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176 惠太妃
    </br>

    武梁这段时间一直在京城里和近郊做善事,或者说是裕亲王一直在做善事。

    修了几座桥铺了几段路,还修了河堤防洪,建了道观求雨……裕亲王做善事儿也上瘾啊,干得风生水起的。

    而燕家村这边,村民们的积极性也无比的高啊,得了信儿之后当下撂了饭碗就可以马上上工干活了,并且纷纷表示,咱自带干粮啊,各种不给组织找麻烦啊。

    那边由里正统计规划了一下,按户为单位,每户三间青砖瓦房一个小院。人多不够住?自己在院里再搭茅草屋吧,不计划生育咱不管啊。

    ——听说有三十多户找里正表示已经分家单过了,想多要个单门独户的院子的。

    里正说快别唧歪了,免费的东西谁不想多要,可你不怕贪多的结果是鸡飞蛋打一个院儿也落不着吗?

    得罪了善人很可能不只你家,全村儿都要不着了,你想被村里人打死吗?

    反正全村总动员建房子,大家无比的团结。银子到位后,速度那个快啊,大家干劲儿十足,加班加点,只怕盖慢了,后面就不让盖了似的。

    全村一百七十二户人家,包括有钱的村长家等,户户不落空,人人有瓦房。

    一时间燕家村走俏相亲市场,多家村的闺女都上赶着想嫁进来住住新瓦房啊。

    当然旁的村儿暂时就没有这福利了,完全无差别待遇怎么能显得燕家村于姜十一的特殊之处呢?不过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嘛。

    但是,修水渠这事儿,却尽量的村村有份,按着地势一路地修下去。按着十里八乡的规模开展起来的,还有建学堂这事儿,大村儿一村儿一个,小的村按着距离远近三五个村凑一个。

    至于老师嘛,燕南越和姜十一,都是刚下过场的新科,下一轮再下场时间还早。正好也别急着死读书了,都去学堂里教小娃娃去吧。

    还有你们有没有需要贴补家用的同年,一起去做小老师吧。

    ——这边厢,昭阳寺也开动起来。

    寺院里竟然有歹人趁夜出没?这不安全啊,得修缮啊。把该加固的围墙加固,该更换的门窗更换。还有,诸位姑子姐姐们,你们的床铺也实在简朴呀,给你们换新的好吧?床也换,被也换……反正姐有钱,姐负担。

    ——银子的事儿,武梁还真不担心。反正她现在手头三百万,可劲儿的造吧,能花费多少呀。象燕家村建房,只提供点儿青砖瓦片啥的,真正不费啥钱。

    并且,她跟杰克逊约好了,明年他还来,还与她交接货物,连货单都列好了。只要他来,只要把货交给她,她不信不能又赚些银子来。

    并且她也不是就单指望着杰克逊来,她自己的各处店铺也都有生意好吧,还有江南买下的做保底退路的良田。

    花吧,手上银子花光且不容易着呢。并且千金散去还复来,再赚就是了。

    武梁在昭阳寺众人的一片欢迎中,又住进了昭阳寺,和惠太妃比邻而居。

    她可不是来监工的,关于修缮,她只负责出银子。她是来还愿的。上回有人夜闯后,她在佛前发了愿,拿住歹徒,她就吃斋茹素一个月,捐香油纸钱三千。

    结果那歹徒不是已经被捉到正法了吗?可见佛祖显灵啊,这愿必须还。

    武梁在寺里住闲,依然发扬大手大脚作风,比如来送个信儿或者说句话儿了,见面给个笑或帮着念句经了,但凡沾上点儿边儿的,都有打赏啊。

    并且吃的吧,虽然每日里也是素菜点心的伙食,但她们是每天都有人专门的往山上送啊,大包大包的,大盒大盒的,这楼那斋的,常常摆出来一大摊子,专业眼气人啊。

    而惠太妃那里,张展仪那条线没了,她的月供,又成了问题了。那事儿能没牵连到她们主仆身上,也已经阿弥托佛了,哪里还好再多说什么。

    所以她们的日常,那真的只有一个字,素。就象惠太妃身边那个嘴巴厉害的大丫头的名字,素儿。

    惠太妃就眼瞅着武梁那银子流水似的打赏出去,阔绰啊,眼馋啊,但是,没有她们什么事儿。

    太妃啊,高贵啊,当然不用咱下等人打赏啊是吧,咱还等赏呢。

    一两碎银子的打赏都没有,但近水楼台的住着,吃的倒也时常肯分她们一口。

    吃了人家的嘴软,也不能再跟人家耍硬气摆冷脸。两边也算有效改善了关系,慢慢能凑在一处说话聊天了。

    寺里面修缮起来,人多嘴就杂。

    这天晚饭时候,素儿在武梁她们院里哈拉了一阵儿有的没的,吃了人家一肚子的点心,回去的时候还手里掂溜那么一包给主子带回去,对武梁她们略奉承的态度很满意,满载而归脚步都轻快很多,结果快走到自家围墙下,正听到有人提到她们主子。

    武梁之前住的那个偏院,当然是因为院子矮,所以歹徒才那么容易进入的嘛,所以现在要修,当然这样的小偏院都要修一下。

    而惠太妃,位尊嘛,当然先修她住的那院儿。

    那两个说闲话的人,就是修院子的帮工,刚卸完从山下拉上来的一板车砖,靠在那儿稍息一会儿也就收工了,没事儿就顺口扯那么几句。

    一个问另一个,“这院住着谁呀,怎么那么大脸面,人家出钱的金主那处都还没修呢,先修她这处?”武梁尼姑也打赏,帮工也打赏,当然大家都知道她。

    另一个就说:“你不知道啊,惠太妃啊,从前四妃之一,前太后的亲侄女儿,可是曾经宠冠后宫的呢。”

    那一个一听,寻思了一下,就语带不屑道:“惠太妃?不就那被弄得得了风寒死掉了的四皇子那娘嘛?哎哟,这位啊,儿子被那么整死了,还能静下心来清修呢,了不起啊。哼,还宠冠后宫呢,当时争男人的手段到女人哪儿不好使了吧,男人一死,连自己也被仇人赶出来了吧,呵,心宽,心真宽。”

    “别瞎说,从前四皇子得风寒死的,哪是被人整死的,你小心人听见。”

    “你还别不信啊,我可没瞎说。这事儿啊,可不只一个两个人知道。我一远亲,从前在三皇子府干活的。后来三皇子没了,不说是四皇子干的嘛,三皇子的人都恨疯了,整天寻思着怎么弄死他才好呢。

    结果很快四皇子就被圈禁起来了,然后很快就死了。

    三皇子的人个个眼睛盯着四皇子是不错,也不愿意他再被活着放出来,但还没想出什么招出手呢,四皇子那里就不行了。

    三皇子的人又怕自己被冤上,便悄悄查了查。结果还真发现了蹊跷。你猜怎么着,原来别人想出了高招。

    那一年你记不记得,时疾蔓延,京里很多人得了风寒。

    于是宫里那位就着人收集那些病人用的帕子了,穿的衣裳了,专门让太监丫环们穿上往宗人府给四皇子送饭菜去。

    后来听说还有那些病人的鼻涕了,甚至咳的痰了,都弄来掺和在饭菜里送给四皇子吃去——我告诉你,那玩艺儿,银针什么的,可试不出毒来,还咸咸的添滋味儿呢……”

    另一位听得咋舌,“乖乖,可够恶心的啊,想吐了。”

    “那是,为得大位,还怕恶心?再恶毒的招只怕都有。不过无毒不丈夫,反正现在人家儿子爬上高位,人家在宫里养尊处优,倒是这位,在这里吃斋念佛来了。”

    “啧啧,听说那四皇子本就是个病弱的,可不正好这招管用。不过你说这事儿靠不靠谱,听谁说的啊?”

    “你还不信啊?这事儿可不只一个两个人知道,你想想,要收集那些病人的鼻涕,痰液,这么恶心的事儿别说见过,听过一耳道的人都会记得。那时候说要那些东西是为了给太医查验,好配出药方来应对时疾。

    要不然我那亲戚,又不是三皇子什么亲信,只是府里个帮杂的,咋能知道?只不过三皇子府的人怕自己被怀疑上,也不愿意为四皇子出头,府里严令禁了口。后来三皇子府更是放了一大批的奴才出去,我那亲戚那时就走了。

    后来听说,当时常给四皇子送饭的太监和宫女,都先后风寒死了。人们都说是四皇子传染了他们,恰恰不知道是他们传染的四皇子……”

    ……素儿猫腰在灌木丛里,早就吓得腿脚无力了。她一手使劲儿捂着自己的嘴鼻,身体软倒在那里,过了好久,四处虫鸣响起,才回过神来,爬起来回去了。--9023517586907225862+dsguoo+176-->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