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 > 逍遥小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烧香拜佛——求良人

第七章 烧香拜佛——求良人

作品:逍遥小王妃 作者:蓝姬晓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自从那日秋实节之后,灵儿安稳了几日,那颗躁动的小心脏就按捺不住了。整日窝在这巴掌大的小院里,刚开始是吃了睡,睡了吃,吃饱睡好和清溪聊天玩游戏,把那前世玩过的游戏又都过了一遍。

    这日醒来,看看外面天气真个是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灵儿小脑瓜一动,呵呵,有了。

    灵儿道:“清溪,我们去给夫人请安吧,不是有这个规矩吗,晚辈都要给长辈请安。”

    清溪愣了一会,瞧着小姐认真的样子,以她对小姐的了解,实是不认为小姐真的去给柳氏请安,看小姐是自有打算,她也相信小姐不会吃亏。

    清溪回道:“是有这规矩,小姐要是想去,奴婢这就带您过去。”

    虽然灵儿强调很多次清溪见她不用行礼,说话更不用带奴婢之类的,无奈清溪就是不改,只得随她。

    灵儿本打算听清溪这丫头一顿唠叨劝阻的,没想到这么顺利,自是高兴。二人稍做整理便出门朝正房走去。

    自打灵儿被柳氏陷害与人私通,失了名节后,这灵犀院也就再不在众人眼中。今日见得灵犀院中两人大摇大摆出门,二小姐一路还东张西望,仿佛对一切事物都感兴趣。

    那些仆人丫鬟无不万分鄙视,偶有路上遇到的,只是扫二人一眼,既然连个礼节都没有。清溪不免倍觉凄凉,想当初小姐荣光之时,即便是自己那些人见面也得问个好,现在既然连小姐都无视了。灵儿本就对这些虚礼无好感,也不习惯,又则自她来到这世除了清溪外也没人对她好过,所以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二人走走停停,灵儿这才第一次细致的看了这宰相府的景色。从自己的灵犀院出来,往东是一条小石子路,路两边都是翠柏。再往前一转弯则有一个花园,虽然时为深秋,但这花园里一样是花团锦簇,香气扑鼻,而掩映在花丛中的亭台小阁,即便远远的望去也能感觉的出建筑精美、做工考究。

    灵儿心中暗叹:“不愧是宰相府邸,真是不错!”

    “小姐到了”,清溪见小姐一路只顾看景,不由得提醒她。

    灵儿这才注意到,她们已经到了一幢看着有十个自己住的地方大小的院子。清溪上前让人通传,不一会儿柳氏贴身婢女绿珠前来道:“二小姐可以进去了。”

    灵儿没想到这么顺利,意外的“哦”了一声,别朝房门走去。那绿珠不由得奇怪的看过去,忙跟上去,赶在前面打起帘子。

    灵儿进得门来,直觉满室香味扑鼻,入眼皆是珍稀之物,心中又是一阵感叹。

    柳氏端坐于房中,见灵儿进门未先向自己行礼而是把自己的房内什物看了个遍,不觉心中不满。

    清溪见状,连忙拉着灵儿见礼,灵儿这才缓过神来,忙学着微微一福道:“见过夫人,”并未称其为母亲。

    柳氏虽有不悦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二小姐有空闲自当好生咏经诵佛,为你那过世的母亲祈福;又或者习习女红,也好过胡思乱想的。”

    灵儿心中气愤,暗想“若不是你坏我名声,我何至于现在嫁不出去,好歹那也是王爷府不是,陷害我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教训我,真是内心强大啊。”

    心中虽有不满,脸上却不动声色,在现代灵儿那可是二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再加上一些现世的记忆,加起来这人生经验之丰富恐柳氏尚不及,是已想压倒她,柳氏怕还得继续修炼。

    灵儿道:“女儿早前受人诬陷,蒙那不白之冤,想女儿不说,夫人也是明白的?”

    灵儿此处故意顿了一下,只见那柳氏面上一白,毕竟老练,只一瞬间又恢复了常色。

    灵儿又道:“女儿自幼随母亲熟读《女德》,万没有那与人私通的**思想。即便是有,我深居后院又哪里有机会接触外人。而那歹人自今没有捉拿到,女儿也是百口莫辩,但是清者自清,相信自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柳氏听灵儿这一番话,不禁心中惊讶,“想这二小姐自其母过世,便一直避不见人,而其性子一向软糯,何至今日既然如此伶牙俐齿?看来自己是小觑她了。”不过心下道“不管你如何狡辩,**已是事实,那瑞王爷是万万看不上你了,你就老实呆在小院里吧。”

    思虑罢,柳氏浅笑道:“二小姐之为人,母亲自是清楚,我一定催促老爷把那歹人尽快抓捕归案,以洗你清白。”

    灵儿不以为意,不清白才安全呢,接着道“女儿此次来,一则给夫人请安,二则想以后逢合适日子外出上香为母祈福,还望母亲同意。”

    柳氏略一沉吟,她这理由倒是恰好,随她去吧,便道:“二小姐有这心思自是极好的,只是出门务必让府内侍卫随着,以免你父亲担心。”

    灵儿心中大喜,也懒得再说其他,忙道:“谢谢夫人,夫人且歇息,灵儿改日再来问安。”遂转身退出房去,携了清溪匆匆回了灵犀院。

    话说衡王自秋实节受伤后一直卧床休养,不免心中万般苦闷。手下之人将那日被杀的黑衣杀手仔细检查过后,却未有半点蛛丝马迹留下,可见对方布置周全。下手如此狠毒,明显是要取自己性命,京城之中和自己有如此深仇大恨的能有谁?

    宁贻衡想过是自己的哥哥,但是又不愿意相信真的是他,毕竟一奶同胞。自小母后就教育兄弟俩要相互扶持,互帮互助才能在这皇家安身立命。也许母后那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二人以后会有今天的纷争,可是自己虽不愿放弃争夺皇位,倒也从未想过要置自己的哥哥于死地。思绪万千,一时不能自拔,不禁更加苦恼起来。

    “皇后娘娘驾到!”一声尖利的通报使衡王不禁一震,方欲起身,颜皇后已是一身盛装进得室内,慌忙上前扶住道:“皇儿不必多礼。”

    衡王谦让过,颜皇后方拉着宁贻衡的手唏嘘道:“几日不见,怎瘦的这样,可曾查出那起奸人的来处?”

    衡王道:“还没有。”

    颜皇后明显不悦:“刑部这些人都是只拿银子不办事的吗?让刑部尚书崔斌来见本宫。”

    宁贻衡急劝道:“母后息怒,既然敢刺杀于我,想必也不是简单之人,岂是一时半会能查到的,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颜皇后这才罢休,又详细询问了衡王的日常饮食和用药,这才从袖中取出一青花瓷瓶道:“这是你皇兄上次从南疆带回的丸药,对刀伤是极好的,他托母后带来,待忙完最近京中发生的案子便亲自来看你。”

    宁贻衡心中一惊“自己卧病的这些日子,对京中发生的女子频频被杀一案也有耳闻,没想到父皇既然下旨让皇兄监办此案,可见事态严重。”

    颜皇后见衡王沉默不语,以为是对瑞王没有亲自前来心有不满,不禁道:“我明日便让你皇兄前来看望于你。”

    宁贻衡一怔,恍然道:“母后误会,当然以国事为重,何况现在孩儿已恢复的很好,太医说过两日便可下地行走。”

    颜皇后这才安下心来,能让两个儿子安好是她最大的心愿,虽然不能做到相亲相**,但是平安相处也好。

    颜皇后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觉无味,讪讪道:“皇儿歇息吧,母后改日再来看你。”

    宁贻衡欠身恭送,一时心中不免五味杂陈。思虑片刻,吩咐道:“沐公子。”

    韩勇一眨眼已没了踪迹,直奔寻音楼而去。

    沐晨风和衡王之间既是朋友、知音又是合作者,只要衡王有事,沐晨风一唤即到,衡王也为寻音楼私下给予过不少帮助,这么多年来倒也默契。

    韩勇刚出的门去,只听咯吱一声,沐晨风已从窗户轻身翻入房间。

    衡王薄唇上扬,微微一笑:“沐兄还是习惯于不请自来啊?”

    沐晨风这扇一挥,“再下告辞。”

    衡王洒脱的一招手“来人,伺候。”四周未见人影,却觉得一群高手悄然近身。

    沐晨风眉头一皱“不必吧,小家子气。”

    衡王这才嘿嘿一乐,“最近哪儿玩去了啊?”

    沐晨风一袭白衣斜倚在室内一把五爪蟠龙乌木椅上,慵懒的说道:“哪有王爷清闲,整日里躲房间睡大觉。”

    宁贻衡玩味道:“想必是接了个大买卖吧?如果我没猜错,必定是和我有关之人。”

    沐晨风撇了撇嘴,一双星目更是雪亮,“虽是和你有关之人,但事情却是关乎民生的好事,只是稍有棘手。”

    宁贻衡不再问下去,稍一顿道:“我后日去大相国寺拜访朗月老和尚,沐兄是否有空一同前往。”

    沐晨风略一沉思,道“后日见。”身形一飘,已飞出窗外。

    瑞王府里,此时书房之内一片肃杀冷意,宁祺瑞阴冷的目光可以杀人。秋实节上自己计划很久的除去自己弟弟——宁贻衡的计划没有得逞。不仅没有杀了宁贻衡,自己甚至已被母后猜疑。如若没有母后的帮助,父皇一向对自己多有不喜,皇位更是没有希望。

    偏这时京城多处不安,屡屡出现凶杀事件,刑部和大理寺明察暗访数日皆无任何线索。皇上大怒,命瑞王督察此案,力求速速查明上报。

    这本是自己立功,在朝臣和百姓之中为自己树立口碑的好事,可惜即便自己花了大价钱找到大周第一的谍报机构——寻音楼,数日来也是一无所获。前情后事一一思虑,不免着急上火,一时瑞王府内众侍卫人人自危。

    且说这灵儿自那日得了柳氏应允可出府上香为母祈福,心里是处处舒坦。在这宰相府里吃穿不愁,又不用上班挣钱,现在又可以出得门去,真是事事顺心。

    准备了两日便打算和清溪去大周最大的寺院——相国寺看看,顺便也给这世的母亲烧柱香,怎么说也是占着人家女儿的身子,就当感谢人家了。

    是日,阳光明媚,秋高气爽,灵犀院主仆早早起来梳洗了便出得门去。灵儿是不会找那府上侍卫跟随的,躲还来不及,谁愿意带个监视自己的人跟着。

    来到街上,灵儿便到处寻找那热闹的馆子吃早膳。转悠了一会,看到个老刘家羊杂馆,虽是清晨,但是人来人往进进出出好不热闹。灵儿一看正合心意,遂走了进去,瞅到个空位也不等小二招呼便已坐下。清溪也已习惯小姐受伤醒来后的种种奇怪行事,也跟着坐了下来。

    掌柜的一看二人穿着,自己这小店哪里来过这神仙般的人儿。只见灵儿身着上等绫罗白色衫裤,外罩粉色软纱裙,鬓插翠玉,长发及腰,耳悬明珠,眉眼仿若那画上的人儿,既让人有如似梦里方才见得之感。而那清溪虽是丫鬟打扮,但是亦比那一般官家的小姐还好看几分。

    哪里等得小二上前,掌柜的忙过来问道“请问二位来点什么?”

    灵儿道:“把你店里好吃的各样来点,我们还有事,请快点。”

    一时间几个小碟摆上来,皆是可口小菜,最后上来两碗羊杂汤也甚是美味。两个人吃完,结了账。灵儿便到外街租了辆马车朝相国寺奔去。

    今日只是寻常日子,并非那初一、十五的上香之日,是以庙内香客并不多。

    进得寺庙先去上香,跪于蒲团之上接过清溪递过来已点着的香,灵儿不禁闭上双眼心中默念“祝愿这世身体的母亲泉下安息.。”

    第二柱香灵儿既一时心酸,想这世自己孤苦伶仃还要处处防宰相府中各人陷害,思念前世父母姐姐之余又想到如若真是回不去,那这世必然得早早的为自己打算,若能找个如意郎君嫁了才是终身的依靠,可是这又谈何容易。

    虽闭目忧思,却觉近处有人偷看自己,眸光一闪,只见殿旁幕后一双阴恻的眼睛正死死的朝这边看来。灵儿几步上前,掀开幕布,哪里还有人影。心中暗道“这佛家圣地也未必清净了”。

    清溪不解的跟了上来,问道:“小姐,我们还逛下去吗?”

    灵儿冷声道:“既然来了,岂有就回的道理,走,四处看看去。”

    二人走出正殿朝后院行去,边走边看,这相国寺不愧为大周的护国神寺,建造面积之大,建筑佛像之精美无不让人叹服。

    “又吃你一子,王爷可是有心事?”一个苍老却响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有人在下棋,灵儿以前也是一个小棋迷,前世家人个个都算得上半个高手。是以灵儿转身便朝那声音传来之处走去。(.. )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