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身陷玄门——又为何

第二百零一章 身陷玄门——又为何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清溪和诺儿在这山涧里搜寻了半天没见小姐人影,真是心急如焚,此时突然看到小姐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面前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便顺着山石抖抖索索的往对面爬。

    清溪动作利索点,先一步跨过大石,可是石头后面哪里有小姐的影子,惊得她只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揉揉眼睛又四处看了看,还是没有。

    “溪儿,你帮小姐一把,我这就过去。”诺儿看清溪杵在那里不动,忍不住提醒道。

    溪涧里静悄悄的,只有溪水潺潺流动的声音,莫说有人,就是只兔子也没有。

    灵儿追着小兔子一路的跑跑停停,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木屋前,那兔子眼见得从门下的小洞中钻了进去,看起来熟门熟路。灵儿蹲下来仔细研究了一下,这洞大小只有自己的拳头般,那只兔子感觉足有五六斤重,怎么也得三分之二个足球大吧,真不知那兔子使了什么柔骨功。

    研究完兔子洞,灵儿起身看了看小木屋,木屋很小,与其说是个木屋,倒不如说是顶轿子,整体只有轿子这么大,就连造型也像,可是这又确实是座木屋。拍了拍门上的铜锁,想看里面住着人没有,或者那只大兔子听到声音被惊吓出来也说不定。不想连拍了三下,那门既然从里面“吱呀”一声打开了。灵儿被吓得差点转身就跑,然只觉一股清风夹着花草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试探着朝里面看了看可哪里有什么,仍是如想象中黑乎乎的一间小房子,安静的连只小虫子的叫声都没有。

    灵儿想了想决定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的好,万一里面蹦出个怪物来。自己就是被吃了也没人知道。然她还是舍不得那只眼见得就到手的小兔子,还有这地方看着阴森可怖,却又有种奇怪的吸引力,吸引着她进去看个究竟。“这花草香如此浓郁的地方应该不会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吧?”灵儿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不自禁的抬起脚步踏进门去,抹黑试着往前走。“咯吱”身后的门随着灵儿的进入而自动关上,仿佛有人就站在门后故意而为。灵儿这次再顾不得其他。转身扑向来的方向试图去打开那门,前面就是世外桃源她也不想再去看了。可是摸来摸去哪里还有什么门,全是光溜溜的墙壁。就是条墙缝她也未摸到。“完蛋,进人圈套了!”灵儿负气的暗暗嘀咕了一句,只得转过身去继续摸索着前进。既然是被人算计,那起码可以说明这里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也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黑暗中行走很不容易,灵儿只是凭感觉往前摸。至于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在原地转圈完全没有判断。“哪位前辈在此,小女子素来尊老**幼,路不拾遗,拾金不昧。知书达理,好似不曾得罪甚正人君子,您老人家若是在这呆的烦了闷了想找个人唠嗑儿。晚辈倒是可以奉陪。”灵儿说的毕恭毕敬,字正腔圆。以表达自己的一腔赤子之心。

    然这样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久,除了自己的回音外,再无其他。灵儿也已是走的筋疲力尽,心中的恐惧渐渐消失殆尽,此刻只想着哪怕有只怪物蹦出来自己也无所谓了,能战就战,打不过就是被吃了也好过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渴死饿死。正在绝望之际,突然指尖又碰到了凉凉的石壁,这次是自己又转回去了还是走到了尽头,灵儿顾不得这些忙上下摸索着试图找到打开的地方,抑或传说中的机关之类。一个圆柱形凸起握于掌心,心中揣摩着这东西能开门吗,稍稍用力往回推,果然黑暗之中投进了一丝亮光。灵儿大喜,双手一起用力使劲往里推,可是那缝隙再不变大,这可奇怪了,歇息片刻继续使劲推,仍是一点动静没有。

    灵儿无语的瘫倒在地,这是老天在和自己开玩笑吗,给了自己求生的希望半途又反悔了。不过即便那是一丝光亮也好过完全的黑暗,灵儿依着那丝光亮仿佛觉得空气也好了许多,也许刚才过于劳累,既然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灵儿从睡梦中慢慢醒来,疲劳缓解了不少,肚子里却开始唱起了空城计。无论如何不能不明不白的饿死在这里,想想当初被花花骗进山洞浑身是伤自己都能逃出去,若是好端端的自己闯进了鬼门关,以后见了阎王爷都觉得不好意思,真是笨死了。

    伸手握住那圆柱,饿的已经使不上力气了,灵儿只能尝试着再去推。有一句话叫做,“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必然给你留了一扇窗,”原来这机关设计的是只能小力缓缓推进,若是大力反而会卡住。而此时又累又饿的灵儿力道刚好,轻轻的就将机关推进了石壁,石壁上眼见得裂开一扇门大小的缺口。

    走出黑屋,灵儿差点晕过去,全没有她想象中的世外仙境,一棵棵参天大树傲然屹立着。且这树生的极为罕见,长长的枝叶朝一边垂下,每棵树上都有几个硕大的树瘤,如此看着好像面前站着无数个巨人,而且是长着长长胡须的老巨人。

    也许树林深处有住户吧,一般深山老林里不都有猎户吗,上次自己遇见的花花兄妹就是。灵儿揣摩着,得赶紧往前走给自己找些吃的东西,哪怕寻些野果子也是好的。地上荆棘丛生,极为难走,灵儿走了一段后便累的气喘吁吁,索性背靠着大树休息一会。

    一阵树叶烧焦的味道进入鼻孔,灵儿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有人!”疲劳饥饿瞬间消失,此刻没有比发现有人在更能鼓励自己继续前进了,灵儿一下子变从地上跳将起来,想寻着气味寻过去。然这时她才发现根本不用去找,那火堆明明就在离自己不到二百米的地方,自己刚才只顾着闷头走路既然一点没有发现。

    这次走的非常快,心情和顺,好似脚下的路也不那么难走了。不一会就来到了那火堆处。可是灵儿细细看去顿时傻眼了,这情形更像是森林自燃,哪里有人来过的半点痕迹。灵儿不甘心的用手中的棍子胡乱的拨开地上燃尽的灰烬,以发泄内心的郁闷。这么一拨弄,下面既然露出个门环样的东西,这里人迹罕至,自己也全没有看出有野兽出没的样子。何来这么个人工打造的东西。心中疑惑。便蹲下身来伸手去拉那门环。

    很轻易的,就如一般开门一般,“吱呀”一声。一扇门打开了。灵儿原并没有抱有能打开这门环的希望,此时突然打开已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楚那门下情景眼前一黑直接摔了下去。然就是被吓晕,她也不敢晕死在一具干尸身上。强忍着恐惧和恶心闭着眼睛从干尸身上爬起来挪到旁边。现在站所处的地方勉强可以平躺两个人,那干尸躺着。她缩在角落,两人中间还算有那么一点点距离。

    “不怕,不怕,不过是一个死人。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见过。”心里默默念叨,双手却不自觉的放在胸前念了句阿弥陀佛。镇定下来再去看那干尸,凭自己的医学常识。死者应该是男士,形容尚小。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左右,颅骨处有裂缝,想必为钝器所伤而亡。干尸旁边并排放着一支长矛,这情形倒更像一个门卫正在站岗。

    “刚才自己不就是拉开门环掉下来的吗,难不成这里真是一扇门,若真是这样,这门下还有什么?”灵儿分析着眼前情况,来都来了,就继续下去看看。

    她开始细细摸索四周的石壁看看有没有机关,可是摸了半天没有任何异常,看来机关不在墙壁,那只会在一个地方——干尸的身下。灵儿用棍子探了探干尸,真心不知道这样阴暗潮湿的地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将一具尸首保存的如此完好,她甚至能感觉到尸身的皮肤还有些许弹性。罢了,小哥得罪了,待我回去必到大相国寺给你立个牌位,以告慰你在天之灵。

    灵儿伸手去将干尸托起,倒是不重,不费多大的力气就给他换了个地方。这下看清楚了,尸体下方果然压着一个祥云般的图案,灵儿激动的用手轻轻压向图案,突觉里面一股强大的吸力迎面扑来。还来不及“啊!”的一声叫将出来,眼见得就随从门中间突然开启的洞里往下掉去。在这一刹那,灵儿仿佛感觉到旁边的干尸坐了起来,甚至在向自己微笑。

    这一跤摔得灵儿七荤八素的,咳咳咳,咳嗽的喘不过气来,浑身上下每一块骨头都疼。慢慢从地上坐起身来,先看看到了什么地方再说,自己这一步步走来,眼见得是越陷越深,怕是回不去了。不知为何,灵儿心里却没有一丝留恋,这里本就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所以不管生活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

    有灯光,会有人吗?灵儿心里不由得又生出了些期望,此时若能见到个活人,沾点人气真是莫大的安慰啊!“有人吗?有人吗?”连喊了几遍,四周静悄悄的,无人应答。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生活,自己真是痴心妄想,灵儿自嘲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这才看清楚室内的情形,自己刚才正好摔在了进入室内的过道上,若是再往前一点就是阶梯,真要磕上去恐怕得碰个头破血流。沿着阶梯往上很明显是一个超级豪华的石棺了,因为大周的棺材她是见过的,这樽石棺虽然看着雕刻精美做工讲究,但外形倒是颇为相似。

    踏上台阶来到石棺旁边围着晃悠了一圈,灵儿心里揣摩着这里面睡着的到底是什么人,看气势应该是个达官贵人之类的,可是这安葬方式却挺独特,关键也没见整座墓室里有甚值钱的陪葬品。到底是谁呢?一没有墓碑,二没有陪葬,身份朝代都无从判断,灵儿试着踮起脚尖扒着石棺的花纹往上爬,可是试了几次连棺材盖都没摸到,自己的屁股却都快摔开花了。

    坐了好久,灵儿拍拍脑袋郁闷的想到,自己不是会轻功吗,怎么关键时刻这都忘了,还当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姬灵儿呢,拥有的技能都是最本能的东西。

    提气飞身朝石棺上方飞去,只是掠身的匆匆一瞥,灵儿泄气的落地,石棺从下方看不到上面有盖,其实是有个石盖的,这样自己就不奢望能看到里面的东西了。

    既然石棺打不开,那么呆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出去吧,沿着原路返回,或许还能找到回去的路。灵儿想想自己这一身功夫就格外的有信心,提气就想往自己刚落入的洞口飞去。可是未等她起身,自那个洞口突然又落下一个人来。灵儿惊讶的看着落在不远处那人的背影,一袭蓝衫,腰间一枚再熟悉不过的宝剑,正是衡王。

    衡王也已发觉身后有人,转过身来正和灵儿四目相对。灵儿心中有气,淡淡道:“衡王殿下,久违了,小女子我已经在此处游览了一番,此刻决定出去,恕不奉陪。”

    衡王上前一步拉住灵儿正要说话,不想这时室内突然如地震般开始抖将起来,灵儿站立不稳被衡王拉进怀里蹲下。过了好一会儿,灵儿只觉得狂风乱作飞沙走石的向自己砸来,露在外面的肌肤吃痛难忍苦不堪言时,震动终于停了下来。

    衡王放开怀里的灵儿,眉头紧锁,刚一站起身来就不自觉的发出一声痛苦的**。灵儿打量了一下,发现其浑身上下多处皮肤被划伤渗出血来,心中感恩他方才危急时刻救了自己,熟练的将裙子撕成一条条绷带。

    “将衣服脱了,这些伤口不止血,恐怕你出不了这里救得倒下,到时候可别连累我。”灵儿口气异常冷淡,衡王显然有点不适应,但还是听话的将外衣解开,任由灵儿泄愤一般的将他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包扎起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