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八章 曲曲折折——是哪般

第二百零八章 曲曲折折——是哪般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游玩需要偷偷摸摸还用藏头缩尾吗?”

    衡王见姬谦带着的一众人马,自己不过两人,若是硬战恐难有便宜,只是现在退也已是来不及,车上的东西恐已被这个老狐狸发现了。正不知所措,突然见灵儿扬手撒出一包东西,接着便传来一阵哀嚎之声。

    姬谦被侍卫护住,虽未受伤,但是惊吓再所难免,恨道:“我有心与你修好,做你的好父亲,谁知你不知死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就等死吧!”

    逃过一劫,灵儿并未放下紧绷的神经,不知为何,脑海中挥之不去姬谦阴险的眼神。他不会这么轻易就让炽烈大帝的遗骨重归安宁,就如白氏死后那么多年他还会将其放于水晶棺中欣赏,他就是个变态,一个魔鬼。

    “这条路不能继续走了,必须绕道其他,否则别说保全骸骨,就是你我恐怕也要着了道。”衡王停下马车,向灵儿喊道。

    灵儿停下马想了想正是这个道理,自己那个便宜老爹断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这次当真是有去无回了。好在清溪和诺儿都已安排好去处,自己对那院子也别无依恋。但是她知道,自己终究还会回去,只是那次回去便会是与这世界的永别。

    停了良久,灵儿不声不响的调转马头朝一处小路走去,这条路到底通往哪里她并不是十分清楚,只是想来小路崎岖难行,若是遇见伏兵反而适合自己用暗器,易于脱身。

    衡王却犯难起来,这小路如何行驶马车。可是若要阻止灵儿看似很难。况且那人只管自己行走,压根也没看上自己一眼。无奈之下,只得打开棺材将骸骨收拢进了包袱,背起来也不过二三十斤的重量,尚能承受。

    “你背上这东西打算如何应敌,我可以保护自己,但是对你和他都无能为力。”灵儿转身看向身后的衡王。

    第一次。衡王觉得自己十分的愚蠢。以往的淡定全烟消云散,不知如何应答起来。

    若不是那一巴掌,灵儿或许会觉得此时的衡王十分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男人突然像个孩子般手足无措,难道不可**吗?

    可是她已经对此人无感了,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恨,人们说有**才有恨。**之切,恨之深。灵儿很不赞同这点,**已经全无,连恨都懒得恨一下。

    藏好骸骨,两人继续前行。不管前方是什么,今夜必然要做个样子过去,否则东西想带走就会更难。

    但是事情好像比想象中还要困难。道路在一处密林消失了,二人好似钻进了迷宫。不停的前行,不停的在同一处碰壁。

    “着了道了,往回走吧。”衡王拉住仍在奋勇前进的灵儿。

    灵儿怎么会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但是回去,还能回得去吗?衡王见灵儿怔怔的发呆,心生不安,环顾四周才知道她担心的什么。这里根本不是自然生长的树木,此时那树林隐去,四周赫然高墙环立,莫说出去,就是一道缝也不见,连只蚂蚁都难钻的出去。

    二人沿着墙仔仔细细搜索了一番,灵儿丧气的坐了下来,闭眼凝神,一心等姬谦过来开条件。

    “若本王猜得不错,这里是几十年前为了抵御蛮夷由游乐子设计,京城百姓合力修建的迷宫,你看这里还有游老前辈留下的印记。”

    灵儿本懒得搭理这人,可是毕竟事关生死,由不得她不留意,困死在这样的地方当真死的不值。待走了过去,隐约可以看到墙上一角有个浮雕。一个长衫飘飘,仙风道骨的老人家,手中执一柄宝剑,对着前方怒目而视,气势之大,让恶者望之生畏。“当真是个可敬的老前辈,再搜搜,若是这样,应该有法子破关出去。”发现了这迷宫的建造者非姬谦,灵儿反而安心了,起码没有人即刻就急着过来取了自己的小命。

    取出随身携带的嗜血,这东西虽谈不上削铁如泥,也算得上见血封喉了,往墙壁上轻轻一划,只听声音,灵儿倒抽一口冷气,墙后面是铁水浇注。即便嗜血能划破一般的铁皮,但是在这样的墙上凿开一个洞来是否还有点困难。

    衡王还在研究那个浮雕,只见他眉头紧锁,神情极为专注,一双星目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灵儿挖墙壁挖的累了,坐下来观看现在眼前唯一的活物,当真是个颠倒众生的美男子,可惜自己与他无缘。不觉的摇了摇头,试图将往日的记忆赶走,“回去,回去,回去才是我最大的目标。”心中呐喊完,灵儿下意识的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算是给自己鼓劲。

    “你是否恨本王?有时候,或许你的很多做事方式本王很难适应,矛盾冲突越发的凸显,本王未必想如此。”

    灵儿冷眼看面前的人,好生陌生,当初那个深夜归来与自己吃着小吃,相谈甚欢的衡王哪里去了?那个对自己百般宠**,百依百顺风一样的男子,让自己为之甘愿嫁入皇室,几次三番的伤害又原谅,自己就是个笑话,心中泛出苦涩。“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适合是应该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也许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就如沐晨风一般。”灵儿大方的眨了眨眼睛,强作笑容。

    “很多事情你宁愿告诉一个不相干的人也不愿意告诉本王,是不是?”

    灵儿已经没有和他继续纠缠下去的耐心,这个疯子,这样的想法和逼问简直就是对自己和沐晨风的侮辱。她可以大度的原谅两人因性格不合的分手,但却难以接受无聊的猜忌和责备,简直无理取闹。

    “告诉你什么?告诉你我本是对你的真心如今全部烟消云散,早知道有今日我当初就应该选择沐晨风,起码他比你大度,比你光明磊落。”灵儿说完。见衡王的脸色已是没了血色,心中生出些后怕来,转身继续去寻找出路,再不说话。

    身后的浮雕发出“咔咔”的动静,灵儿转过身来时,黑暗中已经透过一束亮光来,随着浮雕的继续转动。门已是全部打开衡王率先走了出去。灵儿忙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出来后才发现,刚才不过出了第一道门,这里又是个封闭式的洞**。里面石柱林立,和刚才那个又是不一样的情景。灵儿在里面走走停停,试图再找到游乐子老人家留下的机关之类,“咦。这是个什么?”灵儿只觉得一阵狂喜,难不成这里已经被现代人发掘了。这个壁画明显带有现代气息,好生熟悉的景色,就如自己家前面的公园一般。

    “你对这里熟悉?”衡王研究了一番后不经意问道。

    “像我家乡的东西,但是又不是十分像。”灵儿说着转身离开往其他方向走去。这里石柱太多看的人眼花缭乱,要想找到出路费事的多。

    “你到底是什么人,说出来或许本王能帮你。”衡王一边寻找出路。一边不经意问道。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属于这里。尤其是和你非一类人。不过既然话说开了,倒不妨告诉你,我已经对你全无半点想法,所以你也不必摆出一副高冷模样,从今往后各自保重各自安好。”

    灵儿说的异常洒脱,这份潇洒即便是天下人公认的目空一切傲然世间的衡王也未必真能做到。衡王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旁边的灵儿,掌掴后的脸庞还是肿的,使得她原本小包子样的脸蛋更胖了些,莫名有些喜感。

    “若是你我能成百年之好,或许本王一朝称帝便可将你家人加官进爵,你无论是留守宫中享尽荣华富贵,抑或遨游河山,皆可毫无拘束,岂不是人间一大快事!”

    “你的想法很美好,但是你需要的本姑娘满足不了,我需要的也不是你能给的起的。”灵儿无语的白了一眼空气,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做到对眼前这个男人死心塌地的,几次三番的折磨与道歉,真是够了。

    衡王便不再理睬灵儿,两人各自开始敲敲打打寻找出路。钟**石奇形怪状,琳琅满目,若是一个晃神,直觉得自己是掉进了怪圈中,有种无力的迷惑感。

    灵儿手中的嗜血已经被当成个锤子,一路敲敲打打,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你找到了出口吗?我看我们不如沿着洞口往外走,这里不像会有机关的样子。”灵儿放弃了继续寻找的想法,这样找实在是太过迷茫。可是连着问了几声都没听到应答,不觉心中犯了嘀咕,这厮不会对自己绝了念想,弃自己而去了吧,那当真是自己眼瞎。

    如此想着忍不住又回头去找,可是当真没人,灵儿气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真郁闷间,忽而听得石柱后隐约有**声,忙探身看去。只见衡王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那**声就从他口中发出。刚才还好好的,也未听到甚打斗声,何以他就这般倒下了。灵儿警觉的四下查看起来,若是有敌人埋伏在此,衡王尚且如此,自己又如何逃过此劫。

    可是任凭她找了个遍,也未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这才稍稍安心下来。转身有过来查看衡王伤势,虽然此时心里已是对她恶心至极,但是好歹一条人命,不能见死不救不是,医者仁心。灵儿都有些佩服自己起来,用力翻过衡王的身体,并未看到甚明显的伤口。使劲打了几下衡王的脸,好像死了一般,完全没有反应,恍惚间觉得好像比刚才瘦了点。灵儿头疼的站起身来,这厮现在装死可怎么是好,本来还指望他带自己出去,结果他倒先倒下了。

    灵儿郁闷的将衡王好一番折腾,希望他能醒过来,就是不能如之前般正常,起码自由行走也好啊。然而不管她使出什么招数,衡王还是安静的躺着,原还有**,此刻就连个**声都没有了,但是好在呼吸尚在,生命迹象平稳。

    “帅哥,没想到你也有今日,算你自己恶有恶报,也别怪本姑娘无情,我也无能为力。”灵儿对着躺着的衡王一阵嘀咕。

    不知过了多久了,横竖自己已是饿的前心贴着后背,灵儿已然没有继续消磨下去的勇气,丢了衡王,自己独自前行。眼前的景象丝毫没有变化,绕了一圈,明明是往前走的,但是还是回到了出发点,嗜血划过的痕迹第十六次出现。灵儿已是郁闷的想撞墙,可惜这个时候四肢无力,软绵绵的就是撞墙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天啊,我前生不作恶,这生不为孽,你何苦如此折磨于我,难道就让我在此活活饿死渴死吗?”灵儿不由得仰天长叹,叹完颓然倒下。然就在倒下的一刻,赫然望见上面一张脸正在看自己,那不是衡王吗?他怎么可能在上面,他明明就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或许是自己饿的迷糊了,眼睛花了吧,这个想法划过脑海的时候,灵儿终于昏昏然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灵儿好像听到了小鸟的叫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清脆的树叶绿的让人心里充满的生意。“不会是幻想吧,还是饿的神情恍惚了。”灵儿暗暗猜测着,安静的躺了一会。清风吹过,满身的舒适,鼻子里呼入的空气夹杂着花草的香味,好像还有野果子的果香。灵儿忍不住睁开眼来,还是那个山谷,只是昏迷之前的山洞不见了。强撑着坐起身来,正看到衡王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睡姿安详,还没有死的感觉。

    有了新鲜的空气,又有了活下去的动力,灵儿强撑着站起身来,踮起脚尖摘了几个野果子吃了。这古代也有一个好处,虽然人烟稀少,物资贫乏,但是山珍海味的随处可见。要不是现在跑不动,她还想去抓只野鸡烤了吃。吃完果子,真真满血复活,重又走过去踢了几脚那躺着的人。(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