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医者仁心——救危难

第五十七章 医者仁心——救危难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听清溪这么一喊,灵儿那前世的职业习惯使然,即刻转身一脸严肃的朝前厅走去。

    还未进得门去,便听杀猪一般的嚎叫声穿来,直哭的撕心裂肺的。灵儿便见到几个伙计正努力制止那受伤孩子的手脚,岂料其力气大的很,几个人手忙脚乱,却总是顾此失彼,孩子挣扎的更是厉害。李大夫手中拿了草药立于一旁,正束手无策,乱中往身后看到衡王妃进来,眼中立时流露出希冀的光芒。

    灵儿走至伙计身旁,忙轻声道:“先把孩子放下来再说。”声音虽是不大,倒是颇有几分震撼力,几个伙计随即松开手将人放开来。却见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生得虎头虎脑,左边脸看着被锐器所伤,生生划开两寸长的口子。许是刚才的一番折腾,大冷天倒是出了一头汗,脸上的血也糊的到处是,看得人心惊。

    旁边一男子许是孩子的爹,此时走到其近旁照头扇了男孩一巴掌,厉声道:“你个熊货,被人伤成这样不好好治也罢了,以后若是成个刀疤脸看你有何脸面出门见人,不如死了拉倒?”

    那男孩倔强的昂着脑袋,脸上伤口还在出血,看着着实不忍。灵儿走至其身旁,蹲下身来对其耳语道:“你若是个男子汉就该好好医治了,日后才有机会找那伤你的人报仇。”那男孩听灵儿如此说,扭头与其二目相视,眼中的敌对情绪也慢慢消失殆尽。

    灵儿这才站起身来,转身看向李大夫手中的草药,虽身为医生也不由得颤抖了一下,那直接搽到伤口上不疼死才怪。遂牵了那孩子的手到至病房,让其躺下,又命清溪将自己的医药箱取来。边和那孩子闲话,边将麻药涂至其伤口处周边皮肤,轻笑道:“因你的伤口比较宽,我要用针将其缝合,但是虽用了些止痛的还是会比较疼,你忍得住吗?”

    那男孩见这大夫态度和蔼可亲,竟是比自己以往见的人儿都倍感亲切,看了片刻,便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应允。

    灵儿这才给其情理的血渍,将伤口缝合了。对于灵儿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再小不过的小手术,难得的是那孩子十分的坚忍配合,几分钟便完成。但却看得李大夫并那几个伙计皆是目瞪口呆,他们也是见多了处理伤口的方式,如这般精巧无比的缝合真乃奇迹。手术完,灵儿又叮嘱了一番那父亲一些注意事项,让他们务必在这里小住几天方好,这才出去净手歇息。

    清溪忙忙的给小姐送来了茶水、点心,又是捶背又是捏肩的埋怨道:“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小姐何苦自己忙活,看把你累坏了。”

    清溪这话虽是透着几分对一般百姓的轻视,灵儿倒是也不好责怪什么,她本就身处这样的环境,再则着实也是真心关心自己。略微扭动一下脖子道:“好久不动了,今日只做了这么点事情,竟是感觉累的很。”不过又思及自己前世经常加班加点的干活,下班后必然会有老妈给准备了**吃的东西留着,不由得鼻子酸了起来。

    主仆二人正各自各种遐想,百里心儿忽地跳将进来道:“我刚去看了那孩子的伤口,姐姐这双手绣花绣的那样的,怎还能这巧,真真我得仔细看看。”说着便将灵儿的一双手捧着仔细端详起来,却见这手生的白嫩细腻,与一般大家闺秀并无二致,由不得放下百思不得其解。

    沐晨风在门外看着百里心儿举动,这才跨进门来,朗声道:“心生好奇的又岂止你一个,想必早有人回相府查探过了,许是灵儿是在睡梦中有高人传授,是不是?”说罢,便扭头望向灵儿,满脸的探究神情。

    灵儿只得笑笑,道:“沐少主今日清闲的很,怎想起来我这荒凉的地方,这可比望月楼清冷多了。”

    沐晨风今日的黑色狐皮大氅衬得整个人愈发显得明眸皓齿,英俊挺拔,再配上他一副纨绔弟子的**公子样,着实让灵儿觉得他到自己的医馆来很是不合适。沐晨风却不管灵儿话中的意思,在太师椅中寻个舒服的坐姿,回道:“有衡王妃这样的名医,不日这偏远之地的医馆也会门庭若市的,我还不得提前来套个近乎,若有那发财的机会,我倒是可以和某人学学也来合伙开一个的才好。”

    灵儿心知他指的是汪九爷,又及她对沐晨风的了解,看这情形其今日来必不是真如他说的套近乎这么简单,便追问道:“沐少主有话但说无妨.”

    沐晨风爽朗一笑,果然是个聪明人,轻声道:“宰相府的四小姐失踪了,灵儿是否还不知道?“

    灵儿立时惊道:“我自从嫁出来便从未回过,相府也未有人过来探望,这你也是知道的,只是雪儿如何失踪的,你又怎么知道?”

    沐晨风无谓的接道:“我寻音楼耳目遍布整个大周,只有我想不知道的,没有我不知道的。这个四小姐被大小姐派人绑了扔进了黑水涯,好在我的人即时发现才保得她母子一命,你个做姐姐的怎么也得感谢我吧。”说完又朝灵儿讨好的一笑,神情中满是讨赏的期盼。

    灵儿冷哼道:“你救了她,与我何干,你也是知道我自然不会和那相府众人再有瓜葛,只是雪儿如何有了身孕的,是那瑞王的不成?”

    沐晨风却作势站起身要走,佯装看天的样子道:“听说今晚望月楼还有一场西域来的歌舞表演,不知本少主此时去还赶得上不。”

    气得灵儿无语道:“改日去府上给老夫人看看旧疾是否完好了。”

    这正是沐晨风的软肋,转而向灵儿笑道:“望月楼的表演改日还有机会,灵儿且随我来。”

    说完便引着灵儿朝医馆的后院走去,百里心儿和清溪尾随而去。这医馆本自极大,后院有数个**的小院子,沐晨风拣那最拐角不起眼的院子打开门进去。灵儿进得院子,发现这里并不似有人居住的痕迹,各处灰尘皆在,只是门槛处几个凌乱的脚印。

    沐晨风站在院内主屋外向灵儿示意,灵儿心中犹疑,还是向房内走去。百里心儿紧走几步护灵儿在身前,清溪也紧张起来。见这情形倒弄得沐晨风很是郁闷,他认识百里心儿在先,可如今看来,人家好像更护眼前这个相识不过几月的女子。灵儿转眼看见沐晨风无奈的表情,朝其挤眉一笑,算是对其表示,自己是相信他的。

    室内并无任何动静,但又觉得几分异样,百里心儿自然感觉灵敏许多,几步走至床前,却见一个浑身血污的女子躺在床上。灵儿惊讶叫道,“雪儿”,可是方此时又不敢十分的肯定,因那女子肚子已是极大,又是一副凄惨模样,哪里能辨认清楚。然而适才沐晨风说了这便是相府四小姐,那想必是姬雪儿不会错。灵儿试其鼻息,还有气,忙忙向清溪示意去准备一应清洗之物。

    清溪领命出去,灵儿又将姬雪儿浑身各处仔细检查一番,倒是也没发现其他伤处,这才略微放下心来。百里心儿看灵儿一副担心模样,奇道:“姐姐还不让人赶紧将其送回相府,她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你费心劳力。”

    灵儿无奈的叹气道:“未婚有子,就是送回去谅姬谦也不会饶她,何况还有姬冉并柳氏等从中作梗,岂不是让其去送死吗?”

    百里心儿看灵儿那几分悲伤模样,翻翻白眼便走了出去。朝那院中的沐晨风道:“你真真是个多事的,知道姐姐为人最是菩萨心肠,如今扔给她这么档事算个什么?”

    沐晨风没想到百里心儿出来兴师问罪,避重就轻,笑道:“心儿适才还怀疑我会对灵儿不利,我倒是还没问问你是怎么想的,你倒来问我。”

    两人这边争论着,清溪已打好了温水过来,两人一起给姬雪儿将脏污的外衣脱了,身体擦拭一番,又取了干净衣物穿上。灵儿又开了些滋补的药材,清溪忙忙的前面去煎药。灵儿守着姬雪儿,看其一副苍白消瘦的面孔,哪里还见当初荣光照人的模样,不由得生出几分怜悯。又抚上其凸起的肚子,感觉胎动并不十分明显,又是一番感叹。

    百里心儿和沐晨风争论一通也无个结果,气呼呼进来道:“这沐晨风不知什么想法,姐姐只撒手不管好了,让他寻音楼接手去,免得引火烧身。”

    灵儿见其这副模样,也知是关心自己的缘故,站起身来安慰道:“好心儿,我只把她救醒了就寻个地方送出去,你就不要再担心了。”说完,故意堆起满脸的笑来对着百里心儿讨好。把个百里心儿也逗乐了,但忍不住关心道:“你最**管闲事,只是这里面牵扯太多,你务必多替自己考虑的好。”

    方这时清溪端药进来,灵儿忙忙将姬雪儿扶起由清溪喂药。其实论心,灵儿对这姬雪儿也无几分感情。但是这身体和其毕竟有着一半的血缘关系,又及她又是身怀六甲的人,自己实在不忍心撒手不管。是以无论如何先将这人救醒了方才心安,若是能保得其母子平安也算是自己的造化了。

    接下来的日子,灵儿每日里早出晚归对姬雪儿甚是照看的细致。衡王只当她医馆事多,只嘱咐了清溪和诺儿好生照顾自家小姐,倒也未曾干涉。

    而此时的瑞王府里却是翻了天去,瑞王脸色铁青,把个面前站着的侍卫直看得簌簌发抖。瑞福在一旁想要劝解几分,张了张嘴,最终没敢说话。

    无怪乎瑞王火大,姬雪儿失踪已有六日,派出去寻找的侍卫一个个都是空手而归。那姬雪儿已是怀胎六月有余,自己原本打算不日到相府提亲,纳姬雪儿为妾,如今人却一夜间消失了。想自己子嗣凋零,怎见得还有三个月便可呱呱落地的孩儿不见,不由得怒火更盛。沉默良久道:“到宰相府内密探,尤其相爷身边的近侍一个也别错过,给我仔细的查。”

    瑞王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姬谦这个老匹夫做得出这种事来,以其心性,哪里肯丢了自己树立几十年的门风,势必会忍痛除了姬雪儿才罢。

    而相府正房内,姬谦此时又岂能不着急上火,雪儿已是失踪五六日,查无所踪。他本想将其送往乡下,或者偏远处庵庙中,多少留其一命。可看今日情形,想必这个不孝的东西与人私奔去了。(..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