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 擦肩而过--缘与分

第八十四章 擦肩而过--缘与分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逃出了乌桓国皇宫,三人一路奔至城外,已是如沐晨风所说确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等待。那车夫见灵儿打扮,自不消说,急忙上前拱手行礼。灵儿笑道:“小哥客气,有劳你这天寒地冻的等了这许久,可是......。”话说一半,便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望着那个年轻的车夫,言尤未尽样子。

    小车夫哪里受过这般礼遇,只当自己有不周之处,慌道:“小姐客气,我家少主已是吩咐好在下好好伺候小姐,有什么要求您尽管说,小的一定照办就是。”

    灵儿这才轻松的挽着肩上的发辫绕着车身走了一圈,愉快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们刚逃了出来,且把那一应行礼什物都丢了,如今天气寒冷的很,还麻烦小哥跑一趟到那城内的成衣铺子买几件棉衣来。”

    车夫听灵儿如此一说,拿眼看三人果然穿的单薄,忙道:“这是小事,小的倒是认识一位衣店的掌柜,这就去买来,几位且在此处稍等。”说完,便把马车赶至僻静处停下,安置了灵儿几人暂时上马车休息,急匆匆的从小门行贿了看门的守卫奔进城去。

    原灵儿仔细查看了,这马车虽然还算精致,但是尽是男人味,想来必然不备得女子的东西。而从车夫口里可以听出,沐晨风又是慎重吩咐了的,想其必然优待自己如上宾,如此自己提点小要求才这么容易得逞。

    眼见得小车夫不见了踪影,胡蝶衣微微一笑便上了马车,玉奴却没有随着一起,而是独自走到车前。灵儿正捉摸着如何驾驶这看似简单的原始代步工具,竟是没想到玉奴如此万能,暗暗叹道古人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真是一点没错。

    马车里很是舒适,此时身心放松,灵儿把个穿了羊皮小靴的脚翘起来,悠

    然道:“我们三人已是出了幽谷,不若找个地方玩上一阵子再回去,横竖也是打发日子,如何?”

    胡蝶衣和衣静坐于一旁,那形状像是打坐,又似休息,听灵儿问话,默默道:“染火枫林,琼壶歌月,长歌倚楼。岁岁年年,花前月下,一樽芳酒,水落红莲,唯闻玉罄,但此心此生依旧。日子在品而不在度,若非时光荏苒,你我岂不是空度了。”

    自己说了一句,却得了其这大篇幅的教诲,灵儿不由得暗暗咬了咬舌头,闭嘴不言语。别看胡蝶衣话不多,心思倒是十分细腻,最是个有自己思想见地的女子,这也是灵儿佩服的地方。不像自己,活一天乐呵一天,糊里糊涂。

    “我们不日便将前往野人谷拜望一位昔日故友,也全你游玩的心思,可不必烦恼了。”

    灵儿扭头看了看仍是淡淡的胡蝶衣,嘴角一咧,一切自在不言中。

    不知行了多久,马车忽然慢慢的停了下来,灵儿心中隐隐几分不安。

    “小姐,前方要路过大周军营,是否此处下车择时机步行过去?”

    玉奴说的清楚,灵儿随即道:“不必,你们先行一步,在前方等我即可。”

    胡蝶衣并不出言劝阻,只拿目光仔细看看了灵儿,半晌道:“明日午时。”

    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灵儿倒是生出了几分失落,想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倒是添了不少感情。可是自己最怕的还是孤独吧,一种孤立无援的惊惶,自己也说不出到底惧怕何物。但是特别怕一个人面对陌生环境,尤其当在此时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向自己慢慢逼近的时刻,那亲切与恐慌交织着笼罩在空气中,微微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蹲在路边的草丛里啃着干粮,心里想着自己到今日地步都是那人的一己之私,把自己的满怀情意视为乌有,把个馒头硬硬捏碎,恨道:“我在这里吃糠咽菜,你必是纸醉金迷吧。”

    今日与往日不同,关口的守卫个个挺直了腰杆,因为他们的最高首领——衡王自晨起便一直守在这里。看其神色好似若无其事,但是又徘徊来徘徊去,直闹得众人不敢出个大气。

    衡王只觉得眼睛已是看得有点疼了,但是沐晨风信中的描述马车还是没有出现,那个人儿到底有没有顺利出宫,越是胡乱猜想越是着急,全无平日里处变不惊的心态。左右放心不下,便亲自守在了这里。

    胡蝶衣仔细看了看面前的衡王,直道:“此次能顺利出得乌桓皇宫多亏我大周各位使节相助,蝶衣这厢谢过。”

    “既是如此,那请问姑娘可曾见过其他同行之人,那人现在何处?”

    “我自来倒是有过一个名唤灵儿的姑娘一起,不过出宫后她便独自离开,只说要去游山玩水,其他蝶衣倒是并未过问。”

    衡王只觉心中一冷,那期盼了一日的希望,瞬间被抽空,只落个空壳在寒风里里兀自摇摆不定。她和自己终究是无缘份,此次错失,还到哪里去寻。

    韩勇见状,只得挥手让守卫放行。灵儿一身粗布**的叫花子衣物,双手抱着个一边烂了个口子的大碗,缩着脖子跟在马车后面,跛脚蹒跚的出了关口。经过衡王身边之时,一个不小心,差点摔倒,惹得韩勇几欲举手相搏。

    衡王良久方才回过神来,木然道:“回军营。”低头一看,地上一个闪闪的东西,正是洞房花烛夜自己送给灵儿的戒指。可是细细想来,马车内也确实并无其人。许是心有灵犀,那个小乞丐蓦然进入自己的脑海。当初大相国寺她装扮成乞丐不就是如这般模样,她刚才既然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一时真是又气又喜。

    “你敢从他面前溜过关来,今日若是被发现,谅我有通天的本事也未必能顾得了你。”

    “我能从衡王府逃出来,还怕什么过关,只是他这样的人还活的如此好,着实让人恼火。”这话,灵儿说的有点如拳头打在棉花上,很是无力,却又是确实带着几分恨意。

    “他倒未必如你所说,若是诚心抓你,何必自己亲自守着,这大周的军营哪里会少了高手。我看你势必亲自了解了才好,这世间事已是够繁杂恼人,何苦再自寻不快,长歌当哭,终散作云烟。”

    灵儿转身背对着胡蝶衣,脑中又浮现昔日种种,那个总是云淡风轻的男子,那个一直对自己百般呵护的男子,怎能轻易就忘记了。可是人回得了原点,回不到过去,也许这本来就是一场烟云,慢慢也就散了。(..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