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妾无良最新章节 > 妾无良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2章 .好走
    </br>

    老夫人寿宸,程府大宴。

    小唐氏前段时间先是被送回娘家,回来程府后又被请了娘家人,虽然最后程唐两家都给出了合理说辞,但高门贵妇们,那心思谁比谁差?真不明白其中道道的,没几个人。

    之前程婉的百日宴上,小唐氏就被一妇人当面撂了脸儿,这次又被传她这样那样的毛病,惹怒了侯爷惹恼了婆子之类的,她自然是憋着气的想要光鲜站在人前。

    原本她想就戴程向腾送的头面算了,虽然未必是最好看的,但那是破她受冷落说最有力的证据。

    但是现在,她有更风光的东西。

    那独一无二的,那璀璨耀眼的凤头钗,一出场就十分吸睛,引得各方贵妇指指点点。

    小唐氏不用怎么刻意卖弄,就收获羡艳目光无数,甚美。

    虽然这中间也有的仅是出于对主家的礼貌,但人家就算是客气,你也得有让人客气的地方不是。

    小唐氏借着要四下里招呼客人,把脑袋扭来晃去的,头上那衔珠垂凤就更加颤颤微微,光彩夺目,继续美。

    两个姨娘一路跟在她身后,心里委屈难受却还必须象个小丫头一样全程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服侍她,那偷偷气愤却十分没法的样子,小唐氏看着觉得美极了。

    旁边程熙拉着程嫣,一起跟在她左右,不时母亲母亲的娇唤几声……

    和乐和美,笑语宴宴。

    更没想到的是,这次男人竟然如此的给力,在众亲朋面前,对她处处关怀备至,体贴入微。

    看天气热,当众交待燕姨娘不离身跟着给她打扇。

    双双给老夫人拜寿的时候,男人起身后扶了她臂肘,将她托起来。

    她寻思着是站到老夫人身后服侍好呢,还是继续跟在男人身边好呢时,男人已吩咐丫头给她搬来了椅子,让她可以暂时在男人高大的身影后稍息,免得久站疲累。

    小唐氏娇羞无限,坐在男人身侧软语娇嗔。

    后来开席,男人要去外间待客,还特意拜托大嫂关照她几分。

    出去外院之后,还几次让小厮丫头传话进来,说今日人多事杂,如果忙累了,抽功夫稍歇歇。母亲和大嫂不会怪罪,宾客们也不会怪罪……

    小唐氏美上心头,神采飞扬。

    男人这般紧张她呵护她,使得好几个相熟的夫人都开起了她的玩笑。

    甚至还有人问她,夫人是不是又有了身孕?

    小唐氏也是醉了。

    她笑语盈盈不厌其烦地辟谣,同样玩笑着表示,咱肚子是空的,咱们正室夫人,不是凭肚子战江湖的。

    妇人们更加的表情丰富。小夫妻感情就是好啊,有儿有女的人了,竟然还粘乎至些?

    小唐氏的娘家人来了不少,同辈中那些表姐表妹,堂嫂亲嫂她们,也都不遗余力的说着对他们羡慕不已的酸话或笑话,替小姑子夫妇粉饰太平。

    小唐氏当然知道程向腾这样的表现,是她娘家使的力。

    但这样的机会,她自然是要尽力抓住的,何况男人的表现远超预期,她也是真的被哄得高兴。

    小唐氏如穿花蝴蝶,接人待客越发周到了,在各方来客中来往周旋得越发勤了。

    然后有更多的客人开始赞美她的凤钗了,开始对着凤钗问东问西了。从什么材质什么产地到什么价格出自哪位大师之手,细细询问品评。

    小唐氏很愿意跟人家说这些,毕竟那些能和她开得起玩笑的,都是那些和小唐氏比较熟的,并且一般还要有相当的身份。这些人就算对真相明了几分,也肯给她几分面子,绝不会在人前让她难堪。

    小唐绷着神想让人家对她改观,最好让人家憋回口血的,是那些对她不友好的那些个。

    这种人只是个别,她们混迹在跟她不是很熟的,关系一般的人堆中。

    这堆人中的大多数妇人,大家交浅不好言深,更不好无事在那儿谈论人家男人,互相评头论足说些衣裳首饰才是保险话题。

    小唐氏便不象以前一样避着这些人,相反更愿意在这些人中间穿插。但凡人家看一眼她的凤钗,她就笑眯眯跟人白话上那么几句。

    果然有人不服,听说她这凤钗一万多两银子的身价,便尖酸问她:“夫人这钗,是娘家给陪的呢还是婆家给买的呢?难不成是侯爷送的,不太可能吧,都没听说侯爷给前头夫人送过这么贵重的东西呢。”

    连鄙视带挑拨,人家唐世子夫人可正在座呢。

    关于这凤钗的来头,小唐氏早就想好说法了。

    要她说是娘家陪的自然不可能,嫁妆里不可能有这么大份的东西。唐世子夫人若有这样的好东西,当初不给自己女儿给她,笑死人了。

    说父兄们悄悄给的也不可能,一来她可不是唐家唯一的姑娘,别人要给了她这个,别的姑娘回头也得要有怎么办?二来若男人私下办这事儿,那她那便宜母亲,亲亲嫂嫂,只怕立时就能给她摆出脸色来。

    婆家给买的也说不通,同样的她毕竟不是程家唯一的媳妇儿,能想买给她就买了?生了两个女儿而已,她又不曾给婆家立下什么大功劳。

    至于说自己嫁妆银子买的,呵,还是别说了。统总一万两的嫁妆银子,她这些年就没动用个胭脂水粉钱,都拿来买支钗?若这么铺张浪费只为贪慕点虚荣,立时就会被人一顿指摘嘲笑。

    她又不象大唐氏,有唐世子夫人手头的体已私物,一辈子的淘办积攒,有个好东西不足为奇。她可是连亲娘都没嫁妆的。

    所以最好的说辞,当然就是算到男人头上,说是侯爷送的了。

    小夫妻间关系好了,你的就是我的,送多贵重的物件都合适,正好显得他们夫妻情深嘛,也正让可能让那些女人们眼红一番。

    并且非常切合今天的主题。想看老娘笑话儿?闭嘴吧,自己看看老娘有没有被男人冷落嫌弃。

    并且有好东西说是男人送的,既能取悦男人又能让男人愧疚:看你都不知道送人家个好东西……没准男人还能一个高兴一个不好意思,补她一万多两银子算他买的。——这个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

    一举数得,怎么想都划算。

    至于唐世子夫人什么感受,小唐氏才不管她。自己女儿死那么久了,难道连男人送个物件,都还要看她脸色不成。

    于是这凤钗,对外就成了程向腾送她的了。

    客人好多噢,宴席好热闹噢,惹人羡艳的感觉不要太美噢。

    小唐氏四处敬酒,也被回敬,整个人很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

    小唐氏那美妙的感觉,在尚妈妈进来,对着她一番耳语后,嘎然而止。

    尚妈妈悄声道:“夫人,门房那里来了个小伙计,风行珠宝店的,说夫人尚欠着他们九千九百两银子,要夫人给他们结帐呢。”

    啥?

    小唐氏身子晃了晃。

    小唐氏敢大张旗鼓把凤钗带出来,她也是打听过的。

    她从在风行珠宝店买了人家的便宜货开始,就着人留意着他们。结果一切顺顺当当,人家当天就收拾干净,将所剩无几的货物都打了包,第二天一早就出城而去了。

    听说那掌柜老家在大东北,离京城千山万水的,此番匆匆而去,且回不来京呢。

    万一真的回来了,那天她在珠宝店逗留时间很短,也没表露身份,那店里的掌柜和伙计看着就眼拙又土鳖,能知道她是谁?

    就算万一找到她了,也不是她的错,你们自己弄错的,不关她事呀。到时候她戴也戴过了,风头也出尽了,或退货或补银子随便,既能了事儿还能落得美名。——你看知道你们弄错了,咱就不沾你们这么大的便宜,够好心是不是?

    小唐氏盘算着,退货也就罢了,如果是补银子,还尽可以他方的失误为由,好好的让他们打个折扣去。

    可谁知道人家竟然这么快去而复返,还准确无误瞄准了她过来要帐?

    她本来不算理亏的,若她一直蒙在鼓里不知情的话,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她刚刚明明已经清清楚楚告诉别人,人家那货值一万多两银子,你再说你一百两买的?

    不是偷的不是抢的不是骗的不是恃身份权势强取豪夺的,是你正正道道买的?不说宾客了,你自己信吗?

    小唐氏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尚妈妈是小唐氏如今硕果仅存的几个得力干将之一,这种事儿上亲自来传,就是想取巧立功的。见小唐氏恍神,忙手上使力将人扶紧了,悄声劝道:“夫人别慌,这无凭无据的,咱有什么怕的?夫人尽管不承认便是。”

    尚妈妈的意思,咱只管说已经付足了银子,那小伙计私吞也好,记错帐或丢失也好,只不与咱们相干。

    要撕闹起来,堂堂侯府还怕他一介小刁民不成?

    但小唐氏却只觉得心里慌得很。

    明明他们自己的失误,却找了这么个高朋满座的时候上门,就是不怕闹不怕理论的吧。

    闹腾起来虽然未必会输,但别人会怎么看她?她还有什么脸?

    小唐氏一下子只觉得周围的宾客都在看着她似的,脸上燥得发烫。

    尚妈妈见小唐氏不说话,只一脸心虚的偷瞟旁边的宾客,忙又悄声道:“夫人莫急,那小伙计是悄悄的来的,门房上是那个叫石大头的接待的。那石大头是个懂事儿的,没有惊动旁人悄悄往咱们院子里传了话。”

    也就是说,现在并没有闹开,处理好了咱还来得及转圜。

    小唐氏这才反应过来,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再在门房那里多呆了呀。门房那些小子们都机灵,今天又人来人往的客多,万一被别人看到,万一那小伙计等下叫嚷起来,那如何是好。

    “那快将人领进来,找个僻静屋子。”小唐氏道,她去会会那小伙计,看看他是什么意思再说。

    小伙计见到小唐氏,盯着她头上那明晃晃的物什直接就哭。

    夫人哪,小的这些日子找这东西都快找疯了。那可是一万两银子呀,小的身家性命全押上,也不够赔的呀。夫人你快补款吧。

    尚妈妈在旁边喝道:“你个小小伙计胆子不小,无凭无据的竟然来讹人?咱们夫人明明付过银子买下的,倒第一次听说别人买下的东西还要再补银子回去的!我看你就是嫌活够了。”

    小伙计苦笑,夫人你们就别搞笑了,还要什么凭据?你头上凤钗就是凭证啊。

    这凤钗上的每个物料,都有出处来路,最后落在何人手里,都有据可查。还有那做工,出自哪位师傅之手,那师傅这样的物件什么时候做的,用时多久,最后为何人所得,也都可查。

    还有它值多少两银子,物料加做工一算,也就清楚了。

    总之它最后是我们掌柜的东西,完全可以查到根据。

    至于夫人有无付过帐,也有迹可查吧?这么大笔的银子,若付了,不会是现银吧,现银那得装多少箱啊。

    那是用的哪家的多大面额的银票呢?两百两以上的银票,钱庄都有登记过票号的。若夫人是直接拿现银跟钱庄置换的银票,那票号肯定清楚明白。若夫人是从别人处得的馈赠,那这人是谁,他的银票又可否有登记过?也或者是夫人同旁人交易所得,那何时何地买卖何物,这些也该可查可证才是。

    若是用的小额银票支付,那一万两得厚厚的一叠呢,不管何时何地何人带着银票来的,都能从形迹看出不同吧。一路有遇见人吧,咱们查一查嘛。

    小伙计口齿伶俐,竟是说得小唐氏主仆无言以对。

    既然人家头头是道,小唐氏又舍不得补款,当然她还可以退货的。

    只可惜退货也不能现在就退啊,在众人面前那么显摆了一阵,如今宾客未退你首饰就先褪了去,怎么给人说起?

    怕弄脏弄坏?不要小气死噢,舍不得戴你买来做什么?碰坏撞坏了?噢一万多两是买了个什么垃圾啊,还敢戴出来兴摆?不小心弄丢了?来来来大家帮你一起找噢,咱们这些人是来贺寿的,可不是来当贼的,咱背不起这名声丢不起这人哪……

    不管哪种说法,都不能自圆其说,都跑不了会被人笑死。

    谁让席上有几个可恶的贱人,总**跟她做对挑她的错呢。

    小唐氏一时也没有周全的主意,想着既然现在谈不下去,她也没必要在这里多呆了。

    刚才她席上脸色大变,已经有客人对她眼神探究了。若她再长时间不回去,只怕没个合理的解释也说不通。

    所以小唐氏决定拖。

    她还是先回席上去,把今儿唬弄过去再说。

    至于这小伙计,就先关在这里,晚些时候再来处置就好。

    于是小唐氏对小伙计说,让他稍安勿燥,自己今儿忙得没法,等送走了宾客,得了空再来和他细细说。

    小伙计貌似都笑了。

    多有意思啊,不是捡着今儿人多,他会今儿来吗?还等你有空再细说?

    你有空的时候咱没空啊,这次是真的做好了准备要跑路啊,这里收了银子,等下他就蹿哪。

    小伙计哪里肯放人,气冲冲从身上掏出那只仿品,说夫人既然不肯补银子,那就赶快换上这支吧,咱们那好东西,凭啥给你白戴呢。

    夫人能有多忙,有功夫说着许多的话,竟连换支钗的功夫都木有不成?

    他拦在门口死活不放人,让小唐氏恼羞成怒,便也不跟他罗索,让人将他往屋里一推,这边她抽身就往外走。

    这边小唐氏要撤退,那边精壮婆子过来好几个,有人去关窗有人要去关门,那小伙计见势不妙,忙叫起来,“夫人呐,我不能在这儿久待啊,我们掌柜的还立等着我回话呢。掌柜的若没见我回去,怕是要到府衙击鼓去呢。”

    小唐氏脚步就一顿。

    可不是,人家店里还有旁人呢。

    不过小伙计被那么一吓,倒也乖巧了,不用小唐氏多说什么,自己就忙道:“既然夫人今儿个没空,那就是我来得不巧了,我这就回去给掌柜的说去。不过夫人你哪天有空?可得说准了信儿啊。不然明日行不行?”

    这话听着,就顺耳多了。那就明天好了。

    小唐氏主仆便对着小伙计一顿的威胁,让他回去好生安抚掌柜的,还有他自己,若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传出什么对府里不好的说法去,侯爷发脾,尔等小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伙计表示明白,咱这么久都等了,哪里等不到明天去?

    小唐氏到底不放心,又让人一路将小伙计送出了府去,这才回了席上招待客人。

    结果小唐氏正和客人说笑呢,忽然外院派过来一个妈妈。程向腾让人过来传话的,问小唐氏欠了珠宝店什么银子,快些把人打发了,免得人在那儿喧闹冲撞了客人。

    注意,是当众。

    小唐氏脸上颜色都落尽了,当时脚下一软身子一晃,差点儿给跪了。

    原来那小伙计去而复返,这次不低调了,直接在府门外就嚷嚷起来。

    今儿是什么日子,门房待客的个个都是机灵的。小伙计第一次上门,正好石大头一个人在,还想着内里有隐情,既然找夫人的就报给夫人最合理。

    可等小伙计再来,还一副闹事儿的样子,门房立刻就知道事情不对了,迅速就报给了程向腾。

    程向腾在外间席上待客脱不开身,再说伙计上门讨帐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各府里都有。连他出去喝顿酒,没带银子的话也会留下府名让人上门来取。

    女人的嫁妆他从不过问,买个胭脂水粉珠钗头花什么的常有的事儿。既然是找小唐氏收帐的,就由她还人家好了。就算他出面,也是又要问清小伙计,又要问清唐氏,来回的折腾,还不如直接让人找唐氏。

    所以当下也没细问缘由,也没太当回事儿。

    只是那小伙计既然在门口嚷嚷着讨债,只怕有客人也听见了,不如就当众处理,让旁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反而能避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闲话。

    所以他就让人去给小唐氏传话儿去了。

    果然一听说是珠宝店,席上立刻就有人接话,“欠珠宝店银子?莫非夫人这璀璨华丽的凤钗,是赊欠的不成?唉哟,不是侯爷买给你的么?啧啧……”

    还有旁人说些什么,小唐氏已经不敢听,被尚妈妈她们扶着,迅速的撤了。

    万幸的是,小伙计并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不能收拾的话来。他只是在那儿叫嚷着讨债而已。

    再被人领进来,小伙计也一脸抱歉。“夫人哪,我也木办法啊,我家掌柜都快急死了,责令小的今儿必须把银子收回去啊。我们老板娘,在闹着要上吊啊……”

    再多说别的有什么用?

    小唐氏咬牙切齿的心疼,最后到底乖乖付了人家银子了事。

    万把两银子,小唐氏手里还是有的。正是前段时间专门折腾折腾凑起来的。

    她不是找上成兮说想加入一份做人家那短赚快的生意么,后来成兮那边儿回话说,目前生意是看好一个,只不过还没到下手的最佳时机,他们正攥着银子等着呢。若有机会做,到时就通知她算她一份的。

    小唐氏于是备好银子等着。

    这会儿,正好派上用场了。

    ···

    拿了自己银子去补这么笔巨款,小唐氏肝儿都是疼的。那几乎是她全部的嫁妆啊,就这样转手于人?她怎么甘心。

    所以宾客散后,小唐氏备了壶好酒,让人去请程向腾。

    今儿她也喝得有些多,之前是美的,后面是闷的。

    但她心思还是清明的。

    决定借着醉意和男人说说话儿。

    然后,她就开始失意伤心。

    当初为了表现咱们夫妻和睦,为了让人知道侯爷对妾身疼**有加,才买了这么贵重的物件说是侯爷送的。如今眼看着自己身家一洒而空,从此没有银子傍身,心里是多么后怕,多么的惶恐难安……

    她要凄凄惨惨,把自己这许久以来的委屈,害怕,彷徨,心伤,都借着酒意说给男人听。

    她也要表达自己对男人深深的**意,她对他有化不开的浓情蜜意,欲表达而不敢,隐忍得很可怜……

    女人怎样才能让一个男人软化,动情,小唐氏自觉懂得很多。比如她的亲姨娘,就曾教过她这些。

    你得娇弱无依,让男人生怜。你要深情款款,让男人愉悦。你要风情无限,让男人心动……

    从前她身为正室夫人,也并没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去楚楚可怜去。要么她并没有什么该悲切之事,要么男人暴怒中不肯细听。

    但是今天,时机却不错。——她喝多了,哪怕一切表现都让男人不耐呢,也能被详解体恤不是么?

    小唐氏知道男人酒量很好,所以她将那酒里特意加了些料。

    男人酒后更容易失了本心,所以她借助酒力拿下男人求得怜惜希望更大。男人最后哪怕是于心不忍呢,帮她把凤钗的银子付了,那就太好了。

    再说她在席上反复说了,这凤钗是侯爷帮她打造的。名头都替他打出去了,男人付个帐也没什么吧?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吧。

    ——就算男人就是不上道,只要他够醉,回头他自己说过什么话他也不记得了吧?她尽可以赖他说过负责的话。

    当然小唐氏还有别的期待。酒能使人乱性,也许男人一个没忍住,两人就你侬我侬起来。长长久久的夫妻关系和美可以慢慢来,但今时今日,她的身体早已做好准备了,是不是可以滚滚床单造造小人儿了?

    就算上面两样都不行,那最多她不要凤钗了,求侯爷出面将那凤钗退了去,银子要回来,总可以吧?其实这样的话她还可以去找自家兄长的,只是反正这事儿程向腾已经知道了,一事不劳二主,她就干脆求了程向腾去,总少丢份人啊。

    小唐氏想得挺多的,也对着镜子认真练习了许多表情动作,还多喝了点儿酒让自己也到微醺的状态。

    然后摆上酒菜坐在桌旁拗出伤心模样静待男人到来。

    结果,男人不来。

    传话的婆子说,男人根本不听她多说什么,听说是致庄院的,直接送了她一个字,“滚!”

    ……

    小唐氏喝了很多酒。

    小唐氏一直想着那个“滚”字,对着在她身前晃眼的人,也统统送她们这个字,“滚!”

    这是什么日子?怎么月不明星不现?小花园里怎么黑幽幽暗乎乎什么都蒙蒙看不清?

    但小唐氏还是觉得一切都那么碍眼,身后跟着的丫头婆子,她们也都在看她笑话吧?她就是一个笑话。

    她回头点着她们,狠狠叫着“滚,都给我滚!”

    她胡乱甩着巴掌。

    丫头婆子们退了,只敢远远坠在后面,不敢到跟前来。好在致庄院里这小花园,小唐氏一日逛三遍,熟得不能再熟,倒也不用太担心她绊倒。

    小唐氏跌跌撞撞走着,一路默默滚着泪珠。

    小花园里的假山旁池塘边,燕姨娘一个人在那里坐了好久。

    她也很伤心,她觉得她至少该比小唐氏伤心。

    她早产了,她的儿子至今弱不禁风。可小唐氏已经没事儿人一般了。谁来还她公道?

    不过一句话说错,小唐氏便对她打骂罚跪,她能怎么办?

    再怎么恨,她也得按要求在众宾客面前,对小唐氏笑脸陪侍俯首贴耳,为着洗白她害她儿子的嫌疑,为着给她正名声。凭什么?

    她如今不但容貌不复,身体也很不好,月子里落下许多病。从前她还可以高声叫骂,但现在她已经不能了,她反复拿着儿子早产说事儿了,也已经惹人生厌了。

    她能怎么办?

    她理论,不能,她示弱,不成。她到底该怎么做?

    可笑她步步谨慎至此,却也就活该被她欺负一辈子,到死方休。

    燕姨娘坐在假山旁的阴影里,黯然神伤,也诅天咒地。

    然后,就听到了小唐氏那边的动静。

    真好啊,纵使一样伤心,她也可以伤心的嚣张着,打骂着丫头婆子,一路横行而来。

    而她呢,从宫里出来,从来就没有个贴心的丫头,好不容易使顺了一个,就被小唐氏想着法儿的从她身边撵走。如今她连身边的丫头都得拿着银子钱打赏才使唤得动了。

    呵,呵呵。

    燕姨娘冷笑着,瞧着那满身酒气的女人,一路踉踉跄跄朝她走过来了。

    燕姨娘敛声屏气,将自己的身子,往假山石的暗影里,再隐藏了几分。

    小唐氏尚不知危险近在眼前,就那一步步踏入死地。身后的女人只那么轻轻一推,正在推噎的小唐氏,连声惊呼都没发出,就那么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然后,她再也没能爬上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