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烟波湖上——秋意浓

第十二章 烟波湖上——秋意浓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日后,笼罩于大周多日的阴霾—残害年轻女子一案终得告破。案情经过公布如下:多年修炼巫术的一妖婆,为自己修得长生不老之身,需那年轻女子的血做饮食,是以多日来于僻静处残害女子多名,现已被正法。

    灵儿看得鸡皮疙瘩起一身,暗道“这难道就是民间一直传的邪乎的神鬼之术,也亏那瑞王能编排出来。”灵儿正满头黑线的看着告示,突觉有人在身后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袖,扭头一看衡王正笑呵呵的站在自己身后。

    宁贻衡转身朝人群外走去,灵儿带着清溪便钻出人群跟了上去。

    三个人七转八弯方到得一处看起来很是气派敞亮的酒楼前,灵儿抬头看那匾额“鸿兴楼”三个朱红色斗大的字高高悬挂于上。前世灯红酒绿的场所也常去,但是到这样的地方来还是第一次,心中满怀期待不由得脚步加快,一阵风似的与宁贻衡比肩进了酒楼。

    站在楼上雅间的沐晨风看到二人如此亲密的进来,皆一副朗逸洒脱模样,竟好似兄妹一般。灵儿今日又是副男儿打扮,一袭白衣,白色丝带缠发,手中一折扇,虽然已是深秋,但是她觉得若是没有一柄精致的折扇在手中,那气场明显不給力。

    店小二见衡王进来,忙迎接道:“王爷这边请,沐公子已等您多时了。”遂引领三人到得楼上雅间。

    乍一进门,灵儿便抱拳向沐晨风道:“大哥久等,小弟这厢有礼了。”

    沐晨风潇洒的一甩手中折扇道:“自家人,不必客气!”

    只听灵儿一声鼻音“哼!”

    宁贻衡只当没自己的事,坐旁边悠然喝着茶。

    灵儿开口向沐晨风道:“你也好意思的,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几天不见人影,说送礼的,礼呢?”说完拿眼扫了一下衡王,把衡王刚喝进去的茶水惊的差点呛到,暗中稍稍运气方才压住,要不然真是斯文扫地。

    灵儿本来还期待着二人给自己送份大礼,可是盼了几天,毛也没一个,今日见面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其实沐宁二人今日便是打算摆宴款待灵儿,以表感谢之情。只是那派去请人的侍卫回来说主仆二人并不住院内。宁贻衡略一沉思便想到以灵儿的性子哪里呆的住,必然是四处闲逛去了,这京里目前能吸引她的也就是人最多的地方,是以很轻易的找到了她。

    衡王忙淡然道:“今日我和沐兄设宴便是特为感谢二小姐出谋划策为大周除害。”

    灵儿翻了下白眼,“谁稀罕,说不定这里的酒菜还没我做的好吃,来点实际的。”见他二人冥顽不灵,灵儿索性说清楚,自己那忙可不是白帮的,差点丢了小命啊,容易吗。再则,灵儿也想通了,这世爹不疼,没娘**的,不多抓点银子在手里,哪天被扫地出门就白瞎了。而他们一个王爷,一个富少,不差钱的说,不要白不要。

    沐晨风看着灵儿一副娇俏模样,笑道:“不知道二小姐想要点什么实际的?”

    灵儿马上道:“一千两银子,拿来!”

    沐晨风一个眼神,旁边的侍卫立马恭敬的送上一千两银票。

    灵儿心中一惊,本来觉得自己狮子大开口要一千两是不是有点过分,现在看人的爽快劲,可见自己要少了。心中有点后悔,眼睛一瞟:“把你腰上那块玉佩也送我吧。”

    沐晨风已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笑罢拉下腰间玉佩道:“送你,以后要是有事,拿出这玉佩来或许还能帮到你。”

    灵儿搜刮完沐晨风,眼睛又看向衡王,其用意不言而喻。

    衡王向来喜欢无拘无束,是以很少带侍卫出门,身上更是不会带很多银两,不待灵儿开口,便道:“二小姐改日可到我衡王府去取,本王不会少于沐兄的报酬。”

    灵儿听完,不禁莞尔,“今天真是赚大发了。”心情顿好,挥手道:“小二上菜。”

    灵儿开心,那前世饭桌上的笑话一个接一个倒了出来,把两位帅哥笑得哪里是在吃饭,就是看她吃了,一时席间三人倒是其乐融融。

    此时宰相府书房内,那柳氏正泪眼汪汪的望着姬谦:“老爷,您看冉儿已是十六,若是再这样耽搁下去,以后更是难以婚配。”

    姬谦已是多次被柳氏这样哭诉过了,虽然心中烦闷,也不好斥责,毕竟也是自己的女儿。暗自思忖道:“瑞王此次破得京中暗杀女子一案立了大功,皇上刚封了侧二品御王,已是比那衡王高了一品。若日后自己再暗中扶持,以那瑞王才智,夺得圣宠,继而荣登大宝必然指日可待。自己一直等待的不也就是这样的机会吗?”

    思虑罢,对仍在垂泪的柳氏道:“明日朝堂之上本相爷会力保瑞王再升一级,,你且做好应对瑞王府的邀约吧。”

    柳氏听姬谦此次真愿意为女儿的婚事帮忙,不禁大喜,连忙道:“妾身明白,妾身即去安排。”

    翌日早朝,当朝宰相姬谦力举荐瑞王担任御史大人一职。在大周御史大人相当于一品大员,负责监察百官,代表皇帝接受百官奏事,管理国家重要图册、典籍,代朝廷起草诏命文书等,权利相当之大。宰相此举之用心可见一斑,文武百官皆是面面相觑,有那瑞王的亲信,自然在旁边齐声赞宰相大人慧眼识珠。

    衡王之派见此时方瑞王正当宠时,恐多言反有助其成事,倒无一人言语。一众之人皆翘首望向轩文帝,看当今圣上作何打算。

    轩文帝当朝数十载,早练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坐于大殿之上,俯视下面百官百态,虽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早翻腾起惊涛骇浪,良久方道,“瑞王少不经事,恐难胜其任,暂封为领御史大人,若做得出功绩来,方正式任命。”

    即便如此,也已表明宁祺瑞此时得到了轩文帝的莫大信任,一时瑞王谢恩,百官恭贺自不必说。

    次日,瑞王府最受宠的妃子—梅妃下帖邀请宰相府夫人小姐夜游烟波湖。

    柳氏房内,此时姬冉着急道:“娘,上次做的烟波潋滟五色裙尚未送来,孩儿这次穿什么啊?”

    柳氏**怜的嗔道:“就你个急性子,那么多衣服,哪一件不行,还非得那件啊?”

    姬冉撅起嘴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柳氏方道:“知道你把这事看得重,只是此次在瑞王及王妃面前要多注意礼节,不能如家中如此任性。”

    姬冉无谓的道:“什么王妃,也就是个侧妃罢了。”

    柳氏无奈摇头,这个女儿是被她娇惯坏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稍暗,姬冉已是早已打扮好候着了,只见其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鬓发斜插双凤汗珠金步摇,她本生的好看,今日如此打扮更是显得千娇百媚。

    柳氏看着自家女儿如此,对她嫁入瑞王府更是多了几分信心。

    那姬枫、姬雪儿、姬冰儿及姬敏也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来,但是无论衣服、珠钗的品质皆是无法与姬冉相比。

    柳氏携姬冉坐上第一辆马车,其余两两结伴乘坐后面的马车,冰雪同乘一辆,姬枫和姬敏同乘一辆自不必说,更有那丫鬟婆子随着,朝烟波湖行去。

    来至湖边,瑞王府的画舫早在岸边等候多时。见宰相府马车到来,梅妃亲自出来迎接。两方见了礼,丫鬟上了茶水、点心柳氏便和梅妃闲话家常,小姐妹们难得出来,皆是挨着窗户观望夜景。那姬冉只扫了梅妃一眼,便朝四处看去寻找瑞王,看了一圈既连个人影也没有,正是万分失望。

    忽听得梅妃道:“王爷今日听得臣妾邀得宰相夫人游湖,稍晚会特意过来向夫人问好,以全了王府主人之礼。”

    柳氏自是一番客气,姬冉听到早已是心花怒放,暗想“今日必得让其对自己倾心。”

    话音刚落,忽听得画舫外一声通报:“王爷驾到!”

    柳氏等忙携众人站起行礼,不想姬冉正在神游天外,此时一惊,脚踩裙边一个趔趄几将摔倒,心中暗呼“糟糕!”

    这时只见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忽至面前将自己扶起,姬冉抬头一看,“这不是自己两年来一直思念的人吗?自那日相国寺偶一相见,自己便再也难以忘却,那冷傲的眼眸,温润的双唇,真正看得痴了过去。”

    瑞王忽见面前的美人儿,心中一动,片刻仍旧冷然道:“大小姐保重。”

    姬冉慌忙忙的站好,整理了衣裙。柳氏旁观二人表现,面上一丝淡淡的满意神色。

    大家重新见礼,瑞王稍坐片刻后方离去,在出得门去的刹那既无意的对姬冉一瞥。姬冉脸色一红,哪还有心思顾及其他,只想着早早回府让母亲去和父亲说到王府提亲一事。

    那柳氏见今日目的已达到,饭毕稍作停留,便携了众人离去。

    而此时不远处的另一画舫里,灵儿和宁贻衡、沐晨风正把酒赏月,好不畅快。

    灵儿道:“你个衡王倒是奇怪,人家瑞王都想法子和宰相府套关系拉近乎,你还在这里陪着我们喝酒聊天,不怕那皇位飞了啊?”

    沐晨风也道:“衡兄近日情况不妙啊,瑞王连连升官进爵,可谓民声高,官位稳。”

    宁贻衡白了沐晨风一眼道:“这也有沐兄的功劳不是?”

    沐晨风无奈一笑,他寻音楼上次的生意虽是他老爹接的,但是也是他促成的,所以对宁贻衡倒有几分亏欠。

    灵儿倒是坦然:“我们也是为民除害,要不然不知道还有几位无辜女子白白送命。”

    宁贻衡一想也是,便道:“二小姐不打算向你那未婚夫说清楚情况,再晚了,相府大小姐可就成了瑞王府的正妃了。”

    灵儿啪的打开折扇道:“免了吧,我现在多逍遥自在,谁要去瑞王府和那么多女人抢男人。”

    灵儿本是无意一说,她也知道这朝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以平时并不会在这两位面前提这样的话。今日不经意的说出来,把两个大男人一时惊在当地。

    灵儿看二人那样,无语道:“大不了不嫁,反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沐晨风嘻笑道:“要不二小姐考虑下沐兄我?我可是还未婚娶。”沐晨风虽已是二十年纪,不过他眼界甚高,又好玩耍,一无定性。无奈那寻音楼主上沐老爷子及老夫人如何催逼,一直没有合适的。

    灵儿冷哼一声,暗道:“就你那**样,说不定以后给我戴多少顶绿帽子。”沐晨风听了灵儿的说词,甚为好笑,刚欲开口辩论。

    灵儿又慢悠悠道:“衡王不是说那个宁静公主一直心属于你吗,我可不敢和公主抢夫君。”

    一提到宁静公主,沐晨风顿时没了底气。宁静公主刁蛮任性,真哪天给自己来个逼婚也说不定。

    见沐晨风不说话,灵儿转过头来向宁贻衡道:“倒不如我来帮帮王爷,若是你和相府联姻,以后当了皇帝,别忘了小弟就行。”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只是王爷有正妃了不?”她和衡王相处时间虽不短,但是倒从未听其提起王府之事,也确实不知道人有几个妃子了。

    沐晨风此时被灵儿逗的哈哈一笑,道:“王爷可连个侍妾也没有呢,更别说什么正妃。”

    灵儿吃惊的望向衡王,心道“这衡王已是将近二十岁的人了,别是这人那里有什么问题吧?”

    宁贻衡饶有兴致的看着灵儿,这个小小的人儿不知道有多少花**思,跟她在一起即便不说话也不觉得无聊。见灵儿倏然不说话看向自己,只道是她惊讶于自己没有侍妾,哪里想到其他,淡然道:“二小姐也可以考虑一下本王。”

    灵儿没有料到衡王会如此说,只道宁贻衡是随口一说,只呵呵笑道:“要是哪天真嫁不出去,而王爷也未娶妻,倒是真可以考虑。”说完心中无限感慨,“这样的帅哥,难得的竟不似一般公子哥浮浪,若是能嫁了他倒是自己几辈子修的。”

    宁贻衡星目深沉,淡然道:“二小姐当真?”

    灵儿一时呆住,再看衡王眼神竟然内心着起慌来,不过其毕竟也不是这世十五岁的心境,略一迟疑,道:“当真!”(..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