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生死有命——不由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 生死有命——不由人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灵儿从同胡蝶衣几个从寻音楼回来便被清溪着急上火的拉回了房间,原是自己回京途中结拜的义兄徐原过来寻自己,这才跟着其一同出去。

    话说徐原引着灵儿到得自己的住处,那门外已是没人,几人开门进去,却见室内一片狼藉,并未见得有甚穿红衣的女子。

    徐原好生纳闷,自己走时明明是将人锁在了房间,怎突然就不见了。

    灵儿也是四处查看,这时突然听得床下有些许动静,好似老鼠一般,仔细看去,隐隐有人在动。“在那里,师兄快帮着把人拉出来。”灵儿忙叫子山过来帮忙。

    子山弯下腰来查看一番,伸手拉住露出床边的腿轻轻一拉,轻易的便将床下之人拖了出来,可是再看这人形态,正是个女子,那下半身已是没了任何遮羞之物,雪白的肌肤尽是血污,令人望之心惊。子山急急退后,灵儿眉头紧皱,从床上拉下被子便将其盖住,子山见状这才过来将其抱到床上。

    徐原已是痛哭失声,直怪自己没有能力,不能救这女子,若是自己当时打退那些无赖,他们也不敢跟随自己到得这里。

    “都是些畜生!”灵儿强按住满腹的怒火骂出声来,伸手去拂开女子散落于脸前的发丝,可不是红玉还是谁。用手试了试倒是还有些气息,便取出银针来刺在其太阳**上,不过片刻昏迷的人儿已是有了些舒缓过来。

    红玉睁开眼睛,一只眼睛已是红肿的只剩下一条缝,另一只失去眼珠的眼睛早成了一个黑窟窿,此时看来很是吓人。“二小姐,红玉做不成将军的女儿了。”气息虽然微弱,倒是还可辨别,只这么一句话,眼泪已是如珠般落下。

    灵儿心痛难忍,拉住其一只手安慰道:“我已是和舅舅提了此事,你若是不好起来,我可如何向他老人家交代?”虽是埋怨的语气,那眼泪已是被眼前这个生来可怜死亦可悲的女子引得哪里停的下来。

    “你当真说了吗?”

    灵儿使劲点头,再没有什么能比给一个处于生死边缘的人希望更重要,此时她只想救这么一个孤苦无依的人。

    “可惜红玉命薄,已是无福消受了,多谢二小姐,代红玉向白将军问好,大小姐取了奴婢的一只眼睛,奴婢这便去要向她讨回来,我去了,二小姐保重!”红玉一张本自惨白的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那只肿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仍然睁着,眼中的神情说不出是贪恋这个世界还是解脱后的释然。

    找人安排好红玉的后事,灵儿脑海中反反复复萦绕着红玉最后的遗言,她死也没有忘记姬冉取了她一只眼睛,姬冉啊姬冉你半夜梦醒时候可想起曾经有一个对你忠心耿耿,陪你度过十几个春秋的红玉!你会不会在梦中被她前去索眼而惊恐不安!

    “派出去查的人怎么说,可找到那些无赖的来处?”灵儿这次是铁了心不肯善罢甘休,势必要为惨死的红玉讨个公道。

    衡王进来见到灵儿仍是一副怅然模样,已是几日茶饭不思,小脸也越发的苍白,坐下身来拿过灵儿放在桌上的小手,这样的季节她的一双手却是冰冷的,心知劝也无益,“那些人这京城中流窜于街头巷尾的地痞,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残害一个无辜女子他们还不敢。”

    “你是说有人指使,和我相府有关是不是?”灵儿冷哼出声,自己也在那鬼地方呆了十几年,心知某些人为了自己达到目的什么腌臜事都做得出来。

    “她们都是你至亲之人,你又能如何?不如暂且将此事搁下,从长计议,白将军三日后返乡,你这几日理应多过去陪陪他。”衡王试图转移话题将灵儿心中的仇恨暂时缓解,若是灵儿揪住此事不放,那么势必会牵连到宰相,届时姬冉自然也会参与进来,接着就是瑞王,他不想让自己最心**的人再卷入漩涡。

    “又是柳氏,她为什么就不能有半点良知,她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为什么她可以如此宠**自己的女儿,却不能对别的女子有半丝怜悯之情。当初她们母女屡次陷害于我,看来是我心软了。”灵儿眉头紧锁,一双杏眼空洞的盯着桌上的嗜血匕首。

    “千万冲动不得,你若是有什么事只跟我说,我便差人替你去办,你万万不可亲自去冒险。”衡王见灵儿神情不对,也是谎了神,自己的这个王妃若是由着性子来说不定能闯出什么乱子,也可见这次的事情确实对她打击很大。这也是一直使衡王迷惑的地方,为什么在她的眼中即便是一个婢女,她也会平等相待,甚至为了一个生前甚至害过自己的人伸张正义。

    “你放心,我当然不会亲自去做,搭上自己多不划算,她们还不值得。”灵儿安慰着衡王,双手握住衡王的大手,觉得温暖了许多。

    “你若是有用到为师的地方尽管说了,我等江湖之人不管那许多朝廷律令,只凭着江湖义气做事。”郑智宠**的对自己的**徒道。

    灵儿今日过来和师父、师兄商讨惩罚柳氏一事,没想到师父竟是如此的支持,心中好生感动,更把这个师父当作父亲般看待,倒比那亲生的父亲相爷姬谦还要亲近点。

    “师父如此支持徒儿,徒儿感激不尽,我心中有数不会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只是想使出些小计让那作恶多端的人受些惩罚,以后少做点坏事即可,请师父放心。”灵儿感激道。

    子山和子林两兄弟更是对师妹的计策有所期待,这个师妹他们比师父还要了解,捉弄起人来也够个人受的,如今又是视那相府如仇家,不知要做出什么促狭事来。

    是夜灵儿取出两套白色衣衫递与子山、子林,“这便是今夜活动时候要穿着的,你们只听我吩咐行事,不用问太多。”灵儿说的十分果断,倒似一个将军在向下属下命令。

    子山和子林去过衣裳,只见这衣裳没有胳膊,从头上套下来,只留两个眼睛还在外面。一旁的清溪摇头道:“这若是夜里看到可不得吓个半死。”话音刚落,诺儿并其他人恍然大悟,心中阵阵凉气直冒,这也是够促狭的。

    柳氏身体丰盈,自来夏日便会到相府内一处临水的凉亭内纳凉,往往至二更天才回。灵儿算算如今已是盛夏,正是该纳凉的时候,便携了子山、子林二人趁天黑从后院摸入相府,只等时机到来便开始行事。

    三人本藏于一处树丛中,无奈天热蚊虫多的很,只呆了一会便已是忍耐不住。灵儿想了想,既然来了,也算作故地重游,不如回自己那小院看看,要说这偌大的相府,惟有那小院才是自己真正留恋的地方。于是便带了二人直往灵犀院去,这灵犀院本也就地处相府偏僻之处,一路无人,安然到达。

    灵儿站在门外听了片刻,好似并无动静,正欲翻墙而入,此时门从里突然打开。三人慌忙闪身到旁边的拐角处躲避起来,好在那人并未察觉,出门后反手又将门关上,这才悄然离去。

    灵儿心中纳闷,自己是来装鬼吓人的,这人深更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这荒废的小院做什么,莫不是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心中疑惑,随即招呼了两位师兄翻墙而入。院内一如以往,只是荒草丛生,显见得平日里并无人来住,亦无人打理。灵儿摸索着来到正门之前,伸手轻轻一推,那门‘吱呀’一声开了,子山掏出火折子点亮,赫然见得室内正中条几之上端端正正立着个排位,上书“相府二小姐姬灵儿之位”。子林上前一把将牌位扫落在地,犹不解恨,抬脚将其躲的粉碎,这才消气。

    “不过是一个木头做的牌子,二师兄何必动气,只是这人倒是有心了。”灵儿不怒反喜,这相府之中除了诺儿和清溪与自己患难与共,她一时还真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对她心存善念。

    “可是二姐姐回来了?”一个清凌凌的女子声音从门外响起。

    灵儿与子山、子林二人正猜测这牌位的来历,一时实在未顾及到此时会有人过来,不由得吓了一惊,子山和子林即刻戒备起来,灵儿不防反而转身向门外看去。

    姬敏提着个小巧的琉璃灯笼站在门外,正好与灵儿四目相对,“你果真是二姐姐吗?敏儿一直相信姐姐不会如此命薄,果然你并没有死。”姬敏又惊又喜,人还在门外,已是激动的差点跳将起来。

    灵儿舒心一笑,这府中终是还有个良善之辈,起码对自己的善意知道回馈。“妹妹这是做什么,怎半夜来此处,莫不是过来祭拜于我?”

    “姐姐千万莫怪,我只当如外人所说,姐姐嫁入衡王府后偶感时疫暴毙,也曾想过去亲眼看看,无奈妹妹终究人微言轻,只能给你立个牌位,待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姐姐了便过来祭拜一下,与你说会话。”姬敏年纪虽小,但是这心思却是极为难得。(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