阳怪气,想必不是个善茬子,赶紧溜的好。便扫了一眼衡王,示意他东西放下,做了告退手势,转身便走。

    谁知木门在二人面前瞬间闭合,又是那股清爽的花草香,这次灵儿不觉得身心愉悦了,甚至觉出丝丝的阴冷和怪异。

    “老婆子的话你们两个兔崽子没听到不成,先把这厮与我小主子同葬了再说,非你们一至阴,一纯阳协力而为,谁做的了这事,等了一百年,终于让婆子我等到了。”原本盛怒的老婆子露出亦哭亦笑的表情,让人看得身上起鸡皮疙瘩。

    “喂,老婆婆,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什么至阴至阳,难道我们还是阴阳人不成,那谁又是阴,谁又是阳?”灵儿并不信这套说辞,但是挡不住她的好奇心,或者说有时候她也在猜疑是否在另一个时空的二十一世纪还有一个自己,正活蹦乱跳的围着爸爸妈妈晃悠。

    “丫头,你还需老婆婆我来解答吗?至阴自然是你,若非臭小子的纯阳之气压得住,你早该被阎王收了回去。”

    灵儿不自觉的摸了摸脑袋,在室内转了个圈,她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有影子的,可是这里看不到。一刻又觉得自己好像被忽悠了,抬头挺胸嚷道,“别仗着自己年岁大了就敢蒙我,谁要信你,想让我们帮忙就直说,既然来都来了,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衡王伸手抓住灵儿的小手,灵儿尝试了几次甩掉都未成功,气的张口就咬。自己已经发誓一辈子和这人不再有任何瓜葛,无论他使出甚招数,想再骗自己一次都绝不可能。打女人的男人,死都不会原谅。

    然而面对灵儿如此的排斥,衡王仍是满脸茫然,收回手来看手背一排鲜红的压印。

    灵儿解恨的吐了口口水,几步走到老婆婆面前,“你老人家有事就赶紧的安排了。我们照做就是,本姑娘还有其他的要事要办,不能在这耽搁太久。”

    “哎呀,哎呀,好事多磨,好事多磨,你个不懂事的丫头。你把臭小子的手咬出了血来这可如何震得住小主子与炽烈大帝的煞气。不是要了老婆子的命吗?”老婆婆抖抖索索,显见得十分紧张。

    灵儿看这个老婆子神神叨叨的,烦道:“那到底要怎样。不过咬破一点皮,他又不是不能动,再说要不是看在炽烈大帝夫妇的面上,我打死也不会再来这里。”

    老婆子已是不在听灵儿抱怨。其身边的小丫头取了东西过来给衡王包扎,看那仔细认真样。和老婆子专注的看着衡王手上的伤,倒像是真受了啥致命伤害似的。

    “先安排他们两位去偏殿休息,等臭小子的伤好了再举行合葬大礼。”老婆子威严的吩咐完毕,一阵劲风拂过。再看那上首已是无人,一切都好像梦一般。

    唯一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做梦的两个小丫头还在,其中一个甩了一下手中拂尘做了个随她前去的手势。灵儿环顾一圈。犹豫着是否同她进去,已经进了虎**。再跟着去,不是越陷越深。

    可是确定这里除了那两扇自己就能自动开合,连个按钮都没有的木门外,再无其他出口,也只得悻悻的随着一起往里走。

    小丫头将二人带至一处敞开的大门外便自动退下了,灵儿连忙叫道:“姑娘,我们两个人呢,给一间房怎么够啊?”可是那小丫头也如老婆子一样,眨眼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气的灵儿直跳脚,这都是什么人,一点不知道尊重人权,活该自己心善还想着圆人家夫妻团圆的梦。

    抱怨归抱怨,既然来了只能进去,灵儿紧跟着衡王进了偏殿。说是偏殿,倒确实称得上宫殿,好大的地方,白亮如个雪窟一般,注视的久了都感觉晃人眼。

    “这里是碧海天宫,传说中巫山婆婆的洞**,只是听师父说巫山婆婆已经自尽,没想到她还有后人在。”衡王走了一圈向灵儿解释道。

    灵儿背过脸去,谁稀罕听你说这些,现在找个睡觉的地方才是正经,这所谓的偏殿只有一张同样白亮坚硬的石头床,想想睡上面一夜全身得疼死。只是这石头床倒是十分的好看,绿莹莹的,若是仔细触摸还能感觉出些温度来,想来是个宝物。灵儿赶紧的躺下霸占床铺,另一方面觉得自己睡在这么张床上是不是跟个睡美人样,心里美的很,每个女孩都有个公主梦,只是她的王子已经被她开除了。

    “能告诉本王你为何突然间如此排斥于我吗?”终于到了二人独处的时间,衡王做下身来,轻声问道。

    灵儿睁开眼睛,看了眼头顶的男子,一双深情的双眸正含情脉脉的望向自己,好看的嘴唇,挺直的鼻梁,高贵的气息从他每一次呼吸中往外散发,真正是颠倒众生。“离我远点,我不管你是装的还是真的,既然事情已经到了今日这地步就再无回头的余地,离了这里后,我们从此各奔东西。”灵儿一字一顿,很短的一句话她说了很久。

    但是衡王好像很不在意,伸手便要摸灵儿发鬓,这是他的习惯,总喜欢揉揉这小丫头的头发,在她淘气发脾气的时候,在她耍无赖的时候。

    可是这次不同,灵儿狠狠的将衡王手挡了回去,一骨碌坐起身来,狠狠的瞪着面前的人,仿若他是和自己有着血海深仇一般。“我可以告诉你,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若是你再有甚非分的举动,我绝不会手下留情,也绝不会只是留下几个牙齿印子这么轻巧。”

    衡王呆在原地,怔怔的,又有丝惊慌,但是转瞬间又恢复了平静,转身过去背对着灵儿。

    在这一瞬间,灵儿突然有些失落,说不出的感觉,复又躺了下去静静躺着。这一夜二人一躺一坐,再无一点声响,天亮时小丫鬟送来了吃食便离去,没给灵儿留一点问几句的时间。

    吃饱喝足,灵儿便欲出去转转,呆这么个空荡荡的地方实在太过乏味,何况满意的亮白,她怕看久了得眼病。衡王看她出去,便也尾随着一同出来,可是尚未走出十米,一身红色费纱的女子伸手拦住了二人去路。

    “我们不会逃走的,就呆的闷了随便逛逛,姑娘放心,呵呵!”灵儿露出谄媚的笑容,对待这种不苟言笑的人,她也摸不清楚人家脾气,总觉得抬手不打笑脸人,多笑总没有错。可是她将一个笑容拉扯的肌肉都疲劳了,那红衣女子也未有一点表情变化。灵儿装聋作哑,只当她同意了,道了声谢谢忙抬脚往前走,谁知又被其拦了下来。

    “姑娘还是好生回去歇着吧,红姑只听婆婆的,别人皆都动不了她半点,何况离了这里对你们也未必有好处。”早间送吃食的小丫鬟突然冒出来好意劝说,脸上却仍不见甚表情。

    灵儿脸面抓住机会问道:“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就这么干等着是要憋死人的。”可是未等她话说完,小丫鬟又不见了。

    “都是神仙不成,来无影去无踪。”嘀咕完这句,灵儿跺跺脚又回到了偏殿,生气的又躺了下来。

    “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你我还是安心等待的好。”衡王温言软语相劝,满眼的怜**。

    灵儿嫌恶的看了看这个自己打算老死不相往来的男人,可是转念又想这里就自己和他,若是不和他联手恐怕难敌那老婆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出去再说。“你说什么是至阴之人,什么是至阳之人?”

    “本王也不知道,但是师父他老人家提过,至阴应该是活死人,至阳自然是王侯帝王之人。”

    灵儿心里又一阵凉飕飕,难不成自己真是个活死人,想想这也真够恐怖的,搞半天自己还不是个活物。心里这么捉摸着,左手狠狠的捏了一下右手手臂,谁知这下掐的狠了,疼的她“啊”的一声叫将出来。

    衡王顿时警觉的查问,“怎么了,可有甚不舒服的地方,本王即刻去找人来看看。”

    灵儿摆摆手急道:“没事,手抽筋了,过一会就好。”

    衡王这才安下心来,偷眼却看到灵儿手背一道掐红的印子,心知她想的是什么,“无论你是人是鬼,本王只当你是灵儿,这便足够。”(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