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96章 .谢恩
    接旨这天,店里格外的人多。除了普通的食客,更多的是提前知道消息故意来凑趣的大小官吏或家眷——从此姐的身份不同往日,或好奇来瞧瞧,或巴结要趁早,反正不过出来吃个饭,顺便凑上这么一脚。

    甚至还有门前街上纯走过路过的,被那公公扬声一嗓子“圣旨到”一唬,跟着避无可避跪了一片。

    大家一同见证了武梁的辉煌时刻。

    是的,这算是她的辉煌时刻。武梁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得到官方认证,用这么一个毋庸质疑的方式。

    她之前,也就敢在民间闹腾,在民间光环绕身,算是加持了个保护层。现在更好了,以为这夫人那贵女的,想来见她,得先下拜贴,得看她愿不愿意见,以及,得看该谁给谁行礼的问题了。

    自然是扬眉吐气的,自然是暗自得瑟的。

    从此,京城这荣华富贵圈,她不说可以横着走,至少也可以昂着脑袋迈八字儿了,颇有些老子从此站起来了的豪迈感。

    程熙说,那公公挺懂事儿,不肯清场呢,是怕咱酒楼有人借机白吃白喝不给饭钱溜号吧?

    而实际情况是,他老子随后喧宾夺主地宣布:全场免单,另有赏钱。钱庄里紧急换来大筐大筐的铜钱,门口排着队不要钱的发——要钱的都给发。

    一气儿热闹到上灯,程向腾打发人回府去禀一声,因为明儿一早要进宫谢恩,免得转车绕路的,今儿他们爷儿俩就住成兮了。

    当然早起谢恩只是原因之一,程向腾觉得有些话,是时候要好好跟武梁“谈一谈”了。

    小巷里会唐端谨,夜入学士府,武梁的这些行为,程向腾都知道,让他想起来就忍不住的一股暗火。

    程向腾在武梁身边放了人,虽然也没有到盯着她事无巨细的地步,可这种透着股子不一般的反常行为,程向腾如何会不格外留心。

    大房行事欺人,她憋着股气替程熙操心,替他谋出路挣爵位,这心思他能懂。如果她提了,他们可以一起商量,一起讨论下这样做的对错、后果、或者该如何行事的办法。

    哪怕他不允许不支持呢,也一定会给她说明原因讲明道理,难道他会不问青红皂白的训斥她,甚或会害他们母子不成?

    但她跟防着他似的,有想法不跟他说,悄悄摸摸自己动作,结果弄出这么大一场事儿出来。

    她宁可找别人帮忙,也不找他,哪怕可能惹上大祸,也不让他知道。他有那么不可信吗?

    气。

    为什么不信他却信姓邓的?

    邓隐宸在这次昭明寺事件中有没有为她出过力,不需要证据程向腾也能猜到几分。邓隐宸身负安保重任,却事前清排不严,事后彻查不力,对她轻拿轻放淡化处理,几乎没提及她这个外围女的存在。

    姓邓的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要知道此事之后,和惠太妃有过来往的人大多不得善终,甚至包括曾送点心给惠太妃的酒楼小二,都死了两个。

    他在庇护她,撇清她的干系,程向腾懂。

    但她到底懂不懂,得人相助,同时也是展露隐秘予人把柄?让人知道你这么多,真的没问题么?

    当然把柄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程向腾倒不怕这个。反正只要想找麻烦,谁还找不到造不出谁的把柄啊。

    相比把柄,他更烦她欠那男人人情。

    欠人人情总得还吧,然后有天,若人家提出什么要求,也许无礼也许无理,但你却无法拒绝。

    她到底想没想过这些问题?

    这几天忙着把昭明寺的事儿压下去,把她的封号提起来,一直没有来得及跟她说这事儿。如果事定了,也该秋后算个帐了。

    程向腾本来是想把人拉过来好好打顿屁股的。要把事情给她讲清楚,事儿他来掩,人情他来还,不准她答应别人的无礼要求。并且一定要让她长长记性,以后有事情知道最先该找谁。

    只是没想到,他的一腔心思,到了那娘儿俩那儿,瞬间就被歪一边儿去了。

    先是程向腾撵程熙走人,“明儿要早起,你早些去厢房歇去,我有话要同你娘讲。”

    程熙正兴奋着跟武梁叽叽咕咕,闻言就垮了脸,撅着嘴一脸不信,“这天还早呢,什么话要偷偷摸摸说,不能叫我听?”

    这话说得,好像把暗中的什么揭开了似的。丫头们低头红脸,悄悄退开。程熙转着眼珠子瞧着,若有所思的样子。

    于是他老子也不自在了一下,轻咳一声训斥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别多嘴。”

    偏小孩子最烦来这套,程熙也完全不怕他那虎着脸的老爹,揣摩的目光从丫头身上调回来,只管在老爹老妈两人间来回扫瞄。

    程向腾此时还真没有生出什么旖旎心思,他要行的可是浩然正气的事啊。结果被自己儿子那么揶揄的,意味深长的瞧着,程向腾莫明就感觉自己心虚起来,好像真揣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似的。

    心说小屁孩子,装大人样呢。嗯,不过倒也是,这小子,快到了可以成亲的年纪了呢,只怕也开始懂点儿什么了?

    哼,回头就给他订下亲事早日成亲,让他自个儿意味深长去。

    武梁也是,若是别人倒还罢了,被自己儿子这么看着,她也难得小小娇羞了一下。顺手桌边摸来一本什么书,低头随意的翻着,只当不知道他们爷俩儿的话题。

    心说这货这次出了力,肯定是想论功讨赏的。叫别人早些睡,分明是自己想早些睡……

    自己**了一下,脑补了一堆有的没的。

    等两父子较劲儿完,程熙鼻孔朝天的走了,程向腾就过来抽走她的书,“看什么书呢?”

    重音放在“书”上,武梁觉得他的意思是,书有什么好看的,不如看我吧,咱干正事儿吧……她下巴不抬,翻着眼睛瞧他。

    结果程向腾一看书名就啧啧了,“你还懂易经?能耐啊。那你能不能掐指儿算算,今儿个你是福是祸?”

    原本是易经啊?武梁想笑,她也只是被程熙看得窘了窘,拿在手里当道具的,自己就没真的拿眼去瞧。

    也不知道自己这案上怎么摆了这么本书,难道什么时候从昭明寺顺了人家一本?

    她扯着程向腾衣襟儿,把人拉近些,媚眼如丝的笑,“侯爷,易经我是不懂的,不过脱衣经我倒懂些。”说着整个人都捱上去,“侯爷大人,让本夫人伺侯伺侯您吧。”

    今儿个她是真高兴,刚才还米希了几小杯酒呢,正有些微薰带燥。再说既然程向腾留下来过夜,自然是要睡的,这事儿反正没跑,不如干脆卖个乖,自己也得个乐。这种自觉她向来不缺。

    投怀送抱,刻意勾搭,身子无骨似的,声音就带钩似的,引得程向腾喉头滚动,想说的话却完全噎住吐不出来了。

    话题和氛围太不对,这要怎么聊?

    程向腾于是歪着脑袋装着大爷,享受女人的服侍。

    结果说自己懂脱衣经的女人,却根本不肯好好服务,脱个衣裳慢慢吞吞,身子倒这里蹭蹭那里摸摸,惹得人身上起燥,心里难奈。

    最后实在觉得她太耽误功夫,干脆自己动手除衣觅食,三下五除二剥干净了碍事儿的遮羞布,把人扔进床帷里,饿狼扑食而上。

    许久不曾亲热,两人都压抑至今,如今放闸泄洪,只觉体内热流来势汹汹,哪还顾得别的。

    男人一边动作还一边嘴欠,“我就说,得赶紧娶回家去。你看你这,明显想男人想到不行了嘛。”

    武梁哼哼唧唧意有所指,“哪有,我行得很啊,是不是你快不行了啊?”

    “你正试着,还不知道我行不行?嗯?”越发卖劲用力。

    颠来倒去的,折腾了许久,停下来后两人都气喘汗腻的,武梁累得气儿都不想出了。

    程向腾哼笑,“不是说还行吗?”

    女人乖乖的,没能再回嘴。

    见人就要呼呼着了,程向腾忙去拍她,紧着交待道:“我们很快就正式成亲了,那避子汤不准再喝知道吗?小心坏了身体。”

    完全没人给他反应。

    程向腾瞧着睡得不管不顾的某人,心想,明天一定要重新交待,让她严格执行。

    夜已深,四周静静悄悄。

    这安静却与平时空荡荡独自一人时不同,她就踏实地在他臂弯里,有熨帖的温度,有浅浅的呼吸,胸腹微微的起伏,温软的触感。怀里被塞满,心里也满满的。

    忽然又庆幸刚才什么也没有问出口,如果当时他责问,怎么还会有这么美好的晚上。

    算了,她做了什么,她怎么做的,都由她去吧,反正他会看着她,帮她料理善后就是了。

    程向腾有一搭没一搭拍着她,半晌才轻声道:“睡吧,坏家伙。”

    ···

    武梁原本还以为,她既然不像别的女人那样,是凑着男人的功勋得的封赏,而是经过朝堂热议,象模象样当件政事处理的,那谢恩是不是也该去那金銮殿上走一遭?哪怕是金銮殿外呢,也可以借机瞻仰一番那至高至上的所在吧。

    结果发现她完全想多了。程向腾说,你是女的,当然不能走朝臣的路子,把这事儿拿到朝堂上议,不过是当时的权宜之计罢了。

    于是仍然得后宫的干活,拜见太后娘娘去。

    武梁是真紧张,太后于她来说,是那种遇之不祥的生物。至少现阶段来说,不会对她有什么好话好脸色以对吧?她觉得可能面个圣,应该比面对太后轻松些,至少皇上一个男人家,又是晚辈,不至于对她一个女的刻薄。

    程向腾却说,“两宫太后都会在呢,慈贤太后是为了全礼节的,不会乱找事儿。至于慈宁太后,那是自家长姐,便是在人后教导咱们两句,当着旁人面前时候,也不会多为难你的。”

    越发勾得武梁心里直吐糟,暗说那是你长姐,和咱没关系,人家不会为难的是你,也和咱没关系。

    结果发现她又一次想多了,人家两宫太后都没有什么挑刺行为。按部就班地见礼,赏座,然后将她从头到脚地评议一番,最后说到规矩,很官方地夸她来自民间,能有这般仪态,已经很难得了。

    然后慈贤太后便招了同行的程熙过去,姑侄儿俩拉了手说话。倒是慈宁太后对武梁十分热情,兴致盎然的对她不停问东问西,对武梁在外间的生活相当的好奇,连日常都要过问一番。

    武梁明白那不是关切,是无聊老妇女对八卦的热切。

    这些不必细究,只要人家对她感兴趣,表现得很热乎,那就是好事儿,好过她惹人厌恶。

    武梁耐心地讲她在外间的经历,捡一些路途见闻,也编几个小笑话讲给她们听,气氛还算不错。

    只是让武梁不安的是,慈宁太后虽然和程熙嘀咕着,不怎么插嘴她们这边,但武梁却总觉得她的目光时不时落在自己身上,好像她面上开了花似的。

    那目光不同于慈贤那种好奇,而是默默的打量着,象是仍然在进行着某种评估。

    或许对于慈宁太后来说,赏个封号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她要做人家弟媳,人家仍须考虑一下她够不够格吧?

    她应付着慈贤,在这老女人絮絮评论时,也悄悄分神去听慈宁说话。

    武梁听到慈宁太后在一边问程熙,你和你娘聚少离多,倒是怎么教导你的,说给我听听。

    又问程熙身边有哪些人是武梁特意安排的,那么安排于他有何助益之类的。

    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话题好像也总围绕着她。

    武梁心里虚虚的,总觉得慈宁太后瞧她的神色,象在思索着什么,象是要有什么事儿,着落在她身上似的。

    她偷眼去瞧程向腾,示意他礼节已全,是不是该撤了呀。

    程向腾也一直瞧着她呢,收到信号,马上伸手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似乎想缓解一下她的情绪。

    武梁吓得直想甩开他。不说人前牵手这一套合不合规矩礼制,单说在婆婆大小姑子面前秀恩爱什么的,就是多么招人嫌的举动啊,这不故意惹慈宁太后的眼嘛。

    但程向腾却握紧了不肯松手,武梁陡劳的挣了几下无果,只能随他去了。挣扎太激烈了,好像嫌弃人家弟弟似的,似乎也是大罪过啊。

    好在慈宁太后并没有生气,从头到尾面上挂丝笑,和程熙聊着,也照应着全局,做足了表面功夫。看他们两个人动作,也只是一笑了之。

    倒是慈贤太后调笑起来,说他们恩爱至此鸳鸯难离,何不早日成双以解相思什么的。

    程向腾竟然拉着武梁跪地谢恩,说臣遵谕旨,回头就择了日子成亲。

    正当告退的时候,有外间宫女禀道:“回太后,柳大家的在外求见。”

    柳水云来了。

    ···

    如果说这趟皇宫之行,还有什么让武梁不顺意的话,便是柳水云的出现。

    慈宁太后立时就面有不悦,道:“他怎么来了?”

    说着若有若无的,似乎还瞥了武梁一眼。

    这一眼看得武梁头皮默默发紧,总感觉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在里面似的。

    慈宁太后可不是一味只知玩乐的没见识女人,人家可是位扶持儿子披荆斩棘坐稳大位的铁腕娘子,怎么说都得叫做事业成功型,面子里子,自然都是要的。

    和柳水云的互动,不管有多么完美的理由来彰显他存在的合理性,慈宁太后也从来不会在自己娘家人面前提起。

    就象武梁不管心里愧不愧,也从来不会没事儿在程向腾面前提柳水云一样。

    没想到他这会儿自己凑过来了。

    慈宁太后话一出口,又觉得显得有点儿心虚气短的意思,干脆又问道:“没看我这儿有客人么?”

    宫女很快回话,“说是那边宫里已经散场了,就过来看看太后有没有旁的差遣。”

    慈宁没有说话,只是不耐烦地将手一摆。那宫女便明白她这儿没事儿,转身要去打发柳水云去。

    然后那慈贤太后笑眯眯的,对贤宁太后道:“既然妹妹这里无事,便让柳大家的去我宫里等着。丽太妃她们几个说晚些去我那儿打叶子牌呢,正好让柳大家的给做做司官。”

    贤宁太后点头,笑道:“姐姐好兴致。”

    武梁临走之时,听了这么一耳朵,只觉得信息量极大。

    首先这些人里,明明慈宁太后最不喜欢的人是她,但人家面对她这么长时间,都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而柳水云,明明应该是她喜欢之人,听闻他来了,却不见欢欣,偏要摆一副愠色。果然宫里就是个拼演技的地方。

    并且似乎人家也很大方,竟然容许柳水云各宫行走,美色共享。反正武梁是没能从她和慈贤太后的对话中,看出她半分的不乐意。

    还有柳水云,显然也混得很开嘛。不但出入慈宁太后宫,其他宫里显然也是常去的。还完事儿一摊之后不思出宫,赶场似的自动再送上门来求差遣呢。

    显然如鱼得水,也自得其乐得很呢。

    面上却不敢有什么神色,低眉敛目小媳妇儿状,拜别了太后,一路跟着程向腾出来。

    ···

    没走多远,便正遇上柳水云。

    柳水云正半掩在一处花架下,静静而立。风拂衣动,飘飘欲仙的侧影已经是美不胜收。只是人似乎削瘦不少,更加飘了。

    略近些,发现他头发微微有些凌乱,有绒绒的细发飘散,衣衫也不规整,却丝毫不掩其美艳妖娆,更添几份可近观亵玩的平易。

    后宫之中,敢这般仪容不整出来行走招摇的,也许也仅他一人而已了吧。

    见他们走近,柳水云转身抱拳,迎上来招呼道:“侯爷,世子爷。”颇有几分敷衍。

    然后转向武梁,却娉娉婷婷地躬身施礼,脸上带着与有荣焉的亲昵笑意,莺声曼语道:“拜见嘉义夫人。”

    武梁眯着眼睛,真心觉得刚才太后的不悦也可能是真的,就象她现在这样。

    当初回京后他们说好了,大家断了从前不再往来,如今他这刻意作态算是什么?知道她嘉义夫人今日进宫,他不应该避开些吗,是嫌她被太后嫌弃得不够?

    她任由柳水云做足了礼,才道:“柳大家不必多礼。”

    心想这样也好,既然你要来,那就该行的礼数做足了,好过私低下让人怀疑眉来眼去。

    但显然明面上的眉来眼去更让人恼火。

    程向腾见柳水云除了见礼道贺之外,也并无正事儿,竟然还拉拉扯扯起了叙旧的话头,姿态也颇有些撩骚勾引的轻浮样子,不由心下动气,硬生生打断了他,道:“我们正要出宫去,和柳大家的显然不同路,就此别过。”

    然后拉着武梁转身走人。

    宫墙漫长,寂寂无人,一路程向腾都不言不语的,武梁明白这位是泼醋了。

    她也很无辜,她也不想程向腾郁结于心,大家还是有话说明处比较好。

    “侯爷,你说咱们是真的偶遇柳水云,还是他有意在那儿等着呢?他一副近乎模样的凑上来,也不怕人误会么?”

    程向腾误会还是小事啊,被太后误会,可会要了亲命啊。

    谁知程向腾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云淡风轻撂出来一句话,却把武梁吓了一跳。

    他说:“他找死罢了。”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