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轻松自在——涮火锅

第一百九十六章 轻松自在——涮火锅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灵儿刚才还没想到这些,听衡王这么一说,自己又重新审视了一番,想想好像是真的,这么说来自己被姬喻那家伙骗了,直气得连连跳脚。还不如刚才抢些宝贝到手,如今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又哪里缺少那些东西,本来便是身外之物,只是不想让那恶人拿去再做坏事罢了。”衡王拉过灵儿安慰道。

    这话说的灵儿顿时没了烦躁,想想也确实如此,自己一路苦苦追来不都是为了阻止姬谦父子的阴谋吗。怎么突然就忘了一切,自顾的想着自己敛财了,看来人的内心是多么可怕,财富面前人人真相毕露。

    这一刻灵儿突然开始依赖起身边的人了,前世爸爸妈妈一再的对自己言传身教“靠山山倒,靠水水流,靠人人跑,只有靠自己才是真理。”自己也秉承二老的谆谆教诲,一直自力更生、自强不息,学业事业都不曾让爸妈操心。可是如今怎么突然想有个依靠,或许不是自己非要自强,而是没有遇见可以让自己真心相向的人罢了。

    收拾好炽烈大帝的遗骨,两个人便往回走,灵儿边行边环顾左右,待得到达一个山巅处停下,“这里风景绝佳,面山临水,不如就把这位先人葬于此处如何?”

    衡王原本想将其尸骨送往大相国寺交与朗月和尚处置,竟是没想到灵儿突然提出这么个想法,犹疑片刻方同意道,“也罢,只怕路上再有意外,莫不如就先安葬在此处的好,他日必得重新厚葬才可。”

    灵儿心意得逞。喜不自胜,她可顾不得什么圣人先祖,唯一觉得就是这么个死人骨头背着多有不惯,脑海里总是不时浮现那一对瞪着自己的眼珠子,一副死不瞑目的感觉。

    二人一番忙活,总算挖了个坑将尸骨安放好又盖上土,衡王去寻了些石块压住以做标记。方便他日寻找。

    姬谦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王冠。心潮起伏,难道老天也要助自己一臂之力,送来这王冠预示自己必将得偿大业?炽烈大帝。那是何等的威严,得了他的宝贝何愁天下不会归于自己名下。

    姬喻看着父亲凝视宝物的眼神,心知自己此次立了大功,“孩儿此次奉命开箱。不知为何巧遇衡王及二妹妹,他们已是亲眼目睹孩儿拿了这炽烈大帝的王冠。只怕万一将此事宣扬出去于我相府不利。”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眼下这不是重点,以为父对衡王的了解,他不是个喜欢是非的主。除非他对局势有所运作,然我们最近的行动明眼人一眼便能分辨出是针对瑞王,是以衡王大概会坐视不理以观效尤。”

    “等他真正看明白内幕。这大周恐就要改朝换代了。”姬喻不无得意的说道。

    “轻浮子弟,为父说过多少遍了。不可轻敌,你若是考虑周全何苦让那衡王“遇到”?”

    姬喻知错的退到一旁,这时侍卫近来回禀,“大小姐回府了,嚷着要见相爷您。”

    姬谦眉头紧皱,这个丫头又回来做什么,自她娘失踪,她消停了一阵子,如今越发的闹得不可开交,“我即刻去前厅,让她等一会。”

    侍卫领命转身刚到门外,姬冉便一把掀开门帘闯了进来,“父亲公务再怎么繁忙,好歹也记着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怎么连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了。”语气中全是大逆不道的责备,直说的连站在一旁的姬喻连连冲她使眼色。

    姬谦面色立时黑了下来,“混账东西,既然嫁了人就要从夫家管教,如何哭哭啼啼回娘家找事,成何体统?”

    “体统,哼,父亲跟冉儿说这些不觉得不合时宜吗?以往让孩儿在王爷面前替您美言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相府里大小事情需要瑞王府出门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如今母亲活不见人,您老人家倒是跟我提起了体统,快快还我母亲是真!”

    姬谦原本便未寻到柳氏,当初一时蒙骗过去,此时哪里能交出人来,站在原地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姬冉半晌不知该说什么。

    好在姬喻有眼色,深怕姐姐这么一闹惹怒父亲,那岂有个好果子吃的。他们毕竟一奶同胞,急忙上前去拉着姬冉便往外推,姬冉还要大叫,被弟弟一个眼神镇住,遂随着他出去,二人来到后院一小花园中站住说话。

    姬冉仍在小声哭泣,“喻儿,娘亲在时也没少疼你,你如今天天跟在父亲身边,可曾听说他到底将娘亲送去何处了,我们商量着去看上一眼,也不枉她老人家白疼我们十几年。”

    被姐姐如此一说,姬喻也动了感情,两眼汪汪,遥想着昔日母亲对自己的怜**。自己素来游手好闲,惹是生非,哪次不是母亲站在前面护着自己,为这她老人家不知何顶撞过多少次父亲,如今她说被送走就送走了,自己既然没有真正想过去寻她,真正是大逆不道。

    “姐姐先回去等着,瑞王府里万一发现你出来时间长了只怕又不得安生,母亲这边且由弟弟去张罗,一有消息即刻通知你。”

    姬冉听弟弟如此说来便止了悲声,想了一刻幽幽道:“王府里如今谁还记得我这个王妃,王爷已是有段日子不曾到我房中,就连我亲手做的吃食送去也被挡在门外,我且在这园子里随便逛逛,你先去吧。“说完朝姬喻挥了挥手便一径的往前走去。

    姬喻看姐姐这情形心里又是百般难过,便叮嘱了随行的丫头好好跟着,自己先去办事。

    灵儿独自回了住处,那边衡王传来消息,之前派去寺庙打探的人马并未得到甚有利消息,是以这事只得占时搁置下来,以后再议。

    舒坦的躺在靠椅上,这椅子是灵儿专门为自己设计的,可以摇晃的那种。在这大周可谓是独一无二,有阵子她甚至琢磨着是不是该给自己申请个专利什么的。后来想想这个年代好像没有部门管这档子事,这才罢了。清溪见小姐躺着发呆,便搬来小凳子在腿边坐好,给小姐捶起腿来。

    “小姐现在每次出门都跟王爷一起,这样我和诺儿姐姐放心多了。”

    “为什么和王爷一起你们俩就放心,难不成你们也找到了看对眼的。想着小姐我有了照顾的人。你们也好各自成家享乐去?”灵儿很是悠闲的调侃着清溪,没事拿着自己的两个丫头消遣,这也算是她生活中一点小乐趣。

    清溪立时面红耳赤起来。倒是送东西进来的诺儿知道小姐又开始没事拿自己和清溪开涮,将东西放在桌上转身就去铺床叠被,打定主意绝不参与二人聊天。

    “不是,奴婢觉得您和沐少主一起的时候也挺安全。你走这几天,沐少主还打发人来寻了你几次。说是想念小姐的手艺了,若是你回来好过来拜访。”

    突然听到沐晨风三个字,灵儿惊觉自己好似已经有段日子没有见这人了,不提还好。一提顿时想起他那副吊儿郎当却又帅的一塌糊涂的形态。衡王已是人中龙凤,但是他不同于沐晨风,他有着良好的教养和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而沐晨风呢。他时而高贵,时而市井。时而又是个暖心的大哥哥,跟他在一起不用有所顾忌,随意吃喝说笑皆可,因为他永远都不会问你为什么,在他眼里没有为什么,所有的存在都是理所当然。

    起身到得书桌前,拿起笔来“刷刷”写了一行字,“平民*拜帖”,落款“灵儿”。写好放入信封交由清溪送去寻音楼,看着清溪出去,灵儿便换了身清凉的素白缎子衣裙,头发随意的挽起,客人已经请了,接下来就要大厨显身手了。

    往日自己比较享受盛夏与老妈姐姐一切涮火锅的痛快生活,家里空调打到最低,老姐准备冰啤酒,老妈给自己打下手,自己这个小大厨穿梭于厨房忙忙碌碌的准备锅底和各样涮菜。火锅底最好是高汤,之前做的几次都只是勉强应付,今日时间多,而且汪九爷这里多的是各样珍贵东西,乐得给自己补补。

    人参、鹿茸、各样香料,只要看着顺眼,吃着无害的都统统扔进锅里,那只热汤滚滚的砂锅中正煮着一只看着就令人垂涎的白胖的童子鸡。鸡汤本已是十分的鲜香,又加上些补品和香料,那香味简直是隔着二里路都能闻到,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座看着清冷的宅子是处私家饭馆。

    涮菜也是尽选各式新鲜的时令蔬菜和最为难得的肉类,菠菜、芹菜、土豆、藕片都洗好装盘,鹿肉、狍子肉、野猪肉、野鸡肉等等都各样让厨子片了些摆盘放好。那厨子看灵儿只准备生的蔬菜、肉类又不烧也不煮,奇怪的很。

    诺儿过来道:“小姐,这里准备的已是差不多了,您先回房歇着,奴婢将炭火炉子备好待会就送过去。”

    “不用送到房中,就送去府里的临水凉亭即可,那里凉快,再备些米酒之类。”灵儿看着一切妥当,将手中炸好的辣椒油搅拌了一下,放了芝麻、花生碎的辣椒油格外扑鼻的香味,闻之让人食欲大增。

    这凉亭四四方方,正中一张石桌刚好摆放小小的炭火炉,炉子上放着个小巧的铁锅,红油飘在上面咕嘟咕嘟的冒泡。等了好一会还不见沐晨风过来,灵儿心急便自己先捡了些鹿肉片放进去煮着,大厨的刀工了得,这肉片比现代的机器片的还要薄,下锅即熟。将肉片扔进嘴里,汤汁的香味,辣椒的辛辣,鹿肉的鲜嫩一股脑的冒了出来,灵儿砸吧了一下嘴巴满意的不得了,看来还是要自己动手才能吃到这番美味啊。

    “快快给我拿点米酒来,辣死了!”

    诺儿好笑的看着小姐吃这样辣的东西还能吃的津津有味,埋怨道:“这样刺激的吃食,小姐也不怕伤了身子,快少吃点才好。”说着把早备好的酸梅汤递了过去,酒水她是万万不想给小姐喝的,她可不想再看堂堂一个王妃醉的不省人事模样。

    连喝了几口酸梅汤方觉得嘴巴不是那么辣了,只是可惜不是冰镇的,有点不过瘾,“你哪里知道我们喜欢吃辣的人的乐趣,辣的这种酸爽和酣畅淋漓是你们这种生性寡淡的人一辈子也体会不到的,真是可惜。”灵儿边说边又扔进锅里一串野猪肉丁。觉得不过意,又将腌制的鱼块扔进去几块,再加点木耳、蘑菇之类,吃的好不过瘾。

    “说是请客,怎自个儿先吃将起来了?”沐晨风撩长衫坐下,两眼笑意盈盈的望向正贪吃模样的灵儿。

    “呵呵,你一大老爷们也太磨叽,再啰嗦我可都解决了。”

    “本少主可不白吃你的,有好事,你是要饭前听,还是要饭后?”

    灵儿停下欢快舞动的筷子,抬头看看沐晨风一副故弄玄虚的模样,有些觉得这家伙没准故意诈自己,但是想想寻音楼素来八面玲珑,寻音楼的少主也断没有随便糊弄自己的必要,“嘿嘿,沐大哥果然对妹妹好,凡事都记挂着我,就冲您这份心小妹我也要敬你一杯。”

    “敬酒就不必了,这消息也无甚要紧的,只是你今天做的这顿饭可比往日要精致许多啊!”沐晨风望着锅中飘着的人参、鹿茸,和空气中浓郁的香气,便猜出今日这顿是下了功夫的。

    灵儿夹起一筷子的鹿肉放进沐晨风面前的碗中,这鹿肉厨房留的并不多,方才已是被她消灭了大半,能分给他人也算是大方了,谁让她是个标准的吃货呢。

    “姬喻正在四处打探柳氏的下落,他怀疑父亲将母亲囚禁了起来,是以动静不敢搞的太大,只是背着他老爹悄悄调查,如今已是得了些风声。”

    “姬喻怀疑是姬谦囚禁了柳氏”,灵儿心里揣摩着这句话,若真是如此,自己岂不是可以来个金蝉脱壳,横竖那柳氏如今已被自己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算是了结了两人之前的仇恨,放在手里也是个烫手的山芋。(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